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同仇
姞文2019-09-29 14:215,069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

一转出奇芳阁的朱门,瑈璇便笑道:“没想到,展兄身手这么好。”

展基笑得漫不经心:“是他们不中用。”心中懊悔,这急着离开、可没吃饱,那素鸭味道真不错。。。

瑈璇仰头望望,笑道:“真有招牌,刚才倒没在意。”果然在“奇芳阁”的金字招牌旁,另有一个玄底嵌乌金的木牌,上有“金陵头牌名曲

白烟玉”,还有几块小些的银字牌“奇芳一品

紫云”“奇芳一品

秋香”“奇芳一品

梦珠”等等。

瑈璇有些好奇地一个个看过去,念叨着:“白烟玉,月漉漉波烟玉,倒雅得紧。人物果然也非凡品,我们吴江县城里有个教坊,比起来可差得多了。”

展基诧异:“你去过教坊?”

教坊兴于五代,最初是指管理宫廷典仪中音乐舞蹈戏剧的官署,渐渐演变为女乐演出场所。元时杂剧繁盛,沿袭至明初,所以有的教坊也有演剧。

靖难之役之后,永乐帝将“罪臣”齐泰黄子澄铁铉等家的女眷送入教坊司充军妓,使得当时的部分教坊有了妓院的性质,但绝大部分还是以音乐戏剧为生。直到明朝后期、教坊衰落,才渐渐与妓院合流。

瑈璇红了脸:“去年府学中了,同年拜恩师,大家一起去的。”

展基摇摇头:“这风月声色,竟然蔓延到小小县城!读书人也热衷于此,可见奢靡风之盛!我大明建国不足五十年,尚需勤奋节俭,如何可以如此淫逸享乐?”

瑈璇脸更红了,轻声道:“展兄所言极是。只是风月自京城而来,听闻礼部教坊司下的官妓仅秦淮河畔就有十六楼之多,各位公卿大人府上歌舞奢华,民间自然跟风。”

展基不由得轻叹:“不错,首先错在朝中。”沉吟了一下不愿再想,微微俯身笑道:“再去吃点东西如何?刚才这一闹,我可没吃饱。”

瑈璇好笑,这展基食量可够大的。侧头看见路边小面馆,一笑进馆。板桌竹凳,倒还干净。要了两碗阳春面,浇上爆鳝丝,又四屉小笼包,都归了展基。展基风卷残云,吃得津津有味。瑈璇筷上夹着个包子一直没动,笑吟吟地看着展基。

展基将鳝丝面小笼包扫荡一空,笑道:“总算吃饱了。”见瑈璇还在翻着那一个包子,顺手夹过塞进嘴里:“别浪费!”

瑈璇见他嘴角一缕汤汁,连忙袖中取出罗帕递过,展基接过,嘴上按了几按:“你这帕子香得狠呐!不是我说你,你太象个姑娘了。”

瑈璇怔了怔,岔开话题问道:“昨儿桃叶帅回去怎么样?”

展基果然只想着蛐蛐了:“当真厉害!昨晚到家我就试了,我家里的都不是对手!桃叶帅连赢三场,可趾高气扬!”笑看着瑈璇:“咱们几时再去抓几只?”

瑈璇笑:“桃叶帅这样的,可遇不可求,哪能一下子‘几只’啊?桃叶渡那里出了桃叶帅,不会再有更厉害的,咱们得换个地儿。”

二人出了面馆边走边说,河畔杨柳弯弯、微风拂面、游人如帜,两个少年的眼中心中却只有桃叶帅。展基真是个会玩的,眉飞色舞说着家中的宝贝,蛐蛐据说有近百只,还有斗鸡,鹌鹑,猿猴,当然还有骏马。瑈璇天生通鸟兽语,对飞禽走兽有特殊的感情,两人聊得无比投机。

忽然身后匆匆脚步声响,有人叫:“二位公子等等!”

展基瑈璇回头望去,却是刚才奇芳阁的小厮,跑得气喘吁吁地:“可找着二位了!”

展基皱了皱眉:“何事?”

