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幺蛾子大人2019-09-27 15:223,611

  谷千诺目光盯着谷允承,问道:“父亲,你说这话的时候,可曾想过我母亲?想过我是您的女儿?”

  “你……你不是……”谷允承从未见过谷千诺如此清绝的眼神。

  谷千诺道:“父亲,罢了……既然您不想认我,我也不能勉强……”

  然后转而对皇帝拜了一下道:“皇上,我无缘做皇家的儿媳,也无缘得到父亲的关爱,就此罢了吧,皇上若是要治罪,臣女愿一力承担,万死不辞!”

  凤之墨在一旁冷笑了几声,道:“也不知公主在天之灵,该如何安息啊……唯一的女儿被父亲和继妹逼死,真是人间惨剧!”

  谷允承恨不得上前把凤之墨给宰了,可是这是大殿之上, 凤之墨又是亲王,他也无可奈何。

  皇上听了凤之墨的话,忽然就恼恨地道:“谷允承,你可知罪?”

  “臣……臣……”谷允承结结巴巴,却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皇上道:“谷允承,朕念你一直兢兢业业,任劳任怨,赦免你的死罪,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罢免你的一切官职,回家闭门思过去吧!”

  谷允承不知道皇上怎么突然就把一切罪过都算在了他头上,但是圣旨已下,他也是无力回天了,带着哭腔谢了恩。

  皇上看着一旁吓傻了的谷云雪,道:“身为妹妹,对长姐不敬,未婚有孕,实属不贞不洁,朕容不得你这样的女子!”

  “皇上……皇上饶命,臣女的孩子是轩王殿下的,求皇上明鉴,这可是皇上您的亲孙啊!”谷云雪还没听皇上把话说完,就已经吓得什么都往外说了。

  凤子轩听了,脸色铁青,他急着要撇清自己的关系,没想到这个蠢货竟然还出卖他!

  皇后也是慌忙呵斥道:“大胆,谁允许你诬陷轩王?真是个下贱胚子,实在该死!”

  “子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她腹中的孩子,真是你的?”皇上的声音沉得吓人。

  凤子轩立刻跪倒在地,道:“父皇明鉴,儿臣不敢!”

  谷千诺听了此话,才算是真正不屑于凤子轩了,若是他现在站出来承担责任,保住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她还敬他是个男人。

  可是这人自私狠毒到如此地步,真是令人不齿!

  一想到他如果撇清了关系,她可能还是会被皇帝逼着嫁给他,她就恶心地浑身不舒服。

  看来这一次,她还是要帮帮自己这个“好妹妹”。

  谷千诺故意道:“妹妹,你可别记错了人,平白诬陷了轩王殿下,你腹中孩儿的爹是谁你难道心里没数?私定终身,也该有个凭证才是!”

  谷云雪一开始听了谷千诺的话还气的发抖,但是一看谷千诺对她使了个眼色,才明白谷千诺是想帮她。

  谷云雪虽然心里疑惑,但是眼前这个情况已经容不得她多想了,若是不拿出证据来,她就会被安上不贞的罪名,皇帝一怒之下就会杀了她。

  谷云雪立刻从怀里掏出一枚玉佩,还有一只荷包,道:“皇上,臣女不敢诬陷轩王殿下,这枚玉佩和这荷包里的情信都是王爷送于臣女的,臣女和轩王殿下情投意合,这腹中的孩儿真的是王爷的,臣女的丫头们都可以作证!”

  轩王脸色煞白,那玉佩可以推脱,但是情信上可是有他的字迹和落款,皇上一眼就能看出来,他是无法撇清了,

  轩王恶一一地瞪了一眼谷云雪,他怎么当初会看上这么个蠢货呢?

  若是她不说话,他有办法保住她的命,将来就算不能娶她,也能好好安顿她,待他继承皇位,再将她带进宫,岂不是皆大欢喜?

  奈何这女人一点儿城府也没有,被几句话就吓住了,什么都往外漏!

  皇上命人将荷包和玉佩呈上来,随意看了一下,就砸在了地上,怒道:“子轩,你还有何话要说?”

  “儿臣……儿臣也是受此女一一,一时糊涂罢了,请父皇原谅!”凤子轩终于是低头认罪了,若是再说谎,皇帝肯定会更加恼怒。

  谷允承也大概也是真的怜惜自己的小女儿,赶紧求道:“皇上,请您饶恕小女,她不谙世事,才犯下如此大错,请皇上看在微臣的份儿上,饶小女一命吧!”

  谷千诺挑了挑眉,果然谷云雪才是亲生的,她谷千诺可能是买菜送的!

  所以谷允承这么希望她死,却要冒着得罪皇后和轩王的险保住谷云雪。

  谷千诺故意叹了一口气,对皇帝道:“皇上,请允许臣女说话!”

  “你有何话要说?”皇上问道。

  谷千诺道:“此事因臣女而起,一面是父亲和妹妹,一面是未婚夫,臣女也是左右为难……但君子有成人之美,既然轩王殿下和妹妹情投意合,臣女愿意成全他们,希望皇上就此将臣女与轩王殿下的亲事就此作罢!”

  她心里雀跃不已,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摆脱这么亲事了,还能博取一个不计前嫌,重情重义的好名声,一举两得啊!

  可是皇上却摇摇头,道:“这万万不可,你和轩儿的亲事乃是先皇所赐,朕一向敬重皇兄,决不能违背他的旨意,你放心,你轩王妃的地位无人可动!”

