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红2016-05-30 15:502,890

  翠姨在我家,和我住一个屋子。月明之夜,屋子照得通亮,翠姨和我谈话,往往谈到鸡叫,觉得也不过刚刚半夜。

  鸡叫了,才说:“快睡吧,天亮了。”

  有的时候,一转身,她又问我:

  “是不是一个人结婚太早不好,或许是女子结婚太早是不好的!”

  我们以前谈了很多话,但没有谈到这些。

  总是谈什么,衣服怎样穿,鞋子怎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呼兰河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呼兰河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