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神秘人奇点
阿耐2017-06-16 15:444,524

  安迪连听五天汇报,整得全公司负责人哀号一片,因该神人数字记忆与心算实在太好,报告作得不好,或者蓄意留个小手打个埋伏,当场就被揭底。而安迪对数据来源抽丝剥茧般的探究,更是让汇报者虚汗如豆,其镇压效果真是比拍案斥骂还灵验三分。由此他们才算明白,安迪在美国并非浪得虚名,而谭宗明将此美女安放大位,也并非照顾情妇。至周五,安迪心中总算是掌握了全局状况,结束连续四天加班到深夜的工作日程,得以准时回家过周末。而负责人则都自觉留在办公室,就汇报中揪出的问题查漏补缺。

  安迪回家,打开门看看雪洞似的房间,忍不住退出来敲2202的门。门应声打开,里面只有一个樊胜美。

  “樊姐,没出去?吃饭没?一起去吃?介绍个吃牛排的好地方。”

  樊胜美笑道:“正准备修身养性一个月,你又来找我去那种纸醉金迷的地方。说实话,安迪,我收入不高,需求不少,吃一顿几百块的假神户牛排会让我喝西北风。我带你见识中餐去吧,本市第三产业发达,八大菜系应有尽有。AA。”

  “好啊好啊,我经常去唐人街吃炒面咕咾肉打牙祭呢,这都回到大本营了,怎么能只惦记牛排。我去换件衣服。”

  “嗳,开你的拉风跑车去吗?”

  “远吗?地铁不到吗?”

  “对。”樊胜美心里冒出一串儿远方的饭店,等安迪一走,她轻声尖叫,“啊,纸醉金迷,老娘打跑的来了!”

  安迪洗把脸,换上黑T和深棕色肥腿裤,简简单单地来了。樊胜美却正描眉画鬓。但等樊胜美看清楚安迪的打扮,她迟疑了一下,挖出军绿色的紧身T,下面配肥肥的真丝迷彩裤,足蹬看似粗犷的高跟鞋。一连串魔术师般的动作,看得安迪由衷赞叹,怎么有人会有如此巧妙心思,硬是将阳刚的衣服穿出无穷婀娜。安迪心甘情愿做跟班。

  夜风徐徐,樊胜美当然珍惜这得来不易的机会,说什么都要将车窗洞开。安迪开了会儿就忍不住嘀咕了,“今晚拿大灯晃我车的特多,怎么回事。”

  “双美同乘,男人肾上腺分泌激增了呗。”

  “有道理,你旁边那辆福克斯已经跟了我三个红灯。他们最终目的是什么?”

  樊胜美不禁一愣,这算什么问题,“他们当然想证明即使你车比他们好,可他们有技术,他们就是比你强。压你一路之后,捕捉可乘之机,看能不能将你勾搭上。”

  “哈哈,樊姐你真不愧为资深HR,他们的小心思都逃不过你的法眼。都什么智商,穷现。”

  “是啊,脑袋空不要紧,关键是不要进水。喏,那个灰色车,里面四只进水脑袋恨不得都伸到我们车里。”

  “哈哈哈哈,樊姐我真佩服你死了。等下我有问题请教,总算找到合适的师傅了。”

  樊胜美听来听去,觉得这个智商绝顶的安迪不是在笑话她,可她总觉得有点儿心虚,不免谦虚了一下,“要不是看见这群发春的猫儿,我还真忘了世上还有荷尔蒙什么的俗事儿。你别佩服,我快羞愧死了,有事儿我们商量着办。”

  安迪听樊胜美说话,就忍不住地笑个不停,她想不到有人还能把中文搅和得如此通俗好玩。而樊胜美则是绞尽脑汁地想出一个门口有停车场的吃饭地儿,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她像女王一样地登陆餐厅了。这地儿高贵,一点儿不比吃神户牛排差,可是,这个钱樊胜美愿意花。

  果然,哇,这种感觉太好了。不是跟着男人来,而是两个独立的女人,樊胜美收获到了无数截然不同的注目。于是樊胜美越发矜持。她当然不会点安迪说的什么炒面咕咾肉,她要找既对得起她的荷包,又对得起今夜的菜。她当然费尽思量。安迪将点菜全权委托出去,拿出手机上网。果然,在她混了好几年的网站上,她看到下班时候发出的站内短信的回复。但等安迪抬头,却见一个男子微笑着站在樊胜美身边。

