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初识
姞文2019-09-29 14:194,487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

安房不用架高梁,书中自有黄金屋。

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

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

男儿欲遂平生志,六经勤向窗前读。

这首宋真宗的《劝学诗》,是鼓励男儿勤奋苦读、以便科举参政有所作为。千载之后读来,诚恳劝教之意,犹自娓娓悦耳。今日之中华大地一样尚学崇才,高考类似昔日的科举、是相对公平的学子进身之阶。多少莘莘学子寒窗苦读,创造着自己的命运。

大明永乐十二年,七月。

京城应天府(今南京)原本人烟阜盛,这一个夏季更加热闹非凡。原来,今年是大比之年,八月初九日起,这里将举行三年一次的乡试。

乡试即省级考试,取中者称为举人。第一名称解元,第二名是亚元,前五名都叫经魁。历史上最有名的解元,是明朝中叶的吴中才子唐寅唐伯虎,在江南贡院乡试考了第一名,一生被尊称为“唐解元”。

直隶全省的秀才自春夏便云集金陵,帝都到处是唐巾儒袍的文人秀士。尤其秦淮河畔靠近贡院考场一带,简直有些拥挤。

陈琙缓步踱在河边,遥望贡院,心中发愁。

暮霭苍茫中,贡院巍峨壮丽。翘脚牌坊的重檐展翅飞翔在橙红的空中,“贡院”两个鎏金大字在夕阳映照下闪闪发光。两侧朱红漆柱上一幅楹联,写的是“圣朝吁俊首斯邦,看志士弹冠而起;天府策名由此地,喜英才发韧而前”。

志士弹冠英才发韧,可是志士英才必得是男子。

县学府学都打点混过去了。这贡院,能顺利进去吗?

听先生说,点到名字进场时,会有监临搜查有无夹带。虽然太祖有令不得对读书人无礼,只是例行检查;可是,即使拍一拍摸一摸,他们、会发现自己是个女子吗?

 陈琙默念楹联,叹了口气。

走过贡院、途径孔庙,陈琙想了想,天色已晚、还是改日再来。身后的书僮锄药问:“少爷!咱们去哪儿?”

 陈琙笑道:“这里太吵,沿河边走走,看看秦淮河风景。”

一路往东,过文德桥、武定桥、来燕桥、利涉桥,渐渐地人声不再那么嘈杂,河水也益发清澈。陈琙心中欢喜,继续往前踱去。

天色慢慢暗下来,一弯新月缓缓升起,不知不觉间,远离了喧嚣。这里似乎是个渡口,河岸用一溜碎石青砖砌得整齐,杨柳翠竹沿岸碧绿,长长的青石台阶年久被踏得光亮鉴人,弯两弯通达河面,月光下、河水波光粼粼。

远处有艘画舫,隐隐传来箫管声丝弦声说笑声。

陈琙微微一笑,秦淮风月天下闻名,“楼台见新月,灯火上双桥。隔岸开朱箔,临风弄紫箫”。岂非说的就是此时?

忽然,身后猛地一声低喝:“别动!”

陈琙和锄药吓了一跳,回头望去,三个身影蹑手蹑脚地正掩过来。

领头的是个少年,一袭琥珀色锦衣,袍角随意掖在腰间的玉带上。粉底朝靴一大步在前、一虚躬在后,身体前倾,右臂高擎着个网兜,浓眉下的大眼紧张地凝视着陈琙身前的地面。

陈琙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一只蛐蛐!黑光油亮,个头颇大,似乎发觉了有人要抓自己,警惕地转头“瞿瞿”叫了两声,往前蹦了蹦。

锦衣少年大急,疾步跨上,已经来不及,蛐蛐三跳两跳到了河边,一转眼不见了。

少年不死心,沿着河岸弯腰仔细搜寻,身后的两个短衫随从也拨开草丛搬走石块一起找,那只蛐蛐却再也不见踪影。

找了半天一无所获,少年恨恨地一扔网兜,颓然在河岸的石阶上坐下,沮丧之极。

 陈琙一向贪玩,想了想,双手掩口,轻轻一声“唧唧吱”蛐蛐叫声响了起来。陈琙蹲下身,又冲河边“唧唧吱”叫了两声。

少年一愣,四顾看了看,醒悟到是陈琙的口技,不由大喜,缓缓起身,轻手轻脚地走到了陈琙身旁,蹲在了右侧。

陈琙叫了大约有十来声,一只蛐蛐自河岸边探头出来,双翼竖起,“唧唧吱”也叫了几声。少年仔细望了又望,正是刚才那只健壮的大蟋蟀,心中一喜,轻轻拾起网兜。

 陈琙侧身看他一眼,摇摇头示意再等下,掩口又叫了两声“唧吱唧吱”。蛐蛐放了心,往前跳两跳,停在了陈琙近前。少年右臂一轮,网兜从天而降,正好罩住,不由狂喜大笑:“哈哈!这可逮着你了!”

