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密谋
知翁强华2016-07-01 19:071,110

  光野博道这时候想,既然军队不好出面,总领馆又不同意动武,由浪人出面,倒不失为一个好办法。于是问波多轮信之打算怎么办。

  波多轮信之将他的打算说了一遍,光野博道连连点头说:“好,这个办法好,不过,一定要万无一失啊。”

  “这你放心好了,我带来的这些人知道该怎么办。”

  两人计议停当,便又喝起了酒,酒致酣处,波多轮信之借着酒劲,用筷子敲击着桌边,唱起了当时流行于日本的《马贼之歌》:

  我要前去你也去,狭小日本无生计。

  隔海彼岸是中国,四亿民众期待我。

  我无父而又无母,无依无挂无惜别。

  情人眷恋别离苦,梦中相会可倾诉。

  告别故国少年华,征尘仆仆满伤疤。

  不愧丈夫男子汉,笑语声中胡须拂。

  长白山上晨风吹,挥剑仰望雁南归。

  北满原野望无际,茅舍渺茫不欲回。

  故乡离别十余载,屹立满洲大马贼。

  出没高原密林间,叱诧风云兵五千。

  今日吉林城郊外,马蹄声声几徘徊。

  明日急袭奉天府,长发迎风驰骋出。

  闪光雷电草上飞,五万猎物又归谁。

  飞奔疆场舞刀枪,壮龙洒血黑龙江。

  晴空高悬银白月,戈壁沙漠枕过夜。

  一首《马贼之歌》唱得波多轮信之热血沸腾,兽性大发,突然歇斯底里地喊道:“满洲是我们的!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生命线,我们要独霸满洲!”

  光野博道和波多轮信之两人吃饱喝足,刚一从料理店出来,一辆福特牌轿车停在了他们的身旁,从车上下来两个人,光野博道一看,前面的那个人是安室日出男,他穿一身黑色的西装,安室日出男的身旁是一个穿着长袍马褂,戴着瓜皮帽的中国人。光野博道一愣,自己前脚刚回到阜城,安室日出男怎么后脚就到阜城来了呢?他到阜成来做什么呢?他身旁的那个中国人是谁?是干什么的呢?就在光野博道这样想着的时候,安室日出男已经再跟他打招呼了:“光野先生你好!很高兴在这里遇到你啊!”

  安室日出男的态度好像完全忘记了他和光野博道之间曾经发生的不愉快,可是光野博道却还是满心的不痛快,尽管安室日出男显得挺客气,可是他心中的那股怨气让他觉得所有的官员对军人的客气都是装出来的,都是皮笑肉不笑。对于安室日出男的招呼只是淡淡地说了句:“幸会。”便想掉头离开,谁知安室日出男又朝着波多轮信之点了下头,向光野博道问道:“这位是波多轮信之先生吧?”

  这一下光野博道有些稳不住神了,他担心安室日出男会知道更多的事,在这种情况下,想不和安室日出男多说话也不行了,于是便问:“你怎么知道的?”

  安室日出男微微一笑,说道:“波多先生大名鼎鼎,有谁不认识呢?”

  光野博道担心自己和波多轮信之的密谋被安室日出男发觉,再受阻挠,便和安室日出男敷衍了几句,急急忙忙地离开了。

继续阅读:第11章 怒火满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怒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