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杯酒释兵权
吴铮强2016-05-30 15:501,767

  宋朝建立后,对于攸关政权安危的各类人员,赵匡胤都迅速给予赏赐与安抚。

  首先是对参与或支持兵变的“开国功臣”,如石守信、高怀德、张令铎、王审琦、张光翰、赵彦徽等,以及策划兵变的幕僚和自己的智囊团,如刘熙古、赵普、吕余庆、沈义伦、李处耘等,分别予以重用;其次是对原来后周的文武大臣一概留任,并对领有重兵的将领加官晋爵,如防御辽军至关重要的侍卫马步军都虞候韩令坤、前副都点检慕容延钊,以及驻守潞州的李筠和驻守扬州的李重进等等,这时都升了官。同时封柴宗训为郑王,让他迁居西京洛阳(宋朝东京是开封),并礼遇原先臣属于后周的割据政权。

  但新建的宋朝只控制了首都开封及周边部分地区,各地节度使大多还在观望局势变化。

  后周昭义军节度使、驻守潞州的李筠是后周建国功臣,抗击北汉的主将,资历远高于赵匡胤,对赵匡胤代周建宋十分不满。但李筠不敢立即起兵,直到四月才与北汉结盟,率军向开封讨伐赵匡胤。赵匡胤先派石守信、高怀德等分道迎击,到六月亲率大军对付李筠,将李筠包围在泽州城中。破城之后,李筠投火自杀,李筠之子李守节投降。

  李筠举兵时,驻守扬州的李重进曾派亲信翟守珣前往联络,试图联合李筠共同举兵。不料翟守珣到开封向赵匡胤报告了这件事情,赵匡胤为了防止李重进与李筠南北呼应,陷入复杂局面,便让翟守珣说服李重进暂缓发兵,又遣使赐李重进铁券誓书,稳住李重进。到九月李重进在扬州起兵时,李筠早已平定。于是赵匡胤先派石守信领兵讨伐,十月再次亲征,十一月攻破扬州城,李重进全家自焚而死。

  平定李筠和李重进叛乱后,其他心怀不满而势力不济的地方藩镇无力反抗只得屈服,赵匡胤基本稳定了政权更替后的局势。

  为了防止类似陈桥兵变、黄袍加身事件的再次发生,赵匡胤逐步免除了那些名位与自己相近的禁军高级将领的军职。赵匡胤建立宋朝后,慕容延钊成了殿前都点检,韩令坤为侍卫马步军都指挥使。建隆二年(961),赵匡胤首先免除了这两人的禁军职务,让他们出任地方节度使。殿前都点检这个赵匡胤建宋前担任过的职务似乎不便再授予任何人,因此便空缺了;而侍卫马步军都指挥使的职位则由赵匡胤的把兄弟石守信担任。

  七月,侍卫马步军都指挥使石守信、殿前副都点检高怀德、殿前都指挥使王审琦、侍卫马步军都虞候张令铎等人,都被免除了禁军职务,出任地方节度使去了。这样一来,侍卫马步军都指挥使、副都指挥使、都虞候的职位都空缺,原来从属于侍卫亲军司的马军司与步军司现在成了皇帝直接控制的机构,与殿前司并称“三衙”。而赵匡胤任命的“三衙”长官都是些资历浅薄而才干平庸的将领,禁军就这样牢牢地控制在皇帝一人手中了。

  对于赵匡胤削夺禁军高级将领兵权一事,宋人笔记有一段戏剧化的演绎,说一天晚朝结束,赵匡胤宴请石守信、王审琦、高怀德等禁军系统的老朋友喝酒。酒酣耳热之际,赵匡胤不免有些心里话与这些好兄弟、老朋友聊聊。

  赵匡胤说做皇帝好心烦的,整天提心吊胆。

  石守信等人说做皇帝多好啊,你有什么好烦的。

  赵匡胤说,就烦别人也想做皇帝。

  石守信等人一听话里有话,吓得连忙叩头说,你当皇帝是上天的旨意,谁还敢有这样的心思?

  赵匡胤说,我知道你们没有这样的心思,可你们的部下就说不准了,要是他们为了自己的富贵,也拿个黄袍披在你们身上,你们想不做也难了;我看你们领兵打仗为什么呀,不就是想升官发财过好日子吗,我看你们不要在禁军里干了,到地方上去做大官,为子孙多买些田地,造些宅府,那日子过得多舒服;这样的话,我们君臣之间也不用相互猜忌了,你好我好大家好,也不枉我们兄弟一场,你们说呢。

  石守信等人一听,都说皇帝为我们想得真周到。第二天这些人就递交了辞职报告,要到地方上享受生活去了。这就是“杯酒释兵权”的故事。

  历史学家一般是不相信这种拿军政大事当儿戏的故事的。不过这则故事生动地反映了赵匡胤解除禁军将领的基本手段:用经济赎买,而不是以政治迫害或暴力相夺。宋代武将大多贪图富贵,或者与这种政策有很大关系。

  与此同时,赵匡胤还将军权一分为三。赵匡胤沿用了五代时期掌管军政的枢密院,却改用文人担任枢密院长官。这就意味着禁军只负责平时的军队训练,调兵作战要由文人掌管的枢密院安排。同时,每当出兵打仗,由皇帝临时决定领兵统帅。三方面相互制约,禁军就不可能脱离皇帝的控制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宋:帝国书生意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宋:帝国书生意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