陈琙放下双手,伸头来看,真是只好蛐蛐。皮色赤中带黄,个大腿健,牙口锋利,不由赞道:“这只好!”

 少年满脸喜色,心痒难搔,回头吩咐:“快把家伙拿过来!”两个随从一矮胖一高瘦,迅速捧过来一只斗蟋蟀用的青花瓷罐。

陈琙见斗蛐蛐,再也走不动路,抬头望了望月亮:“那边亮一点,挪下地方。”

少年嗯一声,捧着瓷罐挪了挪,看看够亮了,侧头问陈琙:“你觉得哪只能和此赤将军一战?”已经把刚捉到的这只封为了赤将军。

陈琙伸头仔细看了看他两个随从拎着的几个蛐蛐笼,摇首笑道:“恐怕都不成。”

少年挠了挠头:“姑且一战。”取过一只笼子,放出了里面的蛐蛐,一边喝道:“武千户!上!”

赤将军一见罐里来了对手,立刻鼓起双翼,大声鸣叫,声势颇为惊人。武千户竟然有些惧怕的样子,往后退了几步。

 少年有些生气,手中的日茝草拨了两拨:“武千户!别孬种!”

武千户鼓足勇气,也竖翅鸣叫一番,鼓勇上前。两只蛐蛐迅速张开钳子似的大口,蹬腿鼓翼咬在一起。

 少年和陈琙齐声大叫:“上!上!”两个脑袋凑到了一起。

进退滚打不过三个回合,武千户偃旗息鼓败下阵来,远远地逃到了石盆边缘。赤将军高昂双翼,傲然长鸣。

 少年一连换了四只蟋蟀,赤将军都轻松获胜,鸣叫得一次比一次响亮,隐隐似有金石之声,昂首阔步,看起来十分得意。

陈琙笑道:“它要奖赏呢。你这其它的不用试了,肯定不成的。”

少年心中欢喜,笑道:“升它官吧!不做将军了”,抬头看了看面前渡口的“桃叶渡”石碑,随口道:“封为桃叶帅,如何?”

陈琙拍手笑道:“好啊!当得起。”

两人兴头头地把桃叶帅收了笼子,相视一笑,都有些相见恨晚之意。

少年见陈琙一袭藏蓝文士袍,头戴儒巾,身形瘦小尚未长成,笑问:“兄台自何处而来?参加今年大比的?你太小了吧?”

陈琙脸一红:“小弟陈琙,公孙琙之琙,字瑈璇,也是斜玉之瑈璇。今年十八,是苏州府的秀才。”

少年笑道:“你有十八?我也是洪武三十一年生的,不过我是二月初九,比你大几个月罢?”

少年和陈琙站在一起,高了大半个头;比起陈琙的瘦削文弱,又魁伟轩昂,说二人同年、确实不怎么象。陈琙张了张口,颓然放弃。

少年含笑安慰道:“你爹娘定是爱煞了你,当你如宝似玉。”见他白玉一样的面孔上两点红晕,笑道:“面如冠玉,风神如玉,玉树临风,君子比德与玉。。看到你都想起来。”

陈琙脸更红了:“兄台如何称呼?”

少年看看他,迟疑了下说道:“我叫展基,就是本地京城人。”

陈琙躬身一揖:“展兄。”望了望桃叶帅道:“想不到这河畔能有这么好的蛐蛐。”

展基大感兴味:“河畔的为何不好?”

陈琙略感诧异他不懂:“河边的土壤太潮湿了啊。蛐蛐不耐干燥可也不能太湿,稍微润一点的山坡田野最喜欢。我们老家那里有个乱坟堆,里面的蛐蛐可多,而且好勇猛。哇,有一年我捉到一只顶厉害的,简直打遍天下无敌手。可惜没过得了冬,那年冬天太冷了。”

展基听得津津有味,听到这里跟着叹气:“真可惜!你送到我家里就好了,我家里暖和。”

陈琙忙道:“也不能太暖呐。”

两个少年人,说到蛐蛐、说到各种游戏,竟是无比投机。一来年纪相仿,二来展基是自幼无伴长年孤单,瑈璇是乍到京城人地生疏。此时比肩坐在河岸石阶上,说起种种趣事糗事,不由得双双眉飞色舞,时时抚掌大笑。

展基好奇:“瑈璇,你怎么会口技?”不知何时已经直呼其名。

瑈璇笑:“玩儿呗。不光捉蛐蛐,其它也可以啊。”说着望了望河畔的一丛青竹,正有一只画眉鸟在枝头宛转啼叫。瑈璇双手掩口,轻轻两声“呖呖”,画眉一转头,望了过来。

瑈璇凝视着小鸟,口中叫得越来越急越来越快,高亢激昂、激越奔放。画眉鸟转转毛茸茸的脑袋,凝神细听,一边在枝头思索着踱了两步。瑈璇忽然吊一个高音,声入云霄,盘旋翻腾,又一个折身陡然降落,“呖呖呖呖”不绝似珠落玉盘!

