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所谓白帅哥
阿耐2017-06-16 15:444,236

  “我曾在工作中吃尽安迪苦头,记忆犹新。脑筋太好的女同行很可怕,只可友,不可妻。”

  严吕明拿一双犀利的鹰眼打量了一下喝水的安迪,道:“我今天说的这些事都是调查结果,有根有据,而并非道听途说,也并不掺杂我个人喜好,请安迪小姐理解。你外祖父家在当地是最大地主,姓何,土改时期有人被镇压。留下来的日子都不好过,男的娶不上妻子,女的嫁不出去。因此你外祖父娶了一个精神有点儿不大正常的外乡逃荒来的女子为妻,生下你母亲。你母亲是当地有名的美女,美女身后总有很多流言蜚语,不足为怪。唯一被证实的是,你母亲与当时海市上山下乡知识青年魏国强谈恋爱。魏国强也长得帅,所以我早推测你是美女。1978年,魏国强私自离开,一去不回,你怀孕中的母亲发疯,你外公独自到海市找魏国强,但此后下落不明。你母亲生下你之后,流落街头,靠人施舍养大你,非常难得。你的生日应是1979年6月的某一天,具体日子不明。此后你母亲多次怀孕流产,最后在1983年生下你弟弟,不过你弟弟的父亲不明。生下你弟弟当晚,你母亲去世,你被送进孤儿院。”

  谭宗明世情练达,当然明白一个精神有问题的流浪女会遇到什么问题。看看一直尴尬喝水的安迪,他不便插嘴多问。

  反而是安迪镇静之后问:“我母亲是不是穿红衣服,脸蛋红彤彤,头上插满花?严先生,请告诉我,我已经被这些印象折磨一辈子了。”

  严吕明字斟句酌地道:“一个女人在重大问题上受到严重精神打击,有些怪异表现可以理解。”

  “严先生,请尽管详细描述,我有喝水镇定大法,再不行,旁边还有一池子脏水,呵呵。”安迪故作镇定,其实心跳如鼓。

  “好吧。你母亲发病后在当地被称为花癫。爱撕墙上红纸大字报,有些做成花戴头上,有些拿水弄湿涂红脸,弄好了上街追男人……就这样。唯一奇迹是把你养活。”

  谭宗明听到这儿算是全明白了,为什么安迪从来视男性示好为寇仇,视鲜花为炸弹,从来不穿颜色衣服。原是反其道而行之。安迪则是茫然,心中有限的记忆在快进播放,但她看到谭宗明了然的眼神。“老谭,以后不会再骂我没女人味了吧。”

  “绝不再提。”

  “严先生,可否再麻烦你一件事,你请帮我查查,当地精神病院里面,有没有1983年出生的男子。”

  “胡说八道,安迪,不许走极端。”谭宗明大声喝止。

  “老谭,我们实事求是,我的脑袋不是正常现象。我一直怀疑我的基因里面有些片段……天才跟疯子只有一步之遥。严先生既然已经替我证明我外祖母和母亲的失常,从概率推断,我那个从未谋面的弟弟……放心,我一向有效克制情绪,不会胡说八道。”

  “我会去查,这倒是一条线索。”严吕明倒是真的实事求是,他又递过一只牛皮纸信封,“里面是魏国强的相关资料,我找到他了。”安迪接过,但毫不犹豫扔进旁边水池。“老谭,你客房借我睡两个小时,我快崩溃了。”

  谭宗明让保姆领安迪进屋。等她们走远,才对严吕明道:“安迪最担心的是她身上有发疯的因子,从我认识她的二十岁起,就一直清心寡欲活得像个尼姑。好,现在还真成了大概率事件。你真不应该答应她去疯人院查,你这态度基本上就是在默认她家祖传精神病。”

  “这么聪明的人,既然想到那点了,我不答应查,她自己不会去查吗?”

