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美女邻居
阿耐2017-06-16 15:444,155

  曲筱绡关好门转身,一眼见到两眼炯炯有神的樊胜美,忽然有点儿尴尬。但很快就落落大方地捧藤盘走过来,微笑道:“你昨晚走得早,我后来没见到你。”

  “想想你说的有道理,从善如流。谢谢。咦,出门访客?”“对门2201昨晚半夜三更搬进来,她一定跟我刚搬进来时候一样生活不便,给她送点儿糕点水果交个朋友,以后一个楼层的互帮互助。你一起去?”樊胜美一愣,想不到曲筱绡捷足先登了。她不甘落后,忙道:“好啊好啊,请你进来坐会儿,我刚起床还没洗脸呢。”

  曲筱绡却不肯进门,她即使不进门都能闻到这屋里飘出来的一股气味,那种人多通风不良导致的闷气。但她也没走开,做人说一不二,说好等樊胜美,她绝不食言。但这一等,却花了曲筱绡不少时间,她甚至等到关雎尔都起床换好了衣服。她不知道樊胜美心里揣着一点儿小心思,此时正精心化精致的淡妆呢。

  三个女孩齐刷刷地站在2201门前,由中间的樊胜美举手敲响了门。曲筱绡强掩满眼的好奇,关雎尔还睡眼惺忪,樊胜美满脸期待。然而,后面却有声音传来,“三位找我?”三位女孩齐齐回头,见一位足有一米七左右的瘦高女子,穿着运动服似是刚锻炼回来,短发,大眼,小嘴,笔挺的鼻梁。论理,这样的打扮该是英姿飒爽的,可瘦高女子微笑之间,竟然很显妩媚。美女!曲筱绡连忙表明三个人是来建立睦邻友好关系的。心里确实更加的浮想联翩了,美女,嗯,大鳄谭宗明,保时捷跑车,劲爆啊劲爆。樊胜美甚是失望,居然又是女的。难道都市真的剩女横流?美女开口,令三位女孩大惊小怪。“我刚才请出租车司机带我去了超市、公园、地铁站等地。欢乐颂小区果然生活方便,出一号门左拐,经三个十字路口,右拐,下一个十字路口,左拐,经一个十字路口,下穿立交桥一道,右拐,就是超市。然后出一号门右拐,经两个十字路口,再右拐,公园。地铁更方便,出一号门左拐,十字路口看一眼就能见到站牌。对不起,我路痴,靠背熟路线才能出门。”

  美女便是安迪。安迪原名何立春,到美国入籍时改名安迪?何。她的朋友寥寥,而同事一般只知道她叫安迪。“何”与“立春”,安迪总是回避提起。她告诉三位邻居,她叫安迪。于是三位邻居便以为,她姓安名迪。

  2201室的屋主安迪是女人,这个现实彻底戳穿樊胜美心中最后一个希望的泡沫。她平时每天上班先乘地铁,再换公交的这一路便变得无趣起来。以往,她都是打扮得美美的,一路左顾右盼检阅同行女人的忌妒与同行男人的发情。而今,她依然是2202室起得最早的人,她依然将自己打扮得美美的,不过往耳朵塞上耳机,一路闭目养神大隐于市修身养性,争取做一朵千年不败的塑胶花。然而美女总归是美女,即使她不睁眼检阅,照样有女人忌妒男人发情。

  2202室原本经常差不多时间起床,在洗手间门口撞车的邱莹莹与关雎尔,现在分了先后。邱莹莹开始有白主管顺路与她一起挤地铁上班,为此,她必须早起一步精心化妆,务必每天都是最美亮相。因为樊胜美告诫过她,BB霜用了半小时后颜色才会自然,要不然出门准是顶着个大白脸。等关雎尔起床,正好可以看到邱莹莹为表示贤惠而在新买电磁炉上煎鸡蛋饼。一式两份,另一份是给白主管的,并无关雎尔的份。然后,邱莹莹便拎着饭盒到路口等白主管,两人凑一起甜甜蜜蜜地挤地铁。既然有白主管助一臂之力,邱莹莹便退化了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钻劲,娇滴滴地享受白主管的照顾了。地铁再挤,也不过是让邱莹莹与白主管贴得更近,邱莹莹总是希望这一路没个尽头。可是,走出站,两人便必须分开,一前一后地赶去公司。因公司有严苛规定,同事之间不得谈恋爱。每次分手,邱莹莹总是让白主管先走,她在后面看着,总是觉得很心酸,仿佛幸福忽然逃离了。

