第21章 很痛,赵医生
阿耐2017-06-16 15:444,390

  等关雎尔回家时,邱莹莹已经懒得说了,大家都当她透明,她就少惹事吧。反而是关雎尔来惹她,关雎尔拉着一张累垮了的脸,问她爸住哪儿了,又问樊姐还没回来吗。等邱莹莹说到樊姐刚回来半个多小时,在屋里打盹儿,关雎尔就拖着脚去敲樊胜美的门。“樊姐,起来,你还没洗脸呢,小心脸上长痘痘。”

  没有什么能阻挡樊胜美的睡眠,唯有美丽。樊胜美一跃而起,小睡片刻舒服许多,不再禁不住地摇摇晃晃,看见邱莹莹也不再烦心。她往脸上抹洁颜霜卸妆,一边问道:“小邱,你刚才说什么?我听着听着给睡着了,对不起。”

  “没事了。安迪可能看不起我,我以后离远点儿就是了。”

  樊胜美才想起睡前的话,但关雎尔抢着道:“安迪不是轻狂人,她连我这种职场菜鸟都没看不起呢。我爸说人的秉性是一贯的,我不会看错。你们是不是有误会,明天我问问她,大家解释一下就好了。”“小关,你不过是每天搭个便车,有必要这么偏心吗?”关雎尔一听急了,红了脸看樊胜美一眼,硬是忍下一口气,“小邱,你最近心情不好,这个问题我们以后如果有机会再展开来说。但只提醒你一点,心情不好的时候请克制,不要随便伤害主动送上门来关心你的人。”

  樊胜美忙重重咳一声,道:“我喜欢小邱,我也对安迪有信心。这儿住的姐妹之间没有利益冲突,我相信即使有小口角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大家都退一步海阔天空,好不好。小邱,对了,你刚才说僵尸什么的,怎么回事?”

  “可是安迪伤我自尊。”“嗯,无论如何,说话的方式方法还是需要注意的。我明天跟安迪说说,今天晚了。你说僵尸是怎么回事。”“僵尸啊,就是现在最流行的植物大战僵尸游戏……”“噢,好玩吗,给我看看是怎么玩的,难道还要用到大蒜头?真的大蒜头?”樊胜美给关雎尔使个眼色,押着邱莹莹去看电脑上的游戏。邱莹莹被樊胜美追着赶着,身不由己,忙着解说游戏,都来不及再埋怨东埋怨西。关雎尔回去自己屋里,关门生闷气。但第二天她没与安迪说起,万一安迪不知道邱莹莹在背后埋怨呢,她不想做挑拨离间的小人。可是她在安迪旁边坐立不安的,又怕安迪不知情,以后被邱莹莹抢白。反而是安迪看出来,说不会与小邱一般见识,关雎尔才放下心来。

  经过努力,曲筱绡终于签下合同,亲自开车送老外上飞机。等老外进入海关,她就给爸爸一个电话,很职业很规范地告诉她爸,随着老外的离境,GI项目将翻开新的篇章。但她需要稍事休息。曲父很开心,一小半是为拿下合同而开心,一大半是为女儿的出息而开心,开心得都不知如何奖励女儿才好。

  “筱绡,爸爸很满意你这回的工作……”“这个吧,爸爸,我不跟你客气,表扬最好落实到奖金上,打算给多少?”“换一辆车,怎么样?”

  “我的金龟子开着蛮好,暂时不换,你只要把买车的钱折给我就行。”

  “行。爸爸再去订一桌你最爱吃的鲍鱼,晚上和你妈妈一起吃饭,你妈妈也开心坏了,我说虎父无犬子,你妈妈说有其母必有其女。”“恶心死了,别拿我做借口表扬自己。我晚上不跟你们吃饭,我要答谢恩公,全靠她帮我。”“要不请你恩公一起来吃饭吧,我们一家一起谢他。”“才不,人家大美女,不能让你看见。”曲父才松一口气,真怕他娇嫩的女儿对啥男恩公以身相报啊。曲筱绡直奔安迪的公司,经过花瓶似的美女通报,曲筱绡见安迪大步走出来,相当神勇的样子。她开心地尖叫着猛扑过去,想要拥抱安迪。只是她以往扑的都是猛男,这回扑美女时候下手不知轻重,用了同样的冲力。于是安迪一个踉跄,坐倒在地,曲筱绡也收势不住,一起倒下。安迪真是哭笑不得,“你怎么来这儿?”她倒是能利索起来,顺手想拉曲筱绡一把。可曲筱绡停止了尖叫,“脚,脚崴了。”

