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冻云(一)
(日)渡边淳一2017-12-14 12:222,896

  一

  这一周来,塔野虽然忙于新厂区的机器引进、道东开发计划,以及事业招标等业务,但在空闲时还会常常想起绘梨子。

  他在公司忙工作时倒也会暂时忘掉,可独自回到公寓一旦想起就很难平静下来。若在宴会之后醉酒入眠倒也无事,但在偶尔无酒早归时,绘梨子仍会在脑海中突然浮现。

  原先觉得她也就是个小姑娘而已,可不觉之间,那个小姑娘已在这个四十五岁男子心中占据了一席之地。

  那天的事情毕竟令塔野难以忘怀。他的青少年时代在战争期间度过,战后一直勤勤恳恳地工作,属于所谓“战时派”。对于这种男人来说,绘梨子的言行既新鲜又过于大胆。

  她究竟有什么打算?塔野越琢磨就越是不明白。而且,当他思虑过重时,就会感到又要惨遭痛击——不管什么事都需要理由吗?

  塔野貌似没把那个小姑娘放在眼里,可内心却在期待绘梨子来电话。他想,若能再见一面并重现那种情境,自己必须抓住时机真正占有、罩牢她那略显倦怠的嘴唇,搂紧她那少女才有的纤柔的小蛮腰……

  尽管塔野浮想联翩,可最为关键的电话却迟迟不来,这令他百般无奈。

  虽然塔野在绘梨子离开时给她名片,但她却没有接,所以她可能并不知道公寓的电话号码。

  不过,倘若她有意联系的话,应该有N种方式。她既知道自己的公司名称,又知道自己的住址,向电信局询问的话很快就会知道自己的联系方式的。即便不这样做,直接找美树打听就更简单了。

  绘梨子脑筋转得快,所以不会想不到这些。既然至今尚无联系,恐怕还是对方无意再见到自己吧。

  她先前说有个男友曾去过她的房间一次,那会不会是因为约会撞车了呢?另外,她是不是也像对塔野那样对男友说过“吻我吧”?

  想到这里,塔野对那个未曾谋面的青年产生了嫉妒感。

  都这把年纪了还对跟女儿年龄相仿的大三女生着迷,塔野对自己的幼稚感到惊讶。陷入这种状态,一流商贸分公司经理的头衔也会颜面尽失。

  不过虽说如此,男女之间的感情很难用理性完全控制。

  到了第十天,塔野在开完本系统分公司经理会议之后,跟大京建设的分公司经理上村结伴去了“千华留”,一坐下就把美树叫来询问。

  “我想去上次那个绘梨子打工的店。”

  “经理先生,您迷上绘梨妹妹了吗?”

  “哪儿能啊,只是想去看看那家店是什么样而已。”

  “上次您把她安全送到了吗?我很担心,该不会把她哄到您房间里去了吧?”

  “哎,你可别胡猜啊!”塔野慌忙否认,脸却已经红了,“你后来见过她吗?”

  “大概是在三天前,我去她店里见过她。”

  “她当时没说什么吗?”

  “倒是没有……”

  看样子绘梨子瞒着美树,没告诉她去塔野公寓的事情。

  “今晚下班后能领我去吗?”

  “这个嘛……”美树露出迟疑的表情,“刚才我已经有约在先,那我就取消了吧。”

  “哦,不必勉强。”

  “没事。反正那个顾客怪烦人的,我本来就想取消。您稍等一下!”

  美树出乎意料很轻易就答应了。

  沿着五丁目大街北上,穿过薄野的电车大道,“可乐必可乐”就在左侧大厦的地下层内。这座大厦一层有家名叫“顺”的夜总会,塔野曾经去过两三次,所以立刻回忆起来。

  进了店门左侧有个吧台,右侧最里边有两个包厢,店内面积顶多二十三四平方米,但整体墙壁和吧台统一刷成咖啡色,照明也设计成瓦斯灯的样式,是个气氛雅致而沉稳的小店。

  “哎呀,欢迎光临!”

  美树率先进店,绘梨子从吧台里打了声招呼。但是,当她看到后边跟来的是塔野时,就轻轻伸了下舌头。

  “我把上次的经理先生领来啦!三个人能坐下吗?”

