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相逢何必曾相识
知翁强华2017-05-16 05:401,539

  那年波多轮信之跟着光野博道在阜城被打伤,治愈后,自觉无脸再呆在中国的东北,便去了中国的南方,来到了上海。

  想到昔日自己一个堂堂的帝国军人,就是因为政府的一纸裁军令,就落到今天的这个地步,心中只是无限的感慨。

  波多轮信之是个狂热的军国主义分子,他生逢在日本累次对外扩张的侵略战争中屡屡获胜的“盛世”。

  尽管“日清战争(甲午战争)”日本得胜的那一年,波多轮信之还只有五、六岁,但依稀中他还记得满街的人,无论是男女老少,无论是富人穷人,都手舞足蹈,如疯似狂般地喊着唱着,举行祝捷提灯游行的盛况。

  那时他也跟着大人们直着嗓子高唱——不,与其说是高唱倒不如说是在狂喊——因记不准歌词而变得支离破碎的《黄海之战》之类的军歌。

  此后一连好些年,每当人们提起“日清战争(甲午战争)”,人们都会像喝醉了酒般的狂喜不已。

  等到他进了中学的时候他明白了,人们之所以一提到“日清战争(甲午战争)”的胜利就如此的疯狂,是因为日本在那场战争中打败了中国这个数千年来一直被日本人顶礼膜拜的,神圣不可侵犯地泱泱大国,日本成了世界上数一数二的强国。

  从那以后,波多轮信之开始无限地崇拜天皇,无限地信赖皇军。深信大和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日本是神的国家,是世界上的万国之本。在他的心目中中国人和其他亚洲国家的人就是“猪仔”。日本不但是东方诸国的魁首盟主,而且还要称霸世界。

  “日清战争”后的第十年,又发生了“日俄战争”。波多轮信之正在读中学,无缘效命疆场,但是开战的的消息一传来,他的每一根神经也随之极度的兴奋起来。

  他和他的同学们无时无刻不在关心着战事的发展。抢购报纸,研究战况,把号外新闻逐份装订起来,加以保存等等,这都成了他们那时日常的工作。

  日俄战争中,日军在总攻旅顺口的战役中损失巨大,波多轮信之家的一个亲属在那次战役中被俄军打死了,这就更激起了波多轮信之对战争的关注。

  日本海海战大捷的战报一公布,他立刻熟读成诵,激动得热泪盈眶。接着攻陷旅顺的捷报传来,整个日本又是一阵疯狂,在提灯游行的庆祝队伍里,波多轮信之做了歌舞伎的妆扮,一路上手舞足蹈,忘乎所以。

  总而言之,波多轮信之是饱享过胜利的甘果,醉饮过欢乐的美酒的。

  在当时,在波多轮信之他们这个年龄段的日本人,由于受日本在累次对外扩张的侵略战争中屡屡获胜的刺激,所以都非常的好战,认为大日本皇军到哪里都会所向披靡。战争乃是扩展疆土,增强国力的唯一途径;而日本今日能跻于世界强国的地位,应该完全归功于显赫的圣威和丰硕的战果。也正因为这样,日本要进一步称雄于世界,就得积极加强军备,以迎接更多的战争。

  中学毕业后波多轮信之考入了军官学校,毕业后,由于他兢兢业业,忠于职守,没几年的功夫,就成了个陆军少佐。

  就在他意气风发,踌躇满志,准备甩开膀子大干一场的时候,一场大规模的裁军运动开始了,从一九二二年开始,到三十年代初,裁减了大约六十个师团,七十多万军人,波多轮信之也被裁减出了军队。

  裁军以前,因为日清战争(甲午战争)、日俄战争的胜利,军人是社会上最受尊敬的人,军官是社会上最光荣的职业,但裁军开始后,军人一下子变成了社会上多余的人,军官的靴子碰了别人就会听到骂声。

  人们开始蔑视军人,一些军官上下班都不敢穿军装,一些饭店甚至拒绝军人进入,最好的学生不再报考军事院校。

  裁军使得当时的日本军人倍感焦躁和失落,因为对于他们来说,除了军事以外他们没有其他特长,裁军等于砸他们的饭碗,他们只能去当浪人。

  就这样,波多轮信之成了浪人,他心中恨透了政府里主张裁军的那帮人。

  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波多轮信之和南三辉相识不久,就道出了自己一肚子的苦水和对政府的不满。

继续阅读:第18章 暴动与暗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怒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