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幺蛾子大人2020-08-08 15:192,203

  谷允承实在无奈,只好吩咐道:“你们用绳子把她绑了,去拿些安神香来,让夫人好好睡一觉!”

  “是!”下人们又去拿绳子把杨氏给捆了,抬回了屋子,谷允承唉声叹气地跟了进去。

  杨氏在屋子里也没有消停,还是继续叫喊,直到点了安神香,声音才渐渐小了。

  谷千诺微微露出笑容,道:“走吧,我也困了!”

  季春道:“只要两日,继夫人肯定就无法承受了,只是不知道驸马爷会坚持留下,还是离开!”

  “杨氏这么闹下去,恐怕父亲是第一个受不了,自己不走,也会把杨氏送走,杨氏走了……我自有办法叫他也呆不下去!”

  谷千诺胸有成竹地道。

  季春见谷千诺已经有了后招,也就不急了, 道:“那小姐尽管放心,继夫人肯定会离开的!”

  “季嬷嬷,你说杨氏到底做了什么亏心事,会怕成这样?”谷千诺对这个倒是很好奇。

  季春道:“主子,咱们还是回去再说吧,夜里风凉,小心着了风寒!”

  “好!”谷千诺知道此处不是说好的地方,便又悄悄地回了千羽阁。

  千羽阁自从上次一把火,几乎把那些花花草草都烧干净了,其实谷千诺是故意的,这样倒也干净,一目了然,不至于被人藏匿其中。

  回了屋子,冬儿迷迷糊糊地爬起来,问道:“县主,您去哪儿了,奴婢醒来没见着您,吓坏了!”

  “没什么,和季嬷嬷说了会儿话,你接着睡吧!”谷千诺见她眼睛都睁不开的样子,便又让她回去睡了。

  冬儿见了谷千诺,也就安心了,回到外间倒下就又呼呼睡了过去。

  季春笑着道:“冬儿这丫头,没心没肺的,睡得可真熟!”

  “倒也不完全没心没肺!”谷千诺知道,冬儿肯定是有来历的,只是她不知道冬儿背后的人,是敌是友。

  所以即便生活起居都交给了冬儿照顾,但她始终防着一手,所有经过冬儿手的东西,她都要仔细查过,才敢用。

  季春自然明白谷千诺话里的深意,也没有开口言明,心里有数就是了。

  “主子可还记得从前驸马爷的那位通房?”季春忽然问。

  谷千诺皱了皱眉,摇摇头,道:“没什么印象了!”

  “也是,那会儿小姐还小,不记得也是正常的,那位通房叫红杏,一直都伺候驸马爷的,所以很是得宠,杨氏才进公主府的时候,可是压不住这红杏的!”

  谷千诺问:“然后呢?”

  “两个人斗得难分难解,红杏做了姨娘,杨氏就更加忌惮她了,驸马爷对红杏又更多几分宠爱,可是红杏却不能有孕,而继夫人在这时候就怀上了二小姐!”

  谷千诺点点头,她出生后不久杨氏就进门了,谷云雪只比她小了一岁多,杨氏应该是很快就有了。

  “后来继夫人有一天忽然摔进了荷花池,而当时就红杏和她两个人在,继夫人就说红杏故意推她下水,继夫人病了一场,红杏被重打了二十板子!”

  “嗯,若真是推了杨氏下水,二十板子可就是轻的了!”谷千诺道。

  季春点头,道:“是啊,谁叫那会儿驸马爷还偏宠红杏呢,可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继夫人病很快就好了,而红杏不过一些皮肉伤,竟然越病越严重,缠绵病榻数月之后,一命呜呼了!”

  谷千诺惊讶地看着季春,季春点点头,道:“自然不可能是病死的,可是谁也没有证据,而那会儿继夫人又快临盆了,驸马爷哪里还有心思去管病了许久的红杏呢!”

  “真是好歹毒的女人!”谷千诺道,心里对杨氏又多了一层厌恶。

  为了争宠,去害人性命,还真是叫人不齿。

  季春道:“这算得什么,死在继夫人手里的可不只是红杏一个人,她身边那时候还有个丫头,生的美貌,一次驸马爷酒醉,就宠幸了她,继夫人表面上大度给她开了脸做了通房,可是不到半年时间,那丫头就失足掉进了井里,淹死了!”

  季春故意将“失足”二字咬得极重,谷千诺便知道,这失足只是个假象罢了。

  “那现在父亲身边的那两个妾,怎么留下的?”谷千诺疑惑地问。

  季春笑道:“那两个啊,都是杨氏自己的人,只能在杨氏身子不便的时候才有机会伺候驸马爷,若是不留几个妾室,那外面该怎么传她?她可是要做贤惠人的!”

  “原来如此,真是手段高明啊,难怪谷云雪不简单,能够把轩王都迷得晕头转向,竟然要娶她为正妃!”谷千诺笑着道。

  季春不忿地道:“这一切还不是拜驸马爷所赐,他对二小姐偏爱,加上杨家手里还有些兵权,轩王殿下自然不想娶主子!”

  “呵呵……他不想娶,我也并不想嫁!”谷千诺对那凤子轩可是十分看不上眼的,那种男人……给她提鞋,她还嫌他笨手笨脚呢!

  季春点点头,道:“以奴婢看来,轩王还配不上主子,倒不如晋王殿下!”

  谷千诺诧异地挑了挑眉,这已经是季春第二次对凤之墨表现出“特殊好感”了,难道真的只是单纯地欣赏凤之墨么?

  “季嬷嬷对晋王殿下似乎很有好感?”谷千诺问。

  季春笑笑着道:“奴婢对晋王殿下的确有好感,您大概不知道,他年纪轻轻,已经是武神强者了吧?而且又生得龙姿凤采,实在是难得!”

  “武神强者?”谷千诺对这个词倒是觉得新鲜。

  “嗯,中州那可是强者如云的世界,虽然武神在中州不算是顶尖强者,但是在咱们四国,可已经是没有对手了!”

  季春解释道,谷千诺这才想起,这个世界还有一处特殊的存在,叫“中州”,那里很神秘,又很强大,是习武之人都向往却又不得其门而入的领域。

  独立于四国之外,却又备受四国尊崇,以武为尊,以强者为尊,没有皇帝,没有等级森严的封建制度,要想夺得权势和财富,就要以实力说话!

  “不是说四国之人,不能轻易进入中州么?晋王殿 为皇子,怎么会从小就在中州长大?”谷千诺对这个倒是很好奇。

  季春摇摇头,道:“这其中的事情,奴婢也不大清楚,只知道当初有个尚阳尊者,看中了晋王殿下骨骼清奇,是个练武奇才,就带走了!”

  谷千诺直觉地认为,这件事并不简单,因为凤之墨虽然表面上玩世不恭,甚至颇有些江湖脾气,可是她能感觉到凤之墨内心有一处黑暗的角落,只是被他很好地隐藏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逼婚:抢来的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逼婚:抢来的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