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失恋又失去工作
阿耐2017-09-26 11:084,193

  邱莹莹和关雎尔一起跟上。樊胜美不急,悠悠地在走廊吸完烟,才进去2201。2201的客厅宽大亮堂,樊胜美看着不禁叹气。安迪看到樊胜美进门,就道:“一般我们遇到这种事,两个人一起处理。公司会不会放过小邱,最终还得看小邱上司的决定,但我看小邱上司与小邱关系一般,可能小邱会被公司放弃。”

  “可我没做错事。”

  安迪道:“你怎么没做错事,公司完全可以指称你窝赃包庇。谁都有理由怀疑,若不是你和猥琐男内部闹翻,你会一直瞒着公司不说。你即使辩白到公司相信你没窝赃包庇,可公司都不喜欢麻烦精,你惹事,你走,不留你。”

  樊胜美点头道:“换我也是一样的考虑。我再补充一条,就是小邱上司的想法。这世上谁屁股都不干净,多多少少都有些把柄,没人纯洁。因此谁都不喜欢不懂江湖规矩的人。小邱,你就是那种不懂江湖规矩的人。连白瘟生都看错你,他略施手段,我怀疑他最初目的不过是让你妥协,让你私下找他保证守口如瓶,或者他还可以趁机讨点儿小便宜,可他想不到你没规矩。所以你乱拳打死老师傅,这是江湖人最不乐见的事。你经理也不会乐意见到,江湖规矩第二条,屁股不干净的人最怕身边人是嘴巴关不住的,你们经理看到你当众揭短,他以后肯定不敢用你了。只要他拒绝用你,你的暂停可能就变成被辞退,理由就是安迪说的窝赃包庇,你喊冤的地儿都没有,他们甚至可以起诉你。”“什么?”邱莹莹惊呆了,整个人化作石柱,一动不动。“没有挽救余地了吗?可邱莹莹也是被白主管害的啊。要不要跟人事去说清楚呢?”樊胜美只是摇头,不愿说话。安迪则是冷酷地挑明:“小邱不是骨干,可有可无。”“那么多要好同事如果挽留……”但关雎尔随即清醒,“也没用,都是可有可无、无足轻重的人。悲哀。”三个人注视着可怜的邱莹莹,全都帮不上忙。

  安迪早起出门跑步,遇见这个钟点最不可能出现在22楼走廊的人:曲筱绡。曲筱绡拎一只电脑包出来,硕大的包似乎压弯了她的腰肢,因此她走路跌跌撞撞的,两只细细小小的手勉强提着重包摔向电梯,一不小心撞到安迪身上。

  “还没睡醒?”

  “唔。”声音从鼻子里发出来,像睡猫的一声呻吟。

  “今天见客户,那些英语单词都背熟了吗?”

  “纸扇,救命纸扇,而且做得非常美丽,特制,定制,我打算送老外一份,可好看了,他们在中国也可以用得上。”一说到宝贝纸扇,曲筱绡的精神就来了,左手一摸,变戏法似的从腰间摸出一把小巧纸扇,唰地打开,上面密密麻麻的中英文对照。安迪一看,乱中有序,方便搜索。反面,则是公司的Logo,圆圆一颗占扇面中央,周围完全留白,倒也好看。安迪不得不叹,有些人能将偷懒偷出门道,倒也是一门功夫。

  电梯终于下来,两人进去,安迪才说:“需要人手吗?2202小邱才刚失业。”

  “要是小关失业,我现在就爬楼梯回去求她去我那儿上班,我这几天正缺人。小邱,不敢用,这个节骨眼上,万一她坏了我的事呢?你公司家大业大,给个职位总有的吧。”

  “我那地方只要两种女人,铁娘子,或者绝色花瓶。”

  曲筱绡眼睛一亮,“我去呢?”

  “花瓶怎么跟狐狸精比,当然欢迎。”

  “耶!”曲筱绡很以为荣。但她不忘追上一句:“你是花瓶兼铁娘子。”

  “我,失恋,又失去工作。”邱莹莹意外早起,她今天竟然不用闹钟就醒了,再也睡不着。2202别人都还没起床的时候,她一个人靠着厨房料理台喝水,发呆。等樊胜美的房门才一打开,她就冒出这么一句,将还在睡眼蒙眬的樊胜美吓了一跳。“樊姐,我刚刚才想起,你最初就让小关警告过我。”

  “先辈的血泪教训,还是有必要听听的。”樊胜美手指梳开额前的头发,“你今天怎么办,找工作吗?”