画眉鸟不再迟疑,纵身扑棱棱飞了过来。瑈璇伸出左掌,月光下如银似玉,与袖口的白边连在一处。展基脑中不知怎么飘过一句晋书“捉白玉柄塵尾,与手竟无分别”,看看这个瑈璇小秀才、真是粉堆玉琢,不由暗笑。却见画眉鸟毫不迟疑地停在了他手掌上,瑈璇右手掩着的口中,变成缓缓而行的“呖呖呖”,温柔缠绵。画眉鸟眼边的白色蛾眉跳了几跳,竟似有几分害羞,小脑袋贴紧了瑈璇的手掌。

展基看得有趣, 忍不住伸出大手轻抚小鸟,画眉乖乖地伏在瑈璇掌上,动也不动。瑈璇松了右掌,口中不再发出声音,画眉鸟停了良久,似从梦中醒来,抬起了脑袋。瑈璇一扬手,画眉鸟展翅腾飞,留恋地在半空盘旋两圈,终于倏忽飞走。

展基长长地吁出一口气,鼓掌笑道:“好玩儿!太好玩儿了!还有什么?”

瑈璇笑:“多了。吴江是水乡,出门经常要划船,抓鱼摸虾都有用。”

展基兴奋不已:“你吹给我看看。”

瑈璇笑着摇头:“这会儿河上有船不行。”

展基一怔:“你还能把船弄翻了?我不信。”

瑈璇笑笑不否认,却也不肯再卖弄,岔开话题问:“桃叶帅回到展兄府上,能排到第几?”

展基喜滋滋地:“我还有飞将军,铁罗汉,都是很厉害的。这个要比了才知道,回去让它们先斗斗看。。。”

不知说了多久,瑈璇猛然醒悟,抬头望了望天:“我该回去了。”

展基似是恋恋不舍,看看瑈璇又望望天,终于点点头:“那我送你。你住哪儿?”说着挥挥手,两个随从收拾了蟋蟀罐蛐蛐笼,跟在二人身后。   

瑈璇道:“家母不放心我投客栈,写了信让我投奔先考同年,就是礼部主事尹大人府上。偏生我前儿到的时候尹年伯不在,见了尹伯母,安排我先住在了尹府西厢。”

展基微微沉吟:“礼部主事尹大人?”

瑈璇解释道:“尹大人,上昌下隆。尹府就在贡院不远箍桶巷那里。”

两人沿着秦淮河向西往回走,说说笑笑,不一会儿就到了贡院附近。天色已经很晚,仍有不少秀才在转悠踱步。此时的应天府,担当了明初洪武建文永乐这三朝近五十年的盛世帝都,人口过百万,繁华阜盛不仅举国无双,放眼世界也是毫不含糊的第一大都。瑈璇来自吴江,虽然富庶到底是个小地方,看着这帝都夜景,不时啧啧称赞。

 转过钞库街,琵琶巷,便到了箍桶巷口。尹府是个普通的四进小院,白墙黑瓦,两扇朱门。门口一个老家人坐在竹凳上,正摇着蒲扇赶蚊子,见到瑈璇笑着站了起来。

瑈璇打个招呼便转过身笑道:“好啦,我到啦!”寄人篱下,不好邀请展基进去。

展基却依旧不舍,望着瑈璇问道:“那你早些歇息。我明天来找你玩儿好不?”

瑈璇拍手:“好啊!你家里可以吗?”神态娇憨,是真的欢喜。这两日在金陵转悠只有锄药跟着,主仆二人都有些摸不着东西南北。    

展基扎扎手,笑得漫不经心:“祖父不在,父亲身体不好,母亲可管不了我。”

瑈璇有些羡慕:“你父母都在?还有祖父?”见了展基询问的目光解释道:“我家里只有姆妈。”

展基拍拍他表示安慰,瑈璇却下意识地一躲,展基愣了愣,不以为意地笑道:“那我明天上午过来。”

瑈璇颔首,又俯下身、掩口发出“唧唧吱”的声音,桃叶帅昂首振翅相应,一人一蛐聊了会儿。展基依依不舍地离去,桃叶帅在笼中,兀自转身遥望着瑈璇,“瞿瞿”两声,终于转个弯儿不见了。

河畔的月光,透过松香绿的蝉翼纱照进屋内,银辉遍洒榻前案上。瑈璇想着展基和桃元帅,不知不觉中鼻息细细、沉沉睡去,嘴角弯弯兀自带着笑容。自到京城,第一次睡得如此安心香甜。

继续阅读:第2章 乞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歌鹿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