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那个照片里的女人
尾葵2016-07-21 00:073,432

  有的人一直到他死的那一刻都没有笑过,这永远是他身边的最亲密的人的遗憾。客人对我说,他的妻子生平很少笑,她的笑他已经不记得了,他只记得妻子临死前的一脸苍白的表情,他对我说,请你帮我画出她的笑脸,我想要永远保留她的笑脸。

  我问他,先生,你觉得这样有意义吗?

  他说,有。虽然只是假的,但是我仍旧相信,她想要笑的,她是幸福的。

  他的话感染了我,我很认真地帮他画了那个照片里的女人,还给她赋予了一个美丽的笑。她嘴角扬起的弧度就像是彩虹桥,让我感觉到幸福的存在。突然,我真的感觉没那么悲伤了。画画真的能让我免除负担飘起来。

  我觉得自己像是回到了香格里拉。跟徐夕一起,在街头作画。当然,他不会画画,只是我在画,他在一旁围观。在他的带领下,围观的人很多,这让我无比的自豪。这位先生拿起那幅画的时候很开心,立刻亲吻了一口。

  我急忙地告诉他,颜料还没有干透。

  他说没有关系,他此时看见了妻子最美丽的样子,已经忘却一切了,他感谢我肯帮助他。他正要掏出钱包,我制止他,说,真正美好的作品是无价的。他看上去很激动,谢过我之后就走了,走的时候也没有忘记拿回那张照片。

  我的心情大好,这个下午的生意也相当不错。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六点钟了,我拿出被我调成静音的手机,里面有两个未接电话,一个是徐夕打来的,另一个是林在打来的。我取消了显示,疲倦地躺在床上。

  从床上抬头看着这里的天花板,有种晕眩的感觉,让我沉睡下去。醒来的时候已经九点多,我想起徐夕之前的话,立刻换了一身白色的素裙,往西岸奔去。我进门的时候,还没有看见我,映入我眼帘的是那张似曾相识的脸。

  我想起来了,她是徐夕的女朋友。

  我不知道她对我是敌意还是善意的一笑,我也回赠她一个笑容。她不再看我,走到徐夕的身前拉着她唱情歌,我也无聊,虽然很多都是我的学长或同学,但因为林在的原因,我在班里的风气不是很好,他们都不大喜欢与我接触。对面坐着的戾天跟我向我招手。

  我见徐夕已经唱好了一首歌,我便走到他面前跟他打招呼。他跟我介绍道,这是我的女朋友蒹葭。

  这是我第三次与她对视,她有一双稍大的眼睛,睫毛很长,身上有一股徐夕的迪奥香水的味道。我不是特别习惯她对视我的眼光,总感觉那里有我不知道的深邃。

  我递出右手,对她说,你好。

  她似乎一瞬间变得温柔、美好。连忙握住我的手就说早已经听徐夕提起过我了,很高兴见到我。我附和着笑,也没跟她再说话。蒹葭拉着徐夕到一旁跟学长们闲侃,我便找了一个少人的角落自个儿呆着。

  这就是他们所认为的文静的我。我只不过是有太多东西放在心中,没有办法表达出来。总觉得我告诉自己的话,永远比告诉别的人多。

  这时,戾天走了回来,我告诉她,想不到能在这里再次遇见你,这让我很惊喜。

  能在这里遇见你,我也很惊喜。戾天对我说。她说这句话的时候露出一个真挚的笑容,使我瞬间没有了陌生感。本来我还想跟她多聊几句,可是蒹葭过来把她带走了。这个晚上,我帮戾天解了一个困局,唱了一首歌。

  比较阔达的一首歌,但是不怎么符合我的心境。我不知道后半夜我是怎么在西岸睡过去的,也许我没有睡,只是坐在沙发上很多人在唱歌、喝酒、接吻,看得人麻木不仁。我瞬间觉得这个世界就是这样的颓靡。

  深夜的时候,台上有一个人在唱《说谎》。是林宥嘉的歌曲,最新推出的那时很多人都在唱,林在的手机里也有这首歌。只是后来我觉得太悲伤了,私自把它删除了。唱的那个人是戾天一整晚都很在乎的男人。

  他是把女友送回家再倒回来的。他唱完那首歌来到了戾天的旁边,把他的外套紧紧地盖在她的身上。然后凝视她很久,眼睛眯成一条缝,眉毛也皱起,后来一瞬间他表情突然放松了,或是突然释怀了,他拿走了那件衣服,把旁边放着的一件不知道是谁的衣服盖在戾天身上,缓缓离去。

  我看得挺疑惑的,他是那么多变。

  清晨离开的时候,戾天也突然醒来了。她问我是不是要走,然后就跟着我走了。我没有告诉她,关于昨晚看见的事情,因为我没有把握,可能一句真相,会打乱这里所有人的生活。戾天说,她住在Z大靠近东校门的宿舍楼,要我有空去找她。

