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
尾葵2016-07-21 00:056,467

  暑假就如度过了一场严重的瘟疫般,令我仍旧恐惧。本来跟蒹葭说好的一起去拉萨,结果没有去成;本来跟她说好的一起找暑期工作,结果也没有实行。这让我觉得这个暑假过得很可笑,我们都沉浸在各自的悲伤里,被爱情伤害得不留一寸完整的肌肤。

  但是我告诉自己,这一切都会变得好起来的。

  我要离开离乡去往更遥远的南方城市了。

  临走的前一天晚上,我跟奶奶说的话题不是渭城,而是季桑白。奶奶并没有责怪我莫名其妙跟一个陌生人去了那么远的地方,而是笑着感叹他是一个傻孩子。

  奶奶说,肯定是一个傻孩子。如果不是傻孩子,他不会想要陪一个哭着的女孩子。或许在他的内心他或者他的亲人爱人朋友也在哭泣,安抚身边每一个人会让他好过些。奶奶是看遍世俗的人,我相信她的话。

  我的思绪里装着整个属于渭城的盛夏光年,和那一场陌路的雨。这让我每隔几分钟都会发呆,我的脑海中时时刻刻浮现起这样的画面。我想,这个美丽的小镇,我要离开了。我会去到大学,告别我的高中。我忽然觉得时间过得真快,上初中的时候,我总是对渭城说,我总觉得“高中生”这个词离我好远。偶像剧里面都是高中的爱情,高中是不是意味着是一个大人呢?

  而现在,我大学了。

  我走上了火车,站台前奶奶的背影一直变小,直到完全看不见。我是有点感伤,毕竟我走了她老人家又要自己一个人,这让我觉得自己很自私。可是奶奶也说了,离乡太小了,不是我要的飞翔,我必须去一个大城市,去寻找我的羽翼,然后展翅高飞。她说,必须要有一个足够大的飞机场,飞机才能够起飞。那时候,你母亲的起点就是太小了,导致她悔恨终身。

  我告诉奶奶,别谈我母亲,因为我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把手机卡往快速奔驰的火车窗口往外扔了出去,我想,在离乡的一切将要结束了。命运的齿轮化成离别火车的车轮,与轨道肆意的摩擦,置之死地而后生,换我一个全新的人生。我想,当天地毁之以一瞬的时候,海和天都将不会有了。

  有一些人命中注定会遇见你的,拟定人命运的人或许就有一个水晶球,神秘的他坐在水晶球前窥视着我们的人生,把两个不相关系的人拉在一起。而我跟S就是命中注定要认识的。

  来到G城是九月份,我来报道的那天就来了几个学长帮忙收拾行李,我问他们知不知道大学里有一个叫做S的少年画家。他们都说,Z大里有名的人太多了,有作家,音乐家或是搞艺术的。教授都是些牛人。所以他们不会特意去注意他们。我听后很郁闷,我就知道在Z大想要找到S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其实她的那本画集现在仍在我的行李箱中,我把它保存得好好的。

  入学没有几天,跟新舍友一起过白露。秋季的白露是离乡必过的传统季节,可是G城有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节日,除了S。这就是我跟她认识之初。

  S是个很喜欢讲故事的画家。

  《一直爱 一直好》里面每一幅图都有她说的故事,像一生最美丽的回忆,像沉默已久折磨她的梦魇。而这些回忆像秘密被她锁在脑海里。后来蒹葭问我,为什么要选择去G城。我告诉她,因为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都在那里。

  那次从摄影师的书上我看见了S的真名,S。我心想,一定是一个很甜蜜的女孩子,很可爱,很美好。或许能像在渭城眼前的宁晨那样美好,或许像我美丽的过路人那样美好。

  九月七日的那天,我在学校里遇见了她。她的面容很落魄,手中拿着一本速写本,背着一大包画画用品,而令我注意到她是她手中的《一直爱 一直好》。我走过她的身旁问她,同学,请问你这本画集在哪里买的?

  这时她没有说话,而是惊喜地看着我。寥落的样子显然精神了许多。而我的舍友就上前来催:“戾天,你不是说跟我们去过白露吗?怎么在这里停下来了?”

