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去酒店
迷茫的老男孩2018-03-29 14:152,135

  我们也各自收拾着东西,准备辙退。秦浩大声的对我喊道:“你喝得最少,负责送惜悦回家,明天记得帮我把车开回公司啊,走,小雅,我们打车。”然后在空中划着优美的弧线,扔过来一个保时捷钥匙,在五颜六色的灯光照耀下,折射着金色的光芒,显得格外的牛X,一下子吸引了临桌好几个女人惊羡的目光。

  我顿时感到脸上火辣辣的,有一种人,不管任何时候都不会忘记装逼。

  惜悦恋恋不舍的对我们说:“我自己回去就行了,我们不顺路。”

  “唉呀,送美女回家,住北京都是顺路。”秦浩在边上扯着嗓子说道。

  我心里也觉得,今天晚上,这是他说得最有哲理的一句人话。

  天空下起了毛毛细雨,我在酒吧楼下转了两圈,才在一个角落找到了秦浩的那一辆比亚迪。此时它正停在一辆X6和一辆路虎中间,显得格外的鸡立鹤群,可怜兮兮。

  我把车慢慢的开到了夜色门口,看到惜悦一席白衣静静的站在那里,那是一种出尘脱世的气质,宛如一朵飘在雾起时的白丁香。

  刚打下车窗,惜悦就看到了我,带着一脸惊疑上了车。

  我迎着惜悦询视的目光,迫不及待的主动坦白:“保时捷钥匙是秦浩那禽兽在淘宝上18块钱买回来的。”

  她歪着头打量着我说:“你们平时都是这样骗女孩子的?”

  我急忙分辨:“天地良心,他是他,我是我啊。”

  惜悦笑着点了点头说:“嗯,至少我看到了你的诚实。”顿了顿,又补充了一句:“高寒,其实你这人给我感觉挺踏实的。”

  我装作受宠若惊的表情说:“你知道吗?一般长的好看的人都会被莫名其妙的附加好多优点,聪明,善良,可爱……长的磕碜的人就一个词,踏实。”

  她咯咯的大笑起来:“你长得又不磕碜,只是瘦了点。对了,你和秦浩是怎么认识的?”

  “两年多的同事。”我边开车边回答。

  “你们公司做什么产品的?”她问。

  “手机。”

  惜悦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说:“我明白了,让我猜下,秦浩在你们公司应该是做销售的吧,销售总监?”

  这个她都能猜到,令我很意外。于是要她猜猜我。

  她很有信心的说:“你给我的感觉要比秦浩内敛很多,我猜你应该是做技术出身的,而且看你的思维和谈吐,不仅仅是一名普通的工程师,职位级别至少是项目经理以上,要么就是项目总监?”

  这个女人开始让我由欣赏升级到高深莫测,能猜得这么详细,不仅要求看人很准,职位了解透彻,还得对手机通讯公司的经营模式了如指掌才对。

  我试探着问她:“你的职业是公司行政类型的吧?只有这类人才能对职位构架这么清楚。”

  她默认了。然后说:“你只猜对了一部分,其实,我是在英国留学,攻读心理学时才开始学习阅人的。我还能看出来秦浩曾经肯定在部队里呆过。”

  果然是个不简单的女人,我回答:“这个不难,当过兵的人是很明显的,步伐,坐姿都不一样,他确实当过两年消防兵,现在退伍了也算是专业对口吧,以前是搞消防救明火,如今是帮那些妇女熄灭心中的欲火,终究是为人民服务啊。”

  她再次被我逗笑了,用手拉了一下勒得太紧的安全带说:“说说你吧,为什么很少出来玩?像秦浩那样经常泡泡妞不挺好的吗?”

  我一下子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好问她,你是想听真话呢还是假话?

  她倒是很爽朗的说道:“你说什么我就听什么。”

  我看着眼前的红灯,深叹了口气说:“你知道吗?泡妞其实是件挺麻烦的事,因为每认识一个新的女人,许多谎言就得重新说起,到了后面,又得要新的谎言来圆前面的谎言,最后,自己都分不清哪句是真了。我嫌累。”

  她听得很认真,半响没有说话,突然侧过头来幽幽的问我:“可是你给我的感觉却是那么真实。你的意思是对我说的也都是谎言吗?我不信。”

  红灯还剩20秒,我伸手过去捧着她的脸,含情脉脉的对她说:“尽管我是骗你的,但你一定要相信我。”

  “讨厌!”她撒娇似的推开了我说:“你是个很守旧的人,这年头了谁还用那么土的单身情歌做铃声。你现在找到那个最爱的亲爱的人了吗?”

  我开车起步,说:“找到了。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就坐在副驾驶室。”

  她笑骂着说,你能不能有句正经的话啊,不理你了。然后甩了一下打着卷儿的淡黄色的头发,扭头过去看着窗外,白皙的耳垂上,一枚耀眼的耳环映入眼帘。

  外面雨一直下,车内却是那么的温馨,祥和。

  我把车子开上了深南大道。此时惜悦才反应过来,非常不解的问我:“你好像都没问我住哪儿吧?我们这是要往哪儿开?”

  我装作全神贯注的开着车,突然从嘴里吐出两个字:酒店。

  这其实是道测试题,是秦浩用来试探女人使用频率很高的一个绝招。用他的话来说,就是当你突然说出开房两个字时,女人的非条件反射第一时间的反应往往都是发自内心的。他把经常碰到的女人反应一般归类为四种:第一种:啊?你这人怎么这样?一脸的愤怒,这种属于很少出来玩的良家妇女型;第二种:你……怎么能把我想成是那么随便的女人?给自己立牌坊型;第三种:我们这样是不是太快了点?半推半就型;第四种:我那天看中的那个LV包包,真的好喜欢啊。找人买单型。

  而我此刻,最希望惜悦是第一种类型,又有点担心她是第二种类型,却更期待她是第三种类型,在心里祈祷她千万别是第四种类型。

  可我说出来后,她竟然只轻轻的“哦”了一声,云淡风轻,没有半点儿反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圳,没有勇气再说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圳,没有勇气再说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