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长生,换头手术
空船2016-05-17 14:163,411

  第六层地狱,自然就是那成千上万的虫潮,以及那最恶心的母虫王,但令人惊奇的是,这怪诞邪恶的母虫王竟然会吐出青囊。

  青囊可是盗墓者最喜欢的宝物,但是这一层最为凶险,稍不注意就会成了这些虫子的养料。

  原来十八层地狱中有牛坑地狱,受到惩罚者被投入坑中,无数只牛袭来,牛角顶,牛蹄踩,牛身燃火,触之即焚成灰烬。这里暂时将第五层地狱虫坑地狱。

  至于第七层,大家刚刚逃出来,那个青龙偃月藤非常厉害,想必都已经领教过,甚至比真正的青龙还要可怕,如果没有吕教授我们全都必死无疑。

  叫它青龙地狱,一点儿也不为过。

  现在我们所在的地狱第八层,就是浮屠地狱,浮屠有一种含义是佛陀,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想必应该就有这个意思。

  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

  难道这浮屠地狱,需要我们牺牲,甚至真正的下地狱?

  真正得有佛家的牺牲精神才能获得解脱?

  佛家极重心性的磨练,讲究相由心生,万法唯心,以我看这浮图地狱,对于心智的考验很大,应该最难。

  姜若水恍惚间明白了许多,条理也变得清晰,给我们说的头头是道。

  “姜大小姐你这么一说,我们对这个楼兰地狱,倒是有了一个清晰认识,可你到底没有说出来这其中的联系?

  弄这么大的一个工程,100年甚至200多年,不会就是为了玩儿吧。

  到底每一层地狱中又有什么联系?这个终极的秘密,又是什么?

  姜大小姐,正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你现在思路最清晰,周围又有这么多影像可以帮助你回忆,趁此机会赶快多想想,说不定能想出什么所以然来。”

  我心中一动,忍不住接着问道。

  “我现在想法的确有些眉目,但很分散,此时我们已经爬到了水晶浮屠塔的第五层

  ,很多东西又过了一遍。

  如果说线索,最早的一个影子应该是长生。

  这并不奇怪,甚至很容易推断出来,楼兰古国文明受到汉文化的影响不小,这个从黄肠题凑就可以看出,还有那些金缕玉衣,葬玉等等,汉代有厚葬之风,并且深信死后能够进入另一个世界,或者长生不老。

  不光是汉朝,许多帝王都对长生不老药孜孜追求,他们深信死后可以获得新生,金缕玉衣,玉塞九窍,包括一些独特的葬玉,人殉,陪葬品,都说明了这些。

  这一点,我基本上可以判断出最初的陵墓修建,肯定是为了死后能够复活或者到另一个世界。

  鬼画中有莽王献丹,鹿王赠杯等描述,那个莽王或许是王莽或许不是,但肯定曾经见过这楼兰当时的统治者鹿王,两人达成了某种交易,交换了礼物。

  从画面中可以看出鹿王应该得到了一种丹药,从他脸上的喜悦,很可能就是当时流行的长生不老药。

  这种丹药在汉代很盛行,但并不是活人吃下去就能长生不老,有一些据说能保持尸体不腐,在某种时机下复活,许多人对此深信不疑。”

  姜若水清了清嗓子,显然话说的有些多,口干舌燥。

  “这种长生不老药我也会卖,2万元一个,吃下去可以保证死后500年不腐,500年之后你若还不复活,就请你砍掉我的脑袋。”

  我忍不住笑着说道,这玩儿的简直是一种侮辱人智商的游戏,可叹有很多人却深信不疑。

  “你还别笑话,的确有不少尸体服用丹药后不腐不朽,因为那时候盗墓之风比较盛行,许多人亲眼所见,所以越来越相信。”

  姜若水纠正道,

  “因此最初兴建楼兰古墓的目的,应该就是长生之谜,至于尸蚕,什么蚯蚓人,甚至死亡蠕虫,都有可能是在这种长生试验下的附属品,

  或许,鹿王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实验失败了,导致肉身坏掉,没办法,很有可能做了换头手术,当然也有可能是死后做的手术,这一点除非亲眼看见,没有人知道。”

  “姜老板,你说的也太玄乎,换头手术,在古代怎么可能?”