小厮笑道:“小的是奇芳阁的七童。白姑娘感念二位公子挺身相助,派小的送这一缄。”说着递过一封信。

展基不接,望着瑈璇。

瑈璇接过信,拆开来,倒是桐叶笺纸,一笔蝇头小楷极为工整:“妾幼失怙恃,薄命误陷风尘,于兹含污忍垢十载矣。莲性虽芳,无奈身如柳絮汛汛随风,如今之玷辱、甚矣。幸贤昆仲仙驭惠临,仗义相救,使章台之柳足保长条,不甚感激切切。愿几时得睹耿光,妾煮茗焚香请闻新曲,聊示微忱。”

展基听瑈璇念完,皱皱眉:“你想去吗?”瑈璇有几分好奇:“去看看无妨?”展基便对七童道:“那我们不回信了,和你家姑娘说过几日去拜会。”

七童恭恭敬敬地道:“姑娘说今儿七夕,若二位不嫌弃,可否今日便移驾惠临?”展基又皱眉:“白姑娘不是生病?”七童笑道:“姑娘有些咳嗽,唱曲是不成,奏琴却是不妨。”

 展基望望瑈璇脸上的期待,知道他想去,笑道:“那好,我们一会儿过去。”

七童大喜:“那么恭候二位大驾。”说着躬身一礼,跑回去报信了。

展基瑈璇便又回身,沿河向奇芳阁走去。瑈璇望着粼粼碧波,好奇问道:“这河为何叫秦淮河?”

展基笑道:“相传秦始皇东巡时,望金陵上空紫气升腾,认为是王气,于是凿方山,断长泷为渎,入于江。后人认为此河是秦时所开,便称为秦淮。”

瑈璇赞叹道:“金陵古都,确实是帝王之地。太祖定都金陵,我大明好生兴旺太平。”

展基微微颔首:“不错。可惜北疆不稳,蒙古人常生事端。”

瑈璇好奇:“听闻如今是皇帝陛下亲驻北京征蒙古?”

永乐元年,永乐大帝朱棣改“北平”为“北京”,称“行在”即皇帝在外时的行都。自此相对于“北京”,金陵帝都也被称为“南京”。

展基轻叹:“不错,天子守国门。皇上原来是燕王时、就数次北征蒙古经略北疆,如今也还是常在北京,蒙古人才不敢乱动。”

瑈璇有些担心:“国不可一日无君,那朝中事务怎么办?”

展基笑道:“太子监国,都是皇太子在处理。”摇摇头,不想再谈这个话题,重又念叨起家里的宝贝。瑈璇果然立刻注意力转移,二人计划着何时再去抓蛐蛐。

走了一会儿,又回到了奇芳阁。傍晚开始上客,奇芳阁生意极好,一拨一拨的客人络绎不绝。七童正等在门口翘首张望,见了二人喜笑颜开,连忙迎上来:“二位公子这边请。”

说着领两人沿左侧一条僻静的小道走进园中,曲曲折折过了几段回廊,渐渐异香芬郁、沁入襟怀。远远望见花丛后一个幽静的小院,月洞门上是“踏香馆”三个字,两扇门虚掩,一株大大的芭蕉遮在一角。

七童放重了脚步,就听得里头灵霚笑问:“可是二位公子到了?”笑吟吟地疾步迎了出来。展基瑈璇便又随着灵霚进了踏香馆。

一进门,好一个雅致的庭院。满园芬芳花草,雪白粉璧的墙角下一丛翠竹掩着口石井,青石井沿镫亮,沿墙稀稀落落散种着桃树梨树,一株圆顶金桂傲踞庭中,桂树后三间青砖瓦房,阔朗明亮。

白烟玉正在房门口,还是一身白衣,只隐隐有藕色花纹,领口镶边也是藕色,见了二人快步下了台阶,含笑道:“二位来了!”声音虽然略带沙哑却是柔媚动人。瑈璇听了,不由眉花眼笑。

几人进了厅内,窗明几净。中间是一幅美人图,侧壁挂着一管玉箫一只紫笛一架琵琶,另一侧置一画屏,屏前一架锦瑟。几上放着一盆兰花草,铜鼎内焚着沉香,案上满满的文房器具、珍美异常。

