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谁是谁的救赎
尾葵2016-07-21 08:235,165

  别人都说,失恋的人都会生病。而我这个不算失恋的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生病。

  这几天发烧,我的生活变得杂乱无章,奶奶一直在家里照顾我。她说,我比家里的动物们更难服侍。而我处于自我催眠的状态,听不清楚她究竟在说什么。我躺在床上,恐怖的梦靥始终折磨着我,我无法从那包裹着我的黑影当中挣脱出来。而这些除了我,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他的拒绝始终像是一个暗无人烟的地窖,埋葬着我的灵魂。里面布满碎石残骸,苍蝇在我的身体上飞来飞去,发出血红色的声音。

  生病的第三天,高烧褪去了。我穿着一件雪白的衬衣就往海边走去。可能我想在这里找一个复活点。哪里死去的,就在哪里复活。离乡的海依旧如此宁静且美丽,放晴的天气使海上的迷雾消散,残阳遁灭之时,我也感觉不到沆瀣弥漫在空气中。

  这是我的过路人,季桑白。

  我敢肯定他是我的救赎,就像是月亮洒下来的冷淡的光一般。他不愠不火地走到我的身边,跟我说,小姐,你在这里坐了一天。

  我不认为我的生活会跟他有所交集,因为我仍沉溺在回忆的沼泽当中。可是他的温暖把我唤了回来,他把一件大衣披在我的身上。然后对我说,生活依旧美好,你不该浪费你此时所拥有的青春的容颜。夜幕都降临了,回家吧。

  回过头,我凝视他。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有那么大的感触,对一个陌生人说那么多话。在这静谧的氛围里,他的话感染了我。我问他,你听过波的流动性吗?两个波在同一直线上相对而行,当它们相遇的时候会嵌合在一起,而当它们分开了,波没有任何变化,自己走自己的路,相反而行。

  他被我的话逗笑了,然后对我说,我很久没有研究过物理了。你是不是有什么悲伤的事情?

  我告诉他我失恋了。他说,他也失恋了。就让我们两个失恋的人去玩一天吧。

  我苦笑道,失恋还去庆祝吗?

  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这个世间可能有很多难以言喻的事情,否则我此刻怎么会跟着一个陌生人走。他带我沿着岸边一直走到渡口,踩过无数的沙粒。他告诉我,他很喜欢离乡这个地方,连沙粒都如此温柔。他的母亲年轻的时候就在这里生活,是一个美丽而优雅的女人。在他的语气中,我能听出他对母亲的爱。

  他说,可是她死了。我把她葬在离乡。母亲她很喜欢离乡,尤其是这里的大海。

  我告诉他,我也很喜欢离乡的大海。可是,这一片海,它赤裸裸看着我被摧残和我的万劫不复。

  他说,不怕,海也在疼惜我。

  这个晚上很美,斜阳倒映下来,海像是倒过来的天。我跟着这个男人走在海边,看见贝壳被海水冲刷上岸,一切的烦恼似乎也被冲走了。海与陆地之间一直弥漫着我们的欢声笑语,这一切在回想着。

  我敢肯定,世间一定会回声。肯定是我在大海前哭泣,被上帝听见了。他才把我的救赎派到了人间,带着我逃离。我们坐上了夜班船,往离乡对面的湖心岛驶去。这时黑色的天穹很美,像一颗华丽的黑宝石,一只妖媚的黑天鹅,与白天浮云在天蓝的背景色上游牧,太阳停在海平线的上面透出温暖的光辉大不相同。

  我倚靠在船的护栏上,情不自禁地望着暗得目不可测的对岸,然后悄悄地流下眼泪,之后又匆匆拭去,没有被我身旁这个人发现。耳边是他柔和的声音,是我们彼此都熟悉的《听海》。

  听——海哭的声音。

  听这首歌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不是海浪在哭,是作词人在哭,听的人也在哭。海风太温柔,没有赶走悱恻的旋律,化作巨大的漩涡把人卷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我反复地问自己,你很悲伤吗?

  “怎么了?”他见我不说话体贴地问。

  “你知道吗?你像天神一样,成为了我的救赎。我本来以为我会一直难过,难过到我晕过去为止。可是你的出现,就像把我的悲伤都化作了流沙,让我洒进深海。”

  “我不是天神,但是我希望你在追逐的过程中,能邂逅一个美好的过路人。”他看着夜空浅笑。

  我的手轻轻地按着耳朵,他的声音仍然在回响:“你唱得真不错。”

  船缓慢地开着。一些有色似无色的气体从烟囱上喷出,航行的鸣声长长响起,像追悼一个人似的。船上的孩子们都快乐地抓着桅杆大喊,大人们都害怕地抱着他们的小腰,管理船的人听着笑声露出明朗的微笑,这是一只不大的船,却装着很多人的快乐。我拉着他跑到了船头,看着整个船身。

  他说,船,是美丽的弧度。

  我轻轻地嗯了一声,向旁边正在画画的小孩借来他的蜡笔和小纸张,开始临摹这艘由弧度组成的交通工具。蜡笔的线条显得很笨拙,可是色彩缤纷。

  我问他,你做什么名字?