  谭宗明叹息无语,好一阵子才道:“好吧,查,赶紧查。最好查出来没有,DNA对不上,起码说明她弟弟没疯,把大概率化为小概率。千万不要折我一个朋友,这种精神失常猜疑会真的把人逼疯。”

  严吕明戏谑地一笑,却不敢说什么。谭宗明看在眼里,也并不解释。

  樊胜美穿高跟鞋逛了一整天的街,累得花容惨淡,可再累也不能将一堆购物袋扔了换轻松,购物袋里的衣服都是她千挑万选从大店小店发掘出的最佳性价比衣服。当然,信用卡又是超支,好在发工资在望。她不舍得打车,辛苦挤地铁回来,走进电梯时两眼发直。幸好天色早已全暗,没人发现她的惨状。

  偏生从下面车库升上来的电梯里还有一个两眼发直的人,那就是曲筱绡。曲筱绡无精打采地将脚底竹箩踢给樊胜美,“交给你,一箩大闸蟹做夜宵,你们凑齐人,煮熟了,喊我吃。我已经四十个小时没睡觉了。”

  “我也累惨了,打算早睡。”“大闸蟹会死。都是半斤一只的大蟹,我特意想着你们买来分享的。”“呃,够朋友。只怕蟹熟了喊你,你睡死了不应门。”曲筱绡颇为苦恼,不等缺觉的脑袋想出办法,电梯就到了22楼。樊胜美走出电梯就踢了高跟鞋,曲筱绡却先看到安迪抱电脑坐2202门口,屁股下面只有一只垫子。安迪也看到她们,顿觉人间烟火气缕缕升起,世界变得温柔多姿。“你们俩一起出去玩了?敲门都不应,我想索性等楼道里,你们总会回来。”

  樊胜美奇道:“有什么事?”“朋友送我几只大闸蟹,我等你们一起吃。你们谁会煮?我不会,都去我家煮吧。”

  樊胜美见此忘了疲累,“都真是好姐妹啊,小曲也带来这么多大闸蟹,我们今晚开大闸蟹宴了。你们先去2201,我叫醒小关就过来。”

  曲筱绡跟着安迪进屋,就近找一张沙发趴下就睡。这张沙发偏偏是单人的,即使宽大,曲筱绡也睡得两头在外,异常辛苦。但不影响她立即入睡。安迪眼睁睁地看着这一连串不可思议的举动,不禁目瞪口呆。本来被谭宗明司机送回家后一直胸闷不快,见此不禁莞尔了一下。她去找了一条毛毯给曲筱绡盖上。一会儿樊胜美与刚起床的关雎尔一起过来,见到曲筱绡四肢垂在沙发外的睡姿,都是乱笑。关雎尔忍不住拿曲筱绡的发梢刷刷曲筱绡的鼻子,但曲筱绡只是皱皱眉头,丝毫不予理会。安迪旁观大家的欢乐,即使想不出参与的招数,她也喜欢。

  樊胜美对安迪道:“我打电话请小邱回来吃蟹,结果她也不会煮。好在她男朋友小白会,据说小白烧得一手好菜。我就力邀两人一起来。他们似乎不是被我花言巧语说服,而是被半斤一只难得的大闸蟹打动了,说去超市再买些别的菜,立刻回来吃。我和小关都还没见过小白,据小邱说长得很帅。”

  “我早上出门已经见了……”

  “啊,帅哥,多帅?”安迪和樊胜美循声看去,竟是曲筱绡闻帅哥而清醒,脖子虽然支起来了,只是眼睛依然闭着。众人又都笑了,可见曲筱绡之八卦。

  安迪也笑了,“就是那种斯文男孩子,算不上多帅。不过有一项针对动物的研究表明,大脑0号神经发出的脉冲可以改变人类对外界环境的感知,它发至视网膜的纤维可以改变视觉信息的处理方式,也就是说情人眼里出西施这句话是有一定科学道理的。”

  曲筱绡听到一半就垂头继续睡去,樊胜美也被这答案搞得没劲。唯有关雎尔拿着手机拍大闸蟹,可又不敢从两只竹箩里取那张牙舞爪的活物,颇是为难。还是樊胜美大胆,拿起筷子将一只只大闸蟹取出,放入水槽。筷子不大受力,偶尔大闸蟹掉地或者夹住筷子,安迪和关雎尔一起惊呼,唯有樊胜美一脸沉着,颇有大将气度。终于将大闸蟹全部取出,樊胜美拍拍手道:“大姐是用来干什么的?大姐就是吃苦在先的。”

  安迪犹豫了一下,决定纠正,“我1979年6月生,比你大一年。不过在22楼,你就是大姐。”