瑈璇首先赞道:“好!雅得很!” 展基显然不感兴趣,见瑈璇高兴、含笑不语。

白烟玉待二人坐下,敛容整衣,深施一礼:“烟玉蒲柳陋姿,谢二位公子今日仗义相助。”

展基摆了摆手:“不算什么,是那几个福建佬太不像话。”

瑈璇犹豫了下,还是忍不住:“什么‘福建佬’,福建人不是都这样的。几个斯文败类罢了。”

展基笑:“哦?你干嘛护着福建人?”有些好奇。

瑈璇有些迟疑,半晌道:“先考是福建长乐人。”声音有些低。

白烟玉却愣了愣:“福建长乐?那里可出过几位名人。两年前壬辰科的状元马铎就是长乐人,还有洪武三十年丁丑科的南榜状元。”见瑈璇低了头,白烟玉心中犯疑,缓缓问道:“公子识得南榜状元陈夔陈安仲?”

瑈璇仍旧垂首,半晌轻声说道:“正是先考。”竟有些哽咽。

白烟玉一下变了脸色:“你是,你是陈状元的公子?”

瑈璇抬起头,泪水在眼眶中转来转去:“不错。我是陈状元的遗腹子。白姑娘与吾家有何渊源?”看看白烟玉的年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不应该和父亲认识,也许是两家旧识 ?

白烟玉长吁一口气,站立不稳,坐回椅上,沉默不语。瑈璇呆呆地看着,良久白烟玉一字一句地说道:“先父白信蹈。”

瑈璇大吃一惊:“丁丑科的考官白信蹈?那,那白姑娘如何会在这里?”

白烟玉凄然一笑:“先父与令先尊丁丑年五月同被处死,先父身为主试官罪加一等,全家抄没。我只有三岁,被更籍入教坊司,十岁被发到这奇芳阁。”

教坊司隶属于礼部,最初是只提供宫廷内或庆典时的乐舞戏曲,即官妓机构。后分为宫妓、营妓、家妓几类,以有别于民营的民妓。规模逐年壮大后,不少也就对民间开放,想不到这奇芳阁竟是教坊司的。

瑈璇轻声问:“那令堂大人呢?你还有兄弟姐妹么?”

白烟玉笑得凄凉:“都死啦!谁也找不到啦!”

瑈璇黯然,不知如何劝解,不禁握起她的手安慰道:“姐姐别难过。”

白烟玉怔了怔,瑈璇才想起自己是个“公子”,如何这样随便就握女子的手?掩饰着松了手,不安地看了眼展基。

展基一直不语,默默望着二人。

洪武三十年丁丑年,大明科举考试中发生了著名的南北糊涂榜案。怎么回事呢?

三月会试发榜,所取五十二名贡士全为南方人,是为南榜也称春榜。北方举子以凤阳府学子为首闹事,举报主考官刘三吾和白信蹈“三吾等南人,私其乡”。明太祖亲自查问,命张信等翰林官员复审。

偏生这几人不了解皇帝用心,复审结果维持原榜。张信向朱元璋禀告南北考生确实相差悬殊,认为以文章定优劣是科举惯例,不应有地域照顾。

朱元璋却接到密告,说是刘三吾和白信蹈张信故意以北方陋卷进呈。龙颜大怒之下,安排刑部调查。刑部严训逼供,搞出了一个六百多人徇私舞弊行贿受贿的名单及证词。

明太祖怒极,处死白信蹈张信等试官,仅刘三吾因年老发配充军;南榜状元陈夔被问斩,受牵连者达千余人。朱元璋并于同年五月重新录取六十一名北方贡士,亲擢韩克忠为状元,史称北榜或夏榜。

这一桩南北榜案,一直被认为是桩冤案。为何春榜五十二位入榜者全是南方人?主考官刘三吾解释元朝自北方而来,统治北方时间远远长于南方,摧残了北方文化造成南优北劣。一般的看法则是科举以读书取士,南方文气盛自然南多北少,春榜极端地北方一个没中,不过是碰巧罢了。

这就好比,全国高考统一试卷统一录取分数,清华北大取的全是江苏浙江等南方人,碰巧招生办的也是南方人,那就一定是录取的行贿、招生办的作弊?

