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 章 幽灵的儿子
空船2018-03-22 12:023,465

  “命运?”

  我一愣,笑道,“不信,所谓命运,都是封建统治阶级愚弄老百姓的,什么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什么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六名七相八敬神,我根本就不信。

  我命由我不由天。”

  我看过不少热血沸腾的网络小说,因此对于命运这一套东西,并不相信,尽管现在成了搬山道人,对于风水寻龙之术比较认可,但是说一切都是命运主宰,身不由己,我还是接受不了。

  打个比方,这次来楼兰古墓,我可以不来,不要这二十万,只不过最终我根据现实情况做出的选择。

  “你有过这种感觉没有,就是你弄不准自己是醒着,还是在做梦,分不清真实还是虚幻?

  不明白这个世界,是真的,还是假的?”

  吕教授的眼神,依然纯洁,清澈如幼童,他皮肤白皙,棱角分明,是个标准的美男子,只是太过冷清了些。

  “有没有搞错?”

  我觉得好笑,摸了摸吕教授的脑门,说道,“堂堂教授,堂堂卸岭力士,居然被烧糊涂了,没错,我们是很危险,但是并不意味着我们会稀里糊涂的死去。”

  突然,我心神一阵摇曳,感到不远处仿佛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那种感觉十分真实,如芒刺在背,如同做了什么坏事被监控,被偷/窥的感觉。

  我甚至觉得,大脑有些凌乱,甚至不少隐/私都被这双眼睛盯着。

  “什么人?”

  我四处寻找,发现并没有眼睛在偷/窥。

  “可能是错觉。”

  我暗暗安慰自己,但刚才那种感觉,实在太真实了,当真如同站在摄像头之下,被偷/拍。

  再看吕教授,又是一副呆呆的神情。

  “吕教授,别胡思乱想了,告诉我,你的身手为什么那么好,怎么也得有千斤之力吧,要是去当举重运动员,说不定能拿个奥运会金牌呢。

  还有,为什么你的血能够退避虫蚁?有时候还没有影子?”

  我看旁边无人,悄声问道。

  平常我可不敢问,要是这个怪人怒了,说不定一记方天戟把我刺翻在地,毕竟我闯荡社会三年多,说话还是有分寸的。

  但现在死到临头,没有那么多顾忌了。

  “我,我也不清楚,很多事情,我想不起来了。”

  吕教授摇了摇头。

  “玩失忆对吧,

  其实很多事情我也想不起来,在我六岁时候,和小女孩钻过小树林,玩过家家,但具体情况,真想不起来。”

  我淡淡说道,心说这吕教授当真小气,现在还不说实话,难道真要把秘密带到地狱中?

  “我的确忘了很多东西。”

  吕教授也不生气,坐在一块大石板上,“但是刚才,我似乎又回忆起了一些,我记得老家是在一个偏远,荒凉的小山村,那里两面是墓地,两面是高山。

  小的时候,一大家族都在那个山村中。”

  “继续回忆,如果你当真有失忆症的话,一定要努力回忆,你的爸爸妈妈呢,怎么当得卸岭力士?用力想!”

  我连忙说道。

  “我的爸爸妈妈?”

  吕教授突然抱起了头,面孔痛苦的有些扭曲,那种神情让我有些不忍心,但是我知道,继续想下去,对他有好处。

  “又想起了一些。”

  吕教授的表情虽然还是有些痛苦,但正常了许多,接着说道,“我们家族传承了很久,是卸岭力士的嫡系传人,一直以盗墓为营生。

  卸岭力士的规矩,虽然没有摸金校尉那样复杂,也有一些严格的规定,比如帝陵一级不盗,穷苦人家墓葬不盗,大英雄之墓不盗。

  盗墓只限于古代那些王侯将相,尤其是名声不好的王爷贵族,这些人活着鱼肉百姓,横行霸道,手中不知有多少累累血案,搜刮了多少金银珠宝,竟然死后也不放过,死了还要陪葬。

  这样的墓葬,这样的墓主,如果一直让它长眠于地下,有大量人殉财宝陪伴,简直是一种罪恶,因此,卸岭力士才愤而盗墓。”

  “对,那些深山老林中古墓,是多少古代劳动人民的血汗,我们绝不甘心让它埋没在历史的长河中,这是对人类的犯罪。

  正所谓盗亦有道,有所为有所不为,是我们正宗盗墓四派的宗旨,绝不像那些野盗,甚至官盗一样胡乱盗墓。

  哼,其实历来危害最大的就是官盗。”

  我点了点头,愤愤不平的说道,转念又一想,帝陵级别的,没有大批军队再加上专业知识的盗墓行家,根本没办法盗,穷人的墓也没有多少油水,盗它作甚?

