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难办也得办
知翁强华2017-03-21 12:342,256

  光野博道不知道这些底细,依然来找安室日出男,要求他收回释放郝新昌的提议,自然要碰一鼻子灰。

  光野博道憋着一肚子气从安室日出男那里回到了宪兵队,一进办公室,砰地一声踢上了房门,接着就是一阵乱踢,将桌椅盆架踢得叮当乱响,来发泄他心中的怒火。

  宪兵队的人听到了响声,不知道队长的办公室里发生了什么事,站在走廊里听,可是没人敢进去。

  还是木村野训,因为平时深得光野博道的信任,和光野博道走得较近,听得队长的办公室里没有响动了,这才推门进来。

  光野博道正两手叉腰站在窗前,好像是在平息心中的怒气。

  窗户朝北,窗外是高高的围墙圈成的大院。

  大院的东、西、南三面全是用白色的水泥砖砌成的监舍,现在白砖墙因为屋子的浸染已变成了灰白色。监舍的瓦屋顶上开着一排换气孔。

  监舍的每个监室朝向大院的墙壁上都开着一个小窗户,窗户外面按着铁栅栏,铁栅栏则用围板围了起来。郝新昌一进监室觉得一片昏暗,就是因为这围板挡住了光线的缘故。

  在每一个窗户的下面都写着粗重的黑色阿拉伯数字:01、02、……11、12……。

  在东、西、南三个方向上的院墙边,各有一个三层楼高的监视岗楼,有宪兵二十四小时在那里站岗监视监舍。

  此刻窗外乌云翻滚,景色阴沉,光野博道的脸上也布满了阴霾。

  木村野训见状啥也没说,先扶起了被光野博道踢倒的座椅,收拾了一遍杂乱的房间,这才招呼光野博道坐到了办公桌前。

  木村野训对于光野博道一向是忠心耿耿,而且鬼点子多,很得光野博道的器重。两人经常会换上便装一起去咖啡馆,当时在一些咖啡馆里,女招待总是把表套在大腿上,每逢客人问起时间,女招待总会撩起裙子看表回答时间,这当口少不了会有一些客人趁机在女招待的大腿上捏一下,或者是摸一把。这类咖啡馆的生意一般都极好,光野博道和木村野训就常去这类咖啡馆。再不就是去有类似服务的卖卖五香烤肉串的小吃店饮酒取乐。

  光野博道愤怒归愤怒,但问题总还是要解决的。虽说警保局根据安室日出男的提议下达了释放郝新昌的命令,可是他还是希望木村野训能出个主意,如何才能不让郝新昌从宪兵队里活着出去。

  在日本国内,宪兵是受陆军省、海军省、内务省和司法省四省的管辖,所以没有随意将人处死的权利。

  决定一个人生死的是法院,但即或是法院判定一个人的生死也很麻烦:要有警察调查记录、检察官调查记录以及预审调查记录,法院里的人把这些摘录后作成备忘录交给陪审官讨论,经过表决后才能进行审判。

  凡是关到宪兵队里的人都是共产党员或者是中共产党的毒极深而被称为政治犯的人,从日本军队的立场来看,因为共产党主张打倒天皇制,大日本帝国的军队是受天皇的庇护而存在的,打倒天皇就是要打倒军队,所以这些政治犯是他们的死敌。

  而且军队一直认为日本共产党花的是苏联的卢布,把共产党看成是苏联的间谍,别动队,一但日本与苏联开战,将会造成极大的危险,因此军部首脑便命令各级指挥官及宪兵队,要严格取缔共产党。

  凡是关到宪兵队里来的政治犯,宪兵队是绝不会让他去经历那样一套繁琐的法律程序的,更何况在那一套程序之后还不一定会判死刑,所以宪兵队往往会把政治犯就地解决。

  为了避免受到追究,宪兵队会对外宣称被他们“解决”的人突发疾病不治身亡,或者是失踪,而木村野训便是制造这种“突发事件”的行家里手。

  以往这些“突发事件”都会不了了之,这次因为有警保局——实际上是军务局长四岛定则受安室日出男的蛊惑出面干预,再制造“突发事件”恐怕不会那么容易,光野博道想让木村野训想个新的办法来,既要将郝新昌置于死地,又不能让安室日出男抓住把柄。

  光野博道现在想不出这样的办法来,他要让木村野训想,于是光野博道坐定之后对木村野训说道:“木村君,辛苦了,坐吧。”

  木村野训见光野博道的情绪稳定了下来,便坐到了光野博道对面的椅子上,问道:“光野队长,和安室日出男谈了吗?怎样?他同意了吗?”其实从光野博道方才的一番发疯般的举动中,木村野训已经知道了结果,但他还是这样问。

  光野博道怒不可遏地骂道:“这个混蛋,油盐不进,就是不同意收回他的提议。”

  “那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将郝新昌放了?”

  “不,绝对不能!”

  “那就干脆不听安室日出男的那一套,现在就把这个郝新昌解决了。”

  “不行,安室日出男有四岛局长给他撑腰,这样做会招来麻烦。”

  “真不知道他们怎么想的?一个胆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在银座悬挂反对我们打日本帝国的支那人,竟要给放了?”木村野训愤愤地说。

  光野博道说:“所以,我们得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不能让郝新昌活着离开这里,又得让安室日出男无话可说。”

  “这可难办。”木村野训皱了皱眉头说。

  “难办也得办,木村君,拿个办法出来吧。”光野博道命令道。

  正在这时,传令兵来报,说是有一个叫波多轮信之的要求见队长光野博道。

  光野博道听了不由一愣。自从那年在中国的阜城分别以后,两人五、六年没通音信,想不到今天竟然找到了这里。他本想让传令兵将波多轮信之领进来,可又一想未免有些怠慢自己的这位老同学,便招呼了木村野训,和自己一起出去迎接波多轮信之。

  老同学相见,自然都很激动,一阵寒暄过后,光野博道开始仔细地打量起波多轮信之来。

  波多轮信之仍然穿着和服,只是比上次见面时要干净一些,脸上的皱纹增多了,目光却显得比以前有神。

  光野博道将波多轮信之领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刚入座,光野博道便迫不及待地告诉波多轮信之:“知道吗?郝新昌落到了我的手里。”

继续阅读:第17章 相逢何必曾相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怒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