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人为捍卫灵魂而生存着
尾葵2016-07-21 08:064,528

  人就是为了捍卫自己仅有的灵魂而生存着。

  但我不想负担太多,包括亲情、爱情、友情,或是我的梦想。我奋力地想让自己脱离苦难,好过一点。林在就是因为带给我无法摆脱的宿命感,我们才会落得如此田地。

  孩提时期,母亲看我的眼神里充满鄙夷,她说我不可能得到幸福,因为我太自私了。我会不留余力地免除自己身上所有的东西,包括责任还有一些唯心的负担。她觉得自己看见的是一丝不挂的狂妄的我。

  我站在她的面前不吐一字,直到她失望地走开我才离去。其实我的心里是害怕的,所谓的责任和感情给予我太重的负担,让我觉得自己是一匹被万人骑着的马,跪在地上无法奔跑。梦想这个词也是这样的。

  高中时代,父亲除了学习什么都不让我想,那时候我身轻如燕。轻易取得的成绩,即使不算顶尖,也足够让我凭借它而被称赞。站在黑板前的老师很喜欢问,你们的梦想是什么?他们就拿着一大叠试卷放在面前。然后老师的视线就划过我,点我站起来回答。我冷漠地告诉她,我没有梦想。

  她的眼眸里有我熟悉的失望。

  林在也问过我,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没有梦想,为什么没有感情,他痛心地说,你现在才二十岁。我回答他,没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因为自从我出生,我就是这么一个没心没肺的人。他沉默了,然后才艰难地吐出几个字:你有的。

  你只是没有找到属于你的救赎。

  他的话总是让我感觉烦恼。无论我多少次反问,我还是想不通我的救赎是何物。但是我内心深处告诉我,也许它是艺术。只有在画画的时候,我才意识不到这种重量感的存在,身体如虚脱的云朵,漂浮在天空中不知黑夜天明。我听见草原上绿草拂动的声音,它们相互拍打着,像是我心中的涟漪。

  但是,我仍不敢把它划分成为梦想,因为梦想太轻,也太重了。

  我跟林在始终差太远了, 第一次百度他是我在Z大的图书馆找到他的摄影集《TO BE CHANGE IT》,在这之前我并不知道他在搞摄影,我只明白他懂得艺术,更懂得画画,还是我的大学导师。百科上面写有他的资料:林在,Z大,香港中文大特别讲师,美国伊卡玛大学博士学历,曾赴多国交流演讲,著名摄影家。

  这让我很吃惊,那天我给他打电话问他怎么从来不跟我说他的事,他特别低调地,风平浪静地,温文儒雅地告诉我,没有什么好说的。

  他的梦想离他很近,触手可及。而我的却如此之轻,过去凌微微还说我配不上林在,而那天我才知道,我真的配不上。

  那晚,他上来我的公寓。我一开门就迎来他的怀抱,还有炽热的吻。午夜,我躺在他臂膀间,我的身体很累,却又失眠了。他感觉到我在他那臂弯中沿着弧度蠕动,揽紧我问,你失眠了吗?S。

  你到底爱我些什么?我不答反问。

  他沉思了一会儿,告诉我,可能是你的画,也可能是你这个人。

  我继续追问他,如果我不会画画,那么你还会爱我吗?

  他思量了一下,闭上了眼睛。如果你不会画画的话,我大概不会爱上你。他肯定地说,这语气无疑是海浪给礁石巨大的冲击,我觉得浪花洒满我的脸,于是挣脱出他的怀抱,跑到盥洗室。也许,在我的生命中,画画就像是一根根透明的丝线,捆扎着我的心脏,形成我生命的共同体,这也让我缺氧。

  林在就有这样的魔力,使我对绘画进行无言的反抗,他的话永远是一句透明对白。轻而伤人。我打开了水龙头,用冷水冲洗自己的脸,它依然苍白,麻木不仁。我只是林在不会跟过来,他一直是那么无趣的人。

  比较不开心,像是被自己的梦想开了一个玩笑。但我依然走出了盥洗室,林在没有睡,他仍躺在床上注视走出来的我。他用低沉的声音对我说,是梦想把一个完整的你制造出来,没有梦想的你,就不是你了。你觉得不是你,值得我爱吗?

