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周大新2016-05-30 15:043,707

  村主任詹石磴进到暖暖家院子里时,天还没有全黑,暖暖一家刚刚开始坐在院中吃晚饭。詹石磴推开院门时喊了一句:楚叔,吃饭呐?这声喊让暖暖爹有点受宠若惊,他记得很清,詹石磴当了十几年主任,这还是头一回走进自家的院门,更是头一回喊他楚叔,过去每回看见自己,不是不理睬就是喊他楚长顺,最尊重的时候也就是喊个老楚。暖暖爹忙不迭地放下饭碗,急急地去搬凳子,连声地让着:主任,快坐,你可是稀客!吃了没?我让暖暖给你盛一碗面条!是绿豆面的,暖暖──

  不用不用,我吃过了。詹石磴摆着手。

  暖暖没动,手里仍端着自己的饭碗,只是礼貌地起身站在那儿。她几乎是立刻就猜出了对方的来意,看来天福爷没能把事情回绝,事情变得麻烦了。

  楚叔,我呀,说话不喜欢绕弯子,我今晚上来,不为别的,只为石梯和暖暖的婚事,这桩事天福爷来给你们说清了吧?我今晚上是来向你们表个态:我作为主任作为哥哥,实心实意支持这事,日后暖暖要是过了门,詹家不会让她吃苦,我想了,石梯眼下开的那个代销点,将来就让暖暖来经营,她会过一份风刮不着雨淋不住的好日子!……

  这我信,我信。暖暖爹一边点着头一边看一眼暖暖,脸上漾满了笑容。

  暖暖却在心里冷笑一声:我这边还没答应哩,你可就说到过门说到代销点了!这样有把握?

  我想呀,石梯和暖暖也都到了该成家的年龄,要是你和婶子都同意的话,就择个日子让他们把喜事办了,这不也了了你们一桩心事?詹石磴说完也看了一眼暖暖,目光里有一种不容置疑的东西。

  暖暖听到这儿自然急了,把手中的饭碗往小饭桌上一放说:这恐怕──

  行吧。暖暖爹先于暖暖表了态,同时瞥暖暖的眼光也一下子变严厉了。暖暖吃惊地望着爹,她显然没想到爹在明知道她想嫁给开田的时候还这样做。

  那我就不多坐了,你们赶紧吃饭。詹石磴没给暖暖再说话的时间,起身向门口走了,边走边又说道:楚叔,我见你老是骑个自行车去聚香街上卖鱼,以后让石梯给你买个摩托车吧,那东西跑得快,也轻便。不用不用。跟过去相送的暖暖爹连忙摆手,脸上却露出了高兴。待送走主任返回到院中时,暖暖爹显然有些激动,不停地搓着手自语着:没想到没想到。这当儿暖暖啪的一声把手中的筷子扔到了碗沿上,怒冲冲地说:我的婚事我自己定!现在是啥年头了,你们还想包办我的婚事?

  这是啥话?爹的声音也冷起来了,我和你娘还能坑你?还不是为了你好?

  违着我的心意,这还叫为了我好?暖暖的眼也瞪了起来:告诉你们,我可是去过北京的,我见过的事情多了,我的婚事我一定要自己拿主意!别人休想替我作主。

  暖暖,有话跟你爹慢慢说。娘劝慰着。

  还咋着慢慢说?我已经给你们说过我要嫁给开田,可爹竟答应了詹家,我咋着办?

  奶奶这时开了腔,奶奶说:暖儿,我当初也从你这个年岁上经过,也是想找个可自己心意的人,可日子得一天一天地过,哪一天没钱没吃的都不好打发,开田那小伙子是不错,只是他家的日子确实过得紧巴,你过了门想再反悔就有些晚了。人年轻时都想讲个情呀爱呀的,其实你成了婚后就会明白,那些东西并不长久,真正长久的是日子。再说,那个开田有一点我不大放心,就是总见他低着头走路,俗话说,男怕仰脸老婆女怕低头汉子,这低头汉子都心事重,我怕你日后会吃他的亏。还有,我昨天让你老榆树爷爷给你和开田算了一卦,你猜那卦文是咋说的?

  咋说的?暖暖娘着急了。

  说暖暖要是和开田成婚,暖暖八成要吃两井水。

  啥意思?暖暖瞪着奶奶,眉梢扬了起来,她确实没听明白。

  就是说,你还要另嫁一处,再吃另一眼井里的水。

  奶奶,你说的这是啥陈谷子烂芝麻的见识?什么乱七八糟的讲头?男人整天仰着头就好了?人只吃一眼井里的水就好了?城市里的人吃的是好多眼井里的水,那里的女人就要不停地再嫁么?暖暖不想再听奶奶罗嗦,嘟着嘴拉开门就走了出去。忙碌了一天的村子这会儿显得很安静,有些人家还在刷锅洗碗,大多数人家已经灭灯睡了,邻家养的那条狗听到她的脚步响,先是扑过来低叫了一声,随后大约是看清了她,又摇着尾巴扭头踱开了。暖暖沿着门前的路慢慢向湖边走着,天已经变得很黑,可远处湖水的反光能让人看清脚下的路,其实这路就是闭了眼暖暖也知道它哪儿高哪儿低,从小到大,这路她已经走了多少回?谁呀?前边猛地传来一声问。暖暖这才意识到已经走到了天福爷的院门口,忙应了声:是我,天福爷,你还没睡?

