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离乡
尾葵2016-07-30 21:294,626

  4

  离乡。

  依旧是大海,蓝天,夏天的温度。和煦的日光洒在我们的身上,似乎让我们变成另外一个人。火车站旁的报亭阿姨不认得我们,还问我们是不是外地来这边度假,一直介绍这里的地方特色和最新开发的景区。

  我在G城的时候听别人说离乡变化了,想不到真的改变了。我对渭城说,然后我拉着他走上开往离乡中学的车。那是我们的母校,初中高中结合的学校。渭城停滞在原地,建议道,不如先回你家吧,别去学校了。

  我摇头,拉着他上了公车,渭城才刚跟我谈到不知道学校怎么了,司机才告诉我们,终点站早就已经改了,标志牌没有来得及改过来而已,我看见车上的说明:终点站,海港口。

  我连忙问为什么会改了终点站,要怎么去离乡中学。

  司机说,那里已经拆了,新校区建在城乡结合部的烟雨路那边。我们听后心情都黯淡了下来,那种感觉就像是被人用两只手指捏灭的火焰。失望地下了车,渭城问我想要去哪里,我摇了摇头告诉他,我很想要喝水,你给我买好吗?

  他把我的手握得很紧,这次更是加大了力度。我仿佛能够听见自己的手骨碰撞的声音,这使我的心紧张地揪了一下。我对他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像南方吹过来的柔和的风,他的表情慢慢地松懈,然后亲切地问我,想要喝什么?有变化吗?

  我告诉他说,没。

  他笑了,然后转过头就朝火车站旁的便利店走去。我站在原地看着他那熟悉的背影,真的以为自己回到了高初中时代。莫名的感动瞬间让我酸楚万分,他还会像以往那样走几步转过头来看看我,我依然对他笑。

  我看见他走入便利店,我也迈开了脚步,拦截了一辆计程车。我用了将近几十秒完成这些动作,我害怕他走出来挽留我。渭城,现在已经是现实了,我没有办法不离开。计程车司机看见我泪花泛滥,关心地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他问我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事,要不要帮我报警。听到他的话,我哭得更厉害了。

  我说,你朝离乡中学的旧校区驶去吧。

  司机说,可是那边已经被拆了,几乎是废墟一片,大概下个月就开始重建了吧。

  我说,没关系,我就想回去看看。

  生活毁了与我回忆相关的东西,即使是把它们都变成了废墟,我都愿意进入废墟里捡一块碎片,把它们通通都合起来变成一幅图画,那就是我的青葱年华。我在计程车的倒后镜里看见渭城慌张而且失望黯淡的脸,他没有找我,只是在原地低着头,然后紧紧地握住手中的那瓶绿茶,蹲了下来。

  他只是跟自己打赌,我会不会离开。

  离乡中学的变化让我心里很吃惊,比看见蹲下来的渭城更让我觉得心疼。我走在这一片乱石堆砌的路上,曾经的教学楼和风雨跑道都看不见了,只看见被砸下来的残垣断壁。我甚至觉得自己正踏在一条沥青的道路上,还没有散去的臭味熏陶着我。这一切的变化如黑夜把绝望的气息铺天盖地笼罩住我。

  我踩到一颗石头,然后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谁知道这样的痛?就像是把美好的回忆变成一张张脆弱的纸张,瞬间撕开。我的过去现在死在我的脚下。我很想给渭城打一个电话,告诉他,亲爱的,不仅我们回不去了,连这一切,连这些过去,都回不去了。我们连拍张照片留恋的机会也没有了。

  可是我的手却颤抖着,我知道自己已经不可能给他电话了。

  我的记忆想要释放它内在的魔力,让这一切死灰复燃,让我们回到过去。穿着有褶皱的礼服白衬衫,白饭鱼布鞋,手中抱着几本书。我似乎听见渭城在叫我,他说,苏筱,你还不快点走就要上课了。

  我笑他说,都怪你,如果不是你这么坏,教我逃学,现在我们就不用这么赶了。快把东西收拾一下,别留下犯罪证据。那时候我们手中还拿着麦当劳的饮料。渭城笑了,他问我,那么明天还要继续犯罪吗?