  我说,我不知道。我仍然处于迷茫之中。

  他想问题的时候总是习惯微微地眯眼,眼睫毛偶尔会碰到一起。他坐了起来,倚靠在床头的靠枕上,点燃了一支烟,招手唤我走过去。这种烟雾袅袅的场景会让我觉得沉闷甚至是窒息,当我仍然乖乖地走到他的旁边坐下。他的手用力搂住我的腰肢让我依靠在他的肩膀上,口中吐出一圈烟雾,然后炽热地亲吻我。

  我告诉他,我最讨厌你这样。

  他说,女人不是越说讨厌就越喜欢吗?

  我告诉他,那只是普通的女人,而不是我。你让我承受了巨大的压迫,你明明知道我不喜欢烟味。

  他仍旧低沉地说话,让这间小公寓听起来更加宁静,我抚摸他的喉核,它像是一直沉稳的蜗牛似的蠕动着。他跟我说,不,你是喜欢的。你比我更加迷恋阴暗。你把我拿回来的红酒当水喝,把咖啡当止痛药喝。把我给你的玫瑰泡酒,把我的香烟燃起当香薰,S,傻孩子,你比我更加沉沦。

  我无法接受他此时此刻地看穿,这令我比在他眼前脱光衣服还更加赤裸裸。

  他对我说,你就如狂风冰雪般凛冽。他们外表所看见的文静的你,却不是真正的你。S,你无法逃脱你内心真正的自己。

  我讨厌画画,这夺去我人生太多东西,我能感觉它给我带来的万劫不复。我对林在说,他听后就笑了,仿佛在告诉我这些想法只不过是一段笑话。我跨过他的脚,坐在他的大腿上,凝望着他的眼眸,我对他说,我是认真的。

  他把烟放入了银白色的烟灰缸里,让它熄灭最后一丝光辉。碎末跌落在烟灰缸中,告诉人它的沉沦。

  而它也告诉了我,我真正的沉沦。

  林在,你知道吗?曾经有一刻,我真的沉沦在你的给予我的感情中,那儿有我对画画的热情。可是冬天一来了,我看见世界大部分在膨胀,就知道那只是我的一场苦难。没有人知道我为什么会离开你,这个答案,似乎我都不能回答。我只是很想跟你分手,可是我不知道为何想跟你分手。

  ——S

  节气白露的到来让我想起,是我离开林在的第一个星期,自从跟他摊牌之后,他并没有再来找我。这竟然没有让我感觉轻松,而是有种挫败感。我依然把自己当成他的生活必需品,而没有想到还有替代品一说。

  我无法忍受这种烦躁的心情,特别是在古典乐理课上。书本上的东西仿佛变成了一只只青蛙,跳入我的脑海中,蹦蹦跳跳,扰乱我的每一颗神经,这让我想要抓狂。可这不是最让我无法忍受的,让我真正爆炸的是凌微微。

  自从教授开讲之后,她就一直坐在我前面讲乱七八糟的东西。围在她四周的女生都参加了这个聊局,她们说话的内容我听得不清晰,偶尔会提及我和林在的名字。我瞬间就感受到了话语中对我的攻击。

  你知道她吗?坐在我们后面的S。听说她跟教授有一腿。

  丫的你别无知了,人家都不知道跟多少个教授有多少腿了,现在才知道?否则她怎么爬得那么高。

  我听说她是搞艺术的,出了本画集叫什么。

  画集?那恐怕是偷偷拿了别人的作品吧,你看看她那样子,平时一声不吭,毫无建树,能画些什么?老祖宗的儿子就行。

  凌微微那攻击的话语曾经在我的心中镀了一层钢,它如防弹衣似的保护着我。我曾安慰自己,她只是头脑单纯,犯了女生之中的通病,也不构成什么巨大的危害,我不必浪费无用时间与之争论,但她竟然在我的钢铁薄膜掉落之际,落井下石。

  我愤怒地用食指戳了戳她的脊椎骨,她转过头来,轻蔑地看着我。

  你有什么事吗?她问,其实我希望她的嘴巴可以在这一两秒之内腐烂掉。

  我想说,你他妈的可不可以给我闭嘴。我把所有的愤怒都包含在一句话中,说完才缓过神来,凌微微也不是没见过女生发怒的人,她笑得更加狂妄,但在我眼中她仿佛是屠宰场里刀下的一只单纯的猪。