  “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樊姐……”

  “昨天不是都分析了吗?我们姐妹,我跟你说实话,不怕你恼:你得为自己将来在公司的处境考虑。这么大闹一场,底子都给人翻出来了,以后人家跟你有点儿龃龉就会翻这事刺你。”樊胜美强忍着才不把“失恋失身”四个字说出来,她早上时间紧,还是赶紧冲进洗手间。

  邱莹莹耷拉着脑袋黯然神伤,是啊,姓白的昨天什么都说,她还有脸回去听别人笑话她吗?难道又要开始找工作?一想到找工作,邱莹莹就一个激灵,毕业即失业,毕业后在海市不知撞了多少墙,才终于找到这么一个部门文员的工作,她当初可是赌咒发誓一定要好好工作保住得之不易的饭碗。可现在,饭碗被她自己轻易地弄丢了。难道又得花那么多时间找一个新的工作吗?想着都不寒而栗。

  樊胜美打仗似的化妆更衣出门,邱莹莹一直倚在料理台边默默看着,看得樊胜美毛骨悚然。樊胜美把安慰的话都说尽了,落荒而逃。一会儿,关雎尔直着眼睛走出卧室。邱莹莹又是一句,“我,失恋,又失去工作。”

  “昨晚已经说了哦。然后?”

  “然后开始漫长地找工作,然后没收入,要向爸妈伸手,然后我又得被爸妈埋怨,然后……我这季度的物业费还没下落呢,我该怎么办啊,跳楼去算了。”

  关雎尔怔忡着双眼,迷茫了半天,“怎么办?跳楼不可以……不,你千万不能跳楼,别乱想。”关雎尔这才忽然清醒了,紧张地站在邱莹莹面前,“你能很快找到工作的,真的,你现在与毕业时期不一样了,你现在有工作经历。”为了加强效果,关雎尔又补充两个字,“真的!”

  “是哦。”邱莹莹眼前豁然开朗,“前几天,明年毕业的几个大学生来公司面试,穿得像Cosplay紫萱,同事偷偷打电话让我们去围观。我比他们总强的。Yes,我看来还可以申请更好的职位,因祸得福。”可是邱莹莹的拳头才刚挥起,忽然气馁,“可是,眼前吃饭钱物业费什么的,都怎么办呢?只好打电话给爸妈了。”

  说时迟,那时快,2202的门被不知谁敲响。邱莹莹站在原地,抻长身子伸出手,将门打开。门外,却站着邱莹莹的爸爸。忍了一早上委屈的邱莹莹顿时哇的一声哭出来,“爸爸,我工作丢了,早饭也没吃,你把我接回家吧。我要回老家找工作,爸爸……”

  才刚进洗手间的关雎尔听到动静,钻出来瞅瞅,打声招呼又缩进去。安迪锻炼回来,惊讶地看到邱莹莹扑在一个中年男人怀里大哭“我要回家,爸爸,我要回家”,她不知如何应付,赶紧走人。

  乘夕发朝至列车刚到海市的邱父连声道:“爸爸也还没吃饭,有面粉吗?爸爸给你做烙饼。”

  “没有,这儿什么都没有,我每天饿肚子出门上班。”邱莹莹把自己说得万分可怜。

  “这不行,不能饿肚子,跟爸爸去楼下找吃的。”

  “吃一顿有什么用,等你回家我又得挨饿,再说我没工作没收入了。我要回家,爸爸,我不要待海市了。要么你们搬来海市住吧,我一个人多可怜啊,没地方吃饭,没人说话,到处都是欺负我的人。”关雎尔在里面听着一哆嗦,邱父可千万别误会是她在欺负邱莹莹啊。

  邱父道:“爸爸以前每月给你寄的钱还不够吃早餐?以后每月多寄一千吧。莹莹,爸爸是全家第一个走出农村进县城的能人,你更是我们家第一个走进大城市的人,你千万不能退步啊。爸爸回去多加班,你一定要在海市坚持住。你爷爷小时候……”

