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挺进罗布泊
空船2018-03-22 12:153,446

  罗布泊的风险,盗墓风险,我都知道,迈进车门的一刹那,我回头看了看北京的天空,是少有的蓝,空气是少有的新鲜,不由得感概万分。

  这一去,面对的是一个未知的世界,未知的文明,未知的风险,但是为了二十万票子,我别无选择。

  我得努力,努力让自己在这个残酷的社会生存下去,生存的更好。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一条不归路,但是,在这种情况下,没有更好的选择。

  四辆越野车,十六个人的探险车队,很快出发,扬长而去。

  我,二胖,姜若水,南哥还有一名司机,坐在中间的一辆越野车上,那南哥显然是姜大小姐的保镖,双眼虽然不大,但如刀锋般凛冽。

  看人一眼,让人觉得随时都能出刀。

  二胖虽然也当过保镖,功夫也不弱,但在这南哥面前,气势先弱了三分。

  我和姜若水,此时已经比较熟了,难得这个神秘家族的大小姐,没有什么架子,都是大学生,共同的话题有不少。

  二胖有些羡慕,趁着在路旁饭店吃饭的时候对我说,“你小子现在没混好,别打这美女老板的主意,这是条美女蛇,稍不注意就咬你。

  你想想,年纪轻轻就是正牌摸金校尉,家族势力这么大,小心被吃掉。”

  “你消停会儿吧,我心中有数,咋们现在一穷二白,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人家大小姐都不怕被我吃,我怎么会被她吃。

  年轻人,眼光放开一点,步子迈大一点。”

  我不以为然的说道。

  觉得二胖有点神经质。

  “哼,你小子是不到黄河心不死。”

  二胖不理我了,埋头吃饭。

  一路上走的并不算匆忙,晚上也正常休息,伙食也不错,为的就是保持充沛的体力,毕竟,很快就要闯入被称为“死亡之海”“生命禁区”的罗布泊。

  利用赶路这段时间,我又开始恶补《搬山九秘》,这可是生死攸关的大事,必须背熟,所谓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搬山九秘》中的上三卷很深奥,多是看风水,定穴位的,我只看了个大概,因为比寻找墓地,搬山道人不可能是摸金校尉的对手,

  至于下三卷,晦涩难懂,怪力乱神,玄乎乎的,副作用很可怕,也没怎么领悟,更多的是研究中三卷。

  镇,破,化三卷,并不那么晦涩,而且讲解的非常清楚,我拼命恶补。

  四天后,我们在若羌县经过短暂的休整,又补充了一批装备,开始挺进罗布泊。

  至于一些相关的证件手续,以姜家的实力,根本不算什么。

  至于路线,姜若水在仔细研究我肚皮上的地图,以及她的寻龙定穴经验后,初步判断出应该在孔雀河古河道北,古墓沟与楼兰古城遗址的中间地带。

  穿越罗布泊,最好的季节是九月,十月,再次5月份也可以,现在是三月份,风沙大,环境险恶,但是有了充足的装备后,姜小姐和我都等不及了。

  而且根据摸金校尉的经验,风沙大,流动性大,更容易寻觅到原本深埋在沙海中的古墓,更容易寻龙定穴。

  否则茫茫沙海,四面八方都一样,去哪里寻龙?

  进入沙漠后,我和二胖都非常兴奋,二胖吹嘘新疆采过油,只是跟着一个老板来过乌鲁木齐,一天后就走了,沙漠从来没有见过。

  只见朝霞灿灿,茫茫沙海泛着金色的光芒,犹如画卷一样,而且透着一股大自然经过天地伟力,斗转星移过后的沧桑。

  这一点,只有亲身经历过的才能体会。

  我胸中升起了万丈豪情,忍不住要朗朗吟哦一番,不过看着姜若水姜小美女平静如水的模样,还是忍住了。

  这个女大学生,当真是谜一样,难道真是为了寻找失落的楼兰文明?

  姜若水侧着看上去,皮肤白里透红,鼻子稍稍有些尖,不会是楼兰美女的后裔吧。

  我心中胡思乱想,想不出个所以然。

  路很快变得崎岖,颠簸,越野车的速度降了下来。

  到了中午时候,已经没有了路,一片茫茫沙海和盐壳。

  越野车性能虽然优越,司机也都是老手,但是在沙漠中,依然小心翼翼,尤其是过沙梁的时候,掌握好速度非常关键。

  太快就会飞车,太慢就会陷车。

  最后一辆越野车,直接陷入沙中,费了半天劲,这才拖了出来。

  “呼呼!”

