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安室日出男
知翁强华2017-05-14 16:574,272

  安室日出男于明治二十二年(公元一八九零年)出生在近江一个中农家庭,十四岁时读完了高小,当时因为粮食歉收,经济不景气,安室日出男停了两年学,到了十六岁时,才上了东京的陆军预备学校。

  在这里他遇到了也是从近江来的四岛定则,两人既是同乡,又是同学,所以关系特别好。

  安室日出男身体健壮,有的是力气,还是读小学五年级的时候,就能轻松地将装米的草袋子举过头顶。

  因为安室日出男和四岛定则是外乡人,经常受到家在东京的学生的欺负,两人就联合起来,把欺负他们的学生打得头破血流。

  在陆军预备学校读了三年,安室日出男考取了早稻田大学高等预科,四岛定则则去了陆军军官学校。

  一九一一年安室日出男结束了早稻田大学高等预科的学习,进入了政治经济学系。安室日出男的整个大学生活都是在日本的大正时代度过的。

  大正时代日本国内自由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各种思潮蜂起,自由民主气息浓厚。内政上以民意趋向为主,实行由官僚政党为主的议会制;政友会和宪政会轮流组阁,废除陆、海军大臣现役制,妇女可以参政,出现普选制度。这个时期号称“左翼的全盛期”。

  当时早稻田大学的很多教师都是从欧美留学回来的,把西方的自由民主思潮也带到了学校。

  教授中有个叫岩仓进一郎的,主讲社会和殖民政策。那年刚从英国牛津大学留学回来,他亲眼目睹了英国大举进攻海外,掠夺殖民地从而带来本国经济繁荣的实情,所以他在宣讲西方民主主义理想的同时,特别强调了殖民地对实现社会民主自由的重要性,指出民主自由的先决条件是经济的繁荣,这非得依靠殖民地不可,而占领满洲是实行殖民地政策的第一步。

  岩仓进一郎的讲课使安室日出男认识到了殖民地对于日本的重要性,于是安室日出男给岩仓进一郎写了封信,谈了对岩仓进一郎演讲的体会,随信还附寄了家乡的特产。

  岩仓进一郎很得时任早稻田大学校长大谷仁信的赏识,当时大谷仁信正在领导护宪运动,准备成立政党内阁,为报知遇之恩,便一边做学问,一边协助大谷仁信开展政治活动。

  他觉得安室日出男能准确地抓住他演讲的要点,而且信的文笔也老道,便让安室日出男做了自己的助手。安室日出男开始跟着岩仓进一郎系统地学习殖民地理论,也从此开始了从政的道路。

  一个偶然的机会,安室日出男见到了大学校长大谷仁信。安室日出男正和岩仓进一郎在走廊说话,大谷仁信从校长室出来,对岩仓进一郎说:“岩仓君,到我的办公室来一下吧,有些事想听听你的意见。”

  这时岩仓进一郎将安室日出男介绍给了大谷仁信,瞅了瞅安室日出男,伸过手来说:“你就是安室日出男君?你的井伊直弼的研究非常好,你也一起来吧,我也想听听你的意见。”

  原来在这之前安室日出男曾写了篇论文,题目是《井伊直弼的海外雄飞观》,也是他跟着岩仓进一郎学习殖民地理论的一点心得。

  井伊直弼是幕府末期的大老,所谓的大老就是统辖幕府的所有事务的最高官员。

  井伊直弼鼓吹日本是天地间最初成立的国家,是世界万国之根本,统治万国国民是日本的天命。实现天皇‘八纮一宇’的圣谕,应该是每一个日本人的最高理想和终生不渝的奋斗目标。 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中国的东北,进而再图东南亚、印度乃至全世界,中国是日本对外扩张的跳板,日本应该利用中国的资源壮大自己。

  以往对井伊直弼的研究,都是在井伊直弼主政的功过上,唯独安室日出男对井伊直弼的海外雄飞观进行了剖析,指出不仅要利用中国的物资资源,还要利用中国的人才资源,大谷仁信看中的正是这一点。