  他说,季桑白。

  我用蜡笔为他画画,那清爽的黑色头发,高挺的鼻子和剑眉,我脑海中没有那幅属于他的涂鸦画,所以我画得很粗糙,但是他看似很开心,我看见他眼睛里的笑,心里满满的都是温暖。而他看着我彩虹般的手,笑了。这个一直好奇地看着我作画的小孩十分高兴,他看着一点点完成的画,把一大群亲戚朋友都喊了过来,兴奋地叫道:“小雅,肥肥,爸爸妈妈,你们快过来看这个姐姐画画,好漂亮。”

  孩子的爸妈高兴地走了过来,很有心地看着我画画。几个小朋友也惊喜的跑过来,嘴里争吵着:“姐姐,画我……”“姐姐,能不能把画送给我。” “妈妈,我也要学姐姐一样,画漂亮的图……”他们夸张地喊着,快乐地笑着。

  季桑白跟我相视一笑。

  我终于知道他带我上船的目的了,不是奔跑,不是逃避,而是追寻,追寻其他事物给我的快乐。我连续给孩子们画了三张画,是一家人的Q版的合照、船身,还有孩子们告诉我那海音女妖的故事。

  孩子们也追问季桑白:“大哥哥,你是跟姐姐一起来的吗?”

  “是啊。”季桑白对孩子永远都那么温柔,眼里是溺爱。“我把姐姐拐来给大家作画的。大家喜欢姐姐的画吗?”

  “非常喜欢。”孩子们齐声回答。

  我开心地把画笔和画好的作品还给了那个孩子,然后转身看海,心里默念《听海》。那首重复十遍以上的歌,作词人写了约定、写了声音、写了心情、写了颜色、写了失眠、写了感情……

  我突然感受到了宁静,那曾经拥有的一切伤痛在此刻仿佛将要愈合。我小声地告诉季桑白,此时此刻,我所拥有的宁静是我不敢奢求的,但他真的让我拥有了。我真想跪下来感谢他。我告诉他,也许就像是诗人诗中所说的,我在菩提树下拜了五千年,才换得今生的一次救赎。

  直到天明,船才来到了湖心岛,我在海上度过了第一个夜晚。早晨,季桑白来到我的身旁,对我说,东方快要日出了。

  橙黄色的光从海平面上溢出来,太阳的专属的光华在那时似乎要流泻出来。大地在日出之时获得了一次重生,我看着很感动。仿佛看见了属于我的再生。他坐在我的旁边,不言不语。直到我问他有什么感觉的时候,他才说,你不觉得吗?青春本应该这样过的,充满活力,勇敢向前。这就是大自然的规则。

  你知道有一种鱼吗?它的一生一直逆水而上,其实它可以很舒服地活着,可是大自然却让它选择了这条生存方式。它自己也不知道它会逆水而上的哪条道上死去,可是到了最后还是会死去,它还是选择了大自然所给予的方式。所以,你必须努力。

  他对我说的话,就像这日出一般,始终震撼着我。即使是下了船,我仍然处于那种强烈的震撼之中。我抬头凝视他的面容,美好得不真实。像站在江南彼岸那美好的少年。他的身上有一种草香味的古龙水,左手指尖带着一只银白色的尾戒,穿着匡威的深蓝色帆布鞋。

  我告诉他,如果我不是刚刚失恋,我一定会像迷恋爱神一般迷恋他。就像是古巨基所唱的那样,真人都不喜爱我,神你若不喜欢我,就会逼我入魔。我告诉他,你肯定被很多女生偷偷地暗恋。

  他再次露出雪白的牙齿,凝望我。眼神里充满了度量。他告诉我,如果他是神,一定不会不喜欢我的。

  那么我就可以上天堂了是吧?我问他。

  他轻轻地点头。然后指引着我往湖心岛的每一个角落走,我看着这里的风景,感觉很舒心。也许是刚刚天明的原因,游客比较少。空气湿润得紧贴着我身上每一个细胞,让它们舒展。我感受到每一个毛孔都兴奋地颤抖了一下。

  我告诉他,这是我这几天唯一一天过得像地球人。

  但是他否定了我的说法,他说,有很多人过得都不好,不仅仅是我。到了最后,才会知道失恋其实没什么。失去梦想,甚至失去工作,失去能力,不能负担起责任才是最可怕的。你现在所拥有的并不是不美好的。

  当然我觉得自己不够资格去否定他的说法,所以我沉默了。

  三十分钟后,我们坐游览车来到了岛的最北面的篷来书苑,门前的小书童对我笑。不知道是不是刚刚在孩子群的后遗症,我竟然情不自禁地捏了小书童可爱的脸,他惊讶地看着我,不知所措。当我意识恢复过来的时候,尴尬地看着他,也不知所措了。

  季桑白问我是不是很喜欢孩子。

  我告诉他,没有人比我更爱孩子的纯真。但是我以后不想要孩子。

  为什么?