  “白露?”S更加惊喜了。“你们也庆祝吗?”我对着她微笑,觉得她更熟悉。就因为这个节日很少人知道,我们彼此都惊喜。她把画集递到我的手里。“既然你喜欢它,我就当作是过节礼物送你吧。”

  我摇了摇头告诉她,这本画集我也有。但是我很惊喜在这里也有人拿着它,我知道这个画家在Z大,可是我一直都找不到她。说完,我拿出了小笔记本,用画笔快速地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那潦草的浅白色的字体看上去别致极了。我还在笔记本上画了一朵花,然后递给她。她对我笑了,笑容就像是橙黄色的风那么美丽。

  她从素描本里拿出一张活页画纸,上面是用水粉画的温暖雪景。她说,这幅画,是我对你的祝福。谢谢你,让我瞬间又把信心捡了回来。我看着画的背面S用铅笔的署名,抬头讶异地凝望我眼前这个女生。

  其实在场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庆祝白露有一个特别的方式:画画。

  她正想要离开,我慌忙地从背包里拿出我的那本素描本和画集。我走过去让她给我签名,然后把自己的画递了给她。我问她,你能不能帮我看看我的画。

  她亲切地点头,然后接过我的画本小心地翻开。看着我那胡乱的素描,里面有我的房子、奶奶,还有奶奶故事里面的蓝楼。她翻到蓝楼的时候愣了几下,然后欲言又止,继续翻动着页,最后一页是一副简单的素描。

  一个男生在窗边发光,他挡着雨,很漂亮。

  我一时才记得,原来我认识他,早就认识他了,原来那天的人就是季桑白。怪不得那么熟悉,原来我竟然画过他。S看着我问,男朋友吗?我看着画入神,她问第二遍的时候我才回神过来,笑着说,只是过路人。

  公车上的过路人。

  “画对你来说很重要的吧?”S轻轻地问我。

  我没有告诉她画中的男孩,只是轻轻地踮起脚,在她的耳旁送给她一份在白露的礼物:

  S,他还在等你。

  她听了没有感觉很惊讶,温和地对我笑然后就道别我回去了。而我也委婉拒绝了舍友一起吃饭的要求,坐在草地上开始凭回忆描绘这个女孩子。她不是特别美丽,却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人。

  晚上。

  我回到宿舍给蒹葭打了第一个电话,是上次吵架以来第一个电话。而气氛却异常地平静,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我问她是不是重新跟徐夕在一起了?她很明白地跟我说是的。我问她为什么。

  “戾天,那天在机场,我看见徐夕跟一个女孩子在一起。我嫉妒了。所以我想重新要他回来。”蒹葭说,她的语气中有一种不可磨灭的占有欲和骄傲,我觉得自己已经慢慢有些不习惯她。

  所以我拒绝了聊徐夕这个话题。无论他们俩的爱情是怎样的,还是我跟蒹葭的友情是怎样的,我都觉得蒹葭配不上徐夕。徐夕为她所付出的,一分一毫我都看见眼底里,可是蒹葭却不是真正的爱他,她只是不服气别人抢走了属于她的东西,才一直极力地挽留。

  我想,徐夕也知道这一点。

  这句话,说的人和听的人都会很灰心。

  我问她现在还要不要出来吃饭庆祝,因为我知道她现在也在G城,只不过读哪一间大学我不是特别清楚。

  她告诉我,好,就大家一起去唱歌吧。离Z大比较近的西岸。你也找一些同学来吧,我也会约人的。

  你到底现在哪里读大学?

  我读的大学就不那么好,而且是二本。连我都不好意思说出来,求求你别问我了好吗?生活就是像一个犯贱的婊子,硬要把这样的事往她身上放,狠狠地耍我一顿。戾天,你不知道我有多渴望进Z大,徐夕在Z大,你也在Z大,连我的情敌也在里面。你们就像是一个大家庭似的齐聚Z大。

  挂了电话不久徐夕就联系我了,他说他已经在西岸开好了一个大房间,告诉我早点过去招呼我。我说,你怎么自己去接老婆,让我独守这么大的空房?他也开玩笑地回答我,宝贝,没事,我还是会回来的,还把大的带给你看看。

  我装作生气地哼了一声,然后就笑了。徐夕给予我很多感动与教育,这让我感恩。我把他当最好的朋友。无论他最后跟蒹葭会怎样,我都是站在中立的位置看着,手背手心都是肉。我换了一身红色格子图案的秋装裙,还搭了一双无跟的皮鞋。站在镜子前看自己,就梳少了两条马尾,否则立刻变身成为民国儿女。

  我来到西岸的时候徐夕已经走了,他去地铁站接蒹葭。我拿起手机无聊地按,黯淡的光照在我的脸上。老板进来问我是不是机器坏了,为什么还不唱歌。我告诉他,我就等会人。他很贴心地给我泡了一本柠檬茶。

  这是一个空手机,过去我喜欢把所有东西都放进手机卡里。现在换了一台新的,什么过去都被我扔了。把所有功能都乱按了一遍,锁机,然后闭上了眼。没有十分钟,蒹葭就来到了。她一进门就对着我笑了,然后拉着我的手装作真诚地跟我说:戾天,你他妈的怎么穿得跟迎宾小姐差不多!

