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画集上市
尾葵2016-07-21 08:043,856

  立夏,第二本画集终于上市了,戾天很开心,连忙到书店买了三本回来给我签名,我笑她小女孩,想要的话直接问我拿就好了,我这边有几本样书。她说,始终要买的,要支持销量啊。我听后就笑了。

  我很喜欢这个女生,说真的。

  徐夕也知道有新画上市,连忙过来骗我请吃饭。我说,行,就今晚去纸上烤肉,记得叫上你老婆。徐夕见我这么爽快,也高兴地答应了。我最近的心情变得很好,整个人就像是沉醉在新夏一般,每天可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我给自己化了一个淡妆,把眼镜框摘下来换上隐形眼镜,然后穿上一件红色格子衬衣,加一条七分牛仔裤。整个人看上去跟以前截然不同,年轻了许多,我早早就到烤肉店占好位置没,等他们过来。

  最先来到的是戾天,她穿得很朴素,可能是刚刚下课。她坐下来之后就一直跟我聊画里面的内容,告诉我哪一幅里面的故事她最喜欢,哪一幅看上去太悲伤了。我笑着听她说,手指抓着吸管搅动杯中的柠檬。不一会儿,徐夕他们就来了。蒹葭还是化一脸浓妆,看上去就是一个模特儿型的大美女,只比一米八五的徐夕矮半个头。她穿一条短裙,身材也很好。我立刻就笑了,偷偷地跟戾天说,怪不得徐夕这么爱她。

  戾天没听懂我说的话,一直抓着我问,什么,你刚刚说什么。

  这时,我看见久别的凌微微,她刚从门口走进来,眼神朝着我们这边望,只是简单一瞥。像是有种畏惧感,我心里早有一个底,看来蒹葭和戾天给她的教训她是记住了,也不敢再次招惹我们。

  蒹葭还没坐下来就跟我握手,说,S,你又出画集了,真是一个大画家。我跟朋友说起来的时候就是自豪啊。

  我说,蒹葭你言重了。你比我上次见的你,又美丽了不少。我这话一出,她抚摸了一下自己的长发,然后对我笑道,是吗。其实没有人不知道,女人其实很好哄的,你随意说她身上任何一件东西漂亮,她们立刻就会开心起来。

  然而她也是这样,当然我没有讨好的意味,我说的是真心话。戾天说,废话少说,别跟自己人客气了。先点餐。戾天招手叫了一个服务员过来,她熟悉地给我们点餐,然后转头不好意思地对我说,不好意思,S,之前他们都让我点餐,我习惯了。不然,你先看看。她羞赧地把菜单给我递了过来。

  我笑着说,没关系的。

  很快服务员就上菜了,我们要了一打啤酒,一杯可乐。蒹葭和戾天的酒量都很好,两个人很快就拼起酒来,徐夕拿了一瓶啤酒,开了之后一直没有喝。我悄悄地问他为什么不喝?他说,我装的,不能在这两个女人面前喝酒,否则会被灌得很惨,一定回不去。

  我听后就笑了。本来戾天帮我扛着蒹葭干的酒,后来蒹葭酒瘾上来了,一定要我喝,说我不喝她就不开心。我唯有依了她,几瓶上来自己猛地跑厕所。哪知道厕所门口没到就遇见了凌微微,她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的,拿着一碗热腾腾的汤撞到我身上来。

  我立刻就忍不住炽热的疼痛叫了出来。喊声引来了许多服务员和徐夕他们。凌微微还很天真地急忙地问我烫不烫?直接把旁边的一壶冷水往我胸口泼上去。这像是我迎来第二次冲击,这时他们来到我的面前,徐夕揪住了她的手,大声地吼了一句,够了。

  “你这个臭婊子,走路不长眼啊?”蒹葭骂道。

  “你究竟在干嘛?报复吗?”戾天也大声地吼她。

  凌微微一脸快要哭的样子,抽泣地说,没有,我不是有心的。她的样子弱小到让我自己也觉得是我的错,我不应该碰到她。

  蒹葭和戾天都瞪着凌微微,徐夕甩开她的手过来问我有没有事。我眼角有些泪水,胸口依然有点疼,又有种麻木的感觉。我用低沉的声音告诉他,应该没什么事情的。

  我立刻冲到了厕所里面用凉水冲,戾天也跟了进来。水把我的衬衣都浸湿了,使它紧紧地贴在我的身上。过了很久我才冷静下来,衣服的颜色很深,没有走光的危险,只是黏在身上很不舒服。

  戾天心疼地看着镜子上我的脸,她问,S,你没事吧?

  我说,戾天,凌微微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我没事的,只是被热水吓到了,刚刚用冷水冲过,只是红了一点,没有事的。她听见我的话后,半信半疑地点了点头。

  当我走出去的时候,看见凌微微全身湿到脚地跑进女厕所,第二次撞到我,她又瞪了我一眼。我看见她的白衣贴在她身上,可以清楚看见胸衣的颜色。

  “原来她是A cup呀!”蒹葭嘲笑地说,想必她又把凌微微教训了一顿。徐夕担心地看着我,什么都没有问。这场饭局不知道怎么了,后来变成闹剧收场,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徐夕坚持要我去医院看看,我拒绝了。

  戾天把我送回了公寓,我跟她说,你就在这里呆一晚吧,学校恐怕都没有热水了,我这边地方虽小,不过也能屈就一个晚上的。戾天告诉我她正是怎么想的,呆下来比较好照顾我。我听后立刻感动了,站在原地看了她很久。

  其实,还是有好朋友的不是吗?