  如果我得罪你了,你大可以提出来。否则你不要这么嚣张地针对我。我对她说。

  你这个婊子还怕别人说吗?瞧你,脸皮厚得跟砧板一样。她从桌子底下深处一只手,狠狠地掐在我左边脸上。我能清晰地认得这种痛,皮肉与皮肉之间的挤压,连卑微的细胞都哭了。我瞪着她,背起画板就离开了。我不知道教授是否有看见我的离开,但是我无法忍受跟凌微微呆在同一个空间里。

  我刚踏出学院一分钟不够,徐夕就发了一条短信过来问我为什么离开。我告诉他说我心中有很多不愉快的事情。世界上有很多人无知地、无聊地取笑我,我无法在这缺氧的世界里挣扎下去了。他也知道我的事跟凌微微有关。

  他回复我说,你不要想太多,她们只是嫉妒你罢了。

  我一边走在大榕树下,一边读他给我发的每一个字。心中还是不能抒怀。我的指头在手机键盘上快速地按着:女人有一点是最无知的,连她们自身都不知道,那就是你所说的,嫉妒。其实在女人自己的词典里,永远没有这个词。她们总能在别人的词典中轻易地翻过这个词。而我此时也是这种女人中的一个。

  我的信息还没有发出去,一个女生站在我的面前,她兴奋地看着我,犹如一条奔向大海的海豚。

  她问我,同学,请问你这本画集在哪里买的?

  其实我还没有从黑洞里爬出来,她就站在洞口等着我了。那时,阳光刺眼,万物俱生。

  我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画集才回过神来,礼貌性地笑一笑,但这并没有驱除我心中所有的阴霾。她像是小孩拿到一百分在老师面前想笑又不好意思笑的表情,她对我眨了眨眼睛。我呆滞了很久,她身后的舍友都等不及了,跑上来催促道:戾天,你不是说跟我们去过白露吗?怎么在这里停下来了?

  你不知道这给我多大的听觉冲击,郦戾天。

  白露,又是这个节气。我忘记了究竟是多少年前,爷爷奶奶还存活的时候,他们陪伴在我的身旁,那时候的我不是现在那个冷漠自私的我。他们会陪同我站在大海旁唱歌,迎接新的一年春天。在那片土地上,植物和人类一样幸福,土地和人类一样幸福。

  走出Z大,我来到了海印桥底,这里能看见不远的珠江之景,时常有人和车走过。我坐在比较显眼的地方,摆好我的画具。这边还有不少摊贩,有卖菠萝蜜的,有卖烧烤的,甚至还有卖儿童启蒙玩具的。

  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下课了,于是给徐夕打电话。他问我在哪里,我告诉他我在海印桥底下摆摊,就像那时我们在香格里拉的样子。他立刻就笑了,然后问我,海印桥那边白天也有人吗?我告诉他,有很多摊贩,估计平时也挺多人经过的。

  他听后更乐了,笑着说,看来那边的城管不打人。

  我也笑而不语,然后扯开话题,那是我刚刚想起的东西,我告诉他,其实我告诉过你了,我对自己无法完成的东西一直存有偏见。比如画画,我爸爸一直无法完成的东西,我肯定没有办法做到的。所以,我不想要花太多力气追逐。

  他似乎早已习惯我情绪多变时的疯言疯语,语气突然温和下来,对我说,S,你现在所承受的,是大部分人在生命中都要承受的。你很想放弃,可是你又放弃不了,这个梦想就像是梦靥般折磨你。这就好像你去一个地方,那里都是过街老鼠,你会想到什么?

  我说,肮脏?

  错了,是杀鼠剂不强。总不能在毒死老鼠的情况下,把人也毒死吧?

  我说,徐夕你的话太深奥了,我讨厌跟像哲学家一样的人说话,不是世界观,就是方法论,烦死了。

  没错,我遵循的就是客观真理。对了,今天晚上你能出来一下吗?八点钟到西岸,有人想要见你,就当作是帮帮我。

  我无法拒绝他的话,这似乎像一根绳索般不自量力地套牢月亮,然后被月亮催眠了,无意识地往前走,那时候我不知道,S,那是别人为你所特造的一条充满苦难的道路。我还没来得及回应徐夕,一个男人就向我走过来,他坐在我的对面,示意要画一张画。我赶紧打断了徐夕,不好意思,我有客人了,要挂电话了。

  对面的客人问我,小姐,你能帮我死去的妻子画一张笑脸吗?

继续阅读:3 那个照片里的女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漫长的白日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