  “吕家所在的村落很荒凉,家族人口不多,与外界交往很少,很多年前,父亲还有一群吕家的人去远处盗一个大墓,却遭遇危机,都失踪了。

  当年,我妈妈和父亲才结婚七天,但两人非常恩爱,每到黄昏,她一直在村口的柳树下等,一直等到天黑。

  直到半年后一天深夜,父亲突然回到了家,但瞒着其他所有人,只和妈妈见面。

  妈妈问父亲为什么,父亲也不说,只是说时间不多了,时间不多了,然后每天深夜回来,天不亮就走。

  持续一月之后,父亲再也没有回来,但妈妈却怀上了身孕,引起了族人的怀疑。

  没办法,妈妈只能说明缘由,但是谁也不信,因为就在昨天,派去那个大墓的家族打探小队传来了消息,半年前的吕家人尸体全都找到,包括我的父亲。

  荒凉的村落不可能来外人,但妈妈却实实在在的怀孕了,每天晚上来看妈妈的,是我父亲的幽灵,所以,我是幽灵的儿子。”

  吕教授的眼中,浮现出一丝痛苦的神色。

  “幽灵之子?”

  我感到浑身发冷,毛骨悚然,后脊背直冒凉气。

  一个已经死去半年的人,怎么会变成幽灵,和他的妈妈往来?而且让他妈妈,怀上了他?

  这实在太过于惊悚,太过于不可思议。

  吕教授的眼神闪过一丝痛苦的神色,努力回忆,

  “我生下来后,妈妈一直遭受族人的冷眼,认为我和妈妈,都是不吉利的人,我们被赶出了原来的家,在村口柳树旁边的一间破屋内居住。

  偌大个村落,只有一个老管家对我们不错,因为父亲之前救过他的性命,所以他经常来给我们母子送吃的。

  在我6岁那年,妈妈得重病也去世了,没办法,我跟着老管家一起长大。

  之后我的眼睛能看到一些不该看见的东西,受到了族人的重视,慢慢教给我一些盗墓的知识。

  外出盗墓,有时候也带上我,而我也往往能够发现一些其他人发现不了的宝物。

  之后有一次,我们去了一个很大的大墓,出了事情,我被埋葬在墓地之内,不知道过了多久,又爬了出来,而带我来盗墓的族人都已经消失了。

  这时候我已经十二三岁,我讨厌做他们的盗墓工具,并没有回到村落,而是在外面流浪。

  有时候找不到吃的没办法,只好去墓地拿些东西换吃的,再后来就记不清了。

  似乎有个人帮了我,是谁?我记不清了,我的头好痛,好痛呀!”

  吕教授突然变得疯*起方天戟冲了出去,一阵疯狂挥舞。

  “吕教授,吕教授,不要这样,你冷静点冷静点。”

  我大喊大叫,希望唤醒吕教授,但吕教授全然不听我的,只顾一味疯狂挥舞方天戟,一副癫狂的模样。

  “或许他累了就好了。”

  我暗想道,方天戟舞动如风,我也不敢上前去,否则被砍掉脑袋那就赔了。

  虽然现在面临绝境,但,总得留个全尸吧!

  我尽量离得远点,再一看,姜若水正好在旁边,一副迷茫的样子。

  “姜大小姐,罗布泊生存环境这么险恶,这个楼兰古墓如此诡异,你们姜家在潘家园,甚至在北京城,肯定有不弱的势力,为什么你父亲和三叔还要来这里?

  你父亲和三叔,已经消失了16年,肯定不在人世,你一个大小姐,为什么不辞辛苦,不顾生命危险来这里?

  我实在是有点想不通,到底怎么回事?何苦呢?”

  我忍不住问道。

  “你不懂,这是我们的使命,也是我们的宿命。”

  姜若水脸上闪现出一丝痛苦的神色,“你以为我不愿意在外面的繁华世界,享受生活么?很多事情,我们没有选择。”

  “我说姜大小姐,你不会在做梦吧?”

  我有些气愤的说道,“要说我没有选择还可以接受,我一个屌丝,为了20万银子,可以来冒险。

  但是你姜大小姐,长得这么好,身材也不错,家里又这么有钱,怎么会没有别的选择?

  你真心不需要来盗墓,你应该红尘作伴活得潇潇洒洒,策马奔腾享受世间繁华,

  一个富家小姐,女大学生来盗墓实在是难以想象。”

  “选择,很多时候没有选择,有时候我有一个奇怪的念头,觉得我们一出生就是奴隶,被许多条条框框束/缚着,被这个世界束/缚,根本身不由己。”

  或许这就是命运吧,你相信命运吗?”

  姜大小姐突然看着我,轻声问道。

  “晕倒在茫茫人海,你们这都是怎么了?我命由我不由天,你这个知识分子,美女大学生,怎么也和那个神经兮兮的吕教授一样?

  要扼住命运的喉咙,做自己命运的主宰。”

  我大声说道。

  “做自己命运的主宰,说的轻松,真正实现谈何容易?或许神仙才能达到。”

  姜若水的情绪有些低落,毕竟现在面临死亡绝境,人的想法与平时不一样,也属于正常。

继续阅读:第33章 姜家的秘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墓迷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