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彼此的困扰
阿耐2017-06-16 15:444,275

  “可我爸不知道我的辛酸,今天我又跟他说起我回老家的事儿,他还是不答应。可是我在海市待着有前途吗?一年不吃不喝才够买两平方米的房子,还是偏僻地儿的,要是回老家考个公务员,现在哪用得着每天活得这么斤斤计较的。我爸说今天又往我卡里打了五千,我心都碎了,我好歹还是独立女性,这么大年纪了还打伸手牌,太不要脸了。可我都没勇气拒绝。我真担心哪天会伸手伸得理所当然了。”

  关雎尔也是心虚地道:“妈妈说刚给我买了几件秋装,我也不敢吱声儿,真不好意思死了。哎,邱莹莹,你别哭啊,等你通过注会考试就不一样了。”

  邱莹莹捂住脸摇头,“注会考试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我这点儿智商注定没希望……”

  关雎尔不善言辞,心里又知道邱莹莹所说的是实话,她只能紧紧握住邱莹莹的一只手。她希望传递力量给室友,她相信只要努力,只要熬得住,总能拨云见日。

  邱莹莹很快深吸一口气,豪迈地拿袖子擦干眼泪,冲关雎尔一笑,“没事了。破秋天忒伤春悲秋。”

  但两人还是无话了,默默吃完饺子,拎着寿司直接打道回府。进了地铁,苍白色灯光下,邱莹莹环顾四周拥挤的人群,忽然道:“满眼的残花败柳啊,就我俩年轻的脸色还新鲜,平衡了。”顿了顿,又趴在关雎尔肩上轻轻地道:“而且他们还不敢跟我们一样大吃大喝,他们比我惨多了。”

  关雎尔认真地道:“其实我也不敢大吃大喝,怕痘痘暴长。”

  邱莹莹哈哈大笑,见地铁到站,就拉着关雎尔泥鳅似的往外钻,浑身是劲。

  两人回到欢乐颂,却发现今天的电梯格外挤。另外五个人带着好几只大皮箱,将电梯塞得满满当当。电梯到22楼时,两个女孩子看到另外五个陌生人走向2203房。但其中一个器宇轩昂的中年男子走出几步又折回来,自我介绍姓曲。很快,一个长相精灵的女孩就抢了话头,笑眯眯地自我介绍:“我叫曲筱绡,以后我们是邻居了。我刚搬进来,请你们多多关照。”

  邱莹莹对来者大为好感,笑道:“我叫邱莹莹,这是关雎尔,我们租住2202,有什么事尽管敲门。你们大晚上搬家,吃了吗?我们这儿有甜甜圈和寿司。”

  曲母一直在旁边仔细打量这两位女孩,见一个活跃,一个则是恬静地站在活跃的身后微笑,心里挺满意这两位邻居。曲筱绡大方地道:“啊,真感谢,我们吃了。我们……”她指指2203的大门,做个可爱的鬼脸,“今晚得住进来,安顿好,这会儿不打扰你们了。回头我们好好说话哦。”

  邱莹莹和关雎尔客客气气地与曲家五个人道别,进屋才刚准备猜测那五个人是什么关系,门被敲响。曲筱绡送来小小一盒巧克力,又旋风般地一扭走了。两人当即拆开了吃,邱莹莹当即惊了,“这么好吃的巧克力,让我们的甜甜圈情何以堪。”

  关雎尔上下左右翻看盒子,忍不住打开电脑上网查盒子上那陌生的名字Jean-PaulHevin。邱莹莹一看搜索结果,“哇,大师级巧克力啊。我要再来一颗。”关雎尔也是一边看搜索结果,一边一只手似有视觉地摸到巧克力盒,又来一颗。等两人醒悟,发现盒子已经空了。两人相对吐吐舌头,不约而同看看樊胜美的门,邱莹莹忙窃笑着将盒子塞进关雎尔的抽屉,两人觉得做了件挺不讲义气的事儿。

  2203里面,曲家带来的司机和保姆忙碌地整理曲大小姐的东西,曲父则是一脸内疚,似乎让女儿住这儿是欠了女儿。曲母忙里偷闲,看女儿精怪地对付她爸,越来越成竹在胸。看起来娇生惯养的女儿出国留学这么几年,果真学来做人本事。

  曲父一定要把保姆留下,曲筱绡则坚决要自己养活自己,有多少本事享多少福。曲母其实也担心女儿,可见到丈夫比她更如热锅上的蚂蚁,她只能收敛起担心。

  九点多点儿,樊胜美就回到2202。邱莹莹在屋里大声问:“没戏?”