  是暖暖呀。嗨,开田那小子缠得我睡不成。他一定要让我再上你家提亲,你说我敢么?我刚为詹家提了咋好再为他提?我给他说,你娃子早在干啥哩?暖暖已经让主任的弟弟看中,两家正在议亲,你这会儿再插一杠子,主任知道了那还得了?他要整治起人来还不容易?你娃子还是趁早罢手,天下姑娘多的是,干么要一棵树上吊死?你说我讲这在不在理?

  他人呢?

  走了,气哼哼的。唉,瞧我这媒人当的,早知道你俩有意,我何必去答应主任说这个媒?插这一杠子?天福爷边嘟囔着边向院里走去。

  暖暖默站了一会,转回身,径向村中的开田家走去。还没进院,就听见了开田娘的声音:婚姻的事,预先都是神灵们定好的,该是你的人,想跑她也跑不了;不该是你的人,想拉你也拉不住,咱得想开些,没了暖暖,你就不娶媳妇了?随后是开田爹的声音:要我说呀,男人娶老婆就是为了生娃子,娶谁都行,只要她能生。接下来是开田娘不高兴的声音:你这都是屁话,娶谁都行?你当初为啥不去娶个瘸子?!开田爹的声音低了下去:这不是在劝开田么。去,去!没有你这样劝的……暖暖不想再听下去,抬手敲了门。

  是开田来开的门。老两口一看是暖暖,都愣在那儿,连话都忘了说,俩老人还没反应过来,开田已上前拉起暖暖的手向自己的睡屋走去。进了房,开田就满脸绝望地说:天福爷说他不敢再搅缠这事,说主任的弟弟流着眼泪给他哥说想娶你,说主任给他娘表态一定要让你当他的弟媳,说你爹娘和奶奶都已经同意了这门亲事。

  真是笑话!暖暖冷笑了一声。

  啥是笑话?开田没听明白。

  主任让我当他的弟媳我就当了?!

  那依你说──?开田的眼睛睁大了,他这才注意到暖暖的脸上有泪痕,两只眼睛发红。

  这件事能做主的只有我俩!暖暖的两眼灼灼地盯着开田。

  我俩咋整?开田摊了摊手。

  你不会想想!

  想想?开田直直地看着暖暖,忽然激动地一拍自己的头:咱们跑!跑得远远的,要么到郑州、要么到北京、要么到广州去打工,让他们找不着。

  不跑。暖暖立刻否定道,咱们跑了,老人们就要受罪,主任不会不动怒的;再说,咱两个家都需要咱们,俺娘有病,你爹的腿也残了,离不了你。

  那……

  再想想!

  去给你家送礼,把我家去年收的几百斤黄豆都送过去。让你爹娘和奶奶先回心转意。

  你送不过主任家的,他们已经给我爹说要送给他一辆摩托车,好让他骑上去聚香街上卖鱼。

  嗬?!开田后退了一步。

  再想想!

  去找你爹娘和主任詹石磴论理,就说是咱俩先好上的。

  论啥理?这种事有多少理可讲?我爹娘不会听你的理,詹石磴更不会听你的!

  那──

  再想想!

  我想不出了。开田摸着自己的头,眼里满是无奈。

  我在北京打工时,听说有一种婚姻叫事实婚姻。暖暖的声音忽然间变得很低很低。

  事实婚姻?开田没明白,眼珠子定在那儿。

  就是两个人还没登记,也没经父母允许,就先住在一起成了夫妻,别的人就只好当他们是夫妻了。暖暖的脸红得厉害,头也低了下去。

  哦,你是说──开田惊住,上下牙咬住了舌头。

  你明天就悄悄去聚香街上买两挂鞭炮,再买些红喜字。

  开田惊看着暖暖没有出声,不过眼珠子在飞快地转着。

  我后天吃过早饭就偷偷过来,一过来你就放响鞭炮,然后再把那些喜字往院门上一贴,村里人来看热闹,你就对外人说你已经把我娶了来,看主任他们家还有啥办法?

  主任会不会来硬的,派人来──开田的声音里满是迟疑。

  咋?还敢来抢不成?!如今可不是过去,不是还有妇联会,有警察,有法院?

  他要用其它法子整咱们──

  你要怕这怕那就算了,好,我走了,你就等着詹家来把我娶走吧。暖暖说着转身就要走,慌得开田急忙扯住了她,满脸歉意地笑着:我是想把事情想透彻,还有,咱们这样做了,你爹娘和奶奶他们──

  没办法,只好让他们生点气了,谁让他们执意不听我的。暖暖叹了口气。

  开田一把拉过暖暖抱在怀里,感动地说:暖暖,你这样做真不知让我说啥好,我以后会报答你的,我一定要让你过上好日子,我一定要对你好,我这辈子只爱你一个女人,再不会看一眼别的女人……

  暖暖走后,开田就赶紧去爹娘那边给他们说了暖暖的主意。开田的爹娘听罢,也都被惊在那儿。半晌,娘才颤了声道:老天爷,要是暖暖他爹和主任的弟弟来闹,那可咋办?那倒也没啥不得了的,开田爹说,又不是咱去抢了暖暖来,是人家暖暖自己来的,他们有啥说的?开田娘捂住自己的胸口道:可我还是害怕,我长这样大,可从没经过这样的事。开田沉了声说:娘,这是我能把暖暖娶到家的惟一办法,暖暖做为女方都不怕,咱怕啥?再说,我听从广州打工回来的铁闩讲,城市里这种没结婚先住在一起的人多的是,这不算犯法,他们叫未婚先同居,你只管把屋里收拾好就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湖光山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湖光山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