  我洗完澡出来戾天已经熬好了一锅粥,她说,晚上你每次什么,还喝了那么多酒,就喝点粥吧。我感激地点头,我问她,到底KTV那晚的那对情侣是什么人?戾天告诉我,是她的青梅竹马和他的女朋友。

  你的青梅竹马?我问。

  她说,是啊。你看出来了。我很喜欢他,从小到大我就想跟他在一起,我觉得小时候他也是喜欢我的。谁知道呢,长大后就改变了,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等我,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就交了女朋友。其实,我很伤心,他说我们太熟悉了,不会有结果的。

  你向他表白了?

  只见戾天点了点头。那晚她告诉我很多渭城和宁晨的事情,我也告诉她我跟林在的感情。戾天听后,她说我是一个很怪的人,不敢爱,也不敢恨。不敢负担太多,S,你真的是一个又怪又懦弱的人。

  我回答她说,是的,所以我不配拥有许多东西。

  这句话,无论是说的人还是听的人都非常地悲伤。我们一直倾诉彼此最亲密的事情,成为对方的赤裸裸的知己。请不要乱想,我们的确如此地坦诚地倾诉。我第一次把自己的所有心事都说出来,但没有那种暴露在阳光底下的感觉,相反,说完之后让我轻松多了。

  因为你,我打开了每一扇窗或是每一道门,都能看见一棵长得很高大的树,它们都直冲上天,让我觉得有种渴望情感和自由的冲动。是你让我看见了我的救赎,好朋友,你拿着我的画集对我笑的时候,我心里蕴含着无限的感动。

  这就是我最崭新的人生。可是我怎么都想不到,我的人生会瞬间变化得这么快,犹如从高空突然间被地心引力吸下来一般。

  早晨,我还没醒就被出版社的电话吵醒了,他说,S,你必须往出版社来一趟。

  这个电话同时也吵醒了戾天,她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说,没事你就在这里再睡一会,我有件急事需要立刻处理。戾天立刻背过身子睡觉,我迅速地洗漱过就往出版社冲,来到的时候,林在也在,他仍旧严肃地坐在那里。

  他肯定在等我来,毫无疑问。

  很快他就开口了,用冷得毫无温度的话语对我说:“S,你到底干了些什么!”他生气的时候很镇定,不像是出版社的人,已经把一大叠画稿扔到我的面前,但是他们在林在没说话之前都没敢骂我。

  “S,你的画稿早在一个月之前就被其他出版社用了,除了画家的名字其他东西与你的一模一样,对方是一个新生画家七月。”林在说,他的话里看不出一丝情感。

  “你就是认为我抄袭别人了?”我访问林在。

  “我的观点不重要,重要的是看你的人和信任你的人。我调查过了,那本画集是自费出的,两个月前出版社就拿到画稿,然后在一个月之内赶出来的。你知道这个信息说明了什么吗?”林在把两只手的手指都合了起来。

  我睁大眼睛生气地看着他,他不相信我,连他都不相信我画稿是我自己画的。我不理他的话,大声跟他说,林在,你别忘记你是亲眼看着我画的。

  “我的想法不重要。”他严肃地对我说。

  “不。很重要。”我强势地用双手撑在桌子上,低头瞪着坐在座位上的他。林在,让我看见了一点陌生,即使你由始至终都还是冷漠的样子,但是今天的你却显得更加冷漠。这让我的心被无数张蜘蛛网粘着,难过得说不出怎么一回事。

  他看着我的样子依旧冷峻、成熟,强大的气场令他不说话也比说话的我更要强势,他的眼睛锐利地看着我,紧皱着双眉。他瞬间就怒极了,他对我说:“S,你知道你这是说什么话吗?你的意思是你很重视我的看法。”

  “我没有。”

  “你还在逃避吗?该死!算了,S。我今早让出版社打电话到各大书店,你的画集已经都下架了。”他淡定地说。

  “林在,你想让我死。”我狠狠地说,然后站直身体转身就离开。我往门口跑去,没有人拦住我。

  妈的!

  没有人会遇见这么荒谬的事情,这件事必定是林在弄出来想要报复我的,否则事情不会变成这个样子。因为他刚刚的言语和神情,我就已经确定是他做的,他在嘲笑我,嘲笑我不能没有他,他嘲笑我,他随时能用一根手指捏死我。

  我恨你,我就像是憎恨命运一般地憎恨你。

  我不晓得自己在街上走了多久,看到的每一间书店我都进了,还是问不到我的书。相反,我能买到七月的画集。除了封面、画家名和包装,这简直就就是我的书。我生气地把书扔到地上,然后憎恨地踩两脚。

  林在,七月就是你吧,你随便拟出的人名想我死吧?

  你到底有多恨我,才促使你做这样的事情?

  我感受到夏天闷热的暖流捂住我的鼻子和嘴巴,它们化作巨大的蜘蛛,用八只爪将我擒住,吐出毒丝将我包围,它们想要把我吞噬,想要把我扔在巨大的黑洞里。情人之间的伤害,就如同揪心削骨,哪怕是浅浅的刀刃也足以致死。

  外界一切打击我,他们都用异样的目光看着我,我没有办法回去面对戾天他们,也没有办法面对我自己。我是清白的,可是没有人肯听我说的。我抱着头,蹲在大街上抽泣起来,然后放声大哭。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事情?你他妈的要这样对我。

继续阅读:7 结婚不过九块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漫长的白日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