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尸洞的奇幻漂流
空船2018-03-22 12:103,460

  “佛说前世500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一次擦肩而过,不知道前世我们要回眸多少万次,多少亿次,眼睛都瞪出血来,才换回今生的棺材内同行,

  10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棺材渡,不容易呀!”

  我接着调侃,在这同生共死之际,在这狭窄的封闭空间内,我忘却了姜大小姐的身份,把她真正当成了生死患难的真心朋友。

  心情顿时轻松许多,也没有之前那么多的压力。

  因为对于现在水晶棺材中的我们来说,什么金钱,地位,权力,背景,门派,通通都是浮云,只有两条鲜活的生死患难,甚至相濡以沫的生命。

  这一刻,生命成了唯一!

  仿佛周围的一切已经被尸洞吞噬成了虚无,整个宇宙只剩下我和姜若水两个,其他一切与我们无关。

  甚至有个感觉,我们两个就像是在创世初期,在伊甸园玩耍的亚当和夏娃,懵懂无知,却很快乐很自由。

  看看身旁的姜若水,也是一副慵慵懒懒,比较放松的模样,胸脯一起一伏的,微微喘着气。

  “你又碰到我胳膊了。”

  姜若水眼睛一瞪,说道。

  “我们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别怪我,我还能去哪儿?”

  我无奈的一笑,尽量保持与姜若水的距离,身子紧紧贴在水晶棺材另一侧。

  极度疲惫后的放松,让我很享受,尽管旁边就是有些呆萌,有些霸道,有些纯真的大美女,但我没有一点儿荒唐或者猥琐的想法。

  一切合乎本心,合乎自然。

  还别说,躺在水晶棺材内,在尸洞遨游的感觉还挺舒服。

  尸洞的奇幻漂流!

  浑身疲惫也少了许多,我感觉这尸洞仿佛是液体,仿佛是一条河流,而且我们就在这河流中央的小船中飘荡,随波逐流。

  我望水晶棺材外望去,只觉得漆黑一片,但距离水晶棺材最近处,似乎泛着细微的浪花,犹如在深海中潜水前行,这种感觉很奇妙。

  “姜若水,我突然有一种感觉,感觉咱们好像在母体中的胎儿,随着羊水一起游动。”

  我开口说道,也不知道这个想法是怎么诞生的,甚至有一种强加于我脑海的感觉。

  “你说的怎么这么对,我也有这一种想法,仿佛生命刚刚开始,就在母体的胎盘中,难道真像玄壁那样,我们有可能通过尸洞抵达另一个未知的世界,迎接新的生命?这也太玄幻了吧。”

  姜若水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睛,开口说道。

  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一模一样,这让我感到有些惊讶,但现在我们根本改变不了什么,只能顺其自然。

  “这尸洞没准儿就是霍金先生说的黑洞,我们可以通过黑洞进入另一个宇宙空间。”

  我脑洞大开,分析道。

  “不可能,黑洞可是宇宙的秘密,就连光线都可以吞噬,就连恒星都可以吞噬,别说我们两个,整个地球也会被吞噬殆尽。

  我们会瞬间被拉伸成一束束亚原子甚至更小的粒子,不可能还活着。”

  姜若水对我的猜想摇了摇头。

  “的确不可能是宇宙中的黑洞,算了,想这么多头疼,随遇而安,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我们相遇相识在这水晶棺内,也是一种缘份,一切都是因缘聚散而已,让这一切随缘吧。”

  恍惚间我仿佛领悟了一些玄妙的东西,不经意说了出来,样子像个得道高僧。

  “你丫,其实脑子思维挺活跃,挺有深度和内涵的。”

  姜若水笑了。

  “必须的,你是高端大气上档次,我是低调奢华有内涵,只不过以前实在是太低调了。”

  我微笑说道,不仅有些得意。

  “请允许我尘埃落定,

  用沉默埋葬了过去,

  满身风雨我从海上来,

  才隐居在这沙漠里。

  该隐瞒的事总清晰,

  千言万语只能无语,

  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

  喔原来你也在这里。”

  姜若水懒洋洋了躺在棺材那一侧,似乎很享受,口中轻轻哼着刘若英的这首《原来你也在这里》。

  自从我们下了楼兰古墓,一刻也不得停歇,一直在重重危机中,一直在诚惶诚恐中,一直在穷途末路中,一直在拼命挣扎中。

  仿佛冥冥之中有个无形的鞭子,无时无刻不再敲打着,让我们一刻也不得闲,让我们不停的与这凶险的古墓搏斗。

  现在终于有了难得的放松机会,正所谓偷的浮生半日闲,我和姜若水利用这难得的机会,反倒在绝境之中获得了放松。

  姜若水的歌声甜美纯净,仿佛在倾诉,仿佛在倾诉一个美好的故事,一个美丽的传说。

  而我在旁边只能静静的聆听,那一串串音符仿佛化作了一串浪花,轻柔地在我周围飘荡。

  这一刻忘记了时间,忘记了空间,只有一串串美丽音符精灵般的的飘荡,飞舞。

  我在美丽的歌声中更加放松,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悄然醒来,感到浑身的疲倦一扫而空,仿佛获得了新生,再一看,姜若水也睡着了,睡的那么甜美,那样的无邪,清澈,头枕在我的手臂上,慵慵懒懒的,绝对是一副美人图。

  我唯恐吵醒她,在旁边躺着,浮想联翩。

  “这尸洞据说吞噬一切,唯独吞噬不了水晶棺,究竟要载着我们去向何处?”

