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人肉
空船2018-03-22 12:183,400

  这青铜浮屠塔内,骨架是青铜铸造,外表也包了一层青铜,但里面的材质,竟是大量亮的人头骨骼堆砌,或者说填充材料是大量的尸骨,还有经过防腐处理的干肉。

  通过骨骼判断应该是以人肉为主,看起来像古代的木乃伊,或者是经过防腐处理,甚至有一些湿气,类似于马王堆出土的辛追女尸。

  当然,绝大部分都不成样子,仅仅是尸块而已,看不出人形。

  “人肉人骨,这个楼兰女王实在太卑鄙太无耻,怪不得弄出那么多的人殉,原来是要搭建这浮屠塔,可弄这么多人肉建造塔,到底是做什么?”

  二胖气愤无比的嚷道,但声音已经不大,因为实在是没有力气。

  “人肉浮屠塔,太没有人性,真不知这人肉浮屠塔用来做什么,这里面定然隐藏了惊天秘密,可我们已经没有机会知道了。”

  姜若水的眼睛也充满愤怒之色。

  “或许等一会儿,我们玩完的时候也会成为这人肉浮屠塔的一部分,不过临死前也没有饱餐一顿,成为饿死鬼实在是不爽。”

  我苦笑着说道。

  “这么多的肉,可惜却不能吃,都是死人肉,吃了死更快。哎,我也不想成为饿死,过去监狱的犯人临死前还能吃一顿好饭呢。”

  二胖叹息着说道。

  “这死人肉的确不能吃,过了一千多年,再加上防腐处理,吃了必死,活人的肉能吃,听说非洲一些食人族说过,活人的味道还不错。

  我现在理解孙二娘李逵他们,现在饿得头昏眼花,一旦有可怕的敌人出现,还真有可能吃活人肉。”

  大头晃了晃他的大脑袋,说道。

  “你还别说,不少盗墓的自相残杀,一旦被困住,还真有相互吃人肉的。”

  大眼也笑着说道。

  “别说了,瞎说什么,听着很恶心。”

  姜若水很快制止我们说下去。

  所有人都不再说话。

  气氛突然变得无比压抑,紧张。

  一个现实的问题,一个真实而又残酷的问题出现,从大头大眼无意中的话语中,真实的出现了。

  那就是,我们几个人筋疲力尽,但身体并没有出现什么大问题,也没有中毒,最大的原因是饥饿。

  一旦有足够的食物,我们是有可能短时间内恢复体力,能多活几天,那样生存的几率会大大增加。

  而现在我们这里有八个人,如果不采取任何行动,八个人会全部饿死。

  如果按照大头的说法,真吃了一个人的肉,其他几个人还真有可能活下去。

  这个想法不知不觉间,在每个人的脑海中如种子的芽一般生出来。

  每个人的脸色阴晴不定,都努力压制这个念头。

  但这个念头越演越烈。

  要么牺牲一个人,要么八个人都死。

  这就是最残酷的选择!

  我突然变得紧张起来。

  我是半路出家,成为搬山道人加入姜若水小队,之前虽然露了几手,到了现在也没什么底牌,而姜若水姜家还有五个人,另外吕教授也和他们最早相识。

  吕教授习惯喜欢独来独往,但他身手强大,高深莫测,通常情况下没人敢打他的注意。

  这样一来我和二胖成为最弱的一个势力,真要牺牲一个给别人吃肉的话,毫无疑问我和二胖最容易成为目标。

  姜若水我不担心,但其他人呢?

  我这时突然隐隐感觉到,大头大眼甚至山哥的眼光都在打量我和二胖。

  之前我们曾经并肩作战,生死患难,但都是面对共同的敌人,比如蚯蚓人等等,当这些敌人换成了自己人,换成了自己身上的肉,这情况完全不一样。

  死亡面前,这是对人性最大的考验。

  我甚至有一丝绝望,对于死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死归死,被队友活活吃掉,这实在有些接受不了。

  二胖的脸色也阴晴不定,显然他也意识到了这点。

  二胖我了解,这个人性格直,毛毛躁躁比较莽撞,但并不傻。

  这个可怕的念头在我脑海中越来越清晰,我不断的拷问自己,

  “如果面前有一块活人的肉,吃了就能活,不吃就该死,我会不会吃掉?

  如果面前的肉是我朋友的呢,是我们出生入死的战友的,那样我会不会吃掉?”

  第二个问题我立刻给了否定的答案,如果二胖,如果是姜若水,吕教授等认识的人,宁可饿死也绝对不会吃的。

  但是如果是不认识,不知道的人,那么我究竟会不会吃呢?

  吃了会不会永远受到良心的煎熬,会一辈子痛苦下去呢?

  这样违不违背人性,道德,法律,伦理观念呢?

