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幺蛾子大人2020-08-08 15:172,320

  凤子轩带着礼盒回到屋子里,避开众人,打开一看,立刻皱了眉头。

  盒子里不过一块很平常的玉,不知多少钱,也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为何谷千诺不让谷云雪看?

  “谷千诺,你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凤子轩眯起眼睛,摩挲着那块玉,心中疑惑重重。

  正踟蹰着,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凤子轩随手将那块玉收入了怀中,道:“进来!”

  “殿下,皇上召见!”进来的是凤子轩的常侍,胡铮。

  凤子轩点点头,道:“马备好了么?”

  “已经备下了,殿下请!”胡铮恭敬地道。

  凤子轩随即正了正衣冠,便往宫里去了。

  而他刚走,就有个人影匆匆往后院海棠居去了。

  “雪娘娘,殿下进宫了!”

  谷云雪点点头,笑着对跪在地下的嬷嬷道:“许嬷嬷,坐下说吧,你我之间不必拘礼!”

  “多谢娘娘!”许嬷嬷谢了恩,挨着椅子边缘坐下。

  谷云雪问道:“我那姐姐送了殿下何物?”

  “不过是一块玉罢了,以奴婢的眼光来看,只是个普通的玉,没什么特别的!”许嬷嬷回道。

  谷云雪眉头轻蹙,道:“只是一块玉,那么神神秘秘的做什么?这其中……有什么隐情么?”

  “奴婢不得而知,但是……”许嬷嬷的脸色有些踟蹰,欲言又止。

  “尽管说来!”谷云雪道。

  许嬷嬷道:“殿下把那玉收在了身上,从前我殿 上的玉,可都是极品美玉,从未戴过任何凡品!”

  这许嬷嬷在轩王府的地位不高,但却一直在凤子轩的院子里伺候着,谷云雪当初为了给自己铺路,所以便将她收为己用,时常为她传递凤子轩的消息。

  谷云雪的脸青了又白,白了又黑,好容易压下心头之怒,才道:“好个谷千诺,竟然敢到我面前来使狐媚功夫,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算什么东西!”

  “娘娘莫动怒,殿下既然已经弃了那谷千诺,选了娘娘,想必不会再去沾惹她的!”谷云雪陪嫁的丫头玳瑁道。

  谷云雪哼了一声,道:“你懂什么,这男人的心思便是这般不定,当初谷千诺死乞白赖地霸着他不放,他便弃如敝履,如今谷千诺对他不那么上心了,反倒主动要退婚了,他反倒记挂起来了!”

  “这……娘娘,那咱们该怎么办?”玳瑁焦虑地问。

  谷云雪咬了咬嘴唇,好一会儿才对许嬷嬷道:“许嬷嬷,如今我刚刚进府,根基尚浅,又因为之前的事儿,失了王爷的心,所以往后,还请许妈妈帮我!”

  “娘娘哪里的话,奴婢既然受了娘娘的恩德,自然为娘娘鞍前马后!”许嬷嬷诚恳地道。

  谷云雪对玳瑁使了个眼色,玳瑁立刻会意,从怀里掏出一个荷包,走上前去,塞在许嬷嬷的手里。

  许嬷嬷作势要推辞,谷云雪立刻道:“许嬷嬷,不必推辞,这是我的一点儿心意,你平日里在王爷身边伺候,也着实辛苦,就当是我替王爷慰劳你的!”

  许嬷嬷立刻伏地谢恩,道:“多谢娘娘赏赐!”

  “嬷嬷,我希望以后王爷去哪儿,去见什么人,都有个消息告诉我,免得我担忧!”谷云雪道。

  许嬷嬷立刻道:“娘娘对殿下一片情深,即便娘娘不提,奴婢也会为娘娘留意着!”

  “那就有劳许嬷嬷了,我不能多留你,免得那些眼睛起疑,反倒连累许嬷嬷!”谷云雪道。

  许嬷嬷这才起身,道:“是,奴婢告辞!”

  玳瑁送许嬷嬷到了门口才回来,紧张地问:“娘娘,若是殿下真对谷千诺起了心思,您该怎么办?您可是好不容易才进的轩王府啊!”

  “哼,谷千诺何德何能,也敢跟我争?前些日子我忍她,可不是怕了她,而是不想再给殿下惹麻烦,再加上我腹中的孩儿……”谷云雪的眼里尽是愤怒。

  “娘娘应当及早做准备才是!”玳瑁进言。

  谷云雪眼里闪过一抹阴冷,道:“公主府如今就她一个人,是不是?”

  “是啊,驸马爷和夫人走的时候,带走了所有的护卫和家人,只剩了些老弱病残在府中,都是不中用的!”玳瑁微微露出得意的笑容。

  谷云雪点点头,眼里闪过一抹阴鸷,却笑得分外温柔,道:“你说……这公主府没了把手,若是遭了贼人惦记,是不是也很正常?”

  “娘娘的意思是?”玳瑁不确定地问道。

  谷云雪道:“做得干净点儿,知道么?”

  玳瑁立刻点头,道:“放心,奴婢这就命人去做!”

  谷云雪掐断了手里的珠串,眼神变得格外阴狠。

  谷千诺回到府里,便让冬儿将那几个被谷允承抛下的“老弱病残”集合起来。

  原本谷千诺以为只是零星三两个人,没想到一下也来了十多个人,其中一两个她还有些印象,似乎是府里的老人。

  冬儿过来道:“小姐,都到了,您有话便训示吧!”

  谷千诺点点头,低声问道:“这些人也并非多老,也身无残疾,为何没有被带走?”

  “小姐有所不知,这些人都是为驸马和夫人所不喜,平日里也只是做些杂活,所以没被带走很正常!”冬儿道。

  谷千诺点点头,这才看了一眼那些人,问道:“你们在府里都呆了不少年了吧?”

  站在首位的一位老者,上前一步,回道:“奴才等都是公主府刚立之时便进府的,算来,已有16年了!”

  谷千诺点点头,心里便知,这些都是公主在时的旧人,只是大部分公主旧人都被杨氏和谷允承打发了,就算没有走的,也都依附了谷允承和杨氏。

  所以这些年,谷千诺在府里才无人庇护,任由杨氏和谷云雪欺凌。

  这些人没有依附杨氏和谷允承,却又没有被打发掉,到底是太不起眼了,还是……太会隐藏了?

  谷千诺疑惑地看着眼前这位老者,好一会儿才道:“老伯,怎么称呼?”

  “大小姐叫老奴陈三便是!”老者道。

  谷千诺点点头,道:“陈伯,在府中当什么差?”

  “老奴是在马棚里刷马的!”陈三回道。

  谷千诺点点头,又问道一旁年纪差不多大的老嬷嬷,道:“这位嬷嬷呢?”

  “奴婢季春,是负责洗恭桶的!”季春回道。

  谷千诺又问了几个,都是些粗使,而且是那种别人都不愿意做的苦差事。

  难怪这些人不被杨氏所忌惮,因为已经打压到根本不需要忌惮了。

  谷千诺点点头,道:“如今府里的情形你们也知道,驸马爷和继夫人带走了府里大多数人,而我又只身一人,所以你们愿意留下就留下来,不愿意留下的,领一笔遣散费,便拿上你们的卖身契离开吧!”

  季春却欠身一礼,道:“奴婢们的卖身契当年都被公主烧毁了!”

  谷千诺一愣,被烧毁了,那就是说……这些人都是自由身,既然是自由身,怎么还继续在公主府里委屈偷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逼婚:抢来的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逼婚:抢来的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