  我跟她说,姐今晚甘愿做人民公仆,站在门口迎宾。免得让你小两口站门口招呼客人,像结婚摆酒似的。怎么样,我够意思吧?

  够!你也太够意思了,就是对不起你自己。你看你穿成什么样,怪不得被宁晨那个像在青楼接客的女人比下去。蒹葭话还没完全说完,徐夕就捂住了她的嘴。我本来跟她开玩笑似的面容也立刻变得苍白,我的表情像是被按了暂停键,永远停在了空中。

  当我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就陆续有人进来了。最先进来的应该是徐夕的一些学长,这些人我不太认识。虽然不是特别喜欢这种气氛,可是我仍豪气地走上去自我介绍,学长们说,新学妹呀,应该喝一杯。

  我们就一杯玩大话骰,一边喝。我以前总是跟蒹葭学这个游戏,玩得很精,把学长们灌得狠,后来不知道谁说不玩了,我就郁闷地坐在沙发上听蒹葭唱歌,她拿着麦克风凝望着徐夕对他唱张悬的《宝贝》,其实这些我都听不太清楚。我还记得高二那年自己太过迷恋听歌,上学、坐车、吃饭都是带着耳机,后来经常耳鸣。

  徐夕给我递来一罐已经打开的啤酒,浓郁的麦香味弥漫在空气之中,让我觉得很迷醉。此时,S也走了进来。她仍旧穿着朴素的白衣,带着一副文静的眼镜,皮肤也许天生就白里透红,总是带着红晕,看上去十分漂亮。蒹葭看见她的时候,微微一笑,然后继续跟徐夕对唱情歌去了,歌声越唱越大。

  我对她点头打招呼,她也回我一笑。然后走到徐夕身前说了几句话,就来到我的旁边。

  想不到能在这里见到你呢!真的让我很惊喜。她跟我说,说话的时候她的气息无限地向我逼近,我仿佛闻到一股清新的薄荷味。

  其实我真的对她有一种对偶像的迷恋。我告诉她,能在这里遇见她,我也很惊喜。可是我没有跟她说,我以前跟奶奶度过的白露,并不像此时这般高歌艳舞,酒色迷香,这让我感觉到一股无言的压抑。

  喝了几口啤酒,人完全就靠在沙发上。蒹葭给我点了一首五月天的歌叫我上去唱,我拒绝了。她对我眨了眨眼,说,戾天,好戏正要开始呢!打起精神来呀!她走过来拿起我的手让我站起来。

  我不愿意地打起精神,眼角无意中划过门边。我看见了他,多次不见的渭城,还有宁晨。他搭着她的肩出现在门口,我仿佛听见什么摔在地上碎了的声音。我也听到那天的海涛声,贝壳被踩碎的绝望声。

  蒹葭的眼神围绕我转了几圈,她在我耳旁轻轻地说:我始终都是觉得渭城属于你。这种想法自从初中开始一直没有改变过。徐夕把你哭泣的事情告诉我,你不要独自伤心,爱他就告诉他,让他最近选。我觉得他肯定会放开宁晨握住你的。

  我没有回答,挣脱蒹葭放在我肩上的手,然后无力地坐在沙发上。徐夕的朋友像是都认识渭城,纷纷走过去跟他打招呼,还顺便跟宁晨闲聊了两句。有一个刚刚认识我的学长来向我介绍,他说,戾天,那个是我们Z大医学系的高材生江渭城,还有他的女朋友宁晨。来,我给你介绍一下。

  我向他道谢,然后继续喝啤酒。一个空罐被我摔在了地上,但是因为音响太大声而没有人注意到。

  渭城,我们究竟是到了哪种陌生的程度,才会让别人亲自向我介绍你。到底那年木棉树下的少年到哪里去了?我的鼻子又酸了,但是我告诉自己,你千万不能懦弱,否则永远都只是一个笑话,这里的人都不知道你们的过去,只要不拆穿就好。

  S问我,你还好吧?

