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幺蛾子大人2019-09-27 15:222,266

  “混账,有什么不敢说的,当着圣上和本宫的面,休要吞吞吐吐,尽管说来!”皇后的声音很不耐烦。

  谷允承这才露出哭腔,道:“臣的女儿千诺,的确在大婚前三日病死了,可这是大不吉啊,臣怕冲撞了轩王殿下,才想隐瞒此事,哪想到……她竟然在喜堂又出现了……臣以为她根本就是妖孽,借尸还阳的妖孽!”

  一句借尸还阳的妖孽,让殿内出现了阵阵抽气声,显然,所有人都没想到,谷允承会说出这样的话!

  皇上的声音更加沉重了,呵斥道:“谷允承,你在胡说什么?”

  “臣不敢胡言乱语,臣无缘无故又怎么会诋毁自己的女儿呢?但是事实就是如此,她的确不是臣的女儿,臣的女儿自幼秉性温柔,说话都轻声细语,此女大闹喜堂,蛮横泼辣,根本不似臣的女儿!”

  谷允承说到这里,颇为得意,因为他觉得自己找到了有力的佐证了。

  谷千诺真的是很佩服谷允承,真是什么话都敢说,不过还真被他碰对了,自己的确是借尸还魂,可惜她并不是什么妖孽!

  但是现在这个情形,对她很是不利,谷千诺知道自己稍有不慎,可能就要面临再死一次的结局。

  惜命如她,可不能就这么轻易被这个“渣爹”害死了。

  谷千诺低着头,一言不发,就像根本没有听到谷允承的话一般。

  凤之墨站在一旁,盯着谷千诺,眼里浮现一抹疑惑,面临这样的情况,她要如何自保呢?

  皇后怯怯地压着声音,却又让所有人能听到,对皇帝道:“皇上,您看这件事……”

  皇上皱着眉头,制止了皇后,眼神在谷千诺和谷允承之间来回逡巡。

  谷允承面临这份压力,有些惶惑,赶紧道:“皇上,您可以问雪儿,也可以召唤臣府中的人来问话,臣绝不敢欺君!”

  谷云雪自然是连连点头,红着眼睛道:“回皇上的话,父亲所言非虚,臣女的姐姐的确早在三日前就病逝了!”

  皇上和皇后对视了一眼,皇上终于开口问道:“谷千诺,谷允承的话,到底是真是假……你究竟是不是谷千诺?”

  谷千诺紧握着双拳,身体微微发抖,然后才缓缓抬起头来,已经是满脸泪水。

  皇帝乍见之下,竟有些怔忪……

  皇后的眼里闪过一抹阴沉之色……却很快掩饰过去了。

  谷千诺明明满脸眼泪,却露出了一抹苦笑,向着皇帝深深磕了一个头,声音之重,响彻大殿。

  然后又转身,对着谷允承重重磕了三个头,声声入耳。

  众人都满是迷惑地看着谷千诺,等到嗑完头,谷千诺才转而对皇上道:“一切都是臣女的罪过,父亲说臣女是妖孽,臣女必然是妖孽,臣女……但求一死!”

  皇帝的眉头越皱越深,终于忍不住问道:“那你是承认你是妖孽了?”

  谷千诺哽咽着道:“皇上,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既然臣女三日前就已经死了,那么……此刻还活着,不是妖孽,又是什么呢?”

  明明句句都在支持谷允承的话,却又句句带着泣血的控诉。

  皇帝又不傻,自然听出了谷千诺的话中之意,问道:“你可知道,欺君之罪,是要掉脑袋的?”

  “臣女知道,所以臣女但求一死!”谷千诺故意悲戚地看了一眼谷允承。

  谷允承也意识到谷千诺的意思了,赶紧制止了谷千诺的话,对着皇帝道:“皇上明鉴,莫要被她蛊惑了,她根本不是臣的女儿,臣的女儿三日前已经死了!”

  “父亲……您不要再说了,女儿已经愿意一死,您又何必多言?难道还嫌伤女儿不够深么?”谷千诺痛苦地道,捂着胸口,几乎要不能呼吸的样子。

  这并非全是演技,而是谷千诺的身体在悲鸣,是真正的谷千诺在泣血。

  谷允承急的满头都是汗,道:“孽障,你还想作孽,你若真是我女儿,你就不会这样顶撞父亲,坑害姐妹,辱没门楣,大逆不道!”

  谷千诺知道,谷允承其实也并不知道她已经并非原来的谷千诺了,所以她也不怕他,这时候玩的就是心理战,谁的心里更强大,谁就会获胜。

  她不承认自己是假的,谁能证明她是假的?

  谷千诺的眼泪汹涌而下,道:“父亲,女儿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惹得您这样生气,气到宁可我死!我想我真的是有错,真的该死吧……我只求父亲在我死后,能将我的尸体葬入母亲的身边,也免得我继续孤单单的!”

  “你……你……”谷允承气的已经发抖了,谷千诺这句句字字都在说他欺君啊。

  皇上终于看不下去了,呵斥道:“够了,谷千诺,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承认还是不承认?”

  “千诺无话可说,千诺不忍看父亲被皇上怪罪,只能一力承担,请皇上赐罪!世上无不是的父母,只有该死的儿女,那么就让千诺死吧!”

  谷千诺挺直背脊,虽然满脸都是泪,却偏偏显得大义凛然,令人不自觉地就被她吸引。

  凤子轩的眼神带着迷惑,他刚刚甚至就相信了谷允承的话,谷千诺真的变了,完全不似他曾经见到过的模样,那么怯懦卑微,像个傻子。

  但是看着这也的谷千诺,他却不能说她是妖孽附体,因为他竟然不希望谷千诺死了!

  或许她就是妖孽,否则……怎么会让他觉得她如此美好,美好到他忽然就想拥有?

  凤之墨轻轻咳嗽了一声,向中间跨了一步,开口道:“皇叔,臣有话要说!”

  皇上这会儿才注意到凤之墨竟然也来了,他怎么也来掺和一脚呢?

  不过皇上还是要给凤之墨面子的,所以道:“之墨有话便说!”

  凤之墨点点头,然后道:“臣认为,谷千诺一片孝心,日月可表,试问若是妖孽,怎么可能甘愿为驸马去死呢?这可有些说不过去吧?”

  谷允承慌忙道:“这正是她的奸计,她就是要借此蛊惑皇上,让人以为她是真的!”

  谷允承满头是汗,生怕皇上不相信他。

  谷千诺的嘴角扯出一抹冷笑,谷允承还真是彻头彻尾的混蛋,为了自保,真是什么都不顾了!

  既然如此,她也没有必要再顾忌什么了,谷允承……他该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逼婚:抢来的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逼婚:抢来的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