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恋爱初现
阿耐2017-09-26 11:084,261

  樊胜美在77酒吧混得并不愉快,满眼都是嫩得可以掐出水来的美女,她的男伴儿早混到不知哪儿去了,而与她勾三搭四的人,以她资深HR的眼光一扫,便知底子猥琐。她颇为失落地晃入洗手间,想整理整理妆容,曲筱绡却阴魂不散地跟了进来,钻到她的身边。樊胜美立即换上容光焕发的笑脸,与曲筱绡容光焕发的笑脸相对。

  “今晚没什么意思的。”居然是曲筱绡主动攀谈,“都是圈里人,谁都知道谁,不会有惊喜。”

  樊胜美不知曲筱绡什么意思,只得模棱两可,“还是挺热闹,特邀的DJ很不错,很能调动气氛。”

  曲筱绡认真补眼妆,嘴巴一点儿不落下,“得了吧。今天的场合只认衣服不认人,而美女是拿来调戏的。”

  “咦,美女你呢?”

  “非常感谢你把我归到美女一类。不过今晚我不是女人,我是来认识人的。樊姐,如果打算回去,打我手机,我会帮你安排,不会让你走得太落单。”曲筱绡抓过樊胜美的手机,自说自话拨通她的手机,才响一声就匆匆离去。

  樊胜美心里五味杂陈,再看看身边左右一个个锥子脸肤色如水的小美女,更是心灰意冷。可到底还是心有不甘地在走廊迟疑了会儿,被人来人往撞来撞去了几回,在拥挤的人群中却孤独无援,她越发觉得没趣,甩手独自离开。

  77酒吧外面,正是夜灯辉煌,樊胜美却不自禁地裹紧披肩。今夜,她被深刻地打击了。今夜,她清晰地意识到,这个时代已不属于她。她拐进旁边的咖啡店,点燃一支烟。今夜,樊胜美难得不左顾右盼。

  邱莹莹面前桌子上虽然摊着一本书,可她看了半天,还没翻动一页,她一直坐立不安。她告诉自己,她在等樊胜美回来。可左等右等,樊胜美一直不回来,她只能将衣服搭配选择挂在樊胜美卧室门口。一不小心,忘了将试穿衣服口袋里的手机拿出来。

  关雎尔终于开完会,网络会议上各国口音的英语和错综复杂的工作安排刺激得她神经紧绷。她虽然还轮不上说上几句,却早紧张得半点儿睡意都没了。合上电脑,她胸口依然有一股真气四处游窜,让她无心睡眠。可邱莹莹已经睡觉,她连说话的人都没有,只能抱着茶杯兴奋地从卧室游荡到厨房,又从厨房游荡回卧室,如此再三,终究是没胆冲出门一个人去消夜。可空腹喝水,越喝越饿。

  樊胜美适时早归,关雎尔如见救星,轻轻地滑行过去,热切地挨着樊胜美说她请吃夜宵。樊胜美哪有心情,她不便指点关雎尔说话做事前最应该看人脸色,她只装作没听见,拿下邱莹莹挂在她门口的衣架左看右看。正巧邱莹莹口袋里的手机提示有短信进入,她想都没想,自然而然摸出手机查看。“白主管:小邱,明天我顺路接你,请短信我地址。”樊胜美这才想到,这是邱莹莹的手机,她忙对关雎尔道:“不好意思,两人手机一样,我弄岔了。这条短信矛盾,既然不知地址,又怎能说顺路?这世道男人吊膀子都不用动脑筋了?”

  关雎尔看清楚短信,不禁捂嘴笑了,“听邱莹莹说,这位白主管是他们公司财务部帅哥,明天与她一起上注会课。她不知道明天穿什么才能吸引白主管注目。原来两人是郎情妾意呢。要是早接到这条短信,邱莹莹一定睡不着了。”

  樊胜美又看一遍短信,一撇嘴,“小关,教你两条做人道理。首先,如果对方心诚,邀请短信或者电话一定是在适当时间提前发出,留给女孩子矜持思考的空间,更绝不可深更半夜;其次,如果是不帅的白主管发来这么一条短信,你是不是理所当然将此视作性骚扰?那么请一视同仁,帅哥上司发来的这种信息同样是性骚扰。谁家公司都不允许办公室恋情,如若触犯,倒霉的必定是小邱这种底层女文员。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作为上司的男性更应清楚后果。”

