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开窍(上)
掩耳盗铃2016-05-20 13:021,520

  张昊不傻,立刻明白过来,唐小婉还是个不懂事的小女生,家里有爹妈,发现和一个抗蒙拐骗的江湖术士有来往,并且这江湖术士还是年轻人,如今的社会这么乱,人家爹妈会如何想?显然以为他是个骗子,而他还开口借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误会,误会啊。”张昊郁闷哭了。

  “小子,我们唐总心善,这次给你个教训,三日之内,滚出中海市,否则晚上走夜路当心了。”

  丢下一句狠话,几人上车,出了古街。

  “张瞎子,叔刚才说什么来着,小心血光之灾!”几个同行戏谑的笑了,又有几分鄙视。

  江湖有句老话,千万别招惹女人小孩,张昊这小子,居然敢骗小女人,玩一手“拆白局”,被人家爹妈找上门,打一顿算轻松了,如果遇到心狠的,直接找人下黑手了。

  “年轻人啊,做咱们这一行,就算看不准,那也不是骗,只是学艺不精,千万别学拆白党的把戏,这可是犯了江湖忌讳。”

  一个老同行语重心长的说道,骗那些寂寞深闺的富婆也就罢了,居然骗小女娃,简直丧尽天良。

  “靠,我真心是被冤枉的。”

  感受到几个同行的鄙视,张昊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这尼玛何等的卧槽。

  所谓“拆白党”,这是旧时期的称呼,指那些专门骗女人吃饭的小白脸,在江湖圈子里,“拆白”和“拐子”,可谓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即便是以骗术为生的江相派,也很是不屑。

  “麻痹的,还好没打死,这中海市是混不下去了。”

  张昊揉了揉脸,青一块紫一块的痛,钱没借到,还被打了一顿,摊子也砸了,还恐吓他滚出中海市。

  收拾起破烂东西,张昊默默的离开了。

  古街做的都是传统行业,手工艺、小吃、古玩、算命、画糖人等等,张昊心里惆怅,一个人漫无目的的走着。

  街边有个农民大叔,提着一只乌龟吆喝叫卖,“镇水龙龟,大补呦,便宜卖了。”

  几个游人围观,农民大叔吹嘘着老龟,说是村里水井的镇水龙王,已经养三百年,正宗的老灵龟。

  张昊听到“镇水”二字,也心生好奇,过去看了看。

  镇水,这是风水堪舆的说法,古人在水里养几只鱼虾乌龟,监视水质,如果水质有变,或是污水,或是投毒,鱼虾乌龟就会表现异样,故曰“镇水”,但久而久之,镇水成了一种习俗,大户人家的镇水,养的都是奇珍品种,和现在的有钱人养宠物一样,越是奇珍就越名贵。

  而品种越奇珍,怪事也就越多,有些镇水之物,寿元极其悠长,据说都修练成了精,老一辈的乡下人,很多这方面的精怪玄闻。

  不过俗话说得好,人老精,龟老灵,任何东西活得太久,都有些诡异之处,这乌龟也不知是什么品种,龟甲暗红,脑袋还真有几分像龙,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

  就在这时,一声摩托车的轰鸣,有人惊慌大喊,“快闪开,刹车坏了!”

  众人吓得大惊失色,赶紧躲开,街头顿时大乱。

  张昊一看,摩托车往这边撞过来,吓得摔了地上,连滚带爬的躲,大骂卧槽,吓死乖乖了。

  而那卖乌龟的大叔也慌了神,人躲开了,乌龟却掉在地上,摩托车压过来,把乌龟碾成了肉浆,一抹赤红的龟血横飞,正好溅入张昊眼里。

  张昊只觉得眼里一红,火辣辣的痛,仿佛在火上烧,一股灼热之气透入眼里。

  “哎呦,我的眼睛……”

  张昊赶紧揉眼睛,龟血却摸入了双眼,更加灼热剧痛,犹如火流灌入眼里,张昊大惊,麻痹的,无妄之灾啊,难道他真要成了张瞎子。

  但灼热之后,眼里突然涌出一股清澈之气,流淌全身,仿佛有一层无形的桎梏被打破,张昊浑身舒畅,思绪清明。

  也不知是他的错觉,当他再次睁开眼,眼前的景象,似乎变得更加清晰了,隐约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天与人,人与人,人自身,似乎都带着一股冥冥之中的玄妙,但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清楚,就像一连串杂乱无章的数字,普通人不觉得什么,但数学家见了却特有感觉。

继续阅读:第4章 开窍(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才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