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朝朝夕夕
掩耳盗铃2016-05-20 13:021,496

  在外面混了几年,现代汉语过八级,如今这社会,干。爹与干。爹,干。女儿与干。女儿,这都不是一个意思。

  张昊自认为还没猥琐到那种程度,但总感觉不自在,如果是别人家的女儿也就罢了,但这是王叔的女儿,过几年小女儿成了小美女,他也正是男人三十出头的黄金阶段,以他这神仙一般的气质长相,小美女把持不住,万一弄出点什么丑事,他可没脸面对王叔。

  “这使不得,王叔你是长辈,我岂敢当你女儿的干。爹,这不是乱了辈份么。”张昊赶紧推了。

  “什么叫乱辈份,若真要算学手艺的辈份,我还该叫你一声师叔。”

  王德全也没读什么书,捞尸的手艺是家传,对传统的这一套非常迷信,举头三尺有神明,见自家女儿这么聪明,生怕招了天妒,这事一直放在心里,但思来想去也没找到合适的人,现在张昊回来,正好赶上。

  而王德全也没说错,若是按师门辈份来算,张昊的师父和王德全爷爷是一辈,张昊和王德全父亲是一辈,理应叫师叔。

  “王叔,这做干爹……”

  张昊话到了嘴边,却又咽了回去,城里那些干。爹的事,他怎么好意思给王叔细说。

  “你小子就别推了,我两个女儿又乖又聪明,便宜你小子了。”

  “呃……”张昊无语,王叔这话,让他越听越觉得那啥。

  “等芳燕和女儿回来,正好要过年了,叔摆上几桌,把村里人都请来吃一顿,咱们可得按规矩办,叔现在也是有钱人了,不能含糊。”

  “这……哎,好吧。”张昊无奈,只得答应。

  不过仔细想想,心里还有几分小激动,刚一回来就收干。女儿,还是一对双胞胎,他这是要发大财的节奏啊。

  祖师爷在上,保佑他财源广进,迟早有一天要做真正的干。爹。

  “对了,还不知道两个干。女儿的名字呢?”

  张昊已经开始以干爹的身份自居了,这感觉还真尼玛的爽,难怪那么有钱人都喜欢当干。爹,他现在也是当干。爹的人了。

  “大女儿的叫王朝颜,小名朝朝,小女儿叫王夕颜,小名夕夕,连起来就是‘朝朝夕夕’,是我老婆取的名字,很有文化吧。”

  说到自家女儿和老婆,王德全乐得没完,叔侄俩东拉西扯的聊着,不知不觉十二点多了,张昊在这里住下。

  第二天,张昊大早起来,家里房子烂了,还得修整一翻才能住人。

  王德全想叫了村里人来帮忙,张昊拒绝了,他可没钱请人,就算不付工钱,至少也得招待伙食,但他连自己的伙食都还没着落,哪有钱招待别人。

  家里收拾一下,不算多麻烦,锅碗瓢盆都还能用,柜子里的棉被,翻出来晾晒,又去镇上买了些粮油米面,自己的吃喝不愁。

  只是屋顶的瓦片漏了,需要翻新。

  旧时候乡下盖房,都得自己烧瓦,而烧瓦是大事,全村都一起出力,烧一大批,大家分用。

  张昊家的屋檐后,还堆放着很多瓦片,自己上房翻新,一连忙了好几天。

  王家村不大,只有几十户人,大半都是王姓,祖上是一家,平日里过路上下都能碰面,见张昊回来了,很快就传遍了全村。

  这可是状元郎,出家修道,早被传得神乎其神,好多人都来凑热闹,打个招呼。

  张昊特意穿上了灰旧的道袍,挺直了腰板,装得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为了展示自己真是修道回来,道行高深,能掐会算,还有意玩一手神棍的把戏。

  “呦,大婶,家里有喜,生的是孙女啊。”

  “陈叔,可要当心,你撞了煞气,前不久生了一场大病吧。”

  “二叔公,您今早吃肉喝酒了,上了年纪,可要注意身体啊,大清早的吃肉喝酒不好……”

  “姑婆,您老人家……”

  张昊吆喝着招呼,一脸高深莫测的样子,指点出乡亲们的近况。

  乡下人没文化,都信这一套,吃饭生病什么的,本来只是些日常小事,但张昊这么一说,立马就变得玄乎了,乡亲们信以为真,哪里知道张昊这城里回来的大忽悠。

继续阅读:第19章 张大忽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才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