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那年开始
邓小魔2016-05-20 09:013,208

  有人说:在大千世界里,人与人相遇的概率是五千分之一;人与人相知的概率是两亿分之一;能与我们白头偕老的概率是五十亿分之一,但是这个世界上分明只有两个人,男人和女。可是男人和女人想要白头偕老怎么就这么难呢?

  故事就从今天说起开始吧

  那时2015年7月13日PM14:00  

  这一天室外的气温已经很高了,炎热的天气让路人都选择荫凉道走,可是实验小学门外聚集着一乌泱的人,他们基本上是越热越往人群里钻,这群人以中老年人居多也又少数年轻人,大家都焦急地向学校铁门内伸望。像是有什么大事发生。以至于过路的人总是会错觉这里是不是“有人跳楼”或者“群众上访”什么的。但其实他们是在接孩子,只是在接孩子。学校门口的街道上横七竖八的停满了各式车辆,贵一点的车都会选择尽力挤得靠前显眼一些,有一些豪车更是一副恨不得开到教室里去的样子。而差一点的基本就排在后面,其他的电瓶车,自行车基本就在荫凉树下待着,女人的车就是属于恨不得开到教室里的那部分。女人开得是一辆白色的宝马X5。光亮的车身,足以让他吸引眼球。女人个子看上去很高,高跟儿鞋也很高,从她脚背上鼓出的青筋可以看出这双鞋穿上去并不舒服,只是可以让旁人看着舒服而已,当然那一定是男人。女人总是能够忍受一些无法想象的痛苦去取悦男人,即便他们总是称之为臭男人。女人脸上打着厚厚的粉涂着浓烈的口红,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分外的扎眼,像是刚从面粉堆里爬出来一样,不过这丝毫不能掩盖她脸上若隐若现的皱纹。就在这时,旁边一个听上去有点怯怯的声音叫住了她,她回过头来一看,脸上露出了一种既惊讶又惊奇的表情,她有意识的拨弄了一下头发,尴尬的挤出一丝笑容,想说什么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下意思的迎合了一声“怎么是你” 而叫住她的男人也和他有同样的表情,只是刻意的保持了一份镇静,随意的说道“你接孩子啊”,女人点了点头,男人“哦”了一声,又说到“想不到你孩子都上学了,你没有变,还是那么漂亮”当然这一听就是男人故意恭维的话,难道说你怎么变得那么丑吗?女人说:“谁说的,老都老了……”两人像是许久不见的普通朋友,又像是关系还没有朋友程度的熟人一般,寒暄了几句有的没得,便没有了话。两人不知所措的僵在那里,此时男女之间不到一米的距离,但是两人之间却感觉很远很远……男人首先打破了僵局“那我走了,我刚才路过。看见是像你,所以……”女人连忙说“好的,好的 有空一起坐坐吧 ” 男人迎合了一句便徒步直径往相反的方向走去,上了一辆普通得甚至叫不出名字的国产汽车。这一次的突如其来的偶遇,让男女的心里都异常微妙,女人站在原地发着神,似乎周围的嘈杂喧闹都突然的停止了下来,男人开着车在路上,虽然开着收音机,但是却像失聪了一般完全听不见收音机里说着什么。此时,男女之间的绝对距离越来越远,但是根治于两人大脑之中的某些记忆却越来越近……

  2002年7月13日 PM 14:00

  女人18岁 男人19岁 两人相距1610公里

  女人在离家不远的一间当地最好的咖啡店和所谓男友坐在一起。与其说是男友,不如说是两个正值荷尔蒙分泌旺盛时期的男女,彼此同意对方抚摸和亲吻自己,但还没不到做爱程度的关系,这完全与爱无关。

  男友拿着一周的零用钱,点了两杯冰摩卡,这是女人的主意,但其实当时她并不知道什么是摩卡,也许只是因为摩卡听起来比珍珠奶茶更洋气一点,总之他们老练的喝了一杯不曾喝过的东西。此时的女人觉得比起奶茶来说,她更渴望咖啡,因为喝咖啡能使自己更像一个“大人”但她却不知道大人世界东西是如此的焦苦。 两人并不喝,只是不断的在杯中搅动,像电影里那样搅来搅去 。 一旁的两张大学录取书更像是两张刑满释放书,这意味着两个共室三年日久生情的“刑徒”就要分离,脸上虽留依恋,心中皆怀憧憬。 二人最后一饮而尽之后分道扬镳 。 ……