  “可如果两人真正相爱了,未来不管怎样,可以想办法解决。”

  “未来一清二楚,不是小邱辞职就是白帅哥辞职。小邱这样的履历找工作不方便,她断断不可辞职。白帅哥才混到主管,而且手头没注册会计师的硬派司……哼,一个混了好几年还没考出注会的男会计,基本上别指望有太多出息了,他也唯有抱住一个能赏他个主管职位的公司不放。到时候肯定小邱牺牲。相信我,小关,我多年做人事,看人眼光毒辣。像我们这种老家不在海市的女孩,工作是唯一依靠,千万不可为一个没出息的男人冒险。明天,让小邱穿深蓝色的这套,少点儿女孩样儿才好呢。我睡了,累死。”

  樊胜美将邱莹莹的手机交给关雎尔,进卧室卸妆。关雎尔站在原地发愣,一会儿觉得樊胜美说的有点儿道理,一会儿又觉得樊胜美太过势利,一时不知如何判断为好。樊胜美见此了然,索性抓回手机,将白主管的短信删了。“我这么做是为小邱好,你和小邱还年轻,千万别把大好青春时光浪费在不合适的男人身上。这道理你们三十以后会明白。”

  关雎尔不知所措,愣了会儿才道:“我留字条给邱莹莹,让她自己做出选择。但我会把樊姐的意见转达给她。而且我会注明,是我不小心删了她的短信。”

  樊胜美起身,想了想,将话咽了回去。顺手将桌上的金盏花膏递给关雎尔,“你额头的痘痘该消消了,试试这个。”可她又实在忍不住,“年轻时候天高地宽,容易为爱冲动,乱走一气浪费光阴。但等理智恢复,人已老大不小,前面的道路陡然变窄。我们三个同居这么半年,我不愿看小邱吃后悔药。你尽管给小邱留条,但你一定要把话说通透。”

  “好的,樊姐,你真好。”

  “我好?”樊胜美一愣,旋即笑了,“可不要发好人牌给我哦,这年头好人不吃香。”

  关雎尔回去自己卧室,收拾开会余勇,给邱莹莹写人情通透的留言。樊胜美卸好妆洗完澡,却是心情依然无法平静,轻轻晃悠到关雎尔门口,呆呆地看着台灯笼罩下的关雎尔。年轻真好,关雎尔的额头虽然顶着一个黄豆大的痘痘,可即便是痘痘,在台灯光照射下,依然透明晶莹,一如关雎尔年轻的皮肤。樊胜美摸摸自己工序复杂才保养出来的脸,不禁轻叹了一声:“小关,我是不是该降低男朋友的标准?比如,改成小破车一辆,普通一百平方米房子一套的,将就着对付?”樊胜美的眼睛不禁看向2201的方向,那儿据说是按单身住房设计,那儿明天就将入住一个楼下女保安小郑很心仪的王老五。难道她有必要调集近水楼台的优势,降格以求这个2201屋主?

  关雎尔想了想,认真地回答:“樊姐,有情饮水饱。但我想樊姐这么美艳,一定有很多人爱上你。”

  樊胜美依然对着2201的方向,喃喃自语,“剩女没资格谈恋爱,剩女只找对象。”对,据说明天隔壁2201入住,樊胜美决定第一时间制造偶遇,不,艳遇。

  曲筱绡兴尽回家,驾车钻进地库,那里有她妈妈替她买好的最靠近电梯的车位。那车位比她的小破车还贵,这是明眼人都看得清的事实。可即便如此,她已经让爸爸对她无限内疚了。爸爸屡次表示不舍得让宝贝女儿一个人自力更生。但曲筱绡更希望爸爸将内疚化作实际行动,将最肥的分公司划拨给她管辖。

  她才刚下车,便见两辆豪车挟好听的声浪也停在电梯附近。曲筱绡见多识广,只是眼睛一斜,便已看清,前面白色的一辆居然是保时捷GT2,而后面那辆充当运输车、有一专职司机状人士正往外拎行李的竟然是迈巴赫。曲筱绡愣了一下,决定做见多识广状,目不斜视径直进电梯归巢,但心里好生嘀咕。保时捷里面钻出来的一男是中年成功男士,另一女子显然身材瘦高如模特儿,曲筱绡没来得及看清女子的脸,但她见多识广地推测,那女孩一定有一张美丽的脸。从来,三四百万名车驾驶座旁边无丑女。