展基没想到,瑈璇竟然是南榜状元陈夔的后人,而白烟玉大家闺秀出身竟被没入教坊、更是人间惨事。

半晌,白烟玉拭了拭眼泪,笑道:“瞧我,今日得见陈公子,真是高兴事。怎么倒伤感起来?”

瑈璇望着她:“姐姐叫我小字瑈璇好了。”

白烟玉温柔一笑:“好,瑈璇。”起身坐到琴边,含笑道:“二位宽坐,恕以薄技污尊耳。”

慢拈丝弦,白烟玉缓缓唱道:“梦回故园,燕子重来了。摇床空留痕,木马久无人。罗衣生寒,晓风清峭,思亲已魂销。恨落花,偏似旧时友。”

白烟玉自幼便入教坊,得多位名师教导,词句清、音律正,这番思亲深情更使得其音杳渺凄婉,最后一个友字极低极缓,似有若无,余音袅袅却又绕梁遏云绵绵不绝。瑈璇听着听着,想起父亲含冤被斩,但母亲含辛茹苦抚养自己长大,比起白烟玉幸运不知几何

?

然而将这南北榜案伸冤昭雪、谈何容易?自己其实不过是一女儿身,又如何能瞒天过海,将这番冤屈上达天庭?

想到心酸艰难处,瑈璇不由目中蕴泪,长长叹了口气。白烟玉右手一划,一曲终了。二人望着铜鼎内袅袅升起的青烟,相顾无言。

瑈璇定了定神,凝视着白烟玉说道:“姐姐放心。瑈璇此次十七年后再入贡院,就是要为先父、为当年枉死的千余南方人讨回公道。瑈璇此生,誓洗此冤,不死不休!”

白烟玉忍了许久的眼泪噗地跌落:“好!我祝公子蟾宫折桂,马到成功。但有烟玉能做的,誓死相助。若能洗先父冤屈,烟玉甘愿以死相报。”

展基忍不住:“哎!你们两个!怎么都死啊活的。堂堂大明天朝、太平盛世,有冤便诉,不用这么苦吧?”对二人这幅惨样似乎极度不满。

灵霚正好进厅内点亮烛火,闻言笑道:“是啊!姑娘天天念叨老爷和陈状元,这不见到小陈相公了?”

瑈璇本是个活泼的,伸头见灵霚已经在院中摆好了香案乞巧,笑道:“是啊!姐姐,咱们出去拜一拜织女和魁星,今儿七夕呐!”说着拉起白烟玉便跑到了香案前。白烟玉见他自然而然地对长姊一样的亲昵依恋,心中感动;展基含笑看着,并不说话。

院中银辉遍洒,暗香浮动,长条香案上供着香瓜水蜜桃等时鲜瓜果。瑈璇点了支沉香,插在三脚铜鼎中,屈膝跪在案前,遥望星空,轻声祝祷:“瑈璇甘愿赴汤蹈火,只求早日洗脱南榜冤屈,昭雪枉死千人。”

白烟玉也盈盈跪倒在瑈璇身旁,喃喃道:“烟玉愿助瑈璇功成,慰先父在天之灵。”侧头凝视着瑈璇,轻声念道:“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瑈璇一怔,这一句出自秦风无衣,说的是秦军战士出征,想不到白烟玉志坚若此。瑈璇迎着她的目光,含泪说道:“与子同仇,与子偕行。”

浩瀚深邃的夜空中、群星璀璨,北斗七星和牵牛织女星在今夕份外明亮。星光明灭闪烁,似是听见了踏香馆中二人的誓言。一群喜鹊叽叽喳喳振翅飞往高空,杳渺的空中仿佛真架起座鹊桥。

展基负手立在庭前,望着虔诚相拜的二人,若有所思。

继续阅读:第4章 乡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歌鹿鸣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