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 偶遇
越人歌2016-05-25 13:143,475

  朝阳照耀在花格窗棂上,阳光被窗格切格成细碎的光斑投进窗内。

  谢宁就是这么活生生被照醒的。

  有那么一块光斑端端正正的照在她的眼睛上。

  她抬起手遮住眼,整个人往被子里缩。

  缩了一半,她就彻底清醒过来了。

  这里不是萦香阁,她现在躺的也不是自己的床。萦香阁的那张床并不靠窗子,所以是不可能在床上被太阳照到醒来的。

  谢宁终于睁开眼了。

  昨天晚上她侍寝之后,又留在了皇上的寝殿里一觉睡到了天亮。

  有了第一次逾矩之后,第二、第三次就变得更加容易了。

  宫人见她醒了,这才过来殷勤周到服侍她起身。

  因为昨天穿来的衣裳弄湿了了也弄皱了,今天不能再穿,宫人取来的衣裳是另一套。

  这不是她的衣裳,但是穿上却恰恰合身,再增减一分的余地都没有。这是谁的衣裳?如果是旁人的,怎么长宁殿会有宫嫔的衣裳预备着,她穿着又怎么会这样合身呢?

  一旁的宫人轻声解释:“早起白公公打发人去针工局取来的,原是皇上吩咐了给才人制的新衣,除了这一套,另外还有三套,已经送到萦香阁去了。”

  皇上还懂得女子的衣裳?

  这套衣裳乍看并没有什么特异之处,甚至感觉太素淡了。有些烟灰色的裙衫,但仔细看,裙摆在阳光下隐隐有银光闪烁,就象抹上了一层星辰的碎屑。

  外面罩着的是一件孔雀翎毛所织的小坎肩。那种说不上来的颜色,绚烂得耀目。在暗处看仿佛墨绿,在明处看又象是靓蓝。走在阳光之下时,织料反射着一种灿然的的金芒,孔雀翎眼看起来成了一种诱魅的亮紫色。

  这样一件织锦,只怕是价低万金,仍然是无处求索。

  谢宁觉得这块织锦简直象是有生命的活物一样,美的妖异。

  普天之下说不定只有这么一块而已。

  身旁的宫人替她理好了裙脚,退后两步,由衷的赞了一句:“才人真美。”

  谢宁回过神来。

  真正美丽的是这件衣裳。

  白公公差了人用软轿送她回萦香阁。

  从长宁殿到萦香阁距离不算远,只是要看走哪一条路。出长宁殿后向西经延福门、月华门、长安门,然后就能到后苑了。这条路近,但是人也多。另一条路要多绕一点,出素怀门之后沿静道一直向北,经迎安门也可以回去。这条路要长一些,但是人少。

  谢宁有些心虚,在长宁殿睡到日上三午,又穿着这样一件扎眼的衣裳,她巴不得遇着人越少越好。

  所以她吩咐走素怀门那条路回去。

  静道是后来的名称,这条宫道以前并不叫这个名字。谢宁记得听尚宫讲过一次,这里的原名应该是叫做平道。后来不知道为什么,渐渐就被叫差了。

  其实静道也很贴切,这里人少,确实很安静。两旁高高的宫墙挡住了阳光,墙角地砖缝隙里长满了青苔,大白天的却让人感到一股阴沉萧瑟。

  在这样空旷的一条路上,一点声音也可被放大许多,传的很远。

  谢宁坐在轿中,在太监和宫人规律的脚步声中,她听到了一些别的声音。

  象是沉闷的呜咽声,似乎还有什么东西被拖曳而行,地砖被摩擦发出的沙沙的声音。

  在宫里头,有很多事情看到也要当做没有看见,听到也要当做没有听见。

  正在行进中的轿子忽然停下来,前头太监压低声音喝斥:“你们这是怎么办的差?惊扰了贵人谁担待的起?”

  谢宁掀起一角轿帘往外看,几个孔武有力的太监正抓着一个女人往后拖。她挣扎的很厉害,鞋子都踢掉了。要不是嘴已经堵上,她一定会去发疯一样撕咬叫骂。

  这个人,谢宁认识。

  虽然她衣着与上次相见的时候全然不同,可是谢宁仍然一眼把她认了出来。

  上一次在安溪桥亭,皇上曾经传召了两个乐师来奏曲,弹琵琶的女子让谢宁印象深刻。

  那个女子也看见了坐在软轿中只露出小半边脸庞的谢宁。

  她象是凭空陡然生出力气,一把甩开拧住她臂膀的太监,扯下塞口的破布,大声嚷着:“谢才人!求谢才人救命!”

  谢宁眉头皱了一下。

  轿前头的太监更是心里叫苦。

  轿子里坐的这位才人,论品阶实在不算什么,但是论圣宠,长宁殿上上下下现在没有一个敢怠慢她。

  这个半路上突然杀出来的麻烦居然叫出了谢才人之名,他显然不能当着才人就这么独断专行让人赶紧把麻烦处置掉。

  果然谢宁出声了。

  她问:“怎么回事?”

