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幺蛾子大人2020-08-08 15:192,270

  谷千诺打了个哈欠,道:“我乏了,想必嬷嬷也累了,咱们各自歇着吧,明儿一早还得起来接圣旨呢!”

  “是,奴婢不打搅主子休息了!”季春站起来,退了出去。

  谷千诺收拾了一下,便也歇下了。

  无话,第二天一早,传旨的队伍便到了公主府门前,谷千诺也早早地起来等候了。

  传旨的是礼部的官员,带着一整套县主的仪制,进了公主府的大门。

  谷千诺带着几个下人,跪在门前,接旨。

  传旨官还没开始念圣旨,谷允承就匆匆忙忙赶了过来,虽然挂着两个黑眼圈,还是和传旨的官员寒暄了起来。

  可是人家着急传旨,只是淡淡地道:“驸马爷,下官有公务在身,还是等会儿再与驸马爷说话!”

  谷允承碰了个软钉子,自知没趣,便讪讪地也跟着跪下来,传旨官宣读圣旨,谷千诺接下之后,朝着皇宫的方向三跪九叩,谢了恩才算了事。

  谷允承看着那些赏赐一担一担抬入公主府,身后又跟着三百个黑压压全副武装的官兵,实在是有些垂涎。

  就算是当年的安宁公主册封时,也没有这么大阵仗啊,公主府外聚集了一些百姓围观,一时间长久无人问津的安宁公主府,又热闹了起来。

  “县主,圣旨已经宣读完毕,三百府兵也全都到齐,这是名册,县主请收好!”传旨官笑着道。

  谷千诺接过那本名册,然后道:“赵大人受累了,请里面喝茶!”

  “多谢县主!”传旨官赵子扬道。

  谷允承这会儿才迎上来,笑着道:“赵大人,辛苦,辛苦了!”

  “岂敢,能来传旨,是下官的荣幸!”赵子扬客气地道,只是对谷允承的态度却不咸不淡的,远没有和谷千诺说话时那种谦恭。

  谷允承自然感觉到了,却不得不维持着笑容,将赵子扬请进了花厅。

  进了花厅,谷千诺才道:“赵大人辛苦了,我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岂敢岂敢,县主折煞下官了!”赵子扬忙站起来,喝了茶。

  谷千诺又和他寒暄了几句,谷允承在一旁根本插不上话,而且赵子扬也没有搭理他的意思。

  其实这位赵大人是打心底里看不上谷允承,赵子扬虽然官阶不高,但却出身极高,乃是华安长公主的儿子。

  所以对这个名存实亡的谷驸马自然没有什么敬意,最重要的是,他对谷允承这种虐待亡妻之女的行为,很是鄙视。

  靠着安宁公主得了荣华富贵,公主一去,他就翻脸无情,实在是可鄙!

  赵子扬喝了茶,便起身道:“县主,下官还要回宫向皇上复命,就不叨扰县主了,皇上交代您也不必进宫谢恩了!”

  “是,赵大人辛苦,慢走!”谷千诺道。

  赵子扬点点头,可是谷允承却偏要上来凑热闹,腆着脸从袖中掏出一枚荷包,要塞给赵子扬。

  赵子扬眉头一皱,手都没有抬,不悦地道:“驸马爷,您客气了,传旨是下官的职责,你这样实在不妥!”

  谷千诺见状,对季春摇摇头,季春悄悄将准备掏出袖口的荷包又收了回去。

  “赵大人,这都是小小心意,慰劳您的辛苦啊!”谷允承觉得这赵子扬也太不知趣了,怎么能当面落他的面子?

  赵子扬哼了一声,道:“驸马爷,不必了,本分而已,告辞!”

  说罢对谷千诺拱拱手,便大步走了,一点儿也没有给谷允承留面子。

  谷千诺倒是对这个赵大人颇为赞赏,这耿直的脾气,也是有趣。

  谷允承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恼怒地将荷包收了回来,低声道:“呸,装什么假清高!”

  谷千诺没有理会他,而是送赵子扬到了门口。

  赵子扬看着谷千诺,忽然道:“县主,皇上厚恩,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起的,县主要好自为之啊!”

  谷千诺听他的话,像是在提醒自己小心似的,有些诧异,没想到如今还有人关心她的死活!

  谷千诺对赵子扬点了点头,感激道:“多谢赵大人!”

  赵子扬也微微点头,这才转身离开了。

  谷千诺见人走远了,才问道:“这位赵大人是什么来历,怎么会对我说这番话?”

  “县主有所不知,他母亲就是华安公主,当年和公主颇为投缘!”季春回道。

  谷千诺这才恍然,道:“原来是华安公主的儿子,当日在轩王府,多亏那位公主说了公道话,才免了我许多麻烦!”

  “嗯,华安公主是个热心人!”季春道。

  谷千诺点点头,道:“改日备一份礼,送到公主府去吧!”

  “要送也是送到安国公府啊,华安公主当年是下嫁安国公府,而不是招的驸马,虽然也有自己的府邸,但是自从嫁了安国公之后,就一直住在国公府,并未迁居公主府!”

  谷千诺听了季春的话,才问道:“一般不都是公主招驸马么?怎么还有下嫁的?”

  “那是因为华安公主和现在的安国公情深意重,所以甘愿下嫁,就连在外,谁都不会称安国公为驸马,在安国公府,公主都让人称她为国公夫人呢!”

  季春笑着解释道,然后又低声道:“其实啊,当驸马虽然也荣耀,但是一般有志男儿是不愿意尚公主的,因为做了驸马就算做官也只是闲职,无法大展宏图,在其他人眼里,也都有些瞧不起驸马靠公主的便利才能得享荣耀!”

  谷千诺听了,才知道,当初为什么那位喜娘说谷允承是最希望她死的人,被人喊“驸马爷”到底不如“太尉大人”听来顺耳啊。

  正说着话,谷允承就从后面跟了上来,道:“诺儿,你打算如何处置那些恩赏啊?我看皇上赏了你不少东西!”

  “怎么?父亲大人看上了?”谷千诺对这眼皮子浅的谷允承,甚是不屑。

  可是谷允承听了,却以为谷千诺是要送给他,便笑着道:“倒也不是看上了什么,只是陛下赏赐了你那么多雪缎,你母亲和你妹妹都是极喜欢雪缎的,你平日倒不甚爱穿,不如……”

  “抱歉,父亲……我很喜欢雪缎!”谷千诺打断了谷允承的话。

  谷允承脸色一僵,忽然又道:“既然你喜欢,那就少送一些给她们,让她二人一人做一身衣裳就行了!”

  “父亲,您多虑了……我没打算将东西分给你们一分一毫,你看我像傻瓜么?”谷千诺笑嘻嘻地问。

  谷允承脸色顿时就拉了下来,道:“你这是什么话?我们都是一家人,你得了好东西,怎么就不能分给我们?”

  “呵呵……那父亲怎么去城南别院,就把家里库房里所有贵重的东西都带走了,没想过要分给女儿一点呢?”谷千诺真是佩服他们这种强盗逻辑。

  人不要脸起来,也是天下无敌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逼婚:抢来的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逼婚:抢来的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