  关雎尔几乎每天睡眠不足,因此每天早上睡不醒。以往都是邱莹莹牵着她扒地铁,过马路,到公司门口忽然清醒。现在却忽然苦尽甘来,安迪搬来2201便隔天开始上班。周一清早,关雎尔还半眯着眼睛披挂职业装,同在金融区上班的安迪敲门进来,问需不需要一起走。关雎尔以为是跟邱莹莹一样钻地铁,那当然好,嘻嘻,她不用再强迫自己提前清醒了。于是,她睡眼蒙眬地跟着安迪走,一点不担心两人才结识两天,安迪把她牵着卖了。进电梯,下地库,坐上车,关雎尔却突发异议,“咦,今天地铁怎么有座位,好幸福哦。”

  安迪哑然失笑。她睡足六个小时,不需要闹钟就准时起床,沿记忆中的道路去公园跑步,回来先将两片面包放入吐司炉,设定时间;接着将一杯牛奶放入微波炉,设定时间;最后将一只鸡蛋打入电源连接定时器的煎锅,设定时间。然后她进入洗手间盥洗。出来,一切就绪,已经不烫,正好享用。这一切,她用一个周日的时间设定了最佳路径,绝不用走回头路,绝对是最短线路。她的时间便是靠活学活用运筹学而利用率极高。因此,她出门时候早已神清气爽,正好与小迷糊关雎尔形成绝佳对比。

  关雎尔没留意车的外形,等被安迪笑醒,她才感觉车椅不宽大,她没法像坐爸爸的车子那样可以左右侧身寻找最佳打盹儿角度,这车椅似乎裹着她,让她只能维持一种坐姿。好吧,将就,关雎尔感觉自己似乎在与安迪说话,可她又睡过去了。邱莹莹从来就笑她即使地铁里挤得只能一只脚着地也能睡得着。好在安迪第一次上路,需要对照心中背熟的这一段地图认路,一路没精力与关雎尔说话。

  然而,关雎尔一下车便照常清醒了。于是,她看清她乘坐的是一辆尖嘴猴腮的跑车,以及,号称路盲的安迪竟然一丝不差地将她送到公司楼下。但不等她说什么,跑车就跑远了。路过的同事纷纷向关雎尔投注意味深长的八卦眼光。而平时关心关雎尔,比关雎尔早两年进公司的李朝生微笑着走过来招呼,“小关,男朋友吗?”

  “是我邻居,好心捎我一程。”可鬼使神差地,关雎尔想补上一句“是个女邻居”,话到嘴边,她忽然闭嘴了。她不禁想到樊胜美对邱莹莹的忠告,有关公司内部人员谈恋爱的那一段。她以沉默保护自己。

  李朝生英俊的脸上的肌肉果然僵硬了。关雎尔并不后悔,生存!如果她迈不过一年实习期的大关,她前面就是邱莹莹和樊胜美这两个榜样。

  22楼最后一个出发上班的永远是曲筱绡。没错,她爸爸怀着对宝贝女儿的内疚之心经深思熟虑之后,给了女儿最肥的一家分公司,连曲母都连声说好。曲筱绡也以为很好,可她上班才两天就很快意识到,这个分公司肥是真肥,而肥的原因则是业务庞杂,因此她这个生手完全插不上手,只能做一个傀儡,听凭她爸安插的王副总一手经营。

  王副总倒是真的没有架空太子女的意图,每次开会或者决策,总是先给她看备忘录,然后请她在会议室坐上座,每次大家发言之后,王副总也不会忘记问问她的意思,可是,曲筱绡完全说不出她的主张。她并非不会信口开河,她的口才好得很,只是她不敢说,她面对的个个都是商场打滚好几年的职业老手。她怕一开口就露馅。