  安迪看看曲筱绡尖锐的高跟鞋,打电话请助理送曲筱绡去医院。曲筱绡拉住安迪的袖子,可怜巴巴地道:“安迪,你不陪我去吗?”“我还有两个会,走不开。助理比我更能胜任。”“呜呜,我脚伤了需要亲人。”“啊,是,告诉我你爸妈的电话,我立刻打给他们。”曲筱绡哀怨地道:“不要跟我爸妈说,免得他们又说我闯祸。我是来向你报告合同签成功的,可不料乐极生悲,你还不陪我去医院,我真可怜。”安迪微笑道:“跟我的助理去医院,乖。我开完两个会就去看你,顺便带你一起回家。忘了说恭喜。”

  “真冷血。”曲筱绡继续一脸哀怨。安迪的助理想扶她,她却理所当然地两手搭上助理的肩膀,助理只能抱起曲筱绡。安迪看得忍不住地笑。此时曲筱绡虽脚踝疼痛,却一脸陶醉地道:“我好牛逼啊,这么顺利就签下合同,这样的女儿我爸妈怎么不多生几个呢。”

  安迪笑得无法严肃地做出感同身受状,替崴脚的曲筱绡难过。她送两人去电梯,心里想,这事要是遇到邱莹莹,她若是不跟去医院,一定被邱莹莹责备,估计是说她轻视吧。人跟人不一样。

  周四,这一次,樊胜美红运当头,下班后跟中介看的第一套办公楼就几乎完全吻合王柏川列出的要求。她当即拍下照片,发给王柏川。王柏川立刻打来电话。“那么签吧,不错。”

  “你怎么不问问地段呢,租金呢,交通呢,原有办公设施呢……”

  “经你法眼的,我还需要问吗?非常开心,你办事真快手,一般租房是非常磨人的事,真想不到,太感谢你了。”

  “见外,下次来再请我吃饭吧。”

  “我……明天就想立即搬公司,越早越好,想早日见到你,以后天天请你吃饭。”

  樊胜美低头微笑,“说什么呢。好了,中介在等我呢。”

  “连累你没时间吃晚饭。这几天天黑得早,早点回家。”

  “嗯。”樊胜美果断收了电话,并不做藕断丝连状。但是她脸上却藕断丝连得不行,双眼亮得都快滴出水来。她将事情完全当作是自家的,一转身,就犀利地与中介讨价还价。她在海市辗转租房,经验丰富,杀得中介直呼姐姐饶命。谈妥,她在新办公室明亮的灯光下,与中介签下协议,找到ATM机,交出定金。因此,中介认定她该是老板娘,此后老板娘长老板娘短的没个完。樊胜美懒得否认。

  医院里照例人山人海,专家号前面排的人当然更多。曲筱绡的脚伤当然算不上急诊,她只能捂着疼痛的脚,满心怨气地等,抬眼看着等候处墙上挂的石英圆钟死样活气地一格一格地移动。一边儿,她还得应付安迪助理的试探,那小子一直想问出她与安迪是什么关系,而且对她周到至极。曲筱绡哪能让助理得逞,这种还长青春痘的男青年在她眼里简直是小毛孩,她吹嘘说安迪是她的姐姐,还问助理看没看到安迪这几天一直戴着蓝牙耳机,时不时冒出几句莫名其妙的话?那是在帮她做事。助理一听就清楚了,对曲筱绡更是殷勤。曲筱绡不客气,她从来不是善茬,趁机尽情调戏小男孩。

  这样闹哄哄的,时间倒也容易过去,排队近一个小时,终于轮到曲筱绡。曲筱绡自然是很没好气。尤其是看到接诊的所谓专家不是想象中的中年怪叔叔或者白胡子老爹,侧面一看就是年轻人,她更气不打一处来。她等着赵医生写完前一个病人的病历卡,心里紧急准备台词,打算看完脚之后好好发泄愤怒。

  很快,赵医生写完病历卡,抬头与前一个病人说话。曲筱绡顿时如被施定格大法,盯着赵医生愣住了:帅哥!尤其是赵医生说话的声音,有男人的稳重,也有专业人士拥有的自信与可靠。曲筱绡忍不住怒视前一个病人,这声音理应属于她。

