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画皮
空船2018-03-22 12:073,367

  而事实就是如此,四大盗墓门派,在山经中都有代称的山,摸金校尉寻龙定穴,技术含量第一,称之为腾龙山。

  发丘将军擅长观星定位,占卜吉凶,稍逊摸金校尉,山经中自称星云山。

  搬山道人克制粽子最强,擅长利用万物相生相克相化之处化解为难,称为山外山。

  卸岭力士大都出身草莽,出手狠辣,一力降十会,近战强大,身手了得,称为绿野山。

  这是四大门派嫡传弟子才能知道的山经,寻常旁系支派,根本不了解,所以,第一时间我才判断出,面前的姜若水,定然是摸金校尉的传人。

  摸金校尉,技术含量最高,上观天象,下觅群龙,分金定穴,其传人数量稀少,神龙见首不见尾,因此称为腾龙山,山经也是非常有气势,自称天顶客,无人不服。

  对方自报家门,我如果再遮遮掩掩,那就是不懂江湖规矩,不单无礼,传出去也会令人鄙视,弱了气势,当即开始说出搬山道人的山经,

  “山外青山楼外楼,风雪连天万户侯,一蓑烟雨任君走,几家逍遥几家愁。

  搬山道人称为山外山,平日常做道人打扮,也会一些道家符术,身份神秘,常常孤身一人万里独行,这山经虽然没有摸金校尉那样霸气,倒也逍遥洒脱。

  “四海之内皆兄弟,兄弟从来有义气,义气冲霄三碗酒,酒后两肋插两刀。”

  姜若水为我和二胖倒上两杯茶,笑呵呵的说道,“原来是搬山一门的传人,失敬失敬,这里很安全,放心说吧。”

  “原来是摸金一门传人,幸会幸会,我叫吴为,见过姜大小姐。”

  我抱拳施礼。

  “我叫鲁文西,叫我二胖就行。”

  二胖在旁边,同样抱拳施礼。

  现在再看姜若水,突然之间神秘了许多,不完全是一个女大学生,更像一个神秘家族的大小姐。

  说山经还是太累了,既然都是盗墓同行,那就打开天窗说亮话,省的费劲。

  “吴兄,你这青铜虎符,应该是商周时代的东西,对于懂行的人,价值不菲,不懂得却没几个钱。”

  姜若水此时将铜符放在桌子上,问道,“那幅画的,最关键的就是那幅画,我听桂姨提到过,江山美人图,

  既然你们是搬山道人,那一定是真的,放心,价格不是问题,怎么也得十万打底,拿出来看看吧。”

  姜若水的声音,传到我的耳边,当真如天籁般动听,想不到这山经这么管用,半吊子的搬山道人,竟然能让姜大小姐如此看重。

  还没看画呢,就十万打底,实在是太豪放了。

  二胖的嘴,已经咧到了耳朵边上。

  “姜大小姐,放心,宝剑赠英雄,这幅画定然会卖给你。”

  我笑着说道,用手一摸,将别在腰间的纸包拿了出来。

  为了防止这幅画受潮,还用油纸小心的抱起来,贴身保管。

  油纸打开,我傻眼了,古画不翼而飞。

  “怎么回事?”

  二胖也傻眼了,心急如焚的说道。

  “难道放包里了?”

  我将随身带的包裹底朝天的翻了一遍,根本没有这幅古画。

  “真是活见鬼了!”

  我努力地回忆一切,根本没有接触到其他人,而且也不可能落在那活羊馆,可好好的一幅画,怎么消失得无影无踪。

  二胖也将他的包裹,翻了个底朝天,毫无收获。

  “这到底怎么回事?画呢?”

  姜若水眼睛忽闪忽闪的,看样子比我还着急,和我一起翻起了包裹。

  里里外外都翻了一遍,没有。

  我心如刀割,好容易一个发财,踏上幸福之路的机会,难不成就这样溜走?

  二胖脑门上的汗都出来了,三月的北京,天气还很凉。

  “这里!”

  姜若水眼尖,一掀我上衣襟。

  “啊?”

  我愣了一下,心说光天化日,这姜大小姐怎么会非礼我,掀我衣服做什么。

  低头一看,吓得三魂出窍。

  那副古画,现在已经紧紧贴在我的肚皮上,确切的说,是印在我肚皮上,像个栩栩如生的纹身。

  我抓了抓,根本抓不下来,已经不是画,而彻底融入了我的肚皮。

  太惊悚了。

  就算面对狐尾艳尸的时候,都没这么惊悚过。

  油纸包裹严严实实的画,怎么会突然渗入我的身体之中?

  画皮?

  难道遇到了妖术,遇到了画皮?