  我告诉他,只要你想,我就可以陪你。

  也记得,此时我脚下走过这条路,渭城每天都陪着我走。他时常会在木棉树下停下来,跟学校的猫玩,我就望着树顶上的木棉花,那正是木棉花盛开并且凋谢的季节,每一朵花被风一吹就自然落下,落下的声音很大,咚一声。我就笑了,我问渭城,如果木棉花砸下来,会不会把你给砸晕了。

  我的话刚出来,一朵木棉花就从我的面前掉落,把我吓得后退了好几米。

  渭城立刻就笑了,他走到我的面前,弯下身体捡那朵木棉花,然后放到小猫的头上。猫猫也不领木棉花的情,把头甩两甩就让木棉花脱离它的小脑袋了。他也不强迫小猫,转过头来跟呆滞的我说话。

  他说,今夏的木棉花开得真是美好。

  我近乎着迷地看着她,轻轻地对他说,是啊。其实我的心里想,最美好的东西莫过于在我身旁的你了。

  我无法忘却在我生命中的木棉树下的年华,那里永远占据我的内心那片最纯净的土地。每一次的回忆我的十分纠结和感动。我还记得,渭城那温柔俊俏的面庞,上面永远是对别人的冷漠和对我的体贴,我记得他那修长的手指,上面有被我牵过的印记。我时常握住他的一根手指,让他脸红。

  他总是对我宠溺地说,小姑娘,你真是学坏了。口上虽然会这么说,心里还是喜悦的。我知道,那时候我们的心都在加速跳动。我还记得他喜欢给我买我最喜爱的加了冰的绿茶,然后把冰冰的塑胶瓶突然放到我脸上,冷气似乎排斥我的脸,打击我的面庞让我清醒过来,我转过脸,又是阳光和煦的渭城。

  那时都是夏天,知了在树上唱着不为人知的情歌。

  我也清晰明了宁晨的出现,他的转变。但是那时我却不相信,我永远确信有这么一个男生他会永远爱着我,而不是多年后对我说,对不起,苏筱,我们太熟悉了,所以没有火花不能相爱。其实,我知道他是爱我的。

  一种连他自己也无法形容的爱,近乎于痴迷,但是他从懂事开始就一直接受我的爱而不会回复,最后宁愿把自己的那份爱也给别人。这就是我一直不肯放弃的原因吧,因为我的心还是有他会回来的信念。

  他真的回来的,可是他回不来。

  多少人的青春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

  我走到那棵木棉树底下,手抚摸那残缺的树干,树皮像是老人身上挂下来的死皮,一层一层脱落了。树干上都是灰尘,还有被砍过得痕迹。那一条条裂痕仿佛是从我心中绵延开来的,我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放声大哭,它们说,我听见那年夏天的波涛声,把木棉树都吓坏了,它们都奄奄一息。

  我难过地抱着眼前的树干,怜惜地看着眼前之境。发觉,几年前的猫和少年仿佛要在此刻被悲伤的洪水冲走,回忆里没有防洪的大坝,没有办法抵御悲伤的洪水。我也听见住在心里的那个少年黯淡了,悲伤了,甚至有自杀的倾向。

  他停滞在我心里的某一处旅程,很忧愁地盯着我。

  他说,苏筱,假如一天我要走了,你要好好地照顾自己,好吗?人不能依靠回忆活下去的,特别是青春时候那黑暗的、似真似假的回忆。它们都是一阵风,一朵云,消失于袅袅的烟雨之中。你回头看见不是江南彼岸的一片美好,而是一地残损的尸体。

  我很害怕此时看见的木棉树,和那个男孩给予我的爱的浓密。

  我紧紧地抱住这棵快要死去的木棉树,陪它挣扎,陪它走过人生最后一段旅程。这时,我看见上面刻有几个大字:我爱你。现在,还来不来得及?

  我爱你。

  我一直很爱你的,可是,我现在才发现了。

  苏筱,我们还来不来得及?

  如果你爱我,如果你想要与我相爱,那么之前你为什么不说?

  到底,你所说的爱,是什么?