  樊胜美熟络地与那男子嬉笑几句,最后说句“我等会儿去你们桌敬酒”,男子便微笑离去。安迪只是旁观,这种场合她见得多了,不过她意外发现樊胜美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HR做得很漂亮。樊胜美则是等男子走远,就笑道:“蹭你跑车的光,以前那老兄看不上我,现在一个劲儿旁敲侧击问我是不是跳槽了。”安迪笑笑:“跑车是问别人借的,我也是借光。大多数人缺乏独立分析能力,总是需要外在的附加符号才能让他们做出所谓的判断。”“别人是指刚才给你手机短信的那位吗?我看你笑得好开心。什么时候拉出来聚聚。”樊胜美本能地避开讨论抽象的人性问题,而直奔八卦。

  “车是老谭的。手机上的是位网友,网名叫奇点,我们在一个科幻网站认识。我和奇点都不是活跃人物,但只要奇点一发言我就想笑,奇点这个人很幽默,于是我开始关注ta,默默关注一年多,期间并未搭话。”

  “我可不可以将此看作暗恋。”

  “我连奇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今年初,在一次论坛有关虫洞的争论中,我忍不住用我的知识与人辩论,奇点每次都在我发言后面加分和引用表示支持,ta的知识水准可能不如我,但也很不错。此后我感觉奇点开始关注我……”

  樊胜美好奇地问:“你有没有表明性别?”

  “我在论坛注册时候选择的是男性。一般混那论坛的男性占绝大多数。我们经常有站内短信来往,这回我因为回国,换手机,工作又很忙,好几天没上网,奇点前天来站短,问我怎么消失了。我今天下午有空了才看见,就告诉ta我回国了,目前在海市工作。刚刚ta回复,给我一个ta有空的时间表,请我选择时间,ta请我吃饭。”

  “不,不,你回避问题,我问你的是,你为什么看着手机笑得那么甜。”“我喜欢奇点的风格,干脆利落。”“喜欢风格,不是那种笑法啦,安迪,你实话说吧,你在暗恋。”“不会,哈,怎么可能,我连奇点是男是女都不知道,我没那么花痴,不,我不是花痴,这太滑稽了,怎么可能。”

  樊胜美原本只不过是起个哄,寻个开心,却见安迪反应如此强烈,而且,看得出安迪不是害臊,而是一脸严肃紧张,她心里很奇怪。“我跟你开玩笑啦。这么巧,既然奇点也在海市,不如见个面,吃顿饭。”

  安迪却是犹豫了好久,才道:“我大约感觉奇点是男性。你说,我这么去见一个男网友,会不会很花痴。”

  樊胜美仿佛看见安迪心中鹿撞的芳心,“这怎么叫花痴呢,你们在网上认识少说两年,经常文字问候,几天不见会询问,这就是朋友了,网上朋友与网下朋友有什么区别,与花痴有什么相干呢。喂,你怎么了?”樊胜美见安迪猛灌茶水,又深呼吸,似乎呼吸困难的样子,慌了。而安迪则是伸手示意她少安毋躁。

  过了会儿,安迪放下茶杯,叹了声气,“我确实心怀不轨,我有把握奇点是男的,我心中雀跃着想见奇点,这不是花痴是什么?”“这叫花痴?安迪,你就是跟我说你暗恋奇点两年,我都不觉得这是花痴,我反而觉得好回肠荡气。”

  “真的?”

  “爱一个人,能叫花痴吗?”

  “可是看见几个文字就爱上一个人,不叫花痴叫什么?可能……可能我有花痴基因。”樊胜美刚想笑,却看到安迪虽然脸上故作镇定,眼睛里尽是慌乱。樊胜美奇了,一时不知所措。安迪见此叹道:“我这就回站短,我最近没时间。”

  樊胜美愕然看着安迪飞快在全键盘上打字,心里泛出丝丝疑问,太不正常。等安迪发出站短,两人一时闷声吃菜。但很快有站短回复,樊胜美忍不住问:“是什么?”

  “手机号,和一个QQ号。我没QQ。”

  “立刻去注册一个,手机号倒暂时可以不给奇点。”

  安迪略带茫然地看看樊胜美,耸耸肩,没再说话。樊胜美忽然想起,路上来的时候安迪说有事请教,难道就是这种小事?她看安迪不像是没见过世面的人,一般人借不到那么好的车,她也认得出安迪身上的披挂都是名牌,她奇怪安迪怎么会为这等小事困扰。安迪也一直留意樊胜美,终于忍不住问:“樊姐,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怪异?”