  画的大小与原来一样,上面到我的胸,下面到肚脐下三寸,一个古典宫装美女,还有万里江山,就在我的身上。

  姜若水不管不顾,为了看画的全貌,把我的裤子往下拉的许多,险些彻底走光。

  “是真的,原来一切都是真的。”

  姜若水失魂落魄,口中喃喃自语。

  我同样失魂落魄,现在裤袋都松了下来,样子十分不雅,而且被一幅画融入到肚子上,谁都不会轻松。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忍不住开口问道。

  二胖张大了嘴,激动地说不出话来,许久才说了声,“吴为,你够狠,佩服佩服,为了怕别人偷走,把画缝在肚子上。”

  “去死吧,这不是我缝上去的。”

  我怒斥二胖,转回头接着问姜大小姐,“这画怎么能取下来?”

  “这是人皮画,里面有前世的诅咒在内,一旦遇到有缘人,就会融入对方体内,无法消磨。”

  姜若水有些惋惜的说道。

  “啊?人皮?诅咒?谁这么变态,为什么要找上我?”

  我有一种万箭穿心的感觉,只觉得后背直冒凉气。

  “你也不用太担心,所谓诅咒,也未必是坏事,或许有什么大的机缘,实话告诉你,这幅画名叫江山美人图,但实际上,是一个古墓的地图。

  有了这幅画,我就能找到那个神秘的古墓。”

  姜若水此时恢复了正常状态,不紧不慢的说道。

  “我可不想什么下什么古墓,说句实话吧,我只是半吊子搬山道人,得到了一本搬山秘术,对古墓没有什么兴趣。

  这样,你想办法拓印下来,价格可以打个八折。”

  我也恢复了冷静,毕竟是二十一世纪的青年,对于什么远古诅咒的,不放在心上,再说,不有预言家预言今年,也就是2012年年底,是什么世界末日么?

  都快世界末日了,怕个鸟诅咒。

  最关键的还是钱,有了钱,我天天去搓澡,不信搓不下来,就算搓不下来,再弄几个纹身上去。

  至于盗墓,没兴趣,一旦碰上粽子,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拓印一点作用没有,这种人皮地图灵异的很,脱引下来就失去了灵性,根本找不到目标,一文不值。”

  姜若水看着我的表情,轻声说道。

  “啊!”

  我有些呆傻,二胖面如土色。

  原本说好的发财之路,幸福之门,现在成了梦幻泡影,这反差实在太大了,简直令人难以接受。

  “其实两位不用担心,你们是身怀绝技的搬山道人,否则也不会得到这铜符和人皮画,现在,我有个重要的行动,需要你们两个协助。”

  姜若水抿了一口茶,认真说道。

  “姜大小姐,如果是盗墓的话,免谈,现在可不比古时候,也不是民国时期,查得这么严,这可是非法行为,弄不好进去,一辈子就交代了。”

  我没有犹豫,直接说道。

  我和二胖缺钱不假,进入社会这几年,受了不少别人冷眼也不假,但是还没到需要盗墓的份上,这绝对不行。

  “不是盗墓,是考古,是探险,说实话,我大学学的就是考古专业,毕业才半年多,这一次行动,还有大学教授一起去,不是什么违法行为。

  只要你们两个和我一起去,除了这两万定金外,再给十万元酬金,如果找到了目标,酬金翻倍,二十万。

  如果一切都非常顺利,收获很大,再加十万。”

  姜若水看着我和二胖,递过两杯好茶,接着说道。

  “这,这不是什么钱的事,我们可是有为青年,不做非法勾当,至于考古,没问题,去哪里?”

  我一听立刻精神抖擞,既然还有大学教授跟着去考古,那就没问题。

  “罗布泊。”

  姜若水的微笑,如春风一般甜美。

  “有没有搞错?”

  我原本精神抖擞,现在精气神泄了七分,说道,“大小姐莫不是消遣我?罗布泊可是四大无人区之首,危险无比,而且诡异非常,现在仍然有许多未解之谜。

  去罗布泊探险考古,找什么?找死啊?”

  心中狠狠骂道,我说钱怎么这么好挣,考考古就十万二十万的,原来是罗布泊。

  作为当代大学生,又在社会上闯荡了三年多,自然知道罗布泊的可怕,罗布泊现在,基本上和塔克拉玛干沙漠融为一体,寸草不生,有名的“死亡之海”。

  据说之前是一个大湖,里面楼兰城为“丝绸之路”咽喉,之后由于气候和人为影响,导致彻底干涸,现在就剩下大片盐壳。

  由于形状和人耳差不多,被誉为“地球之耳”,有许多诡异无比,无法解释的事件发生。

  为揭开罗布泊的真面目,古往今来无数探险者深入其中,自然也死在其中。

  这片魔鬼三角区,由于古丝绸之路从中穿过,许多繁华古城被漫漫黄沙掩埋。

继续阅读:第6章 二十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墓迷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