  二胖瞪大眼睛,提出反对观点。

  “其是以现代科技来看,换头手术从理论上是可行的,只不过受到方方面面的阻力,我曾经看过一本医学杂志,上面提出了换头的方案,

  换头手术的过程不算太复杂,新的身体需要在性别、血型等方面与移植头颅者相匹配。

  需要移植的头颅将被冷却,捐献的身体同样冷却,同时让心脏停止跳动,以延长他们的细胞在无氧条件下的存活时间。

  手术进行时,剥离脖子周围的组织,用小管子连接主要血管,然后用手术刀切下颈部以及相连的血管和脊髓。

  最大难点在于脊髓连接,头颅移植后再将肌肉和血管连接。手术结束后,还要麻醉长达4周,以便让头部和身体完全长到一起。

  这当真是身首异处。

  只是换头手术一直受到争议,尤其是伦理和法理学的争议,若以头部为主人,则他的指纹和身体特征已消失,却拥有一个已死的人指纹,一个死去的身体走来走去,实在有些可怕。

  有些脑科专家提出警告,头部移植即使手术成功,也有失忆危险,手术过程似是“借尸还魂”,相当恐怖,会不会诞生科学怪人?

  如果古代,有让人新陈代谢放缓的丹药,换头手术也未必不可能,这个世界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太多了。

  那个鹿王,很可能患了什么绝症之类,在临死前赌一把,至于死后变成什么样子也无所谓了,反正要不也是死。

  现在看来,这个古代的换头手术很有可能成功,鹿王成了真正高智商的粽子。

  之所以鹿王可以逃跑,还会功夫,甚至可能在盗梦空间中盗取我们梦中的信息,很有可能它不仅仅是个粽子,甚至还是个活人,活死人。”

  姜若水说的越来越玄乎,我们一个个听得浑身发冷。

  “古代换头术?一千六七百年的鹿王还能是个活人,这也太不可思议了,王八都活不了这么长时间。

  这简直是封建迷信,封建残余。”

  我也提出了反驳,只觉得这种观点实在太荒谬,根本难以接受,现代的科技,换头术都很难,更何况古代?

  “今天的科学,或者就是明天的迷信,今天的迷信或者就是明天的科学,

  说实话,你对我们自身了解多少?对大脑了解多少?大脑许多潜能都没有开发出来,没听说过大脑中有上帝禁区么?

  对心脏对肾脏,又了解多少?

  一个肾脏,每年数以10万计数以百万计的人来研究,依然有很多东西研究不明白。我们人体分解开来就是水分皮肤,一堆骨骼碎肉一堆金属元素,还有一些微量元素,怎么就成了活生生的人,会走会跳会笑,会爱会恨?

  对于我们地球,你们又了解多少?恐怕地下十几里就什么都不知道,地心世界到底是怎样?谁也说不出来!

  地球厚度达数千公里,我们了解的连百分之一都不到。

  整个宇宙呢?整个宇宙如此有序的运动,究竟是什么样的力量让他们不崩碎,不相互吞噬,和谐生存呢?

  难道是宇宙大爆炸,爆炸完了就这样吗?这样的概率,比你闭着眼睛在键盘上乱打,最终打出一部红楼梦的概率还要低。

  我们对我们自己,对身外的这个世界,根本有太多太多的不清楚,甚至懂得连万分之一都不知道,你怎么胡乱说别人是封建残余,又怎么能乱扣帽子说是迷信呢?”

  姜若水突然显得有些激动。

  “好了,我不跟你争辩,你接着说下去。”

  我不知道如何反驳,开口说道,心说我招谁惹谁了?看不出这小妞灵牙俐齿,也不是善茬儿,将来真要和她处男女朋友,的确够我受的。

  “有的古墓中的病毒,可以存在几百年几千年甚至数万年,僵尸蚂蚁不就是被一种神秘的病毒控制。

  我分析那个鹿王老粽子之所以处在活死人的状态,有可能是中了一种怪异病毒,而这种病毒能够操控它,甚至能激活它未开发的大脑。

  至于后面的虫巢,可能是实验的规模越来越大,逐渐不受控制,于是特意开辟了一个大大的山洞饲养,同时生产具有就各种神秘功效的青囊。

  我的理解只能是这样,至于接下来怎么样,我也不知道!”

  姜若水说完,长出了一口气。

  “你说的有道理,走一步算一步吧,现在我有点饿了。”

  我咬牙说道,边说边爬,现在我们已经爬到了水晶浮屠塔第六层,距离塔基快100米了,对体力是极大的消耗。

  “我也饿得头昏眼花呀,真希望里面有不少吃的,要是有铁板鸡架也行啊!”

  我这么一说二胖也饿了,摇摇晃晃地说道。

  “坚持吧,现在哪有食物?坚持下去,说不定一会儿就有了。”

  姜若水给我们打气。

  我们咬着牙继续前进,毕竟还没有饿到不行那种程度,还能再坚持一段时间。

  终于爬到了第七层,我们愣在原地。

  第七层的水晶塔已经没有那么宽敞,长宽有二十多米,里面放了九口晶莹剔透的水晶棺。

  棺材里面有九个青囊,黑乎乎的铺在上面,不知道里面裹着的是什么?

  “九星疑棺?难道真是九星疑棺?”

  姜若水皱了皱眉说道。

继续阅读:第53章 水晶棺,铁索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墓迷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