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韩少功2016-05-26 11:064,322

  “爸爸。”

  丙崽指着祠堂的檐角傻笑。

  檐角确实没有什么奇怪,像伤痕累累的一只欲飞老凤。瓦是窑匠们烧制的,用山里的树,用山里的泥,烧出这只老凤的全身羽毛。也许一片片羽毛太沉重,它就飞不起来了,只能静听山里的斑鸠、鹧鸪、画眉以及乌鸦,静听一个个早晨和夜晚,于是听出了苍苍老态。但它还是昂着头,盯住一颗星星或一朵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爸爸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爸爸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