  樊胜美摇摇头,想妥当了,才道:“我只是觉得你纯洁得不像话,你说你年龄不比我小,当然我看你比我年轻得多,难道连恋爱经验都没有?你那么漂亮,总有人追求你吧。”

  安迪欲言又止,似乎是鼓起勇气,才道:“我……我不敢谈恋爱。我总觉得我……”

  “你慢慢说,不急,樊姐我阅人无数,恋爱也谈了无数,可以提供最佳参考。”

  安迪犹豫半天,“不行,今天没法说,今天我开车呢,需要情绪稳定。”

  “什么时候想说了,随叫随到。我去那边朋友桌子招呼一圈儿,很快回来。”

  安迪眼巴巴地看着樊胜美婀娜多姿地离去,心里真想喊住樊胜美,她忽然又想倾诉了。可她终于还是没开口,等樊胜美回来,她已经情绪平复,埋好单,有效率地吃菜。樊胜美点的菜很可口,她很喜欢。只是她不时拿眼睛瞟手机,心里反反复复盘算着怎么回复奇点的那个站短,奇点在前一个站短里除了给她两个号码,还说以后多加联络。她忐忑不安地想,奇点认没认出她是女的?

  樊胜美替她朋友们邀请安迪一起去跳舞,她以为安迪这个怪纯洁会拒绝,想不到安迪答应了。但是到了樊胜美上回铩羽的77酒吧,安迪却大马金刀地一坐,只管喝水喝饮料,看高台上领舞女郎嗨DS舞。不知为什么,樊胜美与她的朋友们都不敢硬劝安迪下场。

  安迪看了会儿,终于拿出手机给奇点回了一条,“跟朋友们一起在酒吧嗨。海市夜生活很热闹。”

  过了会儿,奇点回一条,“你在哪个酒吧?我过来看你嗨。嘿嘿,还以为你是书呆子。”

  “确实是书呆子,他们在跳,我旁观,自己玩自己的。”

  “你玩自己?OMG!”

  安迪哈哈大笑,她很奇怪,奇点怎么总能将一句话“歪曲”得这么好玩。但安迪还是恋恋不舍地打出一行字,“我闷了,撇下朋友回家。回头聊。”可她并没回家,而是在77酒吧一直看到樊胜美等嗨得筋疲力尽。才轰起油门,将樊胜美带回家。

  正是子夜零点多点儿,樊胜美打开2202的门,关雎尔就跳出来,“樊姐,邱莹莹还没回家,打她电话也关机。”

  樊胜美看看在走廊站住了的安迪,笑道:“小邱谈恋爱,可能……有无数可能。”

  但关雎尔不以为然,“邱莹莹与白主管才正式谈不到一星期……”

  “不要瞎操心,小邱是成年人,她自有主张。小关给她发条短信,说我们关心她,有需要帮忙的话,来电。”樊胜美指挥若定,一派大姐大风度。

  安迪看看权威的樊胜美,说句“晚安”,刚准备转身回2201,忽然,曲筱绡“安迪安迪安迪……”地冲出门来,直奔安迪,而且脸上架着近视眼镜,一本正经得不像妖精。樊胜美奇道:“你今天周末没出去玩?”

  曲筱绡紧紧拉住安迪,才道:“我有正经事,不玩了。安迪,我等你一晚上了,我都不知道你新手机号码,只好侧着耳朵听外面动静。你帮帮我,我记得你是CFO,我有最最基本的财务税务问题向你请教。求你求你,千万别拒绝。”

  安迪道:“我这个CFO与一般财务部经理不大一样,而且我也正准备学国内的会计法和税法,可能越基本的越不知道。”

  关雎尔道:“邱莹莹在备考注册会计师,她了解会计知识。”

  安迪与曲筱绡都眼睛一亮,曲筱绡当即道:“我立刻去淘宝下单两套注册会计师的书,安迪,给你一套,我们跟着邱莹莹学,互帮互助。”

  樊胜美轻咳一声,“以安迪的脑瓜子,我看是以后你们都跟着安迪学。”

  “但我今晚不懂的怎么办,嗷嗷嗷……”曲筱绡急得手脚乱舞,唯有抓住樊胜美,“樊姐,你在工厂做人事,可能懂点儿,你帮帮忙。”

  一说帮忙,樊胜美立马古道热肠,即使与曲筱绡以前稍有龃龉,也一笔勾销。安迪与关雎尔看着两人进2203,对视片刻,也决定跟进。她们好奇曲筱绡这个太妹风格的人能有什么要紧的正经事。

继续阅读:第6章 向安迪求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