  邱莹莹眼睛直了,立刻忘了哭泣。她爸什么都好,唯有一说起爷爷的进城愿望来,那真是犟到驷马难追,她是不指望她爸能把她接回家了。

  安迪叫上关雎尔,一起上班去。她奇怪关雎尔今天怎么没出去早锻炼。关雎尔吐吐舌头,道:“昨晚邱莹莹不高兴,我不敢说。我昨晚加班结束,又去参加了高中同学会,其实是我们高中在海市工作的历届毕业生的聚会,我第一次参加。好多人,我去的时候都尾声了,好热闹。有些人散场后还去唱歌了,我没去,一个比我高几届的师兄就送我们几个不去唱歌的女生回家。邱莹莹的事情结束后,我赶紧进入同学会地址,好好看了几页论坛,睡晚了。”

  安迪不禁一笑:“樊小妹教我一句俚语:没事开个同学会,拆散一对是一对。哈哈。”

  “是哦,有些年纪大点儿的女校友好泼辣,跟男校友喝交杯酒,说高中时候暗恋今天要梦想成真什么什么的,真可怕。他们也敬我酒,我不喝,他们挺不高兴的,没办法。你们开校友会吗?”

  “我跟国外校友接触多,常一起喝喝酒什么的,国内的没有。我读书跳级多,跟同学相差好几岁,他们不跟我玩,我回国就没跟他们联系。”

  “跳级!我们小学有个跳级一次的林师兄,我们从小看他就跟看神人一样,读大学那四年还每年回来给我们做报告,我那时初中。他昨天也在,就是把我们送回来的人。你都跳了几级啊,我以后要瞻仰你。”

  “好像……每年跳一次。小学一、二年级没跳,大家都考一百分,显不出我的好。你包里电话叫。”

  关雎尔很容易就从包里翻出手机,她的包收纳得有条有理,手机在哪儿,一望可知,正好与邱莹莹的相反。可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关雎尔犹豫地接起。安迪听到一声“林师兄”,不禁会心地笑了。樊小妹那人精,果然通灵。

  通完电话,关雎尔笑道:“林师兄说他周六大早回家去,问我要不要搭车回家,周日晚上一起回来。我当然要!”

  “樊小妹会不会说这是追求女生的第一步?”

  “不会啦,还有别的校友。真的不会啦。”

  “樊小妹还说过,爱情就像便便,来了挡也挡不住。”

  “这是麦兜说的,不是樊姐说的。”

  “麦兜是谁?比樊小妹还灵光?我要认他做偶像。”

  “麦兜是个卡通人物哦。安迪,你现在真幽默。”

  “近朱者赤啊。”

  “可是我跟樊姐混了这么多日子,怎么没学来幽默呢?”

  安迪心说,她是问奇点学的。

  这一天,安迪上班不时被曲筱绡打断。她正与两个执行董事开会的时候,曲筱绡来电问和尚尼姑英语怎么读。她在审核一个PPT的时候,曲筱绡来电问生煎包子油炸桧怎么读。一而再地来电,问的又都是些无厘头的词汇,而安迪也一而再地收到同事惊讶的眼神。安迪被打断得有点恼火,可一想到曲筱绡成败在此一举,若是失败就被曲父抛弃,她只好心底一软,帮忙到底。

  然而,安迪很快想出一个一举两得的好办法。她让助理赶紧跑出去买来一只带卡的手机,她索性将蓝牙耳机戴在耳朵上,让曲筱绡时刻与她接通着手机。这样,她可以不用被烦人而刺耳的铃声打断。曲筱绡到底是有点儿良心,“会不会影响你工作?我如果遇到陌生单词才打你电话,你还可以选择不接,这下就得一直听着我说话了。”

  “我可以一只耳朵听你那儿说话,随时提醒你繁难的单词,一只耳朵顾工作。也就是一心两用。”“哇,还有这本事,早不说。怎么做到的,哪儿有训练营。”“特异功能,我平时装作很专心听你们说话只是表示尊重你们而已。你做你的正经事,不聊。”

继续阅读:第20章 甲之熊掌,乙之砒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