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晚霞(一)
(日)渡边淳一2016-05-25 11:072,981

  一

  清晨,塔野从熟睡中自然醒来,在枕边摸索着抓起闹钟一看,时间才到六点半。

  虽说札幌市的日出较早,但是到了十一月中旬也会延迟许多。塔野朝左边窗户望去,只见蕾丝窗帘微微发白。平时他睡前总是把蕾丝窗帘内侧的厚布遮光帘也拉上,但昨夜似乎忘了这道程序。

  床脚边扔着大衣,旁边椅背上搭着西装外套和衬衫。

  昨夜回到公寓时已过凌晨一点。

  塔野是一流商贸公司“东洋商事”的驻札幌市分公司经理,常常去薄野喝酒。不过,昨天是星期六,他并没有什么与业务相关的应酬。

  大学时代的朋友松野从东京来到札幌,阔别多年的两人去薄野串街喝酒。

  因为松野刚到就说要吃北海道特色菜,于是两人去名叫“萨拉汶贝”的菜馆吃了地炉烧烤海鲜,然后,又去了两家酒吧。

  最后,他们带着两个“千华留”夜总会的女郎,去了薄野街角大厦里的小菜馆“桑岛”。

  松野毕业后一直留在母校,如今已经是教授。他似乎很少这样花天酒地,札幌饭菜的可口美味和美女如云令他乐不可支。

  两人在午夜近一点时离开“桑岛”,做寿司的厨师也都走了。塔野把松野送到公园酒店,又挨家送回两个女郎之后才回到旭山公寓。

  他已经几乎全然忘记自己是怎样进楼门上电梯并上床进被窝的了。

  尽管昨晚喝得那般烂醉如泥,可现在却仍然醒得很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近来无论睡得多么晚,清晨六点多都会自然醒来,他想到可能是因为年龄已到四十五岁。可他自我感觉还很年轻,不愿对自己做出“老年人觉少”的结论。

  塔野望着渐渐变白的窗户发呆。

  虽然已经醒了,可脑袋里却还在一跳一跳地疼,浑身倦怠,醉意尚未完全消除,唯有双眼格外精神。

  塔野感到这个变化太不可思议,并再次思忖昨夜的经过。

  他把松野送回酒店,出租车里就剩他和那个身材娇小、名叫美树的夜总会女郎了。

  她只有二十二三岁,平时大都穿洋装,偶尔也会穿日本和服。昨夜她好像穿的也是捻线绸白色和服,一穿和服就显得比实际年龄大两三岁。

  她的脸型与身材同样细窄,外眼角向内凹陷,长得像小狐狸。

  美女如云的“千华留”在札幌市也是数一数二的高级夜总会,但她在那里依然美貌出众。

  塔野在与前任经理古川进行职务交接时,第一次去了“千华留”,后来他自己也经常去。但虽说如此也就是每月两三次,都是在接待客户或东京总公司的董事来访的时候。因为进店哪怕只是坐坐也得掏一万日元,跟东京银座的价位差不多,所以就算是能从招待费里报销,那种场所也不可能频繁出入。

  尽管如此,在去过几次之后塔野也就成了熟客。

  最初曾听人说过各种坏话,例如这里的女郎故作一流姿态,中央名流和分公司经理扎堆等等,但熟悉之后却感到并非如此。

  在这里既能跟女郎们轻松交谈,还能结识很多其他商贸公司的分公司经理,正所谓“吴越同舟”,堪称夜晚的社交场所。

  因为美树是这种场所里年轻貌美的红角儿,所以想必昨夜已有约。可是,当塔野邀请松野“去吃碗茶泡饭”时,美树却凑过来赖着说“把我也带上吧”。

  “真的吗?你早就有约在先了吧?”

  “没有啦,偶尔也想跟你去嘛!”

