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狗咬吕洞宾
阿耐2017-06-16 15:444,352

  “放心,我们不会跟你抢白主管。”关雎尔连忙声明。安迪只是横邱莹莹一眼,邱莹莹立刻不敢多嘴。但至此,关雎尔有点儿凉了想跟邱莹莹说明真相的心。

  一行三个人回家,安迪完全只能凭记忆找到回家的路,而其他两个人很帮不上忙,只好一车安静,免得打扰安迪的回忆。半路上,曲筱绡的电话进来,安迪一看,把手机递给旁边的关雎尔,让关雎尔帮忙接听。关雎尔还在寻找通话键,邱莹莹一把抢了过去,眼明手快找到通话键接通。“曲筱绡,你终于开机了?我问你,你今早算是什么意思。”

  曲筱绡一愣,随即哈哈大笑,“跟你开个玩笑。我刚到家,一敲门,你们都不在,好寂寞哦。去哪儿了呢,什么时候回来?”

  邱莹莹不由自主地,但依然是狠狠地道:“我们在回家路上。”

  “好啊好啊,我等着你们,有事见面谈。”曲筱绡说着就收了线。

  安迪不说话,虽然心里不满。关雎尔这回也不说话,但是心里猜测刚才曲筱绡说什么。而邱莹莹早心直口快说出来:“我等下回去与曲筱绡对质,看她究竟怎么说。”

  关雎尔犹豫半天,终于还是小心地道:“有件事,我觉得你应该事先了解一下。昨晚曲筱绡把写着手机号码的字条交给你白主管。然后他们就联络上了。就是这样。”

  “啊,你怎么知道的?”

  “曲筱绡亲口说的。”

  “嗳,太过分了,你怎么不告诉我。难怪曲筱绡这么张狂,原来你们都向着她。”

  “不是我向着她,而是我以为白主管跟你在热恋,不会搭理曲筱绡这等雕虫小技。”

  “这不能你以为,你是我好朋友,这种事你应该第一时间告诉我,也好让我有个防备。现在好,你们都清楚,只有我一个人蒙在鼓里,被曲筱绡笑话死了……”

  邱莹莹气得一阵子的乱唠叨,关雎尔不辩了,咬住嘴唇不说话,随便邱莹莹指责。安迪也不说话,置身事外。

  一行三人终于回到22楼。等电梯门打开,却见曲筱绡持一把折扇笑嘻嘻地仿古人遮颜,一边在扇子后面做鬼脸。安迪一笑,准备抽身离开这是非之地,曲筱绡却扯住安迪,给安迪看折扇上的内容。原来曲筱绡这个鬼精灵将疑难单词都写在折扇上,随时可以拿出来背单词,若是谈话中忘了单词,也可以立刻拿来查询。这等雕虫小技,发祥自曲筱绡读书考试作弊之时。安迪轻咳一声,笑道:“小邱有事与你交流,相信你好汉做事好汉当。”关雎尔也立刻掏钥匙开门,打算钻进卧室闭门不出。

  可曲筱绡动作更快,“小邱,这事儿我正要跟你说,经考验,事实一,你那白主管整一个猥琐男,怎么说呢,就是那种作为绅士给女士开个车门,他都要摸女士小手一把作为回报,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事实二,今天我若给你那白主管摸一下,让他尝个甜头,给他一丝做驸马爷的希望,估计从今天起你就得失恋了。汇报完毕。”

  曲筱绡还在挥着扇子做鬼脸,邱莹莹气得脸色煞白,一声尖叫扑向曲筱绡。曲筱绡大叫一声“救命”,赶紧往自己家门逃。可掏钥匙开门哪快得过邱莹莹追杀的脚步,两人很快扭打在一起。论口才,曲筱绡胜过不是一筹两筹,论打架……邱莹莹居然也不是对手。曲筱绡从小争风吃醋打群架,有的是阴险毒辣的实战经验。安迪与关雎尔不得不冲上去解围,奋力将两人拖离。安迪架着雌老虎一样的曲筱绡,忍不住讽刺一句:“原来能文能武啊。”曲筱绡立马笑嘻嘻回一句:“好说好说。”安迪有点儿哭笑不得,反而对曲筱绡刮目相看。“听我的,回家,不许再出来,也不许再惹小邱。”