  好不容易,赵帅哥的眼光落到曲筱绡的脸上。曲筱绡立马做出一脸的楚楚可怜。她清楚现在脸上是什么样子,她对着镜子花几个月时间千锤百炼练出来的,甚至比微笑更有杀伤力。但是,赵医生似乎视而不见。赵医生只是问她怎么回事,然后就给她开了一张X光检验单。曲筱绡不愿走开,但提醒自己忍住,不要显山露水,而是柔弱地走开。这次,她不再要求助理抱她,宁可豁出老命单脚跳着走。

  可是X光医生跟她说无大碍,曲筱绡反而郁闷了,无大碍,还不得被赵帅哥手一挥就打发走?她在回去门诊的路上,一路地谋划如何骗出赵医生的手机号码。她脑子一转就是一个方案,等来到门诊室,她的方案已经千变万化。当然,首先,她逼出两行清泪挂在脸上。

  果然,赵医生先看X光片,几乎是只看一眼,就用好听的声音权威地道:“幸好,没问题。”甚至连药都不给开,只是一边书写一边告诉回家该如何休养。过程比曲筱绡设想中的任何一个方案都简单。于是曲筱绡含泪娇滴滴地道:“可是,赵医生,为什么这么痛呢?会不会X光没有拍到。”

  “不会。还有,三个月内不要穿高跟鞋。”

  “可是真的很疼呢,会不会有其他问题?真的好痛哦。”

  在曲筱绡娇滴滴地“威逼”下,赵医生终于伸手在曲筱绡的脚踝处按了几下,久经沙场的曲筱绡竟然脸红了。安迪正好开完会过来,见此情此景,不禁含笑站一边不语。赵医生当然依旧说没事。曲筱绡纠缠再三,终于图穷匕首见:“真的,很痛。赵医生,如果晚上更痛,我可以打你电话问问吗?我一个人住,晚上没法叫人送我跑医院。”

  安迪只得扭身出去外面笑,明摆着,曲筱绡骗医生的手机号呢。过会儿助理扶曲筱绡出来,安迪就问:“得手了?”

  “哈哈,瞒不过你。”曲筱绡拿名片给安迪看,“赵启平。安迪,朋友夫,不可抢哦。”

  安迪的助理旁观气绝,想不到这个娇滴滴的美女居然如此身手。再一想,人家与安迪交好呢,当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安迪载曲筱绡回家,路上见曲筱绡拿着手机猴急,就知道曲筱绡不知多想给赵医生打电话骚扰,只是显然策略不正确,不敢乱了阵脚。倒是安迪的手机叫了,她一看,是奇点,犹豫了一下才接起。

  “回来了?对不起,我在开车,而且是一条陌生的路。”

  “我刚回来。四天没听到你的声音,问个好。”

  “谢谢。”安迪一时不知如何才好,而怪的是,奇点竟然也沉默了好一会儿。安迪心一慌,将电话断了。即便是曲筱绡心里画满对赵医生的阴谋,此时也嗅出一丝不正常的味道,拿眼睛斜睨安迪,只观察,而不打草惊蛇。果然,她看到安迪神色慌乱。啊,有戏。曲筱绡在心里疯狂尖叫。如此,就不担心安迪偷她的赵医生了。

  安迪在进入欢乐颂小区大门时,恍惚看见奇点的车子停在路边。她一愣之际,车子已经进了小区。一时,安迪心里乱开了锅。

  曲筱绡一眼看见走进小区的邱莹莹,她懒得打招呼,只是跟安迪道:“我奇怪一件事,2202工作资历最短的住最好房间,工作资历最高的,按说工资也是最高的樊胜美却住最便宜的房间。她的钱都花到哪儿去了?她那些衣服可值不了那么多钱。”

  “她才三十,在人事岗位再资深,恐怕也不会做到经理级别吧。从处事态度来看,也不像做部门经理,不够果断。”

  “你是不了解现在中低层人群的工资结构,我这几天为了分公司亲自招人,打听下来才知现在用工成本有多高。像小邱那种的满大街都是,当然便宜,可我不要用。有点儿本事的价格就成倍成倍地翘上去了,我又用不起。论理,樊胜美每天处在跟人讲工资的位置上,她的工资不会不符合市场价。为什么?”

  “你我住在欢乐颂小区,人们也会问为什么,合理吗?你别笑,你一个项目谈下来,我基本摸清楚你爸实力,不过我有职业道德,放心。而且,你爸待你也不薄……又笑了,你这小滑头。”

继续阅读:第22章 温和派疯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