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卸岭力士
空船2018-03-22 12:083,436

  七月十五,也就是鬼节,经常放河灯,据说人间的河与阴间的河水都是相连的,放河灯可以超度亡魂,指引方向,引导孤魂野鬼上路。

  而经过秘术制造的孔明灯,可以为死者招魂引路,找到阴气最重的位置,甚至一直接引到阴间。

  民家谁中了邪,装了鬼,往往借着孔明灯送走,这个东西如果一旦落地,必然是极阴之地,非常晦气,可以说恶鬼难渡。

  如果这幽灵鬼堡中,真有阴龙龙脉,或者真正的阴兵,孔明灯必然落地,落地之处,定然距离龙脉不远。

  “啪!”

  孔明灯升腾而起,飘向远方,但很快被阴气坠住,悬浮半空。

  突然,一头往远处扎去,正是阴兵聚集最多之处。

  “飕飕!”

  四周阴兵阴马一阵杂乱,怪叫着跑开。

  但阴风呼啸,黑雾弥漫,我只看到了大概范围,很快消失了。

  这时,姜若水的黑驴蹄子也烧的差不多了,从她的判断看,与孔明灯的坠落地点相差不远。

  但斩龙脉何等艰难,当年明朝风水大师刘伯温斩断龙脉时,命令大量军队日夜不停地挖山斩脉,一连挖了好几个月才罢休。

  就凭我们这十二人,蛮力挖不知道要挖到猴年马月,必须精准找到阴龙龙脉最核心的龙根,一下斩掉,否则,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用不了多长时间,我们全都会被困死在这幽影鬼墓。

  “豁出去了,开天眼。”

  我决定拼死一搏,施展开天眼秘术,《搬山九秘》中鬼字卷记载,一旦开天眼,有可能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胆小的很可能被吓死。

  而且我这个半吊子搬山道人并不熟练,贸然施展容易留下后遗症。

  但现在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我拿出两片黑狗血泡过的柳树叶,猛擦眼皮,同时念开天眼咒,

  “天法清清,地法灵灵,阴阳结精,水灵显形,灵光水摄,通天达地,法法奉行,阴阳法镜,真形速现,速现真形,急急如律令!”

  也不知道是咒语当真灵验,也不知道是柳叶擦得我眼疼,反正天眼没开,反倒一阵阴风吹过,看到了原来坠落的孔明灯骨架。

  “破邪!”

  姜若水此时也已经发现孔明灯骨架,抡起烧剩半只的黑驴蹄子狠狠砸去。

  “嗷嗷!”

  那孔明灯散落处,果然有一块凸出的大石,形似龙脊背,竟然发出了怪兽一般的吼声。

  周围众多阴兵阴马,顿时消散了许多,只是远处,依然有千军万马拼杀的影像。

  “开!”

  吕教授的大枪一抖,枪尖旁边突然弹出两个一个钩镰,正是古代兵器中,极难使用的方天戟。

  戟是一种中国独有的古代兵器,实际上戟是戈和矛的合成体,是在枪尖的两侧带有称作“月牙”锋刃,它既有直刃又有横刃,呈“十”字或“卜”字形,因此戟具有钩、啄、刺、割等多种用途,其杀伤能力胜过戈和矛,

  其中,把带有两个对称月牙锋刃的叫做方天戟;而把只有一个月牙锋刃的单称青龙戟。

  历史上最有名的,自然是温侯吕布的方天画戟和项羽的天龙破城戟。

  想不到,这个古怪的吕教授,骤然挥出一个方天戟。

  那方天戟以开山破岳之势下劈,阴风激荡,卷向四面八方,大戟破空,竟然发出了破空的嘶嘶声。

  此时此刻,吕教授仿佛冲锋陷阵的大将军,横刀立马,横勇无敌。

  “蓬!”

  那根凸起的黑色大石头,轰然破碎。

  一戟斩龙根!

  阴龙龙脉被切断,阴气四散。

  我震惊了,周围的人也傻眼了。

  这到底是吕教授,还是吕布附体?

  漫天的黑风,浓雾,周围所有的阴兵阴马,顷刻间犹如泡沫板破碎,消散无形。

  四周哪里有什么坚固巍峨城堡,只有几处断壁残垣,还有一些破败的石头宫殿,方圆不过二百米。

  抬头向天,已经是满天星斗。

  想不到,这二百米长的残破宫殿,竟然困了我们四五个小时。

  所有人都颓然的坐在地上,一股拼劲下来,就剩下气喘吁吁了。

  “想不到这幽影鬼墓如此厉害,胖爷我算见识了,再过一阵,恐怕饿都饿死我了。”

  二胖饿坏了,脸色惨白的叫道。

  “想当年,诸葛亮在鱼腹浦,用几块石头堆,阻挡住了陆逊的十万大军,以前总是觉得不可思议,现在想想,那是之前见识太浅。”

  姜若水心有余悸的说道,“如果没有吴为还有吕教授,单凭我自己,就算再带上百十个人,也破不了这幽影鬼墓。

  九大绝墓,果然非同小可。”

  “我也是误打误撞,最关键的是吕教授,打碎龙根,一槌定音。”

  我谦虚的说道,的确,吕教授功不可没,那龙根有可能稍纵即逝,一旦被阴兵遮挡,再遇到就难了。

  “姜若水摸金术破邪,你的搬山秘术破虚幻,我的方天戟破掉了龙气,少一个都不行。”

  吕教授面无表情,淡淡说道。

  此时他脸色更加苍白,显然刚才这一记斩龙戟,用出了全力。

  “他也知道搬山秘术?”