  “我是帮她忙,她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安迪不与辩论,大力将曲筱绡塞进2203。回身,冲过去帮关雎尔按住不肯罢休的邱莹莹。邱莹莹大大吃亏,气得大哭,“都欺负我,都欺负我。”安迪与关雎尔将邱莹莹拉进2202,安迪顺便看看2203的门,果然,曲筱绡唯恐不乱地钻出头来看着走廊。

  樊胜美不在,关雎尔已经不敢惹邱莹莹,安迪则自绝于感情,两人唯有听邱莹莹哭骂,都插不上嘴。但既然无法抽身,安迪只能听着邱莹莹哭骂,可听了半天,她强大的逻辑头脑就膨胀得无法承受邱莹莹的毫无逻辑了。

  “小邱,听我分析一下这件事。小曲做错,但在整件事情当中,她只是个引子。更错的是白主管,此人吃着碗里瞧着锅里,才会被小曲一击而中。从小曲的陈述来看,白主管不可靠,事实证明这个人随时可能见异思迁,你经历此事之后要有心理准备。”

  “不,他爱我,他只爱我。他已经跟我道歉,他以为曲筱绡是我朋友,所以出力帮忙,回头他想给我一个惊喜。我相信他,我不相信曲筱绡那个贱人。所有的所有,都是曲筱绡那贱人看我不顺眼,妄图破坏我和他的关系。”

  “呃,这个我就不懂了,等会儿樊小妹回来,你们再参详。但首先,在弄清楚来龙去脉之前,请别冲动,好吗?”

  “我没冲动,我已经弄清楚来龙去脉,事实一清二白。我跟曲筱绡势不两立。”

  安迪与关雎尔茫然对视,她们果然拿不出铁证来反驳。过了会儿,安迪见邱莹莹情绪稳定下来,就告辞走了。

  在QQ上,有奇点的留言,“呼叫Andy,去哪儿了?出来吃饭。”安迪对着屏幕看了半天,想想曲筱绡的游戏态度,再想想邱莹莹的认真态度,心里叹一声气,唉,只是认识一个人,这么一本正经干吗呢。或许,放轻松,放轻松,只是认识一个朋友……反而更好。

  可即使这么想,她还是犹豫再三,才打出一行字,“忙了一整天,比上班还累。明天中午有空吗?一起吃饭。我明晚上要出差,三天后才能回。我只认识三家饭店,请你任选一家。”然后,安迪具体打出三家饭店的名称和地址电话,这些都存储在她的脑袋里,三家饭店全在她工作单位附近。

  安迪没关电脑,刷完牙,过来看一眼有没有动静。洗完澡,再过来看一眼。但等窝在床头看书至眼花睡觉,奇点一直没在网上出现,她只得悻悻关机睡觉。

  樊胜美与老同学饭后又去喝咖啡。老同学姓王,叫王柏川。樊胜美与王柏川谈一夜的结果是,王柏川未婚,事业略有小成,目前打算来海市发展业务,希望老同学常来常往。但是,樊胜美敏感地从王柏川的眼睛里挖掘出当年高中时期的那种熟悉眼神。因此,樊胜美这一夜的感觉特别好,人逢喜事精神爽,樊胜美更是言语风趣,千娇百媚。

  咖啡喝完,夜色已深,樊胜美矜持地提出告别,王柏川起身要送,说是自己开车来了。当然,王柏川补充一句:“不如你朋友开的车好,请千万不要嫌弃。”

  “怎么会呢,又不是我开好车,我还不会开车呢,学不会。”

  “有人说,看一个人的底牌,只要看他身边好友。樊胜美你在海市混得风生水起啊,佩服佩服。”

  “呵呵,我这个朋友啊,就喜欢个车子,你看见的这辆是新欢,前几天宠的是同一个牌子的跑车,白色的,更拉风。”

  “哦,富家女?”

  “不是,人家全靠的是自己本事,海归呢,不是被金融危机逼回家的海归,而是被人八抬大轿请回来的那种。脑筋一流,虽然路盲,可靠着死记硬背地图,竟然也没见她迷路。”

  “你也一样,你也非常出色。真想不到十年不见,你看上去比我想象中更出色。”

  樊胜美微微一笑,不否定,也不肯定,从容淡定。她与王柏川一起走出电梯,到了王柏川的车子面前。是一辆宝马,樊胜美认识这个标记。“王柏川,你还谦虚呢,都宝马了。”

  “三系,入门级的,算不上什么,三系宝马国产之后才有我们这种穷人拥有宝马的机会,价格才你朋友那车的十分之一呢。”王柏川依然很谦虚,殷勤地开门让樊胜美坐进去。这一刻,樊胜美感觉坐着比安迪的车子更舒服。她看着按住西装下摆转过车头的老同学,心里很有异样的感觉。

