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殷勤
越人歌2016-05-25 13:142,811

  和上次差不多的程序,沐浴,梳妆,更衣,但是罗尚宫态度中的微妙不同,谢宁能感觉得到。

  洗澡的细节就不说了,梳妆的时候,罗尚宫那手势那力道那技术,跟上次比就让人觉得更用心更妥贴,连用粉的时候,居然打开四个不同的盒子让她选!

  上次直接就给她扑上了一脸粉好吗?哪里轮得到她选。

  这样大的不同,谢宁又不傻,怎么会感觉不到呢?

  怪不得后宫的女人个个力争上游,因为好处是这样实在又令人无法抗拒。皇帝就一个,美人又太多,这是多么残酷的比例。后宫佳丽三千人,个个都想货卖青春美貌给皇帝这个唯一的买家。

  青春美貌是有保质期的,顶多三五年就一钱不值了。如何在保质期内让卖家产生购买欲?于是大家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琴棋书画,歌舞弹唱这些锦上添花的妆点自不必说,还有人在皇上面前假摔、假晕、语出惊人。或是先打听好了皇上的路线,在必经之路上吹个曲,唱个歌,跳个舞……这些事情可都不算新鲜。

  所以说,虽然已经不是头一次了,谢宁依旧很茫然。她又没有什么过人的才艺,皇帝看中她哪儿了呢?

  带着这个疑问,谢宁坐上了小轿。

  和白公公也不是头次见了,不过这次谢宁再进了殿之后,就敢悄悄的打量一二了。

  以前听人笑话说,皇帝老爷那享福啊!具体表现在哪几点呢?皇帝都是睡在金屋子里,用金碗吃饭,每顿都能吃上红烧肉,妃子娘娘们天天换着睡不重样,想打谁的屁股就喊一声打,那人就要被扒了裤子打板子……

  想起这个谢宁暗暗好笑。

  她现在可以负责任的说,皇帝住的屋子不是金子打的,碗也不是。至于吃肉和睡娘娘……

  她正想着,皇帝进来了。

  谢宁急忙起身相迎。

  “你坐着吧。”皇帝看来心情还不错:“中午在你那儿用的汤面还不错。”

  谢宁能说什么,她只能赶紧说:“妾身惶恐。”

  皇帝也看出来了,在萦香阁的时候她虽然也拘谨,但是好歹比现在还好一点。

  皇帝见多了别人怕他敬他,早习以为常了。不过现在又不是在外头,他还是希望她能自在一点,活泛一点。

  “你都念过什么书?”

  “就识几个字,没怎么念过书。”

  皇帝坐到了她旁边,感觉她又瑟缩了一下。

  “看你书架上放着些书,是进宫带来的?”

  谢宁微微摇头:“那是妾身进宫之后才有的。”

  “哦?”皇帝来了兴致。

  谢宁只好解释给皇帝听:“妾身进宫时曾经有位姚尚宫教导过妾身一阵子,还给了妾身两本佛经。臣妾觉得上面的字好,常对着练练。到了萦香阁之后,陆陆续续又找了一些书来看。”

  “都是些什么书?”

  什么书都有,可杂了。

  谢宁哪有挑捡的余地,这时候的书可金贵了。当然了,最多的就是各种佛经之类,宫中女子多信佛,佛经是最易找到的。当然谢宁对吃斋诵经没多大兴趣,她就是想借此识字练字。另外她还找到了两本诗集,都是前朝大家的名作。年前有一个老尚宫离宫之时,还把自己收藏的几十本书都送给了她,大大丰富了谢宁的藏书。这些书她全都看过了,至于字,练的也有点样子了,不能说写的多好,起码横平竖直,勉强算工整。

  她挑挑捡捡的跟皇帝说了一些,皇帝倒来了兴致,拉着她的手起身:“过来。”

  谢宁跟着皇帝走了过去,外间宫室里也有一排书架,上面摆的满满当当的全是书。

  这让她连自己跟皇帝拉着手的事都暂时忘了。

  好多书,真想看。

  要说她以前是个多么爱书的人,也不见得。但是困在后宫里头,哪儿也不能去,什么也不能干,又交不到朋友,又没有什么娱乐和消遣,在这种情况下,也只有书陪着她。

  皇帝看她的眼睛象是被吸住了一样,盯着书架目不转睛,倒是在心里暗自嘉许。

  爱书总比只知道绫罗珠宝的庸脂俗粉要强多了。

  皇帝拿起只笔递给她:“来,写几个字朕看看。”

  谢宁傻了。

  她不是来陪睡的吗?怎么一转眼变成要写字考试了?