  谷千诺的心重重地往下沉了一下,恨不得当场爆粗口。她的目光不经意地往凤之墨那里看了一下。

  凤之墨也做了个“我早就提醒过你”的表情,谷千诺更是深恨不已。

  谷千诺还想垂死挣扎,道:“皇上,可是让我如何忍心看着妹妹背上不贞的罪名,因其肚子里的孩子,而受到世人唾骂呢?”

  其实谷千诺真实的想法是,谷云雪最好被人戳脊梁骨戳死才好呢!

  谁让这女孩子年纪轻轻就如此歹毒,联合那渣男谋害自己的亲姐姐!

  不过现在还能利用的上她,姑且就帮帮她,日后她得了机会,定会讨回今日的债!

  谷允承和谷云雪都深感意外,今日谷千诺实在反常极了,先是以强势姿态大闹了喜堂,又在谷家把谷允承和谷云雪气的半死。

  现在却又为谷云雪说话,一副姐妹情深的模样,这变化也太快了吧?

  不过此时的谷千诺倒是和之前那个唯唯诺诺,又傻又天真的她比较吻合。

  皇上看着谷千诺,微微眯起眼睛,好一会儿才说:“你的意思是希望你妹妹能嫁入轩王府?”

  “自然……虽然妹妹有错在先,但是她毕竟是臣女的妹妹,臣女不希望她受伤害!”谷千诺满脸诚恳地道。

  谷云雪虽然对谷千诺有所怀疑,但是听她句句都在为自己着想,心里也是五味陈杂。

  “既然如此,那你们姐妹俩就一起入轩王府,你为正妃,她就为妾吧!朕也是怜你姐妹情深……”皇上的话,差点儿让谷千诺吐出一口老血。

  谷千诺才发现,皇帝绝对有问题,她似乎上了这老家伙的当了!

  可是如今骑虎难下,她是绝不可能会嫁给凤子轩的,更不可能会跟谷云雪共侍一夫,该怎么办呢?

  谷千诺再度把目光转向了凤之墨,这时候他能不能帮帮她?

  凤之墨的眼神看着谷千诺,微微扬起下巴,似乎在问她肯不肯答应他的条件。

  谷千诺思前想后,终于做出了决定, 反正无凭无据,她空口说个白话先度过眼前难关,等她摆脱了凤子轩,再反悔就是了。

  谷千诺对凤之墨微微点点头,两人算是达成了协议。

  凤之墨这才轻咳了一声,上前道:“皇上,臣认为这姐妹共事一夫,似乎不妥!”

  “如何不妥?”皇上的语气带着些许不悦,心道凤之墨没事儿瞎掺和什么,这似乎与他并不想干。

  凤之墨看了一眼谷千诺,才道:“谷大小姐身中奇毒,恐怕……”

  “她中毒了?朕看着她好好的!”皇上根本不信凤之墨的话。

  凤之墨叹息道:“皇上不信可以让御医过来为谷小姐诊治,中毒日深,只是还未流于表面!”

  谷千诺微微吸了一口凉气,她悄悄为自己把了脉,似乎还真有些不妥。

  她原本以为这具身体只是比较羸弱,却不曾想,原来一直被人下毒所致!

  该死的,她好不容易重新活了一次,难道依然命不久矣?

  皇上怔怔地看了一眼凤之墨,道:“传太医!”

  凤子轩心里咯噔了一下,以为是自己命人下的毒,不过转念一想,即便真是,谁还能说是他干的?

  太医匆匆而来,皇上命他当场为谷千诺诊治,太医对谷千诺进行了一番望闻问切,又用银针刺骨,折腾了一番之后才道:“回皇上的话,谷小姐的确中了不知名的毒,以微臣之见,恐怕不久于人世了!”

  这话一出,不仅是皇帝,就连谷千诺自己都震惊了。

  “当真如此?”皇上瞪着眼睛问。

  太医点点头,道:“是,微臣不敢欺瞒皇上!”

  “难道就没得救了?”皇上问。

  太医擦了擦额头的汗,道:“恕微臣医术不精,微臣连此毒是何物都不清楚,无法为谷小姐解毒!”

  皇上看着谷千诺,眼神有些许复杂,良久之后才叹息着道:“罢了,你退下吧!”

  谷千诺心底千万头神兽狂奔而过,这特么老天是在跟自己逗闷子么?让她死而复生,又特么不给她几天活头,真是日了狗了!

  “父皇,既然谷千诺命不久矣,这亲事……”凤子轩试探地问了一句,他可不想娶了谷千诺,没几天就丧妻,那可真是晦气!

  皇后也道:“皇上,这丫头也是个没福分的,可怜见的,就让她安生过完余下的日子吧!”

  皇上思虑良久,终于点了点头,道:“也只能如此了,谷允承,朕希望你厚待千诺,不可有丝毫怠慢!”

  “是,臣遵旨!”谷允承战战兢兢地应了,心里却松了一口气,谷千诺终究还是要死的。

  谷云雪的眼里露出窃喜,谷千诺还是得死,她就算只能为妾,也无所谓了,以轩王对她的宠爱,迟早会提升她的位份!

  谷千诺继续默默诅咒贼老天……

  凤之墨的嘴角微微勾起,眼里一抹戏谑之色闪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逼婚:抢来的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逼婚:抢来的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