  我仿佛听见脚下水泥地下的钢筋碰撞的声音,整个大地充满近乎撕裂的伤痛,使我忘记此时的我。空气化作白色的口罩捂住我的嘴巴,让我深呼吸才透出一点氧气,二氧化碳侵蚀了我的神经,告诉我,时间跟我开了一个玩笑。

  苏筱,我爱你。

  这只是一句无力的话,直到我看见脸色苍白的宁晨为我无力地躺在病房时,我才发觉自己爱你;直到我看见你知道宁晨有了我孩子之后绝望地离开,我才发觉自己真的爱你;直到我明白我真的要失去你的时候,我才发觉自己真的爱你。我已经不会为另外一个女人感觉到痛心了。

  那天,我跟宁晨说分手的时候,她哭了。哭得像是整个世界要面临核能爆炸的摧毁。

  她骂我狼心狗肺,骂我不是人。直到最后我才真正意识到自己是怎么了。

  婧通知我,在鹭湖烧烤可以看见你。你无法想象我到底为了这个欣喜了多少天,可是我知道你是绝望了。你没有给我任何表情,竟然连悲伤都没有。那天,你告诉我,带着一个孩子的我已经没有资格爱上另外一个人,我蹲在马路边哭了,我不知道该怎样去挽留你。那时,我的脑海中都是我们的回忆,美丽的童年和高中时代,它们是如此清晰地在我脑海中重演一遍又一遍。我没有办法不想你。

  我告诉自己,我已经没有资格去挽留你、接触你了。所以我不敢去寻觅你了。你等了我那么久,我真没能给你什么。

  你还记得吗?高二那年你对我说,渭城,我不想要假期了。放假的时候总是一个人,不能呆在你身边,不能每天见到你,真的是一种煎熬。

  我告诉你,我也不想放假。因为放假的时候,我不在你身边,你就胡思乱想,自己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到处走走停停,一个人悲伤。

  这是言情小说里肉麻的暧昧的情话,我们都能自然地说出。你听完欣喜的看着我,每一个眼神所散发出来的光彩都让我心动。可是,我们太熟悉了。对不起,那时候的我一直没有意识到这就是爱。到底什么是爱,一直是我心中无法解开的谜底。

  直到我遇见强势的宁晨,她抓住我的手告诉我,其实我爱她的。我就这么傻乎乎地被她骗了,毫无犹豫就离开了你。

  苏筱,我知道自己错过了,但我仍旧想念你。

  你可能觉得我很犯贱,是爱情里不可多得的禽兽。我也极其恨我自己。

  我离开的宁晨,你离开了我,我回到了离乡。我脑袋里都是你在公车站前对我说的那些狠心的话,这些话化作一个巨大的人,快要把我撕裂开两半了。这几天,我走遍离乡各个角落,想要找寻你我的足迹,你我的初恋。我找遍了整个城镇,发觉留下我们回忆的地方已经被毁灭了。我的世界近乎掉进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里。

  原来不仅爱脆弱,回忆脆弱,物质才是最脆弱的。它们一碰就碎了。

  我们的离乡中学没有了,我们的回忆消失了。这让我怎么告诉我自己,怎么告诉你?

  幸亏,我找到这棵树,我在上面哀求,我希望树能够听见,把你带到我的身边,你知道吗?我已经死了,我无法找回我的救赎。一切劳动和感情都不及我错过你的悲伤,我觉得自己欠了你好多,也欠了宁晨好多,这两者偏偏是我不能够偿还的。

  如果你给我一个机会,我可以去死。

  请你回来好吗?我的女孩。那个站在木棉树下唱着绵长的曲子,说要等我回家的女孩。

  我听见你找办法支开我的那刻,我就知道你要离开了。

  你说,你帮我去买一瓶水吧。

  你知道吗?我忍受着眼眶里快要掉落下来的液体,手紧紧地握住你,哀求着你,请你,不要放开手,不要离开我好吗?

  你答应我的,你不会离开的。即使是那么不可相信,我还是相信你了。我转身离开,迈着艰难地步伐走向回不去的远方,只有几米的距离,为什么我会觉得这么远呢?远得我感受不到自己身体内的体温,我只感受到一场倾盆大雨此时在我心中狠狠地砸,狠狠地下,让我万劫不复。

  我在爱你,一直用你不知道的方式。

  最后一刻,你离开了。是那辆行驶中的计程车,我发觉自己没有勇气再去追了,一丝勇气也没有,我停留在原地,看着你离开。你不知道吧,我的心此时都已经被黑暗吃了,它咬下去的第一口,我竟然不觉疼痛。

  你离开吧。我没有资格再去挽留你了,谢谢你陪伴我最后的时光,在火车上的几个小时,这是我一生中不敢奢求的美好。我已经没有力气和勇气思考了,唯有不思考,无意识才能够不想你。

  那一盛夏,木棉树,女孩,猫还有纯洁的真爱。

  感谢。

  ——渭城

继续阅读:5 对不起,我的淡然和倔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漫长的白日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