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幺蛾子大人2019-09-27 15:233,226

  谷千诺皱眉,刚想反驳什么,谷云雪已经快步走到了谷允承身边。

  谷千诺不知道谷云雪哪里来的信心,出了这么大的丑,竟然还想嫁给轩王?

  难道她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轩王的弃子了么?真是莫名其妙!

  不过谷千诺还是留了个心眼,万一那轩王脑子不好,又想去谷云雪了,那就成全他们这对狗男女好了,反正她并不想嫁给轩王!

  只是想要她死,那是绝对不可能的,谷云雪也别想堂堂正正嫁给轩王,有仇必报,是她做人的准则!

  走出门外,谷允承和谷云雪已经上了马车,谷千诺看了看,发现除了晋亲王所乘坐的马车,谷允承就准备了一辆。

  谷千诺倒也没什么怕的,直接走到了谷允承的马车前,刚要撩开车帘爬进去,就被赶车的小厮冷笑着拒绝道:“大小姐,马车已经满了,坐不下您!”

  谷千诺一听,就知道谷允承是故意要刁难她。

  “马车满了?好啊……那我就坐在你这里,陪你一起赶车好了,反正我不怕丢人,最后丢脸的是谁,谁心里清楚,也好让全京城的人看看,驸马爷如何虐待公主的遗孤!”

  谷千诺故意扬起声音,却说得万分委屈。

  谷允承愤恨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喊道:“还不快扶大小姐上车!”

  谷千诺的嘴角勾起满意的弧度,想跟她玩,谷允承还真以为她是软柿子么?

  心满意足地厚着脸皮坐进马车里,完全不顾谷允承和谷云雪的白眼。

  “姐姐如今的脸皮是越来越厚了,也不怕你娘气的从坟墓里爬出来!”谷云雪刻薄地道。

  谷千诺虽然不认识那位早逝的公主,但是那毕竟是原主的生母,她占了人家女儿的身体,也不能不为她说句公道话。

  听到谷云雪这么说话,谷千诺毫不犹豫地一巴掌甩过去,骂道:“好大的胆子,我娘是谁?你弄清楚了没有,这话也是你能说的?”

  “你……你竟然还敢打我,爹……你要为女儿做主啊!”谷云雪哭得万般委屈,她一贯都喜欢这样告状,然后看谷允承教训谷千诺。

  谷允承一一瞪了一眼谷千诺,道:“你越来越没有大家闺秀的样子了,也不知道随了谁,雪儿到底是你妹妹,不是你的奴婢,你想打就打!”

  “父亲,我母亲即便已经亡故,也是您的发妻,是公主,是她的长辈,她这是不敬不孝,罪过大着呢,我打她是为她好!”

  谷千诺说的义正言辞,让谷允承也哑口无言,孝道永远都是一顶能压死人的大帽子,别说谷千诺的母亲是公主,即便只是普通人,也不能不敬。

  谷云雪见谷允承不说话了,委屈地编了嘴巴,道:“爹,您就看着她这么欺负我么?爹……呜呜……”

  谷允承本就为了面圣心烦意乱,还听谷云雪在这里号丧,立刻不耐烦地吼道:“闭嘴,都给我闭嘴,为了你们的事儿,我这顶好不容易得来的乌纱帽都要丢了,还嫌我不够烦么?”

  谷云雪被吓了一跳,但是她也不敢再说了,谷允承是她在公主府最大的依靠,她可不敢随意激怒自己的父亲。

  谷千诺悠闲地掀开车帘一角,观察着这个世界的一切,这里倒是和古装电视剧的场景差不多,但是显然比电视剧里的一切都更真实。

  但对于她而言,所有的一切都是陌生的,陌生到让她不安,如果有机会她宁可在回到自己的时代里,哪怕那里充满了危险和伤心。

  马车摇摇晃晃地进了宫门,他们又换了软轿继续走,老半天才到了目的地。

  下了轿子,抬头便看到两排宫女和太监目不斜视地站在那里,像是仪仗队似的。

  再抬头一看,龙飞凤舞的烫金字体书写着“紫金殿”,十分气派庄严,两旁的大柱子,大约三人合抱才能抱过来,上面雕刻着九条金龙,一个个张牙舞爪,气势恢宏。

  还未进去,就要跪地行大礼,山呼万岁之后,才得了恩典,低头弯腰,亦步亦趋地跟着那晋王走入大殿之中。

  这里安静的就像是没有人一般,谷千诺连自己的呼吸声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到了殿内又是三跪九叩,谷千诺真是有些不耐烦,从前她这双膝盖,连天地都不跪,如今到了这该死的世界里,动不动就要屈膝跪拜!

  跪了好一会儿,才听到头顶传来一个沉甸甸的中年男人的声音:“谷卿家,你可知罪?”