  当时大谷仁信正在和藩阀内阁做斗争,决心推翻藩阀政府,建立政党内阁。

  所谓的藩阀,就是在明治维新中,领兵打仗推翻幕府统治的,力量最为强大的地方军阀。藩阀内阁实质上就是军阀内阁,推行的是军国主义政治。

  在明治时期的四十四年间,对外,藩阀政府进行了甲午战争,日俄战争;吞并了中国的属国朝鲜,霸占了中国的台湾,侵占了中国的辽东半岛。

  对内,藩阀政府实行天皇制的军国主义专制,压制民主,剥夺自由,扩充军备,穷兵黩武。结果搞得经济危机,民生凋敝,饿殍遍野,怨声载道。

  那天,在谈到安室日出男的论文时说:“日本眼下的困境无疑是军国主义专制造成的,要想摆脱困境,只有推翻藩阀政府,实行天皇制下的民主和自由才能实现。首要的就是要尊重人,尊重人的价值,尊重人的地位,而不能像藩阀那样,将百姓当成牲畜那样来奴役来驱使。对于殖民的人也要这样,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得民心者得天下’,对于殖民地的人不能只靠武装占领,武装镇压,要注重政治、经济和文化的手段,去安抚他们,笼络他们,使他们忘记屈辱,忘记他们是我们的奴才,心甘情愿地为我们服务。所以,你在你的论文里提到的利用中国的人才资源的这个想法非常好。还有一点也很重要,那就是我们要吸收殖民地的青年到我们日本来学习,学习我们的文化,学习我们的思想,学习我们的生活习惯,让他们从心里觉得自己就是个日本人,从而死心塌地的为我们日本服务。”

  大谷仁信一直在推行“温和殖民地政策”,又被称作是“温和殖民地论”,大谷仁信今天的这番话,可以说是他温和殖民地论的概括,使得安室日出男觉得茅塞顿开,受益匪浅,从此“温和殖民地论”就成了他处理殖民地问题的座右铭。

  安室日出男学习刻苦,成绩优秀,得到了奖学金。

  安室日出男由于博得了大谷仁信和岩仓进一郎的赏识,在他们的推荐下,获得了早稻田大学去英国留学的资格,安室日出男用奖学金去了英国。

  等他留学归来的时候,大谷仁信已是日本第一个政党内阁的首相,岩仓进一郎当上了外务大臣,安室日出男进了外务省,被派到日本驻奉天总领馆任副领事。

  在安室日出男临来中国时,大谷仁信又特意找他做了一次谈话,要求他到中国后加强在经济上和中国的“合作”,扩大日本在中国东北的投资。大谷仁信说,只要日本的资本渗透到中国东北的各行各业,掌控东北经济的命脉,日本就能兵不血刃地掌控整个东北,把中国的东北变为日本的生命线,也就是美国报纸所说的“中国享其名,东京享其实”。比起那些既想要其名,又想要其实,妄图用武力占领中国东北的军人来说,这手段不知要高出多少倍。

  安室日出男将大谷仁信的这番话当成是“温和殖民地论”的具体行动指南,所以一到中国的东北就开始广交“朋友”,他不顾旅途劳顿,东跑西颠,几乎走遍了中国东北的各座城市,广泛地联系当地工商界人士,联系日本财阀给中国的工商户投资。一时间很多中国的工商界人士把安室日出男看成了“及时雨”,极有人脉。

  安室日出男觉得,在实行“温和殖民地政策”的过程中,最大的障碍是来自军人。

  军人根本就不理会什么“温和殖民地政策”,认为是无稽之谈,没什么用。尤其是关东军,一直想通过武力占领全东北,若不是政府在财政上的控制,一些支持温和殖民地政策的元老的阻拦,关东军早就动起武来了。

  现在机会来了,安室日出男决定来处理阜城煤矿扩大占地的事情,是想把军人用武力没有办成的事办成,以此来证明“温和殖民地政策”的正确。

  第二天,安室日出男便来到了阜城市,先去拜访了程启杰。

  安室日出男没少到阜城来,也交了许多工商界的“朋友”,程启杰也在其中,而且他每次来阜城几乎都要来拜访程启杰,这不仅仅因为程启杰是阜城商会的会长,还因为他知道程启杰的父亲是在甲午海战中阵亡的,是一个和日本人有着血海深仇的人,如果能和这样一个中国人交上“朋友”,自己在中国还有什么办不成的事呢?