  “没戏!小老板,住办公室,要求恁多,还敢厚着脸皮问我愿不愿意跟他一起按揭买房。”

  “或许是潜力股呢?”

  “那一只亮脑门,倒有十足早秃潜力。郁闷死了,好男人死哪儿去了。”樊胜美踢掉高跟鞋,钻进自己房间,唰地挂下脸来。她对着镜子仔仔细细检查精致的妆容,看半天没看出破绽,不禁咬牙切齿地低声骂一句:“呸,嫌姑奶奶老。你才秃顶大肚腩未老先衰呢。”

  另一个房间,邱莹莹依然高声与隔壁的关雎尔道:“关雎尔,你敢去相亲吗?我可没樊姐的勇气泼辣,要是有个男的坐对面问东问西的,我想死的心都会有。”

  “我不知道耶。”

  “但我妈说我再不领男朋友回家,她没脸见熟人了。或者我明年真该考虑考虑相亲了。”

  “我没时间呢,我还是保住饭碗先。”

  樊胜美在屋里听得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可她没好意思打断外面的对话,她一个三十岁的跟小姑娘计较,丢份。可事实是,她已经丢份了,她在这套屋子里住的是最便宜的一间。虽然她可以说她把钱都花在吃喝玩乐上了,可骗谁呢,她都一大把年纪了,除了一大堆的衣服,一无所有。

  曲筱绡回来第二天便不顾时差之累,积极去她爸妈的集团公司上班。她爸原想把她留在总部,她却要求与两位同父异母兄弟一视同仁,独立掌管一家分公司。曲父看看女儿即使披挂名牌职业装也不像职业妇女的娇袅模样,颇为踌躇,担心女儿掌控不了局面。于是曲筱绡获得近一周的吊儿郎当时间,名为熟悉集团情况,实则等曲父与各诸侯王密谈,找出一位厚重温和的同事辅佐她初次创业。

  曲筱绡白天在档案室与财务室混,一到下班,就换上妖袅的服装,就着通讯录,找出留在本市的一干当年私立学校的同学吃饭泡夜店。不出三天,她就精准地一头扎回她的富二代圈子,与众人混成兄弟姐妹。

  周五,早在三天前曲筱绡已经确定今晚活动皇历,她要与朋友们会合去新开的77酒吧捧场。他们当然不需要自掏腰包,唯一的条件是他们圈子里的几位当夜将超级跑车开到店门口一字排开,替代什么开业花篮,以壮开业声威。曲筱绡根本就不用费心搭配是夜的亮相衣装,她是一贯的潮人,她妈是一贯的米人,她有当季T台新装,她妈有电灯泡般贼亮的钻石。

  很巧的是,樊胜美也是费尽心机,获得作为一位潮男周末女伴的资格,出席周五夜晚的77酒吧开幕。可惜美中不足,周五的夜晚,关雎尔又是加班,只有邱莹莹一个人瞻仰樊胜美的着装搭配绝技。樊胜美的暗室闷热,邱莹莹认真瞅着樊胜美把黑扇子般的睫毛往眼皮上贴,一边体贴地帮樊胜美打扇子,免得出汗糊了粉底。只是小屋挤入两个人温度更高,邱莹莹长臂一伸,将大门打开了,总算一阵凉风慢慢浸润了进来。

  樊胜美终于将眼妆搞定,冲邱莹莹忽闪忽闪着眼睛,道:“你看,我穿哪件衣服最配。”

  “嘻嘻,当然是刚淘宝买的超级性感小黑裙啦。樊姐,今夜你准保将你男伴一举搞定。”

  “搞定就麻烦喽,人家是有老婆的。”

  “咦,那你还敢跟他去77酒吧?不怕人家老婆半路杀过来?”

