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重叙旧情
阿耐2017-09-26 11:084,264

  收到曲筱绡短信的第一时刻,关雎尔就冲出卧室,与也是冲出卧室的邱莹莹不期而遇。两人手中都举着手机,手机里是同样的照片,仿佛经典的对暗号场面。关雎尔毫不犹豫地道:“甩了姓白的。”而邱莹莹则是同时大叫:“曲筱绡!曲筱绡!曲筱绡!”

  正好此时,樊胜美开门进来,手里也是举着手机,一脸的惊愕。她早已料到白主管不是曲筱绡的对手,只是她怎么都没想到,曲筱绡竟然已经将白主管奴役上了。这得是何等深厚的狐媚子功夫。关雎尔见此奇道:“大家都收到短信?曲筱绡这是什么意思,向我们邱莹莹示威?”

  “靠,曲筱绡关机!”邱莹莹恨不得摔了手机,可惜这手机是她自己的。“樊姐,曲筱绡这是什么意思。”

  樊胜美顺手倒一杯凉开水给狂暴的邱莹莹,“苍蝇爱叮也得鸡蛋有缝啊,这世上多的是找个好老婆争取少奋斗十年的年轻男孩……”

  “不是,他不是那种人,是曲筱绡故意要我好看,否则她群发照片干什么,她就是要在我面前耀武扬威。”

  “邱莹莹,要不你转发这张照片给白主管,请他解释一下,你先别激动,或许其中有误会呢。可能,帮朋友搬办公室,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关雎尔忍不住给个自以为不成熟的建议,并不指望邱莹莹能接受。

  邱莹莹一听,满怀希望地又拿起手机,可操作到中途,颓然中止。“他会不会怪我不信任他?”

  樊胜美刚准备露出目瞪口呆的表情,可更让她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关雎尔很厚道地道:“或许真的不是什么大事呢。只是白主管知道你有点儿小性子,爱吃醋,就不敢把帮谁的‘谁’告诉你,免得你想不开。可他总归是把搬家这件事跟你汇报了,一点儿没瞒着你。再说,你看照片上有这么多人呢,又不是孤男寡女。”樊胜美不禁对关雎尔刮目相看,以前总以为这两个小姑娘天天凑一起上下班,都是邱莹莹在拉扯着娇嫩的关雎尔,现在看起来原来主心骨长在关雎尔身上。

  邱莹莹一听,果然脸色和缓起来。樊胜美抬眼,见关雎尔冲她使眼色,她就顺着往下说:“我看也是差不多,小邱别多想了,明天又要上班,你们一见面,不是什么误会都没了吗。”

  “是啊,是啊,多大的事儿呢,我们都差点儿被曲筱绡调戏了,不上她的当。”关雎尔忙接着这话,“樊姐,你不是说晚上才给我们电话一起吃晚饭吗,怎么……噢,你就在附近晃悠吧,一看见短信就回来调停。”

  “有你在,我担心什么。我是……唉,一个好久好久不联系的高中同学来海市出差,也不知他怎么打听到我手机的,说是见个面,吃个饭,叙叙旧。我只好早点儿回来了。”

  “樊姐,你要是担心冷场,带上我吧,我反正没事,我今天哪儿都不去,谁叫我都不去,今天就申请陪樊姐。”邱莹莹愿意相信关雎尔的劝解,可依然忍不住赌气。

  “樊姐怎么叹气呢?”关雎尔却细心地问。

  “高中同学约的是希尔顿,害得我不得不回家换衣服。唉,折腾啊,老年人经不起折腾啦。”她顺手拍拍邱莹莹的肩,“够姐们儿。下次请你帮忙。”

  其实,樊胜美的同学是这么跟她说的,“哈哈,老同学住哪儿,我去府上喝杯茶,再请你指点一个好饭馆,我们叙叙旧。”于是樊胜美特郁闷,她不仅没府上,而且她住的还是小黑屋。她怎么有脸请人上门。最要命的是,该男同学当年给她递过情书,每天上课总拿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盯着她的后脑勺,她却报以公主似的不屑。可人家现在住希尔顿,请吃希尔顿,今非昔比。樊胜美心里不断地打退堂鼓。