  樊胜美连忙道:“不行,以后你喊我樊妹,甚至可以喊我樊小妹,但万万不可再喊樊姐。咱这年纪,大一岁小一岁已经上升成原则性问题,万万不可马虎迁就。”关雎尔正拿安迪的电脑上传大闸蟹向网友们炫,闻言嬉笑,她最知道樊胜美对年龄的在意。“呀,安迪,你的QQ有动静。”

  “奇点?”樊胜美见安迪脸上神情变化多端,就主动装作不经意地过去将关雎尔拉走,“小关,我文科生,什么叫奇点?好像是个挺数理化的名字。”关雎尔也好奇,去自己房间搬电脑过来查。答案很容易就跳出来,两人看着里面高深莫测的解释,面面相觑。樊胜美觉得,也就这种网名的人能跟安迪配对。

  安迪手忙脚乱打开对话窗口,见上面奇点一个“Hi”,和一张笑脸。安迪只够回一个“Hi”。“终于连上线了。记下我的手机号码……”“记住了。”“吃饭没有?请你出来吃饭。”“喜欢吃什么?说个地方。”“我三个朋友在,不出来吃饭。”“我感觉你回国后似乎在逃避跟我联络。”“没有。真有朋友在。”“真不出来吃饭?”“对不起,朋友在。吃大闸蟹呢。”“嘻嘻,我只是随口问问,别放心上。”“知道了,谢谢。”“我是装作很随意。”“否则很没面子啊。”安迪终于“扑哧”笑出声来,一如既往,奇点总能给她带来欢乐。尤其是今天,她多么需要欢乐啊。

  QQ交流不同于论坛站内短信,很短时间,两人已经网聊好几句。安迪最初以为如此快聊会很不适应,因为她过去回奇点的站短都是左思右想斟酌再三才写下几句。想不到两人在QQ上一见如故,都是打字打得飞快。好几次安迪中文不灵光,就索性全用英语,好在奇点接收无碍。等到邱莹莹携白主管到来,安迪的心情终于有点儿趋于正常。

  樊胜美一看见白主管,就给安迪一个眼色,关雎尔也看看樊胜美,三个人心照不宣:白帅哥也就那么回事,典型公司小主管气质,纯粹是邱莹莹情人眼里出西施。邱莹莹本来心情就好,一看见曲筱绡那睡姿,笑得挂在白主管手臂上。还是樊胜美落落大方地招呼白主管,反客为主领白主管进开放式大厨房。白主管走到哪儿,邱莹莹当然跟到哪儿,三个人开始在厨房忙乎。安迪与关雎尔想帮忙,却被人看不上,只好各占一张沙发玩电脑。

  白主管在厨房大展身手,果然手艺不错。樊胜美已经好一阵子没吃到家常菜,在白主管身后对邱莹莹由衷说一句:“会烧菜的男人都是好男人。”

  得到樊胜美承认,邱莹莹眉开眼笑了。

  做菜颇用了一些时间,盘子在厨房大花岗石料理台摆开,有蘑菇炒青菜、油豆腐烧肉、回锅肉、丝瓜文蛤汤、酸菜鱼,当然还有大闸蟹两大盘。樊胜美想起她卧室有好酒,但走到门边才想起要叫醒曲筱绡,她也不走近,只在门口喊了一句,“白帅哥来啦。”立竿见影,曲筱绡的脖子又“唰”地支愣起来,大家看着直乐,安迪扔下电脑将曲筱绡拖进她的主卫。

  等曲筱绡出来,红酒已经开瓶,大家各就各位。但曲筱绡从来不是按部就班的人,稍睡片刻恢复精神就要来事儿。等她弄清楚这个白主管是怎么回事,又看见关雎尔对着一桌子的菜猛拍,她就飘到白主管身边,让关雎尔拍她和大厨及一桌好菜的合影。

  贴身与贴身,却是如此之大不同。邱莹莹是实心实意将自己全身心交付给了白主管,而曲筱绡与大厨合影,却是蜻蜓点水地一会儿贴一下肩,一会儿撑一只手,举手投足间,曲筱绡功力深厚的沙龙香水搭配扇起的香风一缕一缕地钻入白主管的心底。白主管虽是一脸拘谨,但被曲筱绡贴了一下的肩膀早酥了半边。安迪对着曲筱绡轻咳一声,曲筱绡机灵,立刻吐一下舌头收手。樊胜美则是两只眼睛逮着邱莹莹与白主管打转,只是笑而不语。

继续阅读:第9章 男人不可不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欢乐颂(全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