  女人的家在山西一个二级城市里,2002年的煤矿还不是值钱的东西,所以这里的城市和城市里的人并不曾被关注,不过依然有蔡依林、周杰伦听,依然有,在家收拾行李的女人特意将那件 VERO MODA 的T恤放在了行李的最上面,以免压皱。她不知道自己在1610公里外的城市会有什么样的一个生活,当然越是未知的就是越期待的……

  男人胆战心惊的呆在卧室里。闷热的天气却显然不是他满头大汗的原因。恍然中,他想起了以前那些绞尽脑汁想要逃的课,突然一个也没有了。想起每周三下午的自习课,你要知道,在密密麻麻排列的课程表中,这被喻为是一周最美好的时光。可如今课程表变成了一张空荡荡的表格,他却更加郁闷。他不由得回忆起了以前每天的那些希望——希望不做眼保健操,希望一到晚自习就停电,希望老师忘记布置家庭作业,希望能够毫无顾虑的坐在沙发上吃着浪味仙;喝着鲜橙多;看一场意甲比赛。即便是布雷西亚对卡利亚里这样的比赛……可当一夜之前还遥不可及的那些希望一夜之后全部必须被实现时。他发觉原来那样,并不能真正让自己高兴起来。高考查询热线里响起的无提档消息。让他第一次感到旁边正在转播的米兰德比显得是如此乏味。恐惧的他,猜想着自己的前途,未来会是怎样的?成为一个售货员?还是一个汽车修理工?要不在贩卖毒品时被挡获?抑或在斗殴中被乱枪打死?……他不知道,实际上就在12个小时后,他的未来四年被锁定在了离家15公里外的一间大学里。

  此时,男女只是相距1650公里的一对陌生人……

  2002年9月16日

  女人:托着行李行走在陌生的城市。当她的脚尖第一次接触到这块陌生的土地时。这座城市送给女人的见面礼是——一份扑面而来的新鲜和一种由外而内的恐惧。

  女人迫不及待的按照录取通知书上的地址,来到了这个未来四年里。要把自己钉在上面的地方。

  穿过校园林荫小道,女人直径向寝室走去,无数个擦肩而过,无数次目光交错,她都无暇顾盼。此时她最迫切需要的是找到在这里属于她的那一个落点。

  从寝室窗台望下,楼下密集人群不断在校园里移动,像是被泼洒出的一股股彩色墨水正在一张画卷上沁润。这意味着从这一刻起到四年后。在这个3000亩的土地上又将种出若干种的关系和若干个故事……

  女人拿起寝室的话机,第一次使用一张名叫201的卡给家人打电话。虽然是炎热的九月。但和家人通话还是让她感到了一种很舒服的温暖。这当然和天气是无关的。孤独仍在,毕竟远在异乡……………

  寝室的同伴每人都带着浅浅的微笑,大家互通彼此却又各怀心思。想要示好却又都把控着雷池不越。

  室灯灭了。谁也睡不着……

  2002年9月16日

  男人:坐在一辆借来的PASSAT上来到了学校。虽然在这座城市里生活了19年,但是眼前的一切他仍感到新鲜。男人在人群中不时发现了几个中学的同学,讨厌与人交谈的他,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热情的打起了招呼。这也许是在给他自己某种关于安全感方面的心理暗示。

  站在风雨操场的报名人流中,前排的一个胖子预科生炫耀般的聊起了商业街一家超市的“美女老板”。像是在聊一个传奇的历史人物,又像是在给未来的生活撰写导语。男人只是默默的听,静静的看着站在自己前面的一位可爱女生。此时的他仍不知道,在未来的几年中,女人会成为生活中一个关键词。

  陪同而来的家人把生活用品放在了寝室。男人扫视一周,周围充满着各种莫名其妙的口音,这让男人很不适,他安静的整理着自己的床铺,似乎失望于没有找到和自己臭味相投的同伴。突然对门发出一个熟悉口音,“切踢球哇”。一高一矮的两人叫住了男人,三人一齐来到了操场。最后,这两人成为了男人未来大学时代里最好的两个朋友。

  几百个人一齐吃饭,几十个人一起洗漱,几个人一起睡觉。集中营?还是斗兽场?

  窗外的黑夜渐渐暗下,男人的憧憬渐渐升起……………

  PS:校园的林荫小道上,女人拨动着清秀的发丝,男人拍着裤脚的尘土,两人各自提着行李,各自怀揣着幻想。此时,男女之间是相距一个眼神的陌生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女的猜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男女的猜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