  去?不去?后者,樊胜美可以给出无数理由,可是前者,却需要勇气。樊胜美对着镜子发呆。

  关雎尔原指望樊姐回家可以帮帮邱莹莹,想不到最终还得她来小鬼当家。虽然邱莹莹一厢情愿地相信她的话,可邱莹莹到底是患得患失,拉住关雎尔胡乱猜测。

  幸好安迪拎了两大包日用品回家,从门口看见邱莹莹蔫头耷脑,就问了一句“怎么了”。关雎尔代替回答:“我们三个刚刚都收到曲筱绡的短信,是一张照片,这个白……跟那曲筱绡在一起的……”

  “哦,明白了,我中午在饭店遇见他们一伙,小曲请帮忙的男生们吃鱼头,小白也在。我没跟他们打招呼。怎么了? 小邱不高兴男朋友帮别人忙?这么小气?”

  “没有啦,我怎么会生气,只是小曲的短信发得不明不白的,太……太……”

  “小曲玩性太重,说她长不大,她有些事情又挺精明。晚上说好了,我请客。樊小妹呢?”

  “我在换衣服,哎呀,最近胖了,心一急这拉链怎么也拉不上……好吧,只好开门求助。小关帮帮忙。”樊胜美穿一件大红真丝连衣裙出来,衬得背后拉链没拉上的部分肤光如雪。

  安迪一看,愣了一下,借口放购物袋,转身回屋去了。原来东方女人穿大红色真的很美,难怪东方的新娘子要穿大红嫁衣,也难怪她的妈妈……安迪胸口很闷,只得埋头做事,将两只购物袋里的东西分门别类放好。过了会儿,门口传来樊胜美的声音,安迪出去看,却见樊胜美已经换了一件金棕色的连衣裙。

  “怎么不穿大红色的了?”“悲剧,穿不进去,放弃。这件还行吧?安迪,我有个不情之请。”“你打赌赢了,我请客,没说的。你这资深HR看人眼光真准。”樊胜美看看走廊,将门关上。“我一个高中老情人来海市出差,七拐八弯打听到我,今晚请我在希尔顿吃饭。然后呢,我怀疑他一定会坚持送我回家,至少在我家门口瞄一眼。我……我以前可是在他面前趾高气扬的,要是被他看到我跟人合租……你理解吗?咳,我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理解。要不我请她们两个也去希尔顿吃饭,等会儿一起去,吃完,我们一车回来,就轮不到你同学送你了。”“安迪,你太好了。可你的车子坐得下吗?”“昨天刚换了一辆四门的,就是方便我们这么多人用。不过有条件,你得送我一份海市地图,上面详细标注好饭店地址,最好再标出主打好菜。”

  “还有,最好多标出你办公室附近的饭店?我明天就着手。安迪,我们收拾收拾,赶紧出门吧。”樊胜美获得后盾,顿时一改此前的愁眉苦脸,变得神采飞扬,光彩夺目。

  但安迪叫住她,“小邱与小曲究竟是怎么回事?”

  “这件事我们换个角度来看,两个年龄相仿的女孩摆在你面前,一个是狐狸精一样的美女,家财不少,陪嫁丰厚,又是海龟,另一个外地无户籍女子,一无所有,中人之姿。换你是男人,你挑哪个?都市中人实际得很。”

  安迪哑然,确实如此。等樊胜美再回2202室化妆收拾,她一个人黯然想到,根据严吕明的说法,当年,她妈妈即使是美女,可身在农村,不仅一无所有,身后还有一家子沉重的拖累,难怪那个男人会消失不见。生活如此不易,谁都想当逃兵。

  樊胜美不怎么懂车,见到安迪新换的车子看上去就是一辆普通四门轿车,虽然依旧贼亮贼亮,可似乎没上回那辆跑车拉风。但有胜于无,总归好过自己打车或者挤地铁。她当然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她需要为安迪指路。可是眼看离希尔顿越来越近,樊胜美有点儿急不可耐起来。她拿出手机告诉老同学,她会在十分钟之内准时到。后面的邱莹莹和关雎尔一个劲儿地诡笑,打赌老同学会不会出来迎接,来迎接的话,又还认不认识。两人即使不清楚老同学与樊胜美过去的关系,可都一口咬定那一定是个老情人。唯有安迪着急,她抓着方向盘呢,可樊胜美一跟老情人通上话,就顾不得给她指路了。