  看上去比爸爸更富的男人将二奶养到这种小区?曲筱绡合理化推测。

  但才等她进门,就听身后电梯哐啷打开的声音。她立马警觉,一扭细腰贴到门上,透过窥视镜侦探。果然,从电梯出来的就是那二男一女,轻声细语动作利索地走进对面的2201室。“哇,姑奶奶今晚直击现场。”曲筱绡机警地等对面房门关严实,立马纤腰一拧,风一般地钻出门,进电梯,直奔地库。现场手机拍得两辆豪车车牌,当即彩信发给刚刚在77酒吧分手的朋友鉴定。

  很快,回电就到,“都是谭宗明的车子。但谭总新宠据说是一辆红色法拉利,我还没见过真身。你在哪里看到?”

  “我住的小区楼下,对,就是我现在住的破小区。别问我,我没比你知道更多。哎,谭总是干什么的?”

  “大鳄,离你我都很遥远的大鳄,背景人士。”

  大鳄?!曲筱绡回头再看两辆车一眼,机灵地又钻回电梯。哇,好劲爆!有内容!曲筱绡回到自家窝里,一直趴在窥视镜前直到谭宗明与司机离开。好在两男人才待了十几分钟就走,曲筱绡的眼睛还能吃得消。但她还是又好奇地不厌其烦地下楼一次,这次不见了迈巴赫,只见白色保时捷GT2还驻留原地。

  邱莹莹早上一起来就看见关雎尔的字条,只一句“白主管于12:15PM左右来短信问你地址,他说周六早上顺路来接你”,便一叶障目不见泰山了,什么樊胜美的忠告,关雎尔的分析,一概不见,眼前乱冒的都是白主管帅气的笑容。去洗手间撞到门,洗脸误用牙膏,化好妆才想到应该洗澡洗头发更美一点儿。她这一乱撞,吵得两位室友无法安睡,各自摊在床上数绵羊。樊胜美更是想到那傻姑娘不接受忠告,郁闷地起床,不高兴睡了。

  邱莹莹正打开大门整装待发,看到樊胜美就傻傻地笑,“樊姐,我这样好吗?”

  “挺好,挺好,别忘了听课,别忘了你还有注会考试。嗯,再挂上你那条紫水晶项链。”樊胜美无法坐视邱莹莹打扮得不完美地出门。

  “是,樊姐。”邱莹莹立马冲进卧室找项链,将抽屉扒拉得哗啦哗啦乱响,好不容易才挂着胜利的笑容和紫色水晶出来,飘到大门边。混沌中倒是没忘记问一句:“樊姐周六去哪儿玩?”

  “哪儿都不去,对镜子数头发玩。”樊胜美没睡好,靠门框站着有气无力地应一句。

  邱莹莹“嗯,啊”地应着。樊胜美估计她压根儿没听进去,也就不再说什么,斜眼看邱莹莹手忙脚乱地摁电梯。心说如此大乱阵脚,见了白帅哥自然优势尽失。

  但邱莹莹忽然掏了几下包,又冲回来,擦着樊胜美奔进卧室,“我忘带课本了。”

  樊胜美翻一个白眼,靠墙欣赏好戏。等邱莹莹再次冲出来,她问:“笔带了没?笔记簿带了没?钱带没带?纸巾带着没有?约会必带口香糖,有没有?口红呢?……”

  樊胜美问,邱莹莹没头没脑地翻包,没找到就尖叫一声进屋找。樊胜美翻白眼已经翻得眼睛疼,只好中止。总算万事俱备,邱莹莹擦着樊胜美冲出门,到门口又傻兮兮回头礼貌地问一句:“樊姐周六去哪儿玩?”

  即使眼睛疼,樊胜美还是翻了一下,“我打算跟第一只咬我胳膊的蚊子聊天。”等在电梯边的邱莹莹想都没想就道:“那赶紧拍死蚊子啊,会痒死的。”“它身上流着我的血,怎么忍心下手啊。”樊胜美有口无心地回一句,眼睛却早精光四射地盯住2203的门。她见到曲筱绡打扮得休闲而不失腔调地捧一只漂亮藤编盘子出来。而邱莹莹则是视而不见,早急急冲进打开的电梯门。

继续阅读:第4章 美女邻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