  犹如恶鬼在呼号,令人胆战心惊的沙尘暴来了,铺天盖地的滚滚黄沙,犹如万千条黄龙一般翻腾咆哮,

  天昏地暗,飞沙走石,狂风肆虐,能见度不足五米。

  所有越野车,全部停下,躲避沙尘暴。

  我听到噼里啪啦的沙粒击打在玻璃上,发出鞭炮一般的声音,的确让人心惊胆战,如果在外面,恐怕会被卷到半空。

  当真佩服那些徒步探险罗布泊的勇士,在我看来,这绝对是在挑战生命的极限。

  好在我们装备精良,准备充分,这次沙尘暴虽然吓人,并没有带来真正的威胁,吹了三个小时后就停了。

  我们接着出发,一直到了晚上十点,这才准备休息。

  这个季节,路况情况极差,对车辆损耗很大,而且坐了一天车,大家都很疲惫,所以姜若水决定探险小队休息。

  天气还不算冷,大家都下了车,活动活动筋骨。

  寻觅到几个枯死的胡杨木,点燃了篝火,气氛立刻变得很浓烈。

  “嘿嘿,大家难得来到这里,不如开一个篝火晚会吧。”

  姜若水兴致勃勃的提议道,当真如电视剧中的傻白甜的呆萌女,可谁能想到,她又有一个神秘的身份,摸金校尉?

  毕竟是二十出头的大学生,开朗活泼,现在大家虽然疲惫,但是都不困,因此有几人随声附和。

  可以看出,这姜大小姐,还是很有威望的。

  我心中好笑,倒斗就倒斗,开什么晚会,真是傻得可爱,当然,嘴上不能这么说,笑道,

  “姜大美女果然有创意,在罗布泊开篝火晚会,当真是古今中外第一人,生命禁区唱响生命之歌,佩服佩服。”

  “你真会说话,你先唱首歌,或者表演个节目吧。”

  姜若水很高兴。

  “那得准备一下,还是姜大小姐先唱。”

  我摆了摆手,说道。

  下面的人也跟着起哄。

  “那好,我就唱一首《跨越世界的河流》吧,是维语版的,大学时特意学的,七剑的主题曲,希望我们能早日找到楼兰古国,早日返回。”

  姜若水笑了笑,也不客气,很大方的开始清唱起来,声音轻灵飘逸,在这清凉的沙漠中,令人感到灵魂都受到洗礼一般。

  不过由于是维语,歌词没有谁能够听懂。

  “姜老板,歌唱的很美,这啥词啊,听不懂,解释一下吧。”

  二胖鼓着手掌大叫。

  这词写的很很美,像诗歌一样,我念给大家。”

  姜若水甩了甩如瀑的秀发,优美的脖颈在月光下,泛着白腻的光泽,如女神般脱俗,轻声念道,

  “万物像河水一样流变,

  到达的就是源头,

  在山谷中上升,山顶上下降,

  生命的智慧写在沙中,

  万物皆由斗争产生,

  永恒的火抚慰你潮湿的灵魂。

  当你放下心中的刀剑,

  乘一只空船来跨越世界的河流。”

  念完后,姜若水眼里闪耀着希望的光芒,接着说,“这一次大家都很辛苦,但是我相信,这一次我们一定会成功,楼兰古国的秘密,一定会被我们解开。

  接下来,你们谁来表演?”

  我准备表演点搬山秘术,比如点燃符箓之类的,让人家看看我的实力,没想到二胖大吼一声,冲了出去。

  二胖本人也是心高气傲,但是一路来,姜若水和我常常交谈,但是对二胖有些冷淡,二胖认为瞧不起他,自告奋勇的冲了出去。

  “各位,在下鲁文西,正所谓四海之内皆兄弟,今日我们在这无人区,也算缘分,我是个粗人,不会唱歌跳舞,就为大家表演一套拳脚。

  如果看得下去,请大家给点掌声。

  离远点,否则我的拳风会把篝火扑灭。”

  二胖撸胳膊挽袖子,抬头腿,看周身上下没有绷挂之处,往远处连着跳了三跳。

  别看他臃肿的身躯,跳动起来还非常灵活。

  周围人对他的体型,以及刚才这三跳,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就连那眼如刀锋般,气势很凌厉的南哥,也点了点头。

  只有那一身黑西服的吕教授,还是面无表情。

  二胖见大多数人眼睛和期待,大为得意,吼道,“现在就给大家打一套正宗的八极拳,各位上眼。

  嗷嗷!”

  二胖突然扑倒在地,杀猪般的大叫起来。

  “哈哈!”

  周围人哄堂大笑,认为二胖绝对是表演行业毕业的,演技惊人。

  我又生气又可笑,心说这二胖当真不靠谱,太丢人了,说好打拳,怎么表演大叫了。

  “二胖,你疯了,别演戏了,赶快打拳。”

  我气愤的嚷道。

  姜若水笑的花枝乱颤,对我说,“你这位胖兄弟,当真很有意思,我觉得他适合做演员。”

  “嗷!”

  二胖在地上翻滚,一直大喊大叫。

  “啊!”

  旁边一名姜家的司机,突然也扑倒在地,大喊大叫,放声大哭。

  甚至扭曲着在地上翻滚,声音撕心裂肺一般。

  在这黑暗的沙漠中,当然令人惊悚。

  这个时候,我们都明白了,根本不是什么表演,而是遭到了什么攻击。

继续阅读:第8章 沙漠蛛蜂,流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墓迷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