  当然,她以太晚为借口,力拒老同学将她送进欢乐颂小区。老同学在大门口依依不舍地告诉樊胜美,他这次来还只是探路,接触同行,几天下来已经感觉不错。想不到遇到樊胜美更是惊喜。可惜他明天就得有急事回去,他希望以后来海市发展时得到樊胜美的帮助。樊胜美当然是豪爽地给三个字,“一句话”。然后,樊胜美在老同学的注视之下,踩着高跟鞋婀娜地走进小区大门。拐弯回头时,老同学的车子依然在。樊胜美挥挥手中的披肩,心中好生得意和快乐。即使夜凉如水,她也不觉得冷了,披肩根本用不上。

  周一清晨的2202室热闹得不寻常。先是关雎尔睡眼惺忪地出去跑步了。关雎尔前脚才走,邱莹莹乒乒乓乓地起来,她是一想到昨晚的事儿,就气得浑身发烫,躺床上如煎烙饼。只是她听到隔壁关雎尔的响动,才稍微推迟起床进程,她不愿看到关雎尔,她无法原谅关雎尔与曲筱绡一起欺瞒于她,可又不愿大清早就吵架,只有错开起床时间。反而是一向最早起的樊胜美成了最晚起床的。

  樊胜美心情极好,灿烂得如同中午的太阳。看见邱莹莹就大喊一声:“小邱早上好。昨晚我回来很晚,没吵到你们吧。”

  “没吵,不过我当时没睡着,听见了。”

  樊胜美这才留意到邱莹莹略微红肿的眼皮。“怎么了,昨晚你们回来吵架了?跟樊姐说说,有樊姐呢。”

  邱莹莹鼓了鼓腮帮子,欲语还休。樊胜美鼓励道:“只有我们两个人,你说了樊姐替你分担,心里会好受些。”

  邱莹莹叹一声气,正准备说,忽然想到,前天晚上樊胜美与关雎尔一直在一起的,不可能曲筱绡跟关雎尔说了却不跟樊胜美说,依曲筱绡的性格,越多人知道曲筱绡越开心。也就是说,樊胜美也是欺瞒小组的成员。邱莹莹话到嘴边,吞下了,悠悠说一句“洪洞县里无好人”,冷淡地走开。

  樊胜美瞪着邱莹莹的背影,问道:“说我?”邱莹莹没搭理,进卧室,关上门。樊胜美想刨根究底,可早上时间不允许,只得作罢,急急忙忙地洗漱上班去。昨晚回来太迟,睡眠不足,脸有点儿肿。

  关雎尔锻炼回来,见邱莹莹对她冷冷的,她便缄口不言。本想要不要道个歉,再想她没错,不必道歉,而且昨天已经挨了那么多唠叨埋怨,她心里也冤。于是,2202的气氛冻结到了冰点。

  反而是邱莹莹走出门才不久就快乐了。白主管在原地等她,不仅是等她,而且还送上一盒八只甜甜圈给邱莹莹当早餐,以及一个深情的承诺,以后再不做什么给个惊喜之类的事,以后事事早请示晚汇报,免得彼此之间有误会。邱莹莹纵使再有疑问,此时也烟消云散。

  在照常拥挤的地铁车厢里,邱莹莹照旧是被四面八方的人紧紧挤在白主管怀里。白主管适时低头跟邱莹莹道:“我们是亲密无间的,永远。”

  “是的,是的,是的!”邱莹莹整颗心都化了,她在心里大声地答应,早上所有的不快全都抛到脑后,她在心里加固对白主管的爱和信任。

  安迪早饭时候查电脑,终于看到奇点有回复,但是回复时间是凌晨2:36。夜生活够丰富多彩的。奇点指出其中一家饭店菜做得不错,他会去订位,进去饭店只要问魏先生订位即可,反对AA,他请客。从这一刻起,安迪开始忐忑地期待中午12点的午餐。

  谭宗明早上与安迪开了一上午的会,研究工作细节。中午,谭宗明本以为顺理成章一起吃中饭,安迪却另有约会。谭宗明奇怪了,安迪的华人朋友不多,甚至可以说少而又少,而在国内的朋友更少,他也没客气,直接就问:“什么朋友,怎么没听说你在国内有朋友。”

继续阅读:第12章 终于见到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