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痴人说梦
知翁强华2016-07-18 10:542,800

  南三辉讲完,拿起了桌子上的钱,塞到了波多轮信之的手里,说:“把钱收下吧,现在缺的不是钱。”

  波多轮信之说:“既然是这样,您为什么还要过这样的生活呢?。”

  南三辉好像没听懂波多轮信之说话的意思,便嘟囔道:“这和我的生活有关系吗?”

  波多轮信之说:“怎么没关系?你有钱为什么要只是喝白开水吃饭团呢?”

  南三辉这回明白波多轮信之说话的意思了,举着手里的汇单问道:“你是说这个钱吗?”

  “当然了。”

  南三辉断然地说:“这不是我的钱,这个钱要用到‘革命’上。”

  “‘革命’?”

  “是的,”南三辉说,“现在我能吃上饭团就很不错了,你知道现在的日本是什么情况,农民们在吃什么吗?他们在吃草根、树皮;工人因为工厂倒闭,没有工作,在饿肚子。所以有饭团吃就该知足了,我们应该想的是,如何扭转这种情况?”

  波多轮信之的老家在日本东北的青森,波多轮信之虽然到中国以后没再回过日本,但还是从老家来的人和老家来的书信那里了解了老家的一些情况:去年,日本的东北和北海道闹灾荒,粮食颗粒无收,农民用房屋抵租,全家人挤住在四面透风的马厩里。很多人家被生活所迫不得不卖儿卖女,就连村公所也贴着‘有卖女儿者,请来本所洽商’的布告。

  最让波多轮信之感到刺激的是,一次他听到老家来的人对他讲,一些被征召入伍的士兵,在离家前竟眼睁睁地看着被卖掉的妹妹活生生地被人拉走。一个帝国军人,竟保护不了自己的妹妹,这简直是对帝国军人的羞辱啊。

  而自己本来是一心一意忠于天皇,时刻准备着为天皇赴死,可是一夜之间竟被踢出了军队,这究竟是个怎样的国家啊?

  想到这些,波多轮信之不由问道:“我们军人本来是沐浴皇恩,时刻准备着为天皇赴死,可是竟落得个这样的下场,我们大日本帝国究竟怎么了?”

  南三辉瞅了瞅波多轮信之说道:“是啊,我们日本的情况现在的确很糟糕。本来我们日本自古就是一个敬仰天皇陛下,拥戴天皇陛下为我们日本家族的家长而存在的国家。

  无论是侍奉于君侧、身居高位的高官,还是身居穷乡僻壤的无知村民,同样全都是天皇陛下的子民。

  我们一直以大日本帝国的万世一系,天壤无穷的国体而自豪。可是如今的日本虽有天皇,然而却是满目荒芜、饥民啼号,完全是一幅浑浊不堪的末世景象。

  现在在日本有二十万失业大军,他们大都来自农村,以前还可以挣钱寄回老家贴补生活,可现在却由于他们的返乡,更加重了农村的贫穷困乏。然而,面对如此的惨状,政府并不出手救济,反而说什么‘如果发放失业救济金,就会产生游民和惰民’,任凭饥民冻饿而死。

  更为可恶的是,国内大米生产原本就过剩,政府却还要进口外国大米,致使米价越发暴跌,佃农生产出来的大米都不够交地租,最后能够落入农民口中的粮食却一粒也没有了。

  你说,这样的政府,要它还有何用?”

  南三辉的话说得斩钉截铁,掷地有声。

  波多轮信之虽说因裁军而对日本政府心怀不满,可是还没有想到过不要政府,听了南三辉的话感到十分惊讶,不由得下意识地问道:“不要政府?”

  “对,不要政府。推翻它,打倒它!”南三辉恶狠狠地说。

  南三辉谁说外表上看起来弱不禁风,但说起话来却底气十足,颇有演说家的风度和煽动力,并且很擅于洞察听者的心里。

  波多轮信之没听说过哪个国家可以不要政府,本想问“不要政府怎么能行呢?”