  谷允承的声音带着剧烈的颤音,忙开口道:“微臣知罪,请皇上开恩啊!”

  谷千诺在心底吐槽了一句,真是没有新意,就不能说点儿别的?

  皇帝似乎很不满意谷允承的回答,压着怒意的声音道:“你可知道,因为你们这一家子,连皇家的脸面都丢尽了?让朕开恩,让朕如何开恩?”

  谷千诺悄悄抬起头,看到跪在自己前面的谷允承背都汗湿了,看来古代人真的很重视皇权,她也必须要提醒自己,这是在万恶的封建社会,千万不能不把皇帝当回事儿,否则一不小心就是“人头落地”。

  谷允承连连磕头,求道:“皇上开恩,微臣着实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早晨是微臣亲自送大女儿上了花轿,谁知拜堂的时候,人就换了,微臣糊涂,微臣有罪!”

  谷允承这会儿倒是耍起了小聪明,直接表明自己不知道,所谓不知者无罪嘛!

  “大胆,你的意思是,这件事都是轩儿的错么?”一个骄横的女声响起,谷千诺猜测这可能是轩王的娘,否则不会为轩王说话的。

  谷允承立刻又抖着解释道:“请皇后娘娘明鉴,臣绝无此意,绝无此意啊!”

  “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明明要嫁的是大女儿,却把小女儿也一并送到了轩王府,你难不成想两个女儿同时当轩王妃?”皇后怒斥道。

  谷允承已经抖如筛糠,连声音的音调都变了,道:“臣不敢,臣有罪,请皇后开恩!”

  左右都是这一句,再多的话,谷允承也想不出来了,他现在才感受到,自己离死亡只有一步之遥了。

  没想到皇后这时候调转话头,问道:“哪位是你长女,谷千诺?”

  谷允承连忙回头,指着谷千诺道:“此乃长女!”

  谷千诺只好又磕了头,道:“回皇后的话,臣女便是!”

  “抬起头来,看着本宫说话!”皇后的声音有些阴阳怪气的,一听就知道没有好意。

  谷千诺只好抬起头来,目光镇定地平视前方,丝毫没有被此刻殿内的气氛所威慑,不卑不亢,不慌不乱。

  “告诉本宫,这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为何你没有去拜堂,反倒是你妹妹李代桃僵?”皇后问。

  谷千诺道:“回皇后的话,事情是这样的,臣女被喜婆背下轿子,直接进了王府后院,那喜婆意欲行刺,被我奋力反抗制服,臣女听到外面有拜堂的声音,所以才冲了出去,后来的事情,相信皇上和皇后也知道了!”

  谷千诺之所以隐瞒了喜婆说要杀她的人是轩王,那是因为知道皇后和皇上必然会维护自己的儿子,所以不想因此而激怒两个大“boss”。

  皇后皱了眉头,问道:“喜婆为何要杀你?”

  “这个……臣女不知!”谷千诺低头回道。

  皇后看了一眼站在一旁不吱声的凤子轩,这谷千诺倒是学乖了,没有当着皇帝的面说是凤子轩下令杀她灭口。

  凤子轩也微微松了一口气,看来他和谷千诺还是有几分默契的。

  凤子轩忍不住细细打量了一下谷千诺,虽然婚礼上,谷千诺让他着实丢了大脸,但是却也让他第一次觉得这女子是有傲骨的,她徒手撕裂嫁衣的那一幕,在他脑海里回旋了很久,他竟觉得那一刻的谷千诺看起来十分耀眼!

  皇后又问道:“子轩,你的新娘换了人这件事,你怎么解释?”

  “母后,儿臣已经说过了,都是谷家的人说千诺已经病逝,但是大婚在即,儿臣不敢让天家丢人,只好同意了他们妹妹替姐姐出嫁的主意,想着事后再和父皇母后解释,没想到,千诺会突然出现在喜堂,还闹出了那么个大笑话!”

  凤子轩这个时候把自己摘得一干二净,像是他才是受害者一般。

  谷允承的冷汗不停地往下掉,几乎有些跪不住了,皇后自然是维护轩王的,轩王又要自保,最后很可能就是他和谷云雪替罪。

  谷允承怎么也不想接受这样的结果,他不能成为替罪羔羊,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谷千诺承担一切罪过!

  谷允承思索了良久,终于想出一个“绝妙”的办法!

  谷允承不自觉地回头看了一眼谷千诺,眼里的光彩让谷千诺的心头一阵不安,这个渣爹,看来又想出了什么坏主意了!

  果然当皇后开口问道:“谷允承,你还有何话要说?”

  谷允承立刻伏地,头重重地磕在地板上,带着浓浓的惶恐之意,开口道:“臣不敢说,臣有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逼婚:抢来的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逼婚:抢来的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