  因为我不那么相信爱情。以前我妈扔下我走了,爸爸也没有跟我住在一起。这让我觉得很不幸福。他们离婚,我没法选择。我不希望以后我的孩子会这样。我小心地诉说着,我觉得我可以告诉他所有事情。

  他说,我真想抱一下你。

  我被他的话弄得很动容,心脏似变成了一个十八岁的女孩,穿着雪纺裙,在狂欢,在跳舞。我害怕他看出我的心思,于是转身就走进了那个周围沉浸书香的书菀。季桑白叫我好好的待在这里,他有一些事情需要去处理。

  我轻轻地答应了他一句,他就匆匆地走了。

  里面的人不多,周围除了书还有植物,而书菀跟隔壁的饮品店是相通的,装潢的格调也一样,看来老板是同一个。我不是特别喜欢书,可是都随意地逛逛。想找一找自己买的那本《一直爱 一直好》,却连那个画家的名字也没找着,我记得那个曾经被我认为是安分守己的美女画家好像叫做,S。

  想要的书找不到,我落魄地站在艺术类书籍前。为了不被落魄吞噬,我走到了旁边的饮品店,点了一杯咖啡,看着周围的植物,沉思。

  这时,一个陌生人走到我的身边,放下一本摄影集,在封面的那片触及镜头的雨景,还有在雨中地上匍匐的蚯蚓,一个孩子把它捡了起来放进了破桶里,还有那夺目的集名《FORGET IT FOREVER》。陌生人在我的对面坐下,手中捧着一本柠檬汁。

  “对不起,你的摄影集可以拿开一些吗?”我尴尬地看着他说,因为他的摄影集已经触碰到我的手肘,占去我面前桌子的一大部分位置。可是那个陌生人却很不以为然地喝着他的果汁,没有理会我。

  我紧皱起眉头,本想换个位置,可是周围却早已坐满了人。我默默地安慰自己,闭目养神等我的咖啡来了。

  服务员的手脚不算慢,可是她温柔的语气让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用尖声娇气说:“小姐,哎哟。您的书怎么可以放桌子上呢?会弄脏您的书,需要人家帮您拿张纸巾吗?”我无奈地拍了拍自己的心脏,暗暗地说,你要承受过来。

  刚想要回答服务员,对面的陌生人就冷冷地说:“这里仍然属于书苑,请保持安静。”

  我瞥视了他一眼,感受到那严肃的氛围已经弥漫到了空气中,让我身上十分不舒服。

  服务员走后,我鼓起勇气把摄影集往他边一推,有礼貌地说:“先生,这是你买的书。我怕喝东西会弄湿,你不介意的话,还是放在你那边吧。”

  “你刚刚不是在艺术类那边站了很久吗?难道不是找我的……这本摄影集吗?”他又把摄影集推过来。

  我不知道说什么的样子浮现在脸上,的确没有见过这么不可理喻的人。我让自己重新恢复笑容,才把书又推了过去:“先生,我不是找这个。”想不到他并没有尴尬地看着我,也没有脸红,只是冷淡地“哦”了一声,就一边喝着他的柠檬汁一边查看照相机里的照片。

  这时,他的手机响起来了。他优雅地接了电话,貌似听到了手机那边传来的声音后立刻露出了笑容。

  “S?你在哪?”

  “刚下飞机吗?”

  “嗯,我还留在湖心岛。云南天气很好,怎么不留久一点,我上次去摄影的时候差点就打算安居了。”

  ……

  他说了很久,没发觉我在偷偷地看着他脸上表情的变化,本来可以用高兴、兴奋、期待等词语形容他接到这个电话的,可是当他嘴里吐出一个名字后,他莫名其妙地冷淡下来。

  “什么?你跟他在一起?”我听着他的叹息,而且无限地延长了。

  陌生人走的时候他的圣代雪糕还没吃完,剩下来的草莓酱和白色雪糕融在一起,像呕吐出来的血丝和白沫一般,我承认我没想象力的想象是很令人恶心,因为我自己也差点吐了。他没带走买下的摄影集,只带走了一台相机和一大堆摄影用具,就这么冒着雨走了。

  我低头地看了看摄影集作者的注明。

  嘴里含笑,然后把摄影集递了给服务员。“小姐,这个是刚刚那位先生漏下的书,若他下次再来,请你归还给他,好吗?”

  服务员拿起了书,高兴地看着我问:“这真的是那位先生留下的吗?书上竟然有摄影才子的亲笔签名,想不到他画画那么漂亮,摄影那么优秀,连字也写得那么好看。”服务员把签名递过来给我看,上面写着:

  致S,祝《一直爱 一直好》大卖。

  我微笑,原来这本书是没有来得及送去的礼物。

继续阅读:6 梦想是天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漫长的白日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