  南三辉却没有给他发问的机会,又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就拿裁军来说吧。大日本帝国的天下本来就是军人打下来的,天皇陛下在世界的皇威也是靠帝国军人洒热血、抛头颅换来的。可是那些一举手,一投足都对英、美媚态十足,除了走路时扭捏做态外别无所能,素餐尸位的政府官僚们,一见英、美惧怕日本的军人太多,立时就下令来了个大裁军。

  作为天皇的忠良臣民的皇国士兵,不但自己亲人的安慰都保护不了,就是自己的权益也随时受到政府的践踏,这让皇国士兵怎能一心爱国,拼死效忠天皇?”

  南三辉的这番话句句都说到了波多轮信之的心坎里,其实这些事他都想过,只是没有像听完南三辉的话后让他这样热血沸腾,斗志昂扬,感到这样的政府是该非推翻不可了。于是说:“对,这样的政府是该推翻。”可是紧接着他又来了一句,“推翻了政府我们大日本帝国由谁来管理啊?”

  “实现‘昭和维新’,由天皇亲政,军人辅佐。”南三辉早已成竹在胸,“纵观古今一切‘革命’,依靠军队运动是历史的通则。

  再者,在当今的日本,除了军队,没有谁能担当起改造日本的大任了。那一味讨好英、美的官僚,不仅仰英美主子的鼻息搞大裁军,而且还因为要保护他们的英、美主子在中国的利益,而在独占中国这件事上缩手缩脚,把日本应得的利益拱手让给了英、美。

  中国是什么?中国是日本振兴的天然基地,是日本霸占全世界的跳板。日本国土狭小,资源枯竭,而中国地大物博,资源丰富,日本不独占中国怎么向外发展?把理应由日本独占的在中国的利益拱手让给英、美,不是卖国贼又是什么?我们无论如何不能再让一个卖国贼的政府来管理国家了,他们是已成了一团腐肉的无耻的政客。”

  南三辉说到这停了一下,看了一眼波多轮信之,似乎给波多轮信之点时间,来消化他所说的话。

  而此刻波多轮信之已为南三辉的辩才所倾倒,正瞪大了眼睛等着南三辉继续往下说。

  南三辉又继续说了下去:“再说那些财阀,财界巨头,大肆贿赂政府里的政客,通过投机买卖祸国殃民,来疯狂地暴敛财富,对国民的涂炭之苦却视而不见,他们是一群散发着私欲恶臭,被不义之财泡涨的白蛆,怎么能指望他们来辅佐天皇呢?

  唯一能辅佐天皇的就是军人,是军人‘誓死之忠’的精神。有了军人的辅佐,在陛下的浩荡皇恩下,贫穷困乏的民众得以解救的那天一定会到来,大和精神也必将被唤醒,他们作为忠良臣民而举国一致,还皇国以本来面貌。我相信,到那时,遮掩着天日的乌云将被吹散,独霸中国,独霸世界,实现了‘八纮一宇’圣谕的日本一定会到来。”

  南三辉说的口吐白沫,慷慨激昂;波多轮信之听得如醉如痴,神采飞扬他好像看到了大日本的太阳旗已经插遍了中国,插遍了世界,却不知南三辉是在痴人说梦。

  南三辉清了一下嗓子,又接着对波多轮信之说了下去:“当然,这一天绝不能坐等,假如只是坐等,这一天是永远也不会到来的,越是等待,乌云也就越是浓厚。我们要立即行动起来,立即开始革命行动。

  我研究了日本历史和世界历史,我发现‘革命’的成功不一定非靠战争来完成,也可以通过刺杀来实现‘革命’的目标,刺杀官僚、财阀、大地主,实现天皇亲政,‘昭和维新’。

  ‘革命’是青年的事业,我希望你能利用你在军队中的人脉,立即回到日本,广泛地联络青年军人、青年军官,开始我们的正义行动,你看可以吗?”

  波多轮信之对南三辉的“理论”早有所闻,也有几分地赞许,现在更是深信不疑,便连连点头答应。

  今天他来找光野博道,就是来贯彻南三辉的行动“指示”,联络军人的。

继续阅读:第20章 很感意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怒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