  我的思维又开始变得活跃,纷繁芜杂却没有头绪。

  低头一看,身上披着件青黑色的青囊,正是水晶棺材内原来的那一件。

  一定是姜若水看到我先睡着,怕我着凉披上的,想不到姜大小姐心还挺细。

  我轻轻把青囊披到了她身上,却吵醒了她。

  “你,你要干什么?”

  姜若水突然醒来,瞪大眼问道。

  “没什么,给你披上衣服而已,否则着凉了这里可没有感冒药,别误会,俺不是大灰狼,不敢动你这小红帽。”

  我笑了笑说道。

  “不好意思,刚刚睡醒有些发懵。”

  姜若水耸了耸肩,样子很无辜。

  “真不知道我们会随着这水晶摇篮飘到哪里,不会这一直漂下去吧,作为正牌摸金校尉,你有什么看法?”

  我看了看四周依然没有什么改变,问道。

  “基督山伯爵里面说过,人生的全部就是等待和希望,我们就等着吧,说不定当真穿越了。”

  姜若水倒显得满不在乎。

  睡了一觉之后,我们浑身的疲惫,甚至之前厮打的伤势,都已经减轻了不少,甚至可以用一扫而空来形容。

  “不对劲,我怎么感觉这水晶棺材有些被挤压,正逐渐变小呢!”

  我突然开口说道,感觉到无形压力正向我们压过来。

  “我也有这感觉,不会把我们包饺子了吧,尸洞这么可怕,水晶棺能抵御这么长时间已经不容易了,到头来还是难逃一死!”

  姜若水也感到水晶棺的仿佛被巨力挤压一般,正在往里面紧缩,甚至有些变形。

  我们两个都感到了那种从四面八方涌过来的压力。

  “行呀,临死之前能有美女相伴也算不错,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我大声说道。对于生命我虽然极度的渴望,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根本没有反抗和逃生的余地,只能听之任之。

  “真不知道我这次来楼兰古墓之行是对是错,或许我根本就不该来,想不到会发生这么多可怕的事情,连累这么多人。

  之前我来过罗布泊两次,没有太多危险。”

  姜若水的情绪有些低落。

  “没什么,正所谓生而何欢,死而何惧,浮生若梦,为欢几何?人生自古谁无死?身体不过是臭皮囊而已,将头临白刃,一如斩春风,要淡定。

  死了死了一死百了,再说,这尸洞如此诡异,说不定我们当真会重生呢。”

  我现在倒是有些淡然,毕竟在美女旁边,不能显示出怕死的一面,要表现出视死如归的英雄气概。

  “或许吧!”

  姜若水笑了笑,再次恢复那豁达,无所谓的表情。

  周围的水晶棺材开始扭曲变形,不断的挤压着我们,我们两个紧紧的靠在一起,努力的支撑着,挣扎着,不让水晶棺材挤成肉酱。

  外面尸洞也变了,变得更加粘稠,不是之前的纯粹流动状态,又如蠕虫一般伸缩着向远方延伸。

  而远方是深邃,黑暗的隧道,不知道涌向何方?

  恍惚间有个错觉,我和姜若水两人,就如同胎儿已经成熟,胎盘破水,正在通过产道挤出来,迎接新生命的诞生。

  这个过程异常艰辛,而且充满重重危险,需要不断的挣扎,再挣扎。

  那黑暗幽深的尸洞,仿佛母体内的产道,通向远方新的世界。

  我和姜若水出于对生命的渴望,生命的挣扎,奋尽最后的力气努力支撑着,相互鼓励着,对抗四周强大的压力。

  我们两个浑身已经被汗水湿透,都没有放弃。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听轰的一声,面前豁然开朗,一片光明。

  我和姜若水,竟然从半空中摔了下来。

  摔在地上,摔的七荤八素,不过并没有昏过去,挣扎了起身。

  回头一看,二胖,吕教授,南哥,山哥他们也从半空中扑通扑通的跌落。

  凭空出现了一个漆黑的隧道,距离地面有七八米高,犹如科幻电影中的穿越一般,打开了时空之门。

  二胖他们就是从这时空隧道,或者从尸洞中摔落下来。

  而漆黑的尸洞到此为止,瞬间消失了,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很快空中根本找不到一点点尸洞的痕迹。

继续阅读:第65章 日不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墓迷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