  正好,曲筱绡打扮妥当,袅袅婷婷地扭出来,一听邻居敞开的大门里飞出“77酒吧”几个字,不禁一个金鸡独立,险险止步听了下去。里面樊胜美道:“大家都是混迹江湖的,谁会那么小气呢。而且即使人家老婆杀上来我也不怕,我可不是冲着男伴去的。莹莹啊,我告诉你一个秘诀。像那种酒吧啊之类的地方,不是封闭会所,只要是个人,攒几个钱,偶尔去玩一趟还是去得起的。可是呢,那酒吧开幕就不一样了,那些有份受邀的主儿,都是方方面面的人尖子。我呢,今天要去掐几个那样的尖儿,所以今天是打破头皮也要去的。”

  曲筱绡听得赶紧放下金鸡独立,捂住嘴拼命忍笑。她好奇得要死要活,立马方向一转,往2202扭过来,见邱莹莹倚在门框上,故意笑道:“小邱,你今晚也去77酒吧?有没有人接你,要没有就搭我的小破车。”

  “是樊姐,不是我啊。咦,嘻嘻,晚上呢,你还戴着墨镜干吗。”

  曲筱绡的眼睛早盯上了樊胜美,电光石火间,火眼金睛地将樊胜美桌上身上的用品搜罗一遍。而樊胜美也是一样。两人的视线在空中交会,爆出噼噼啪啪的激情电光。唯有邱莹莹不知,她只关心曲筱绡的亮片包了,因为她看到上面有醒目的LV大字。好歹,她还是在海市混了两年的,没吃过猪肉,却见过猪跑。顷刻,曲筱绡便恢复娇媚笑容,一脸云淡风轻,而樊胜美忽然全没了自信。

  曲筱绡对手下败将樊胜美宽厚地道:“樊姐,我们一起去吧?我有一辆小破车。”

  樊胜美轻咳一声,挺胸微笑,“谢谢小曲呵,我有人接呢。今晚穿着高跟鞋还真不方便开车呢。”

  曲筱绡将手中车钥匙一抛一抛地,笑道:“哎呀,那我先走一步啦。小邱拜拜,俺们去77酒吧让人掐去喽。”

  樊胜美脸色铁青,等走廊电梯关门声传来,她才狠狠地道:“假货,胸口不知垫多少层海绵。”

  邱莹莹此时已经明白过来,钻进自己房间哈哈大笑。她实在忍不住,顾不得得罪樊胜美了。

  樊胜美前脚婀娜地迈出2202,关雎尔后脚顶着一张疲惫的脸跌跌撞撞地回家。经过邱莹莹卧室门口,见邱莹莹大有翻出所有衣服试装的雄心,她忍不住打个哈欠,万念俱灰地道:“说是周末让早点回家,可还有两个越洋视频会议要开,不知道几点钟能睡觉哦。你要是出门吃饭,行行好帮我带一盒红烧肉回来吧。”

  “我今晚节食减肥呢。你这是赚卖白菜的钱,操卖白粉的心,何苦呢。告诉你们头儿,你家网络死翘翘了。”

  “信不信,我上司会在一分钟之内给出一百条选择,条件好点去星巴克,条件差点去网吧,不想花钱请抱电脑满小区转悠蹭网。我还是死心塌地干活吧,做多做少上司总应看得见。要是看不见……”关雎尔忽然泄气,“如果实习结束考评不佳,我只有滚蛋。真绝望。”

  “关雎尔,我以一个毕业比你早一年的师姐身份实话告诉你,你用错力气。你应该学我,趁年轻记忆好,多考几个证傍身。只有一个个硬派司才是真正属于你的。那些拼死拼活做的工作你怎么写到履历上去?你难道打算在履历上写你天天工作十六个小时吗?你可别被工作压得没时间思考前途。”

  关雎尔被问得一脸迷惘,“那我该怎么办?”可说话时候依然惯性地看了看手表,看清指针便不禁猛跳起来,“还有十分钟,我得提前五分钟连上网。”

  邱莹莹简直是恨铁不成钢,可她也有要事,她抓起两套衣服追进关雎尔房间,一左一右比画着问:“你帮我看看看我明天穿哪套?哪套更映衬我?”

  关雎尔一边手脚麻利地掏笔记本插电开机,一边一只眼睛瞟向邱莹莹,“你不是明天一整天都上会计课吗?”

  邱莹莹直爽地道:“我们公司财务部的白帅哥主管也去上同一堂课,我明天得漂漂亮亮地吸引他去。”

  “深蓝的,深蓝的更成熟……死了,他们已经上线,邱莹莹我不跟你说了。”

  邱莹莹也知道不能打扰关雎尔的工作,但她疑惑地拎起深蓝套裙看来看去,喃喃自语,“工作需要成熟,难道勾引男人也需要成熟?”她拿不了这个着装问题的重大主意,便将此交给据说百草丛中过的樊胜美。

继续阅读:第3章 恋爱初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