  吧台近前和中段坐着五六位顾客,他们向两边聚拢腾出中间三个座位,都是稳重的中年人。

  塔野与大京建设的分公司经理上村把美树夹在中间坐下。上村比塔野大一岁,几乎在同一时期调到札幌。他是带家属的,在宫森那边租房住。因为公司同在一座商务大厦,他们经常碰面,在同系统的分公司经理中最为投缘。今天邀他同来“可乐必可乐”,就是预料他会欣然同意,而且即使被他觉察到什么也不必担心。

  绘梨子身穿黑毛衣,胸前织有大象图案。虽然贴身穿衣的方式很随意,但白色动物的图案特别适合爱做梦的少女。

  “来点儿什么?”

  接着上一家酒吧,三人都要了兑水的顺风牌威士忌。

  在酒杯端来开始喝酒时,站在里边的年长女性凑了过来。

  “欢迎光临!”

  塔野只看一眼便知,这就是绘梨子说过的妈妈桑。正如绘梨子所说,她是个椭圆脸型的美人。

  她的头发从中间分开,然后在后脖颈发际处束起几个涡卷,在柔顺的发端后若隐若现的耳垂妖艳诱人。她身着一袭白色罩衫,鼓胀的袖筒和布满胸前的皱褶更显成熟女人味。

  “这位是妈妈桑哦!”绘梨子不无得意地介绍道。

  “这位是东洋商事的分公司经理塔野先生,这位是……”

  美树替她介绍了塔野和上村。

  “多谢惠顾!”

  妈妈桑俯首致意并递上名片。只见厚实的和纸名片上龙飞凤舞地写着“末木康代”,还有店名和电话号码。

  “我听绘梨说过了,上次承蒙款待,十分感谢。”妈妈桑用俨如母亲的措辞说道。

  “哦?塔野先生还真让人不敢小觑呀!”一直在听两人对话的上村插嘴道。

  “哪里,她也一起去了。”

  “美树也去了吗?这可是越玩越大啦!”

  上村做出夸张的惊讶表情。

  “没事的,绘梨不是那种女孩。”

  绘梨子就像没听见妈妈桑的话,自顾调制兑水威士忌酒。

  “不过,这里可都是美女呀。”

  确实像上村感叹的那样,不仅是妈妈桑,另外三个女孩也个个年轻貌美。

  “妈妈桑是大美人,哪儿还有漂亮女孩呀?”

  “谢谢您!”

  妈妈桑笑着点头致意。她虽然颧骨稍高,但在伏下眼线略浓的双眸时,表情中微含慵懒的暗影。

  绘梨子也似乎有种大大咧咧的感觉,或许是受到妈妈桑的影响。当然,绘梨子的不拘小节中隐藏着年轻的奔放,而妈妈桑则透着沉郁的女人韵味。

  小菜、坚果和巧克力端上来了,在船形小碟中只放少许餐食,可见店家对餐具也用心周到。

  “叔叔,请我喝杯酒吧!”

  “对了,上次你说你喝冰镇清酒,对吧?”

  “绘梨,你能行吗?已经喝了不少了吧?”

  虽然妈妈桑予以警告,可绘梨子自顾往玻璃杯里斟酒。

  上村似乎对妈妈桑颇有好感,十分热情地与她攀谈。

  “这家店不错吧?”美树窃窃私语道。

  “是啊,从价格方面来讲,似乎比你那家店强。”

  “我要转告给妈妈桑。”美树瞪了一眼塔野说道。

  即使“千华留”的美女来这家店也不会特别显眼,妈妈桑的美丽中透着沉稳,富于知性。

  “不过,经理先生,你可不能迷上她哦。”

  美树叮嘱了一句。

  “我知道啦。”

  “知道什么?”

  “没什么……”

  塔野虽然知道妈妈桑跟绘梨子父亲的关系,但立即含糊其词。

  酒吧十二点半打烊,此时顾客只剩塔野一行了。

  “叔叔,送我回家吧?”绘梨子把空啤酒瓶摆在吧台一端说道。

  “可以啊,妈妈桑呢?”

  “当然一起啦!”

  “我就不用送了,跟经理先生不是一个方向。”康代说道。

  “在哪边呀?”

  “在宫森方向。”

  “那跟我近。”

  上村不失时机地自告奋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海道物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北海道物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