  可如果连生存都生存不下去,直接死亡,这时候谈人性,谈道德,法律,伦理又有什么意义?

  一时间我脑海里各种观点不断的膨胀,越来越模糊,只觉得头越来越大。

  那边,大头突然笑着说道,“其实大家也不必装了,问题很简单,一个人自杀或者被别人杀死,然后大家吃掉他的肉就能生存下去,否则八个人全都得死。

  你们还犹豫什么,选择吧。”

  “你闭嘴,我们是出生入死的战友,一个探险小队的,我绝不容许这样做。”

  姜若水怒斥道。

  “姜大小姐,平日里都听你的,你要我们出生入死盗墓杀粽子,好,没有什么二话,因为你是我们的大小姐,我们为姜家卖命。”

  大头高声说道,“但是现在已经不是我们对付粽子,对付机关的时候,现在我们每个人都面临死亡,这种情况下,牺牲一个人能够保全大家的性命,这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打个比方,登山运动员攀登雪山的时候通常会将保险绳绑在一起,但一个人突然坠崖,把大家都吊在半路上挣脱不得。

  这个时候,队长或者领队都会做出抉择,就是割断保险绳,因为任其挣扎下去的结果,就是大家一起死。”

  “我同意大头的观点,道理一样只不过是人肉而已,没有什么,在原始社会也有很多吃人的事情。

  不说原始社会,最近几百年大饥荒的时候,人吃人也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情,现在某些非洲的原始部落还有这样的存在。”

  大眼的态度也非常坚决。

  山哥,南哥并没有说话,看他们的意思和大头大眼基本上一致,只是有些碍于姜若水的面子不说。

  这四人是姜若水的手下,但生死关头,尤其是有可能生存的关头,姜若水显然难以控制他们。

  毕竟生命对每个人都有一次,与往日不同的是,我们现在有了一定的选择权,选择生存的权利。

  “你们,你们敢这样?”

  姜若水气的几乎说不出话来,胸脯一起一伏的。

  “你们闭嘴,不许对姜大小姐这样说话。”

  我看不过,站起身来大声斥责。

  “你这小子,给我滚一边儿去,你算什么东西,少在这里充当护花使者,这里面就你身手最差,小心一刀宰了你,把你杀了吃肉。”

  大头一瞪眼,喝道。

  “你说什么,敢动吴为,我第一个宰了你。”

  二胖大怒,咬牙站起。

  “你敢动大头?哼,也不看看你们几个人,真以为我们不敢杀人?”

  大眼,山哥都站了起来。

  “住手。”

  吕教授喝道,“其他人我不管,你们爱打谁打谁,但这吴为杀不得,他必须活下去,或者最后一个死掉。”

  其他人都有些惊呆了,没想到这个时候吕教授会出头,而且是替我出头。

  包括我也是一愣,真不知道吕教授这话什么含义,什么我必须活下去,或者最后一个死掉?

  “吕教授你救过我们的命,我尊重你,你说你会罩着吴为这小子,但其他人你不管,是不是?”

  大头问道。

  “是!”

  吕教授面无表情,点了点头。

  “这可是你说的,要说话算话。”

  大头眼里闪出一缕杀气,冷笑道,“二胖,没办法,吴为有人罩了,我惹不起,你就没那么走运。

  你这一身肥肉够我们七个人吃四五天了,所以最该死的就是你,你就牺牲一下自我了断吧,否则而让大头动手,你会死得很惨。”

  大头冷笑着说道。

  “你妹的,胖爷不吃这一套,但敢威胁我,我先宰了你这个小子。”

  二胖暴怒,冲了过去。

  “别打,打什么打,都这个时候了自己人还打架。”

  我大叫。

  可惜两个人根本不听。

  二胖如猛虎下山般冲了过去,不料大头一转身,猛地把南哥手中的吟风刀抽了出来,一刀刺进二胖的小腹。

  二胖惨叫一声,跌倒在地,殷红的鲜血汩汩地往外冒。

  不过二胖冲的猛,也把大头扑倒在地,只是吟风刀刺的太深,还插在二胖的肚子上,看样子二胖很快就不行了。

  “我要杀死你,我要杀了你。”

  我彻底疯狂,二胖是我的发小,是我最好的朋友,生死患难的兄弟,如此信赖我,随我一起来罗布泊,没死在粽子手中却被自己人杀死,而且很有可能被切成肉块吃掉,这是我绝对不能接受的。

  我发疯般地扑了过去,扑在已经倒地的大头身上,狠狠掐住他的脖子,口中喊道,“我要杀了你,你这个杀人犯,刽子手。”

  我用尽全身的力气,恨不得立刻掐死他为二胖报仇,这个时刻,愤怒已经让我彻底失去了理智,只有杀人一念。

继续阅读:第56章 我不自杀谁自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鬼墓迷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