  我答应了她,然后就一个人回家了。

  走到公寓门前正想要开门,身后就传来一把冰冷的声音,他问我,S,你昨晚去哪里了?这把熟悉的声音使我心中一惊,仿佛心就突然涌现了一下似的。钥匙突然啪一声地掉在了地上。我不敢回头,可是他硬把我转了过来对视着他。

  没错,是林在,他不是在香港的吗?为什么是林在?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看见他冰冷的眼神,我突兀地问。

  “你为什么凌晨才回来,昨晚去哪里了?”他不答反问。

  “没有。我知道下楼买早餐。”其实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说谎。

  他冷哼了几声,强势地握住我的手腕举到我的面前说,“S,你的谎言什么时候变得怎么没水平?早餐,你所买的早餐呢?你觉得我会相信吗?”他的语气带着嘲弄。无论是变得多么聪明或是愚蠢,他都能轻易地看穿我。

  “你信不信不关我事了。”我甩开他的手,然后蹲下来捡钥匙。直到我打开门,他仍没有放过我的打算,他握住了门,然后进来了。

  我本来推着门极力不让他进来,但终究比不赢他。他进来之后就把我按在墙壁上,手臂抵在我的胸前,一只手撑住墙壁,让我动弹不得。他的气息就像是恶魔的羽翼一般包裹着我,我感觉到窒息的难受。

  他用嘶哑的声音对我说:“趁我还有耐性之前,你真的不打算跟我解释一下吗?”他的语气很冲,他仍然像一只野兽似的,眼睛里布满了怒火,似乎要想把我烧成焦炭。处于下风,我把语气软了下来,对他说:“我真的去买早餐。”

  他继续嘲笑我,然后用食指拂过我脸上的轮廓,告诉我:“你这美丽的容颜,我是多么想毁了它们。该死的,S,你赢了,你赢了所有。我在门外等了你一个晚上,你回来只告诉我你去买早餐?呵呵,你为什么不找一个更好的借口敷衍我,还是你连敷衍我都做不到了?”

  我问他,林在,你不是不爱我吗?那你现在为什么还要回来纠缠我?

  空气停滞了很久才听见他喑哑的声音:“对!我不爱你!可是你赢了。我想了很久都不明白,为什么,到底为什么从香格里拉回来你就提出跟我分手?S,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恨你。你有什么资格,你有什么资格能让我爱你?”

  他的话足以让我流泪,可是我并没有,从头到尾我只是一直呆滞地看着他,直到他恢复理智过来松开我,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离开的时候也没有把行李带走,我看见摆在大厅上显眼的行李,立刻拉下楼找他。

  他似乎走了很久,但是我仍可以在第一个路口看见他,因为他似乎走得很慢。他回头看见了我,叫了一声,S。

  然后他看见了我手中的东西,眼神似乎黯淡了下来。我想我应该是看错了,他怎么会突然这样呢?走到他面前,我把行李箱递给他,然后问他,你今天是不是工作太累了?不太像平常的你。

  他的声音仍旧低沉,他问我:“你就这么急切地想让我滚出你的人生吗?”我知道他是指行李。我低头想了一会儿,在胸间聚集起一鼓勇气,然后抬起头对他说,我们都返回到自己的航道上了,还是走得不留痕迹好一点。那就这样吧,我先回去了。

  我转头离开,默默地对自己说,这一切都将要过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已经摆脱了极度压力以及痛苦的爱情,回到我原来的生活中。我执意地离开,仍旧能感受背后那阴暗的的气息。我知道他仍旧在那里。

  即使离得很远,我还是能听见他的呼吸声。

  林在,这不是我的矫情与憋屈,也不算是我的执着。而是我一直是一个相信宿命的人,我们的关系太过于疯狂与炙热,是我没有办法承受过来的。自从爷爷奶奶去世后,我就是一个脱离学习、兴趣、生活、爱人的女人,唯有这种无拘无束的脱离才让我好过一点。

  没有人知道,1997年,我六岁,我的父亲去了美国,那时候母亲、爷爷和奶奶都在祖国生活。父亲一走就没有了下落。他抛弃了我,抛弃了整个家庭,抛弃了他所有的责任。我那时候揪住他衣袂问他为什么去美国,当时他的回答我至今都记得。

  他说,他想要回家,他的事业才是他的家。也不是美国有那么好,只是那里有他所向往的。他就是这么不负责任地走了,多少年来一点消息都没有。母亲时常会讽刺我,她说,S,你看看你,无论是模样还是性格,都与你的父亲一样。你继承了他的没心没肺,终究也会逼迫逃离这一片黄土,走到一块荒漠度过你的余生。

  我那时候觉得,除了我的爷爷奶奶,我一家人都是些疯子。

  而这些事,我没有对人说过,即使是林在,我也一言不吭。

继续阅读:4 当春天来临的时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漫长的白日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