  美树轻轻抬起下巴,做了个“求你啦”的动作。

  美树为塔野陪酒只有两三次,并非特别亲近。虽说自己觉得这女孩非常漂亮,但别人也同样盯上她了,因为招待的客户和董事先跟她搭上了话,所以塔野作为招待方只能谦让。

  而且因为前任古川的关系,塔野应由惠美陪侍。她也是轻微的地包天嘴唇,身材苗条,相当漂亮。

  塔野一进门她就赶快过来招呼,所以如果把心思转向美树实在过意不去。总之虽然有那种想法,却终究没能主动接近美树。

  不知是天赐良机还是对方偶有空闲,惠美和美树两个美女都跟着出来了。

  “桑岛”也是古川介绍的一家小菜馆,妈妈桑照应周到,塔野已经去过多次。

  塔野在这里喝得醺醺大醉。不管怎么说,近来如此醉酒实在少见。

  虽然妈妈桑说“有美女陪伴就会醉”不无讽刺意味,但或许真是因为有两个美女陪伴,再或许就是因为跟无关业务的朋友松野在一起。

  总之,在“桑岛”待了一个多小时后,他们出门就叫了一辆出租车,先把松野送回酒店,再把惠美送回附近的公寓,最后就剩塔野跟住在南十一条的美树了。

  此前从未说过这种话,但这次借着醉酒胆壮,塔野发出了邀请:

  “怎么样,下次一起吃午饭吧?”

  “好啊!”

  美树意外爽快地点头同意。

  塔野并未轻易相信,他觉得美树最终还是会拒绝,于是进一步试探:

  “那明天怎么样?”

  “明天……明天是星期天哦!”

  “跟男朋友有约会吗?”

  “哪儿有啊?不是的啦!”

  “我反正就一个人,所以总得去哪儿吃饭,就去札幌大酒店怎么样?”

  塔野进一步追问。

  “那样对阿惠不好吧?”

  “我跟她没有什么。”

  “是吗?那我就跟你一起吃饭吧!”

  “真的吗?”

  “是啊。有什么问题吗?”

  在车内的昏暗中,美树那双与脸庞不相称的大眼睛疑惑地望着塔野。

  “那就下午一点在大酒店前厅见面怎么样?”

  “我明天早上睡懒觉,一点恐怕起不来。能不能定在两点?”

  “那没问题。你不会爽约吧?”

  “塔野经理能保证吗?”

  “是我发出的邀请,所以不可能搞错。”

  “可我觉得不靠谱哦!我帮你写下来,免得贵人多忘事。”

  美树从提包里取出名片,随即用钢笔在背面写上时间和地点,说声“好啦”就塞进塔野胸前的衣袋里。

  即便如此,塔野还是半信半疑。

  “我可是要从旭山区大老远地跑过去呢,你要是爽约我可受不了。”

  “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哦。”

  “嗯?”

  塔野回头看看美树,只见她一副意外认真的表情。这女孩也许是真心实意,即使被她爽约也不赔不赚。他在心中说服自己,并把醉意朦胧的脑袋靠在椅背上。

  窗户越来越亮,走廊的钢混地板传来匆匆的脚步声,好像是送报纸的少年。

  塔野依然穿着睡袍起身,在椅背上的外套胸前口袋里探摸。

  暖气很足,房间里温暖如春。

  塔野摸摸衣袋,名片确实装在里面。在写有“美树”的名片背面,用向右上倾斜的女性特有笔体写着“下午两点、大酒店前厅、不要忘记”。

  美女即使模样长得漂亮,但如果请柬上字如涂鸦也会令人扫兴。不过,美树写的字还算工整,虽然是在行驶的车中所写,但并不显得潦草。

  果然不假……塔野终于相信昨夜的约定不是梦幻。

  但尽管如此,美树为什么如此简单地同意在难得的周日跟自己约会呢?像她那样红得发紫的夜总会女郎,会有很多男人找她约会。不仅是来店顾客,她肯定还有某些更加生龙活虎的男友。而且,那些每天都要在外边待到很晚的女子,周日应该都很想关在家里享受轻松自在的时光。

  如果应邀去打高尔夫球或在舒适的季节外出兜风倒也不难理解,但在风雪将至的寒冷日子里,只为吃顿午饭特意上街就未必是件轻松的事了。

  即便说成是为了做生意,那也决定得过于简单。

  会不会是喜欢上我了……

  刚想到这里,塔野又自我否定——哪里哪里,不会有那种事。

  一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哪能这么简单就喜欢上只交谈过两三次的中年男子呢?

  塔野咚咚地敲打脑袋,像是告诫自己切莫天真幼稚,然后穿过客厅和餐厅来到了门厅。

  门上的投报口里已有两份报纸,是中央的A报和经济方面的报纸。他把报纸抽出来,在洗碗池水龙头前喝口水,然后又上了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海道物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海道物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