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包公怒铡陈世美
吴铮强2016-05-30 15:501,270

  包拯成了民间信仰中的阎罗王,这并不算离谱。在包公的传说故事中,最离谱、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包公怒铡陈世美。据考证,陈世美的原型应该是个清朝人,而且还是位体察民情的好官。

  陈世美确有其人,乃是顺治十二年(1655)的进士,原名陈年谷,湖广均州(今湖北均县,现丹江口市)人,曾得到康熙赏识,官至户部郎中、侍郎。康熙年间,陈世美在贵州为官,这时同乡同学都来投靠,希望能够通过他谋取官职。陈年谷多次接待,并劝以刻苦攻读以求仕进。后因来投者日多,难于应付,乃嘱总管家一概谢绝。

  家住均州城郊秦家坡的同窗胡梦蝶,昔日与他进京赴考时,曾以钱财相助,这次前来投靠,不料遭到管家回绝,顿生报复之心,遂将社会上一些升官发财、忘恩负义、抛妻灭子之事,捏在一起,加在他身上,编成戏剧《秦香莲》,在陕西、河南等地演出。相传清末时,河南剧团到均州演出此戏时,被陈世美的后人看到,气得当场吐血,还组织家族众人,当场砸了该剧团衣箱,并殴打演员致死伤数人,演出被迫停止。

  可是这个清代负心郎的故事本来与包公八竿子打不着,后来为何成了包公戏《铡美案》呢?传说某年有一个戏班子演《秦香莲》,看戏的人格外多,他们嫌戏文太短了,唱不到半天,因此不肯散去。掌班的没办法,只好在正戏前头加个《陈州放粮》的包公戏。

  戏唱到中午,陈世美的家将韩琪受命追杀秦香莲,韩琪私自放走秦香莲后自刎,秦香莲拉着儿女倒在血泊中。《秦香莲》的剧本原本到此为止,但看戏的都不肯走,大家齐声吼:“杀了陈世美!”砖头瓦块齐向戏台上打来。

  戏团掌班的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不敢在前台露头,赶紧溜到后台。这时,唱《陈州放粮》的“包公”还未卸装,他问:“台下怎么啦?出了什么事?”掌班的一见是“包公”,忽然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推着他说:“快,快到前台接着往下唱。”

  “包公”说:“你急糊涂啦!我在宋朝,陈世美在清朝,相隔几百年,咋能同台唱戏?”

  “哎呀,事到这般地步,管他同朝不同朝呢!”掌班的说,“陈世美那么大的驸马官,谁敢杀他?只有你‘包黑子’铁面无私可以把他铡了,给老百姓出出气,就算煞戏了。”

  黑脸包公只得重新整衣,带着王朝、马汉、张龙、赵虎一班人马上场了。当台上的包公唱道:

  包龙图打坐在开封府,

  尊一声驸马爷细听端的:

  曾记得端午日朝贺天子,

  我与你在朝房曾把话提。

  说起了招赘事你神色不定,

  我料你在原郡定有前妻。

  到如今她母子前来寻你,

  为什么不相认反把她欺?

  我劝你认香莲是正理,

  祸到了临头悔不及。

  ……

  她母子三人泪不干。

  香莲口中把我怨,

  她道我官官相护有牵连。

  本当铡了陈世美,

  国太一旁横阻拦。

  有心不铡陈世美,

  香莲母子怎周全!

  这场官司我怎样断?

  倒叫包拯两为难。

  拼着官儿我不做,

  天大的祸事我承担。

  将陈世美搭在铜铡案,

  铡了这负义的人再见龙颜。

  台下一听包公铡了陈世美,欢声雷动。从那以后,小戏《秦香莲抱琵琶》就变成大戏《铡美案》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宋:帝国书生意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宋:帝国书生意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