  前两天刚刚发生了日本浪人捣乱被打的事,今天安室日出男便登门拜访,程启杰立时料到安室日出男这是夜猫子进宅——准没好事。

  程启杰对安室日出男一直心存防范,他知道安室日出男想要和他交朋友那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按好心,却是虚与委蛇,他要看看安室日出男到底要耍什么鬼花招。

  今天安室日出男来,正巧郝新昌的父亲郝万东也在座。

  郝万东原本是一个春夏提篮卖烧饼果子,秋冬给人掏炕通烟囱的小商贩。在一次突发事件中,他解救了程启杰的儿子程忠远,程启杰为了感谢他,便扶植他开了一家百货商店。

  郝万东自从开上百货商场以后,兢兢业业,倒也挣了些钱。他见开煤矿来钱多,来钱快,便动了开煤矿的心思,因缺少资金,便来找程启杰商议。程启杰劝他不要太贪心,把眼前的买卖做好就很不错了。再说,日本人正在千方百计想要扩大他们的矿区,我们又何必在这个时候趟这个浑水呢?

  安室日出男和郝万东原本也认识,得知了郝万东是来找程启杰合计开煤矿的事后,显得很感兴趣的样子对程启杰说:“郝先生的想法很对。程先生,其实我早就想对你说,以你的能力,不开煤矿真是很可惜啊。”

  程启杰说:“安室先生真是高看我了,能开个酒厂就很不错了。”

  安室日出男眼珠一转,问道:“怎么?怕开煤矿赚不了钱吗?其实你们中国人开的煤矿也都是很赚钱的啊。”

  程启杰说:“我不能和他们比。”

  “什么意思?差钱吗?我觉得钱对程先生来说该不是问题吧?即或真的差钱,我们日本也可以提供,而且我们还可以提供技术设备上的帮助。”

  程启杰听罢,不再言语。

  安室日出男自从来了以后只字未提日本浪人来阜城捣乱的事,却一个劲儿地鼓动自己开煤矿,好像他对日本军部急着扩大采煤占地的事并不关心,倒很热心帮助自己。他知道日本人是决不会平白无故地提供资金、技术帮助中国人办矿,他这里面有什么阴谋呢?

  程启杰正在思忖间,郝万东这时显出很迫不及待的样子问安室日出男道:“安室先生说的可是真的?”

  安室日出男说:“当然是真的了,我们这样做,也是为了共同发展嘛。”

  郝万东听了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是啊,是啊,安室先生说得对,共同发展,共同发展。我对……”

  程启杰虽说是因为郝万东救了他的儿子而帮助他,可是对郝万东身上那种贪婪、见利忘义的劣根性却打心眼里鄙视,现在他见郝万东听说安室日出男能够出资金让中国人办煤矿,就一个劲的点头哈腰,巴结奉承,很是看不惯,便打断了郝万东的话说:“郝兄,我要出去办点事,你先陪安室先生在这里谈吧。”接着又转头对安室日出男说:“安室先生,实在对不住了,我还有事,要出去一趟,让郝先生先陪您,我马上就回来。晚上我在同乐春给您接风洗尘,您看怎样?”

  安室日出男早看出程启杰对他的建议心存戒意,懒得搭理,倒是这个郝万东,很有些意思,便冲着程启杰连连地摆手说道:“我们是老朋友了,用不着这样客气,接风的事就免了吧。”接着他又看了郝万东一眼,话中有话地说,“今晚我就住在大和宾馆三二五房间,对我提的建议,两位先生若感兴趣,可以到宾馆找我。”

继续阅读:第14章 用中国人的名义办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怒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