  我告诉她,还行。我酒量一直不错,还可以多喝几瓶没关系。其实我知道S已经看出来了,她知道我在悲伤,只是她由始至终没有拆穿我,甚至陪我一同喝酒。玩到十二点,正到高潮,宁晨上去点了一首歌,想不到蒹葭走到电脑前毫不犹豫把它切了,然后换成了《非你莫属》,她把我拉上了歌台,然后把话筒递到我的手中。

  这时坐在沙发上的人都起哄,说怎么样也要我唱一首。我无可奈何只好开口。蒹葭知道,这一首歌每一句词都能说到我心坎当中去。要我当着渭城的面唱这首歌,这其实是一种无法宣泄的折磨。我偏过目光不看他,然后唱着:懂得让我微笑的人,再没有谁比你有天分,轻易闯进我的心门……爱我,非你莫属,我只愿守护有你给我的幸福,爱我,非礼莫属,也许会笑着哭,但那也是因你所以不怕苦……

  不知道为什么,我始终移不开目光,视线就像一条懂得寻找食物的金鱼,最终还是游弋到水草上了。我看着渭城,伤感地唱着情歌。仿佛一直反复地对他说,爱我,非你莫属。

  宁晨看见我们的对视,急得活蹦乱跳,她生气得想要站起来吆喝,或是像那边在海边凶狠地跟我一巴掌。可是蒹葭在一旁拉住了她。我唱到歌词的末尾,渭城转过了头,不再看我。他转头的动作做得很坚决,很果断。这个动作,无论看的人是谁都会觉得很心碎。

  不可否认,这给我死亡性的失望,不,我应该不会有死亡性了,因为我早就死在回忆的沼泽中。最后一句歌词,我哽咽了。无论怎样也唱不出来,听着旋律流逝,我困难地编出了一句谎言:对不起,我忘词了。结果大家依然很给力,鬼吼了起来。硬要逼我再唱一首。

  其实我很想死,尤其是这种情况下。蒹葭不知道怎的就跟宁晨在一旁对视,猜拳,拼酒。渭城知道蒹葭的厉害,在一旁急忙地劝宁晨,可是她却没有依他。我瞬间觉得宁晨是一个笨蛋,她迟早会被蒹葭整死。

  是S过来救了我。她从我手中拿过麦克风,给大家唱了一首《张三的歌》,听得我很舒适。走过她身旁的时候,我小声地对她说,谢谢你。

  这是我那晚唯一记忆深刻的歌,每一句歌词,每一段旋律都是我所喜爱的。听着,我仿佛就在沙发上睡了过去,中间仿佛有听见人在喃喃地唱说谎。还有我身上弥漫的那股古龙水味道,我以为是渭城,但是仍然紧闭双眼,这只是一场梦境吧。

  半夜醒来的时候发觉S就睡在我的旁边,人都走得七七八八了。

  旁边还有两个男的在拼酒。蒹葭和徐夕在吧台上舌吻。我没有看见渭城和宁晨,估计他们先回去了。这时,没有人唱歌,周围变得格外安静。我闭上了双眼,告诉自己,刚刚那只是一场噩梦,梦醒了,就没事了。

  回忆中,是小时候的歌谣: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

  中学时代我最羡慕的东西就是渭城和苏筱的感情,甚至想要把他们心里的这一份美好夺取,硬绷绷地塞进我的身体里。可是,世界到底怎么了?我看见渭城和宁晨在一起,我就想弄死他身边这个女人。其实我最想对渭城说的一句话就是,你他妈的,跟你最相配的就在你身边,为什么你就要招蜂引蝶?

  每次看见苏筱伤心,我的心里真不是滋味。她对他的爱恋,我没有不知道的。就是因为太清楚了,才会有苦涩的感觉。甚至我会模拟他们的爱,就让徐夕成为另外一个苏筱,不计付出地爱我,等待着我。这就是属于我的感悟与自私,我太渴求这一份美好了,也许这就是我心里认定的幻灭。

  徐夕让我别管这件事,可是我就是想要下手,想要向全世界证明我的想法,渭城真正爱的其实是苏筱。

  当然,我是恨苏筱的,她是如此地优秀,如此地幸福。她能幸运地得到我用长时间努力也换不回来的东西。而我的努力此时竟然显得那么可笑。可笑得有一点卑微。失败仿佛抓住了我的裙裾,一直跟在我的后头,让我把邪恶的尾巴伸出来。除了徐夕的这份爱,我似乎什么都没有了。现在的我,到底还剩下些什么?

  我也恨徐夕身边的女人,画家,S。其实我根本不了解她,在我看来她根本没有资格让徐夕如此上心。当时在机场看见她和徐夕站在一起,知道他们一同旅行后我就气到了。我跑过去直接抱着徐夕就拥吻,看见她呆滞的样子,只是可笑极了。

  婧,我的名字就是无尽的拥有,渴求比所有更多的,我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张口,仿佛想要吞噬这个世界上所有东西。爱,恨,离,愁,细胞都渴望把它们吞噬。

  这就是我们的青春吗?

  花凋谢一地的青春,飞鸟永不归巢的青春,如果青春爆炸了,碎片掉落在生命的各个角落,那现在的我们,到底算什么东西?是不是有一天我们就会成为灰烬,还是回忆深处,一尘不染?

  ——婧

继续阅读:《漫长白日梦》书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漫长的白日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