  她那字能见人吗?

  皇帝看出她的顾忌,笑着说:“只管写,写的不好朕也不怪罪你。”

  谢宁当然得听他的,只是突然间提起笔来,写什么呢?

  这么一时间她只能想起今天早上看鱼时情形,水面莲叶圆圆,不知道哪里飘来的花瓣浮在水上,泛起浅浅的涟漪。她只好提起笔来在纸上写了这么一行字。

  皇帝在旁边看着,她握笔的姿势就有点问题,手腕还有点不稳。

  行家一看就知有没有。以前多半没有人认真教过她写字,不然这写字之前总得先把握笔的正确姿势教会。

  桃花流水,鳜鱼肥。

  皇帝一看就乐了。

  这字写的真伤眼,尤其那个水字,中间的一竖简直象根芦柴棍一样,鳜鱼的鳜字就更别提了,这字笔划比旁的字多,她为了写的清楚,只能把字尽量写的大一些。这么一来,这个字比其他字大了整整一圈儿。但即使体格超群,鳜的右半边笔划仍然都糊在一起了,看起来就是个黑团团。

  谢宁自己也非常懊恼。

  为什么会想起这么一句话呢?鳜字实在太难写了,早知道应该写几个笔划少的省事的字啊。

  “不错不错。”皇帝违心的夸奖了一句:“你写字和谁学过没有?”

  谢宁老老实实的摇摇头。

  就猜着没有人教过。

  一个小女子,自己琢磨着能把字写成这样,已经不容易了。

  皇帝这么想着,倒不觉得她好笑了,还为她的用功和用心有些动容。

  “怎么会想起这么一句诗来?想吃鱼了?”

  谢宁小声辩解:“是早上看见缸中落花和游鱼,想起来的。”

  为什么说她惦记吃?就因为她写鱼肥吗?

  太小看人了。

  可谢宁又有些心虚的想到,她早上站那儿看莲花和金鱼的时候,确实曾经有过和吃相关的念头。

  那会儿她想,这缸里养着金鱼好看是好看了,不过不实用。要是养两条鲤鱼,那吃起来多新鲜可口啊。

  皇帝揽着她出了门,一边顺口吩咐:“去一趟膳房,看有没有鳜鱼,做一道清蒸鱼呈上来。”

  晚膳里头果然多了一道清蒸鳜鱼。

  皇帝眉眼在烛光下看起来没有白天那样锋锐,被烛光染上一层温存的光,唇角带着微微的笑意招呼她:“快吃吧。”

  他那笑是什么意思?

  谢宁一边尝着肉极嫩极鲜美的鳜鱼,一边在心里暗自琢磨。

  难道皇帝在心里笑话她是个吃货?

  看她默默吃鱼,皇帝也觉得这鱼瞧着格外美味了。

  侍膳太监很有眼色的替皇帝挟了一块肥嫩的肚皮的好肉,蘸好料汁。

  皇帝尝了一口鱼肉。

  果然嫩滑香腴,入口即化。

  这种滑嫩,让皇帝想起刚才握她手时的感觉来了。

  她的手小小的,也是这样的柔软滑腻。

  毫不意外的,用完膳谢宁又被皇帝睡了。

  而且这一次是两回!两回!

  一回完了她还以为自己任务已经完成了呢,正想起身。结果被皇帝从背后按住又来了一回。

  第二回皇帝放缓了动作,比头一次要温存。

  最后谢宁都要瘫了,自己根本爬不起来,是两个宫女把她架起来扶她去擦洗身体,再往后头宫室安歇的。

  一沾枕她马上就睡过去了,更准确的说法是,昏过去。

  实在是太累了。身体累,精神更累。

  和第一次不一样,第一次她真的除了疼和累没有太多感觉。

  但这一次有点不一样。

继续阅读:七 女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谢家皇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