  那几个办事不力的太监赶紧加了把力气,又把琵琶女的嘴堵上,其中一个领头的跪着向前膝行两步答话:“回才人的话,这女子是教坊司的乐人,私闯素怀门被拿下,正要依律处置。”

  “她闯门做什么?”

  那个太监不敢隐瞒:“她说想求见主子,找御医瞧病。”

  谢宁看着琵琶女的模样,她狼狈不堪,两眼死死盯着她,眼里两点光亮的出奇。

  教坊司的乐师伎人不少,要是生了病想请太医并不是特别艰难的事。

  回话的那个太监很机灵,小声解释说:“回才人,这女子和那个生病的都在贱籍。”

  谢宁明白了。

  不但教坊司,连宫中其他服侍的宫人也分成几等。

  最低一等就是贱籍,贱籍中的人命比蝼蚁还要微贱,是众人脚底的烂泥。其他人未必有什么更高贵的出身,但是能够有作践他人的机会,是人人都想要来踩上一脚的。

  “她擅闯宫门应该怎么处置?”

  “依律,罪该杖毙。”

  送谢宁返回萦香阁的太监是白公公的徒弟小叶,非常机灵的一个人。如果他师傅白洪齐不看好谢才人,是不是可能安排他来做这个差事的。

  谢才人圣眷正浓,又在春风得意的当口上,当着她的面说这样的话,不是触才人的霉头是什么?

  这个女子还认得才人,叫得出才人的名号。

  这事儿处置起来就不能太草率了。

  “按罪是该杖毙的,不过她这不是没闯进去嘛,”小叶拿定主意就开始帮那个女子开脱:“再说了,听这意思,她也是心急救人,这也情有可原呐。”

  跪在一旁的那个太监心领神会,马上应道:“叶公公说的是,小的明白了。”

  明白就好。叶公公一琢磨,反正都要做好人了,不如再送一个人情,也让谢才人高兴高兴。

  “你回头去太医院看看,有得空的御医就叫上一个去教坊司给看看病,要是治好了救了人一命,也是你功德不是?”

  “叶公公说的是,小的这就去办。”

  谢宁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小叶公公。

  不到二十岁的人,说话办事这么老到世故。

  “谢才人,咱们走吧?”

  “也好。”

  软轿重新向前行进,谢宁放下轿帘。

  小叶公公一直把谢宁送到萦香阁,看着青荷与青梅迎上来才满面笑容的告辞。谢宁让青荷拿了一个荷包给他,轻声说:“多谢叶公公费心了。”

  这个费心显然不单单是指送她回来这件事。

  小叶公公笑容更加谦卑,连说不敢。

  他心里头也明白,谢才人不是个蠢人,绝非那种一得意就忘形的轻狂之辈。陈婕妤在皇上面前告状的事儿可瞒不过小叶的师傅白洪齐。陈婕妤告状不奇怪,但她告状没能告倒对方,谢才人的圣宠反而更深了一层。

  两下里一对比,这谁更值得讨好还用得着明说吗?

  青荷和青梅两个人看着谢宁身上那件孔雀翎毛的坎肩眼睛都发直了。刚才皇上的赏赐已经送来了,才人还没有回来,青荷也没敢擅动,就大概的看了看,这已经让她咋舌不已了。没想到才人一回来,身上的这一件衣裳更是美的让人心惊。

  才人能得宠是青荷日夜祈盼的事,可是这一天突然就来了,却又让她心里直发慌。

  等谢宁进了屋,青荷跟前跟后的,小心翼翼的问:“才人,皇上有没有问起那件事?”

  当然问了啊。

  可是这会儿谢宁一点都不想提起这件事。

  这件事也算是解决了,就是解决的莫明其妙的,前因后果都让人难以述说,甚至有种羞于启齿的感觉。

  青荷看她的脸色就知道这事不宜再追问下去。总之,才人现在显然更得宠了,那就说明陈婕妤那个问题已经不是问题了。

  她聪明的转开了话题:“才人刚才回来之前,白公公已经打发人送来了好些东西,才人要不要先看一看?”

  青梅乐不可支,进进出出的把那些东西一样一样搬过来给谢宁过目。

  赶着这会儿事多,还有人上赶着凑热闹。

  梁美人打发人来,送了一盆花给谢宁。

  青荷打发了来人,面色有些复杂的捧着那盆花进来。

  “才人,您看。”

  送来的这盆花就是赏花那天谢宁表示过喜爱的白茶花。

  谢宁就看了一眼,点头一下头。

  青荷没好气的嘱咐人把那盆茶花扔到后院里去。

  “为什么啊?”青梅觉得那盆花很漂亮。

  “要送早不送?看着陈婕妤也奈何不了我们才人,才想起来送花过来?”

  虽然踩高拜低是宫里头的人的通病,但是梁美人这也做的太明显太不招人待见了。谁希望她这么盆破花?要不是她请人赏花也不会招来陈婕妤这个麻烦。现在看陈婕妤落了下风又巴巴的送花过来。

  她要是赏花会之后立刻送这份儿礼,以才人的性子倒是会领她这份情。

  可惜现在才送,晚了。

继续阅读:二十一 仲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谢家皇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