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幺蛾子大人2020-08-08 15:172,235

  “你们既然深谙杀人之道,肯定听说过凌迟之法吧,我前些日子闲来无事,总喜欢拿些小兔子来练练手,也不知道剥兔子皮跟剥人皮有什么不同,削兔子肉,和削人肉,手法需不需要更纯熟?”

  谷千诺一边说,刀子一边在此人的身上比划,那刀锋碰触皮肤的感觉,纵然是见惯了生死的杀手,也觉得十分恐惧。

  “别相信她的话,一个弱质女流,有什么本事,我看她杀只虫子都下不了手!”旁边的人似乎对谷千诺不屑一顾。

  谷千诺朝着他露出迷人的一笑,季春上前就是 地一脚,正中心窝子,道:“不许对小姐不敬!”

  “嬷嬷,别激动,竟然这位大哥不相信我,那我自然是要向他证明一下,嬷嬷猜猜看,我能不能在一盏茶时间,将他的胳膊削成白骨,而每片肉都不会比树叶更厚?”

  谷千诺抓起那人的胳膊,扯下衣袖,然后一脸认真地看着季春,仿佛她只是在和她讨论某个很严肃的学术问题。

  季春也只当谷千诺在唬人,便很配合地道:“小姐可以试试,毕竟兔子和人还是有很大差别的,为了精益求精,小姐不放找几个人试试刀法!”

  “嬷嬷说的很有道理呢!”谷千诺点点头,手握住那人已经虚软无力的手臂,刀子在他的稍嫌苍白的皮肤上比划了几下,仿佛是在掂量,到底从哪里下手最好。

  那人却只是冷笑着看着谷千诺,道:“怎么?不敢下手了?你拿过刀子么?知道怎么使么?”

  说罢其他三人也跟着笑了起来,可是下一秒他们却再也笑不出声了,因为一声惨叫,令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谷千诺。

  她竟然面不改色地削下了这挑衅她的人胳膊上一块肉,薄如蝉翼。

  然后对已经开始瑟瑟发抖的冬儿道:“冬儿,去取个盘子来,我要片下他这条胳膊上的肉,看看能取多少片,据说最厉害的凌迟刽子手,能够在一个人身上削下三千六百刀,我很想试试看自己能削下多少片,这个人才会死!”

  冬儿已经完全傻了,她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场面,她既觉得恐惧,又隐隐有几分好奇,因为谷千诺的态度,根本不是要给人残酷的刑罚,而是很认真严肃地在探索某个问题,那种样子让人不由自主地觉得她很厉害!

  可是冬儿觉得自己的脚也有些软,抬不动腿啊。

  “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啊,别浪费我的功夫,要不一盏茶时间根本不够用!”谷千诺皱眉责备道。

  冬儿咽了一口口水,颤颤巍巍地出去取盘子了。

  那被削了一块肉的人,已经快要崩溃了,虽然只是小小一片肉,但是足以看出谷千诺的冷血和恐怖。

  那一刀他可是看着她削下去的,快、准、狠,连眼睛也没有眨一下,别说手抖了。

  哪怕是杀人如麻的他们这些杀手,都难以做到这般冷血。

  “你……你……魔鬼,你是魔鬼!”这人已经满头冷汗,不是疼的,而是被吓得。

  其他三人也都冷汗涔涔地看着谷千诺,这种场面,实在是太震撼了,如果谷千诺是个凶狠的恶人也就罢了,可是她看着明明那么柔弱,还生了一张颠倒众生的脸。

  可与她手中那把刀,还有她此时安静中带着几分浅笑的神情一对比,就令人不寒而栗。

  谷千诺没有等来冬儿,于是先将那片肉放在一片的凳子上,接着迅速地又下了第二刀。

  对于一位顶尖的外科医生来说,这简直是小意思,她的刀法,一直都是最漂亮的,每一块肉切下来,大小、形状、厚薄程度,都分毫不差。

  “不要……不要……”那人开始颤抖,想要挣脱,却根本动弹不得。

  谷千诺神情冷峻,眼神专注,盯着他的手臂,一刀,两刀,快速而精准,有板有眼。

  “啊……啊……”杀手痛苦地叫着,到最后,竟连叫也叫不出来了,只能哀求。

  “求你了,我什么都愿意听你的,你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他不怕死,但是他不想眼睁睁看着自己变成一具没有骷髅啊,那是怎样骇人的场面。

  其他三个人早已吓得屁滚尿流,杀人不眨眼的杀手,各个都魂飞魄散地乞求原谅。

  季春虽然心里也震撼地几乎傻了,但是这会儿倒是反应过来,上前阻止道:“小姐,还是先办正事吧!”

  谷千诺皱了皱眉,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胳膊,叹息道:“可惜了,若是你再硬气一些,很快你就可以得到一副完整的手臂骨架了!”

  杀手哭着道:“我……我真的什么都听您的,请您饶了我吧,我不想要骨架啊!”

  “好吧,要不是留你们还有点儿用,今儿我就能得到一副完整的人体骨架,至于其他三个嘛,以后可以慢慢留着练手,比兔子好用得多!”

  谷千诺颇有些遗憾地道。

  四个杀手,哭得跟小孩儿似的,他们第一次见到如此丧心病狂的女人,难怪人家说,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呢!

  季春道:“小姐,您来说,还是奴婢来告诉他们?”

  “你来吧,我有些累了,先喝口茶!”谷千诺还是嫌弃自己这个身子,太柔弱了,不过是过了子时还没睡,就已经困倦疲乏地像是几天几夜没休息了。

  季春通过这件事,对谷千诺的态度又恭敬了几分,点头之后,便对着那几个人道:“你们来刺杀我家小姐,已经犯了死罪,但是我家小姐性子宽厚,不忍下杀手!”

  四个人的眼角微微 了一下,若不是慑于谷千诺的“ ”怕是已经要咆哮了,这也能叫“性子宽厚”?

  季春却面不改色地继续道:“但是放过你们也是有条件的,待会儿我会命人将你们送交京兆尹衙门,你们要按照我的吩咐说话,若是有半句不符,记得我们家小姐的手段,就算你们在京兆尹衙门,也休想安然无恙!”

  那四个人已经吓得魂不附体了,哪里还敢说个“不”字,连连承诺,保证绝不违背谷千诺的意思。

  季春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就将谷千诺的吩咐一字不落地教给了这几个人。

  那几人重复了几遍,都没问题之后,季春才命陈三带人将他们扭送到了京兆尹衙门去了。

  谷千诺又命人将屋子点了一把火,烧得乌烟瘴气,引来了城防营的官兵,谷千诺自然是哭诉了一番,这件事算是闹开了。

  季春对谷千诺既是敬畏又是惊讶,她也没有料到,公主那个柔弱又可怜的女儿,内心竟然如此有杀伐决断。

  季春的眼里闪现一抹近乎欣慰的情绪,不辱门风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逼婚:抢来的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逼婚:抢来的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