  一车女人叽叽喳喳的,好不容易,安迪开车摸到希尔顿门口。而樊胜美与老同学还热线着呢,她才说一声“我到了”,车门就被门童打开。樊胜美见到她的老同学,那个过去瘦弱苍白的少年,现在俨然青年才俊地出现在门童身后。三个女孩都趴在车窗上,看樊胜美婀娜多姿地走出车门,拉拉羊绒薄披肩,傲然一个完美亮相。然后,樊胜美便见色忘友,踩着狐步与殷勤的老同学一起进门去了。

  “哇,会不会重叙旧情?”邱莹莹最直接。大家心里其实都是一样的想法。安迪则是最爱看樊胜美活色生香烟火气十足地活着。三个人加紧钻进地下车库,急匆匆找电梯升上一楼,然后,邱莹莹就打电话给樊胜美,问他们究竟在哪个楼层吃饭。得知在一楼意大利餐厅,三个人就杀了过去。

  三个人被不解风情地安排在离樊胜美挺远的地方。一顿饭下来,他们只看到樊胜美与老同学谈得很投机,话说得很多,饭吃得很慢。而这边一桌的三个人饭吃完了,为了等樊胜美,只得再点菜,贼贵的东西吃得三个人撑死,也吃得实力雄厚的安迪都开始有点儿心疼。她终于还是摸出手机,打断樊胜美问要不要回家了。

  偏偏,这个时候白主管的电话进来,问邱莹莹在做什么,想不想他。邱莹莹本来一肚子气的,可被白主管三言两语一说,早两眼如水,温柔如初了。安迪眼看这顿饭暂时没法结束,只得去洗手间收拾一下自己。关雎尔跟着过来,她轻轻问安迪,那白主管显然有脚踩两只船的打算,用心不良得很,难道大家伙儿就看着邱莹莹受骗而不提醒?这么做是不是太不够朋友。

  安迪想了想,“首先,我们没硬证据。小曲发的照片力度不够。我们所能告诉小邱的只是我们的猜测,可是猜测能作为判断的依据吗?显然不行。其次,小曲与白之间的关系我也懒得过问,纯粹是小曲玩那个白。最后,我不打算看着这件事毁了22楼五个女孩之间的关系,还是大事化小吧。”

  “可是真相是很明白的,一步一步分析起来很清楚。”“哪有什么真相。大家都能接受的才是唯一真相。小邱现在很开心,我们能做的只有提醒她做好避孕措施。”关雎尔无语,愣愣地跟着安迪从洗手间出来。快到餐厅,关雎尔才抓住安迪又道:“我觉得这是你在办公室的处事手法,可小邱是我们的朋友,不一样。”“你可以尝试,但小邱跟我目前只是邻居关系。”关雎尔一想也是,人家才搬来十天不到,与邱莹莹更是只泛泛之交,反而与

  曲筱绡的关系更好。那么,跟邱莹莹谈话的任务就落在她关雎尔头上了?

  两人回到座位,正在听电话的邱莹莹抽空揶揄一句,“关雎尔现在是安迪的双胞胎。”关雎尔无语,只得看看安迪。而安迪则是有点儿烦躁地看着樊胜美。安迪最恨浪费时间,今晚为朋友两肋插刀,可时间消耗已经大大超过预算,偏偏樊胜美还没完没了的样子。至于邱莹莹的揶揄,她看事看大局,几句闲话并不放在心上。只是,她受不了邱莹莹的愚蠢。她不得不猛喝一口水,才能勉强自己继续被动地听邱莹莹愚蠢地向白主管献媚。

  终于,樊胜美结束饭局,一个人盈盈走过来,凑到安迪耳边轻道:“安迪,对不起,我想跟同学继续喝杯咖啡。还有好多话题没说呢。”安迪道:“行,不过我有事得回家了。你有没有……”“没有,没了,谢谢你们三个帮我压阵,后面的事情我自己应付。”邱莹莹终于结束通话,欢快地笑道:“樊姐不把同学介绍我们认识一下?藏得好严实哦。”樊胜美有所指:“跟闺蜜什么都可以无保留,唯有男人不能介绍给闺蜜。”“樊姐好吝啬哦,啊,可我昨天才……”邱莹莹说到这儿,两眼滴溜溜看着关雎尔与安迪,但总算是掩嘴不说。

继续阅读:第11章 狗咬吕洞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