  我心中一喜,开口说道,

  “山外青山楼外楼,风雪连天万户侯,

  一蓑烟雨任君走,几家逍遥几家愁?”

  我先自曝山经,点明我就是山外山,也就是正牌搬山道人,而不是江湖术士。

  如果对方也是盗墓四门的嫡传弟子,而不是乡野小盗,当对方说出山经切口的时候,不报上家门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尤其是一起行动的盗墓成员。

  吕教授眨了眨眼睛,样子看起来怪怪的,点头说道,

  “潇湘夜雨满西楼,翻山卸岭不自由,

  花自飘零水自流,绿野山中笑孔丘。”

  我一听大喜,笑道,“哈哈,原来吕教授也是同道中人,这一次能够直言相告,足见是个磊落之人,幸会幸会。

  绿野山的高手,果然身手不凡。”

  山经中,搬山一派自称山外山,取逍遥洒脱之意,而卸岭一派,自称绿野山,因为卸岭一派,不少都是绿林好汉,平日啸聚山林,打家劫舍,聚义分赃,

  遇到大墓就蜂拥而起,全力发掘,大肆搜刮明器。

  四大盗墓门派中,摸金校尉寻龙点穴第一,发丘将军观星占卜第一,搬山道人克制僵尸第一,卸岭力士近战攻击第一。

  换句话说,卸岭力士尽管寻墓方面较弱,但身手往往最好,说不定就是江洋大盗,海洋飞贼,绝对不能轻易招惹。

  当然,盗亦有道,在绿林草莽中分赃聚义,也向来不乏英雄豪杰,如水浒,瓦岗等揭竿而起之辈,都是出身绿林,也都做出轰轰烈烈的事业。

  万万没有想到,吕教授竟然是同样神秘,几乎消失的卸岭力士。

  “想不到摸金,搬山,卸岭三大门派,今日在这罗布泊楼兰古国遗址处携手,合力破掉这幽影鬼墓。

  看来这次楼兰古国之行,我们必然能够大获全胜。”

  姜若水也是吃了一惊,她也没有想到吕教授竟然是四大盗墓门派中的卸岭力士。

  众人简单休息了一下,开始挖盗洞。

  必须最快的速度找到墓室,找到水源,否则这些人很难再撑下去。

  至于食物,暂时不用担心,行囊里还剩下一些,另外实在不行,墙角处那撞死的野骆驼,够这些人吃好几天了。

  “想不到,吃烧烤竟然能吃上骆驼肉,这一趟真实不虚此行。”

  二胖眼睛冒着蓝光,感慨道。

  “野骆驼是咋们的恩人,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不能吃它。”

  姜若水看着倒下的野骆驼,有些伤心的说,“这次回去,我要拿出一笔钱赞助野骆驼保护区。”

  “姜老板,佩服佩服,不过野骆驼已经死了,用不了多久就会腐烂,那就是对野骆驼的不尊重。

  还不如分些肉,大家带着,一旦饿了就吃。”

  二胖点头赞许道。姜若水越大方,二胖越高兴,说不定这次结束能多分点钱。

  “也好。”

  姜若水也不是矫情之人,毕竟野骆驼一死,考古小队又是人困马乏,迫切需要食物。

  众人把野骆驼切割,每个人都分了一大块骆驼肉,放进包裹里。

  “飕飕!”

  这些人用旋风铲,挖起盗洞来简直是轻车熟路,尤其是有三把经过改良的电动旋风铲,十分效率。

  只是沙漠中不比外面土地,虽然不是流沙,但打着打着,总有沙土进去,因此,打得盗洞要费劲些,而且,洞口也要宽敞,否则容易塌方。

  忙了将近两个小时,盗洞终于打好,四周用木杆撑住,防止坍塌,盗洞足有十多米深,二胖的体型,也可以轻松进入。

  当然,不能马上进去,因为古墓埋藏多年,有很多古墓中有一氧化碳等有毒气体,可以杀人于无形。

  许多盗墓贼,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就死了,这种情况,更多的都是有毒气体的缘故

  必须要放风透气。

  夜风呼啸,放了半个多小时气,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野骆驼缰绳绑在一起,由老张看管,放在一间破旧的宫殿内休息。

  说是宫殿,其实就是一间比较大的房屋,断壁残垣,破败的不像样子。

  这是我们出去的希望,所以野骆驼绝对不能丢。

  其余的十一人,通过绳索,依次下盗洞。

  很快众人全都下来,打开手电筒一照,这里显然是一个大墓,非常宽敞,空荡荡的,墓室四周都是条石,非常坚固。

继续阅读:第17章 楼兰古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墓迷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