  曲筱绡在肥肉分公司里度过最郁闷的三天之后,周四,她毅然走进爸爸的办公室。“爸爸,你指派给我的公司,换谁去做总经理都一样,我在其中学不到东西。不如你借给我两百万,我打欠条给你,我专门做你刚接手的GI品牌国内代理这一块。”

  曲父大惊,第一反应是给太太打电话,让太太一起来解决问题。曲筱绡则是自顾自地道:“爸爸,两百万对你不算太大负担。如果我做成了,最好。如果不成,欠条作废,从此你看死我,我也从此拉到,做个安分守己的富二代。但无论成与不成,总好过装模作样做个傀儡混吃等死。”

  曲父闻此言更惊,都顾不得回复太太在电话里的询问,怔怔看着女儿好一会儿,才道:“筱绡,你不用心急,做什么事都需要一步一步来,学管理也是一样。爸爸的意思是你跟王总先学着……”

  “不,爸,我需要有压力。压力之下,活学活用比什么都管用。”

  曲母等不到丈夫回复,只听到电话里隐隐传来的对话声,等不及了,径直闯进丈夫办公室。曲父将情况介绍一下,曲母急了,这不是放弃到嘴的肥肉吗?霸占家产这种事,就犹如打阵地战,你可以以退为进,但决不可退得如此干净。“筱绡,是不是怕了?退缩了?”

  “有爸妈撑腰,我怕什么怕,我只是想学做事,想自己创业,像你们当初一样吃苦学本事。其实我也吃不了什么苦,我所要做到的不过是把公司的大事小事除了倒茶水扫厕所,全都亲力亲为一遍,以后可以知道员工跟我说的这个难那个纠结究竟是不是真实。我现在是什么,开会他们说A计划占用资金,我想这个资金并不大怎么会占用呢,回头问王总才知道原来固定资产和周转资金不是一回事。可究竟是怎样的不是一回事,我又不懂了。你们想想,我就是那么草包一样地坐会议室上座,有意思吗?还不如一间办公室一张办公桌从头做起,实打实。”

  两夫妻面面相觑,曲父终于说了句:“有道理。”但曲母立即否定,“不!”

  曲筱绡耐心告罄:“才问你们借两百万,就这么黏黏糊糊,啊……”

  夫妻两个只能眼睁睁看着女儿尖叫,不敢打断,以免女儿更加暴躁。曲筱绡尖叫舒服了,滚进沙发深处安坐:“你们慢慢讨论,反正我是再也不要当稻草人了。”曲母心里估计是很难扭转女儿的心思了,可还是想做垂死挣扎。“筱绡,做公司的话,这么一不顺心就尖叫是肯定不行的,尤其是独立管事的……”

  “放心,我会忍着,回家对着你们尖叫。”

  曲父看老婆一眼,道:“行,爸爸支持你。不过有个小小的条件,这是有关GI的所有文件,你拿去看,一周之内给我一份书面可行性计划,让爸爸看看你能对GI代理理解到什么程度。”“行。那么,爸,我现在就从公司注册开始做起。说话算数,要不我每天钻你们耳边尖叫。”

  曲父原本想施个缓兵之计,回头跟老婆商量了之后,再定GI代理项目人员配备。如果商量着不行,也可以想出其他项目让女儿可以顺利进阶,务必保证女儿出师顺利,以免女儿真的失败后撂下不干做米虫。可他们的女儿也不是吃素的,他们的女儿根本就不给他们耍滑头的机会。

  曲父故作爽快状地答应了女儿。可看着女儿呼啸而走,他与妻子愁眉相对,仿佛面对人生最艰难的一场赌局。两百万,他们输得起,可难的是女儿肯做事的决心。尤其是曲母,她可是死了多少脑细胞才将女儿从花天酒地的留学生活中拽出来,为此宁愿忍痛默许丈夫为前妻儿子花钱。可万一女儿受打击真的从此退出江湖,她怕是永远无法再骗女儿出山了。总不能便宜前妻的儿子做偌大产业的继承人吧。

  两人都承认,他们实在不看好从小混世魔王、不学无术的女儿真能干出什么事业来,尤其是单干。

继续阅读:第5章 神秘人奇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