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幺蛾子大人2020-08-08 15:182,340

  凤之墨点点头,道:“这第一种传言,就是轩王不满当日谷千诺大闹喜堂,害的他背负骂名,故而怀恨在心,买凶杀之而口快!最奇怪的是,还有人传,是因为轩王觊觎谷千诺身上的宝贝,说此宝能号令天下,所以轩王杀人是为夺宝!”

  皇帝听完第一种时还没有什么反应,可是当凤之墨说完第二个传闻之后,皇帝的脸色就变了。

  “荒唐,谷千诺不过是个未出阁的女子,身上能有什么号令天下的宝贝,简直荒唐!”皇上驳斥道。

  凤之墨也跟着笑,道:“所以说是一些不切实际的传言,皇上听听也就罢了,当不得真的!”

  皇上盯着凤之墨看了一会儿,才道:“晋王所言有理,那你认为,子轩到底有没有买凶杀人呢?”

  “这个……臣可不敢妄言,臣只是那日去了京兆尹衙门旁听了一下,故而得知今日皇上问及此事,才进宫来,把臣所知如实相告,至于轩王有没有买凶杀人,还需要陛下明断!”

  凤之墨倒是聪明极了,绝对不把自己扯进去,他不过是来看戏的,说几句无关痛痒的话罢了。

  皇上踱了几步,心中思忖着这件事到底该如何处置,杀谷千诺是他授意的凤子轩,所以他不可能定凤子轩的罪。

  但是此事已经闹大了,成了遮掩不住的秘密,若不能有个交代,那难掩天下悠悠之口,到时候他这个“明君”的身上,难免留下污点。

  这些年他苦心经营的圣明形象,可不就毁于一旦了吗?

  若谷千诺是个骄纵跋扈,背后又有人撑腰的人,倒也罢了,他只要将此事定位两个孩子不懂事,胡闹而已,也就蒙混过去了。

  可是偏偏谷千诺是已逝公主的女儿,孤苦无依的,前不久才被凤子轩一招移花接木,替换新娘的闹剧羞辱了一番,现在又闹出买凶杀人之事,若是他再偏袒凤子轩,就要落下一个欺凌弱小,不重承诺的恶名了!

  皇帝也十分为难,这件事无论怎么处置,似乎都不妥啊!

  正在皇上为难之际,谷千诺和谷云雪几乎是前后脚就到了宫门外。

  皇上传了她二人觐见,谷千诺一进殿就是一副委屈却又不肯低头的倔傲模样。

  “臣女谷千诺,拜见皇帝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臣妾谷氏云雪,拜见陛下,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点点头,抬了抬手,道:“平身吧!”

  “谢陛下!”两姐妹同时起身。

  谷千诺闭口不言,垂首而立,尽管一进门,所有人的视线就没有离开过她身上,她也仿佛浑然未觉。

  皇上看了一会儿谷千诺,试图以至尊威严来压制一下谷千诺,让她待会儿斟酌清楚,是不是要继续跟凤子轩对抗下去。

  可是谷千诺依旧平静无波,连一点儿害怕惶恐的样子都没有,那么清清冷冷地站立在大殿之中,娇小的身躯,仿佛自有一种不屈的力量。

  皇帝终于开口,问道:“谷千诺,你可知罪?”

  谷千诺缓缓跪下,低下头,却用清晰可辨的声音道:“臣女不知,望陛下明示!”

  “大胆!”皇帝呵斥了一声,“你一闺阁女子,理当在家中静修己德,修身养性,却偏偏要抛头露面,搅动风云,闹得满城风雨,还说你不知罪?”

  谷千诺知道,皇帝这是要给她下马威,让她先就吓破了胆,待会儿才能一切都听之任之,不敢辩解。

  谷千诺却正了正背脊,敛下眸子,面无表情地道:“陛下明鉴,臣女如此,也是迫于无奈,所求不过是多过几天安生日子罢了,臣女无端被轩王殿下毁了亲事,已经再嫁无望,难道连活下去的权力也没有了么?”

  “轩王欺我无人庇护,竟然派出几个刺客深夜 入公主府里,意欲置我于死地,难道臣女就应该乖乖赴死,不能为自己鸣不平吗?”

  “臣女也是人生父母养,不知臣女之母,安宁公主在天之灵,若看到自己的女儿被人如此欺凌,该如何伤心,臣女只求皇帝陛下能够给臣女一个公道!”

  说罢,重重地磕了三个头,声音响彻在每个人心中,有一种无法言喻的震撼。

  就连皇帝都愣住了,他从前只以为谷千诺是个蠢笨无知,又怯懦无能的小丫头,没想到经历这么多事情之后,她竟也能有如此不卑不亢,不屈不挠的一面。

  “谷千诺,你休得危言耸听,本王何时派人刺杀你?你前两日可不是这么说的,难道你忘了自己亲笔写的供词了么?”凤子轩怒喝道。

  然后眼睛又瞪了一眼谷云雪,他以为谷千诺今日面圣会翻供的,没想到这女人还是顽固不化。

  谷云雪可怜兮兮地缩了缩身子,然后冲着凤子轩摇了摇头,表示她也不知情。

  谷千诺还没说话,凤子璜却开口了,道:“轩弟,你这是做什么?谷小姐好歹是个弱女子,你这般威吓,恐怕失礼了吧?再说了,谷小姐一直都说是你买凶杀人,今日所说并无不妥啊!”

  “哼,父皇,这个女子分明是信口雌黄,前两日她才写下了这份供词,声称是她误会了儿臣,并不是儿臣派人刺杀她,现在又改口,这种出尔反尔之人的话,父皇怎能相信!”

  说着凤子轩就从袖口中掏出谷千诺的“手书”来,皇上派人接了过来,拿在手里看了一遍,然后目光凶恶地盯着谷千诺。

  “谷千诺,你还有何话说?”

  其实皇上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这份供词,足以让他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了,谷千诺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

  谷千诺却忽然落下泪来,哽咽着道:“皇上,臣女冤深似海,请陛下为臣女做主!”

  “你还敢喊冤,难道这不是你写的?你先是去诬告子轩,又写供词坦言是误会,为子轩澄清,现在又反口,你难道把朕和天下人都当成傻子不成?”皇帝十分愤怒。

  谷千诺却哭道:“皇上,这封手术的确是臣女所写,但臣女是在轩王的威逼胁迫之下写出来的,当日公主府外埋伏着轩王的刀斧手,若是臣女不就范,按照轩王的意思写下这份供词,今日皇上看到的就是臣女的尸首了!”

  “你……你胡说八道,你可知肆意构陷皇子,乃是死罪?”凤子轩慌了,脸色涨得通红。

  谷云雪也赶紧帮腔,道:“皇上,虽然她是妾身的亲姐姐,但是妾身也不得不说一句公道话,此书是姐姐亲自写的,而且是妾身去公主府要回来的,王爷当日根本没有出面,又何来威逼胁迫之言?”

  皇帝看着谷千诺,问:“你一面之词,叫朕如何相信你?谷千诺,你是不是以为朕拿你莫可奈何,所以就敢信口胡说?”

  谷千诺摇头,道:“臣女不敢,欺君之罪,臣女如何担当得起,臣女这封手书里已经明明白白地告诉了陛下,这是被轩王逼迫所写,还请陛下明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逼婚:抢来的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邪王逼婚:抢来的宠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